「聲援香港」在台灣:一個台灣社會運動參與者的在地思索

「聲援香港」在台灣:一個台灣社會運動參與者的在地思索

李亞橋

 

【編按】何韻詩來台遭統促黨潑漆,警方將問題上升至朝「組織犯罪」偵辦,而近日台灣的校園連儂牆遭陸客破壞,有一名已遭驅逐出境,高雄市政府則以「歷史建築」要求西子灣隧道復原。台灣的聲援運動與回應,延著既有統獨與藍綠的政治界線歸位,並以此形成民不民主的問題,延續的是替即將到來的選舉加溫。警察作為國家暴力的限度、政權的保守性質,似乎因為另一種「正義」或「道德上的進步」而被忽略,甚至是合理化,諷刺地是當香港抗議警察濫權時,台灣的輿論卻反而因為「位置正確」而忽略警察及政權的雙重標準與可能正在超越合理的執法界線。作者提醒,這正是社會抗爭者必須要警惕的,尤其是對於廉價地消費所謂的「自由」、「民主」!本文作者李亞橋是成大台文所博士候選人。

 

拉瓦克部落,2018年4月2日。來源:作者。

 

連儂牆:貼與撕之間的思考起點

 

校園連儂牆,儼然成為選舉之外,廣泛受到台灣社會大眾關注的重點。高雄市政府要求西子灣隧道中山連儂牆復原,必然會成為當下選舉攻防戰的其中一環。市政府認為西灣隧道具「歷史建築」身分,而這些其實真的都可以拿台南警方逮捕破壞連儂牆作為對照組,然後進行整體的思考。「理由」永遠可以被正反雙方端出來,不在於理由本身是否合理或具有正當性。但這裡要講的不在於「理由」是什麼,比如陳菊政府執政期間發生諸多迫遷弊案的「理由」是「為了要治水」,韓國瑜政府執政團隊則是以「歷史價值」為「理由」。相對地,這裡要指出的是,在這個時候反抗者更要站好「反抗者對抗官方」的這個位置,而不是輕易地在支持某一政黨而反對另一政黨的情況下,滑向挺藍或挺綠的任何一方。「理由」永遠是官方塑造好用來對付反抗者的說詞,我們是否做好心理準備迎接、站穩「反抗者V.S.官方」的位置?這就會成為當下台灣內部騷動不安的局勢下,社會運動者的重要習題。

校園連儂牆兩樣情,中山大學的連儂牆受罰,台南警方則是抓到成功大學連儂牆的破壞者。當這兩者合在一起看,會導向媒體要給人民思考哪個政黨政府誰自由民主、誰不挺自由民主的簡單二分法。然而這裡要站在不同於官方與媒體操縱的角度來重新來思考,這是一個銅板的兩面,兩者共同指出的是人民期盼一個「法治」的政府。這會是右翼自由派的理想圖景。過去台灣的社會運動的反抗者總是被警察鎮壓、逼供、囚禁,這次出乎意外的是台南的警察竟然逮捕撕毀連儂牆的民眾,但平常台南地方的反抗者反對迫遷、人民守護歷史與文化資產,面對的往往就是警察的粗暴對待。因此,由警方逮捕損毀連儂牆的人,這當中究竟產生什麼樣的問題?就會是該重新思考的部分。

 

拉瓦克部落,2018年4月2日。來源:作者。

 

張小虹在2019年10月9日《聯合報》發布〈台灣校園的民主暴力?〉一文,即在連儂牆的貼與撕之間,重新思考「香港反送中運動」在台灣發酵後,台灣支持與反對之間不同位置的權力配置,提出「誰在破壞民主,而誰又欠缺民主修養」的思索,並援引過去台大校園中「民主牆」、「愛國牆」作為校方和學生會之間的角力戰為例,指出現今連儂牆變成是和「校方申請」,學生在捍衛民主與言論自由之下,要求「不允許毀損」,但也形同塑造另一尊「蔣中正銅像」。因此張小虹在文中結尾指出,「如果我們在『連儂牆』校園海報被撕下的那一刻,憤怒言論自由的遭受破壞,那我們也該在撕下海報之人被立即移送法辦的那一刻,哀悼校園民主的淪喪」。然而張小虹這裡仍是以「陸生」、「陸客」作為假設中的「破壞者」,用以批評當下聲援香港反送中的人預設了「支持香港」或「中共的同路人」的二分法,在這之間進行破與立。然而再進一步來看,假設「破壞者」是一般人民,甚至是社會運動者,又該如何看?

事情永遠會被顛倒過來,真正的反抗者就必須把它擺正會去。

就好像世界上許多地方,過去許多作家、畫家受到箝制,不准出版、不准展覽。人民要記得這些受壓迫的人,「記憶與遺忘之間的鬥爭」即是一種權力關係的配置,但真正的反抗者絕對不是用官方或體制內的姿態去肯定弱勢者、被壓迫者。而台南的連儂牆如果被民眾撕毀,學生可以貼回去,但是真的需要出動警力逮捕破壞民眾嗎?如果今天有民眾想貼「我挺香港,但我也挺韓國瑜」,學生會讓民眾表達不同意見嗎?這些思考就會浮現出來。在貼與撕之間,導向了許多人期待一個資本主義、自由主義的「法治」的國家,透過「法治」的警察力量去「公正地」處理社會上的事件,希望作為國家機器的鎮制工具的「警方」來處理撕毀連儂牆的人。這個過程實際上欠缺民主與自由的思索,畢竟警察總是為國家機器、官方或資方的打手,不會真正站在民眾、甚至是反抗者的一邊。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持續延燒,被官方與警察殘酷鎮壓,而台灣聲援香港、支持連儂牆的學生,則是藉由警察的「合法化暴力工具」來捍衛他們的民主與自由,這當中充滿無限的弔詭與諷刺。

 

香港抗爭效應在台灣:挺韓與反韓之間的自由民主抉擇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要放回到香港的脈絡來看,台灣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則是開展出不同的脈絡。這裡特別是要討論後者,「聲援香港」、「台灣的大學連儂牆」在當下激烈的選舉立場角逐之下,很容易在政治意識形態上進行操作,成為指向挺藍或挺綠的選擇。曾有香港來台灣的朋友指出,大意是「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無法挽回了,你們台灣要好好珍惜,選韓國瑜就是投給中國共產黨。」這也是現今台灣支持香港抗爭運動的主流論述取向。香港的抗爭群眾提供了台灣反對「中國極權」的正當性理由,影響範圍甚至擴大到台灣二○二○年的選舉,這已是不爭之事實。

如果今天警方快速地出手逮捕破壞連儂牆的人,這也代表了台南綠營的執政者在相對於藍營甚至是韓國瑜的位置上,試圖展現出他們更有「法治」的一面而已,他們要捍衛的是二○二○年總統大選的利益,甚至是綠營的統治利益。這個邏輯就會變成是:當政治面臨危機、要保衛台灣的主體,就必須犧牲掉某一小部分人的自由與民主。香港帶給台灣的效應於是擴大到總統大選的層面,在聲援香港或支持中國的二元對立之下,成為審視候選人言行與選擇政治立場的衡量標準。

然而事實上,支持香港的論述成為主流之後,同時也掩蓋、壓過台灣在地議題與社會運動。在聲援香港的行列中,也有不少台灣社會運動的參與人士,聲援香港與台灣在地議題與社會運動,本來就不該是誰先誰後的優先選擇問題,然而台灣的在地議題與社會運動,過去總是不斷被官方與媒體壓制,這次台灣聲援香港的運動,同樣作為轉移台灣在地議題與社會運動的焦點,反對「中國極權」成為政治選舉與統獨立場上的攻防戰。

就像馬克思主義地理學家大衛‧哈維(David Harvey)在《新自由主義化的空間:邁向不均地理發展理論》一書中指出的,新自由主義國家要把國內危機轉化到外部,比如柴契爾夫人(Margaret Hilda Thatcher)過福克蘭群島戰爭,轉移國內經濟危機的焦點。更常發動海外戰爭的美國,總是藉由國家安全的理由,轉移媒體對於美國內部嚴重的政治經濟危機、族群衝突;而此次香港受中共壓迫下的自由與民主危機,變成民進黨轉化台灣島內政治危機的重要手段,一方面站在反對國民黨與韓國瑜的軸線上,另一方面則是繼續消弭台灣內部資本主義危機、負債,甚至是各種抗爭運動。

 

社會運動的虛與實:當社運變成資本主義的傾銷商品

 

聲援香港的校園連儂牆成為一股熱潮,體現出台灣人不斷消費民主與自由的圖景,而且用最廉價的方式。台灣人對於政治性的運動,總是展現出狂熱的狀態,無分韓粉或反韓、反國民黨等不同立場,也不分男女老幼。從三一八運動反黑箱服貿與中國因素、韓國瑜的選舉動員,緊接著這次台灣聲援香港的運動,群眾總是被政治議題快速動員,也快速消褪,一波接一波。然而在這個過程當中,不斷消耗大量台灣社會的動能,鮮少累積、深化自由與民主,這一直是台灣右翼人士強調的民主化運動當中十分匱乏的部分;台灣聲援香港,自由與民主形同便利貼,更多是在民主的象徵層面進行攻防,仍舊缺乏轉化為社會運動更為積極的參與,以及深化在地實踐的動能,它突顯出台灣二○一○年後社會運動快速被政黨政治收編的虛幻景象,遠勝於社會運動本身的實質意義。

曾幾何時,台灣多數的社會抗爭能被好好看見?

舉例而言,不久之前巴黎聖母院大火,社會輿論開始批評台灣社會大眾只在意國外發生火災,卻不在意台灣各縣市不斷破壞文化資產,縱使鄭麗君上台號稱修訂「地表最強文資法」,也免不了文化資產遭受祝融、剷平的命運;台灣聲援香港期間,樂生療養院持續向政府陳情,位於新北市新莊迴龍的捷運機場,除了施工期間對於建築物本身結構造成損壞、危害到居民居住安全,也影響過去居民進出療養院的便利性。

然而,聲援香港的新聞聲勢蓋過樂生療養院,甚至也不乏支持綠營者、不同位置的抗爭者開始抨擊樂生居民與學生。甚至其他台灣社會議題、環境議題,每每需要更多公民參與、抗爭的時候、永遠都面臨缺乏支持與人力的窘境。這才是當下台灣社會運動面臨的實況,絕對不是何種議題該優先的問題。畢竟如果台灣有何種運動該優先選擇,通常國族運動、統獨議題會被擺在第一順位,通常輪不到台灣內部本身的壓迫。就像從日本殖民統治期間,談論國族、談階級的知識分子,往往又把性別議題排在最後,甚至認為解決國族或階級問題就能解決性別壓迫問題。這種優先順序的假設實際上是錯誤的。如果台灣要追求民主與自由,應當要更為深入地討論,無論是社會主義的或自由主義的民主與自由,它絕對不會、也不應該只是大量傾銷的廉價商品而已。

 

西港堀仔頭小森林,工務局違法施工,2018年7月2日。來源:作者。

 

從香港到台灣:重新思索社會運動抗爭者的位置

 

社會運動中的抗爭者應當重新思索自身與官方、體制之間的關係,台灣聲援香港的行動也可做為重新思索抗爭者位置的契機。

不久之前,台灣歷史博物館曾經展出「迫力.破力:戰後臺灣社會運動特展」,一個真正的反抗者本來就不該輕易被官方或體制內的學術單位收編,儘管許多抗爭文物是由抗爭參與者主動提供,抗爭者自願捐出抗爭文物,自然有他做為政治主體的自由選擇。然而,或許民眾應該更期待有人能夠去反思這個權力配置的問題:假設作為一個反抗被官方或學術單位收編的人到現場大聲喧囂,甚至進行破壞,博物館是否要叫警察將之驅逐?如果這位民眾作為一個反抗者,反抗學術單位或官方收編這些反抗官方的文史資料,而相對於國民黨的民進黨官方和學術機構把他趕出去、甚至控告毀損罪,這位民眾算不算是被右翼本土政府和官方學術機構二度傷害? 因此,這裡會強調一個「反抗者V.S.官方」的位置。如果說在現今社會運動更常被「整合」到相對於國民黨的行列中,此舉消除了多元聲音與差異,那麼一個社會抗爭者,就更應當重新思索自身與官方、體制之間的複雜關係,而不輕易向它靠攏。

而作為一個社會運動的抗爭者,就算彼此之間具有差異,也常常爭執,也應當持續一同抗爭。或許在這個年代比較困難,特別是牽涉到各種權力配置、路線差異等等不同層面的問題。比如:你憑什麼叫我進入你的場合幫忙?你主導的場合會是什麼性質、會把議題帶往何處?你的想法和我一樣嗎?社會運動是否成為少數人參選的門票?社會運動的抗爭者如果進入政治圈,會持續為台灣社會議題發聲嗎?等等不同層面的考量。而作為一個支持社會主義的運動者,就必須思索這些問題,甚至自己開闢一個不同於右派抗爭的論述與實踐空間,用不同方式深化、討論自身的民主與自由議程,也避免民主與自由變成一種象徵符號,廉價地大量傾銷。

社會運動抗爭者要不斷走出來,並在台灣社運與民主的格局上進行通盤檢討、持續深化,就算社會主義者和自由主義者最後走出來的路不一樣,但有這樣的差異、能夠容忍差異,才是上述追求民主與自由過程的重要基礎。

 

發佈日期:2019/10/11

亞洲青年的數字公民權:從數字行動到數字素養

亞洲青年的數字公民權:從數字行動到數字素養

◎Audrey Yue,Elmie Nekmat,Annisa Beta, Yingchen Kwok

許多 譯、張淳 校

 

【編按】社群媒體在當代的社會行動與政治參與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無論只是發表意見,還是同溫層的形成,進一步擴展至所謂的網軍,以及社群媒體作為議題倡議(懶人包)的平台、直播事件發生現場、如何利用網路來進行組織等。我們如何思考數位媒體與政治參與的關係呢?本文認為過去談數位媒體的角度,無論是認為數位媒體發展帶來解放或形成規範,都不足以解釋數位媒體發展與政治參與的關係。本文通過批判性地考察當下亞洲的數位行動主義,從數位素養(digital literacy)的面向,呈現青年人通過網絡實踐塑造他們作為公民行動者和公民進行政治參與的複雜面向。Audrey Yue為新加坡國立大學傳播與新媒體系主任、教授。Elmie Nekmat為新加坡國立大學傳播與新媒體系助理教授。Annisa Beta為新加坡國立大學傳播與新媒體系博士後。Yingchen Kwok為新加坡國立大學傳播與新媒體系研究助理。許多目前就讀於上海大學文化研究系博士班,張淳為上海大學文化研究系講師。本文原刊於《熱風學術網刊》2019年秋季號總14期,感謝作者與《熱風學術網刊》授權轉載。

 

作者/來源:Kentoh

Read more

印尼學運再起 新一波青年起義來臨?

印尼學運再起 新一波青年起義來臨?

◎Max Lane

《惟工新聞》翻譯

 

【編按】自上星期開始,印尼全國各地爆發學生示威,他們除了反對婚前性行為刑事化,更提出了七大訴求,本文讓讀者一窺印尼青年運動的前因和當下的趨勢。原文為 “Indonesian politics: The beginnings of a youth rebellion?”,由印尼政治、歷史、文學資深研究員Max Lane發表於TodayOnline。中文由《惟工新聞》翻譯並於2019/9/30刊登。感謝《惟工新聞》授權轉載。

 

來源:惟工新聞。

 

Read more

熊三:在民族復興道路上遠望人類命運

熊三:在民族復興道路上遠望人類命運

◎熊建劬(熊三)

 

摘要:在歐亞大陸的東西兩岸的歷史進程差異的原因何在?總結如下:東邊的華夏文明,其主體基本沒有大變,只有吸收融合與擴大,包容性強併發展出 「天下一家」的世界觀是原住民文明。而西邊則文明主體游移,常以征服殖民為手段,世界觀主軸由邊緣人群提出而發展出排他性強的一神教「上帝選民」的世界觀。文明支離破碎斷裂之痕累累。湯恩比在二戰後世界受熱核大戰的威脅下,將世界經由和平協商而建成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厚望寄託在中國人身上。證之其後世局的變化,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已成不可阻檔之勢。但即使是在以「天下一家」的世界觀引領下,以和平協商的方發創建一個共商,共贏,共享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也非一蹴可及,還有長遠的路要走。

關鍵詞:中西文明歷史對比,中華民族復興,話語權,人類命運共同體

湯恩比

Read more

【左翼聯盟 講座】 X 【新國際 重新思考民主論壇】熊建劬專題演講

【左翼聯盟 講座】 X 【新國際 重新思考民主論壇】

台北場 | 主題:

從「冷戰」到「涼和平」── 從中美關係看台灣問題

 

主講:熊建劬 (熊三)

主持:黃德北

時間:2019年10月6日(週日),13h30-16h30

地點:

左翼聯誼中心 (台北市文山區景興路206號4樓之1),近景美捷運站2號出口。

 

高雄場 | 主題:

大國角力,小島博奕 ── 我看兩岸關係的發展

 

主講:熊建劬 (熊三)

主持:林深靖

時間:2019年10月8日(週二),18h30-20h00

地點:

高雄市苓雅區建軍路2號,建軍跨域藝術村二樓,愛思左人文基地 (捷運衛武營站5號出口)

 

熊建劬,生物物理學家,業餘致力於歷史哲學、國際關係、兩岸議題等方面的研究與撰述,以「熊三」之筆名聞名於知識界。

1967年台大化學系畢業,,1977年獲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生物物理學博士。後進入明尼蘇達雙子城的醫療器械業,先後服務於美敦力及波科 (Guidant)等主要公司,是Guidant 第一個自動植入性除顫器研發團隊的核心成員。

1971年投入保衛釣魚台運動,是「台灣民主運動支援會」的主要成員。在美國退休後,2010年到上海,擔任「微創醫療器械公司」工程顧問,為促生國產植入性醫療器械產業而努力。

 

主辦:左翼聯盟、新國際

協辦:愛思左人文基地

 

 

發佈日期:2019/09/29

朝解放之歌邁進的聽覺筆記——聽新工人樂團和《從頭越》

朝解放之歌邁進的聽覺筆記

——聽新工人樂團和《從頭越》[1]

◎劉雅芳

 

【編按】關切中國大陸打工者、新工人的勞動生存處境,以及民眾文化運動的朋友們,應都熟知新工人樂團,以及北京皮村與工友之家。其文化實踐的主旨是要和廣大的新工人/打工群體、農民移民共建「自己的文化」、「自己的聲音」,也就是「我們的文化」與「我們的聲音」。新工人樂團於今年夏天正配唱全新專輯《從頭越》,作者在拜訪的過程中,敘述了音樂如何「作為表達形式、精神、情感與現實的載體」,創造共感,共感是「基於歷史、地理(地域)、現實、主體的姿態」,也統稱為「時代感」,當中含納了新工人詩歌、「事件」,還包括了他們想連結的——三十多年以來,三億打工者,及其子孫後代的存在歷史」。

本文原刊於《熱風學術網刊》2019年秋季號總14期,作者劉雅芳目前為上海大學文學院文化研究系博士後研究員。感謝作者與《熱風學術網刊》授權轉載。

 

資料來源:作者。

 

Read more

張翠容:歷史觀

歷史觀

◎張翠容

 

【編按】17日包括像是黃之鋒、何韻詩等出席美國國會審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聽證會,或許「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次香港的運動因著中美貿易的熱度而有部分人舉出了星條旗,有些人則希望利用美國的力量介入來達成訴求。然而,不得不注意的是,美國所謂的人權法案,從國際政治的歷史來看,往往是以所謂的人權與民主為名,服務美國的國際政治利益,往往對當地帶來了暴力與災難,不可不慎,也需要更多對於深受美國所害之地有著同理與共感。本文作者是知名國際記者,遍及中東非洲與第三世界國家,對於部分訴諸美國作出了提醒。本文轉載自作者臉書,感謝作者授權。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條紋和戶外

來源:作者臉書。

 

Read more

物質與後物質

物質與後物質

◎張翠容

 

【編按】早前有香港學者提出「後物質主義」來企圖解釋香港青年的抗爭,亦即青年不再停留在物質層次的追求,而是追求如民主、自由、尊嚴、公義等價值,並將之認為是青年參與抗爭的主要因素。然而,從整個全球風起雲湧的青年抗爭風潮來看,本文指出也認為,特別是在近年的資本主義矛盾加劇與兩極分化下,抗爭不完全能用「後物質」的因素來解釋,並以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與後茉莉花時期為例,指出後物質和物質主義價值觀不一定有清楚的區分,亦不是互相排斥。

許多對於社會矛盾或相應運動性質的分析,往往集中在這究竟是經濟問題還是政治問題,或將其一問題認為是優先主要的問題,即將經濟問題皆歸因於政治問題,或將政治問題視為是始於經濟問題,然而從一個長時與國際的框架來理解,本文提出了一個值得思考的方向,即現實政治狀態下,經濟問題與政治問題是以一種複雜的狀態形成扣連與連結,並有著某種相互變化的關係。原文刊於作者臉書,感謝作者授權轉載。

 

突尼斯的反抗運動,來源:張翠容臉書

Read more

【活動宣傳】 左翼聯盟「另類反思香港」系列論壇之二&三

【活動宣傳】

左翼聯盟「另類反思香港」系列論壇之二&三

論壇地點:左翼聯誼中心(台北市文山區景興路206號4樓之1),近景美捷運站2號出口。

敬邀參加

 

|香港的後/殖民內戰|

主講:游靜(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中心客席教授)
回應:鍾秀梅(成功大學台文系教授)
時間:9/19(四)18:00-20:00 #有直播

摘要:
借前年在中國很火的電視劇《人民的名義》及近來網上流傳相關的視頻為引子,相互觀照,也許有助於闡述歷史上中國與香港錯綜複雜的,政經情勢轉變,與愛恨關係,並進一步討論這次運動的歷史必然性及隨機性,包括後六七暴動港英管治策略上的變化、港左的(被)破產、中美貿易戰時機及林鄭的殖民性等。企圖釐清一些脈絡,及各方的持份與誤判,才瞥見想像未來的可能。

 

|香港身份政治與景觀式社運的危與機|

主講:蕭朗宜(社區運動參與者、影行者成員)、
李維怡(社區運動參與者、文字工作者、影行者成員)
時間:9/26(四)19:00-21:00

文/李維怡&Lorin

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我們陸續被台灣的左翼前輩問候,問我們左翼是否失語?我們對這個問題本身很失語,我們反而會問:香港左翼曾經很大聲嗎?
那麼大家覺得,什麼是左翼?劃這條線到底意味著什麼?

『左翼身份認同』有何意義?在一個普遍左右都分不清是什麼的社會中,談『左翼身份』是什麼意思?如果有意義,那麼是什麼意義?

又何謂『失語』?左翼一向最不缺做論述的人,只是這個論述比起資本面向的『繁榮安定』或者國族面向的『民族認同』,複雜太多,且要大家躬身自省,左翼一向都不容易在香港這個『資本楷模城市』中贏出,如此,大家對『左翼有語』的想像又是什麼?

勞工、性/別、土地、綠色、解殖/後殖等,這些自1960年代以來發展出的社會運動/思潮,在面臨如今世界性的右翼復辟/國族主義橫流,甚至『左右合流』的洪流之中,如何自處?從1967至2019,資本全球化的過程中,香港主流社會運動的模式如何流動著?

如果每個主流社會都會生產出與之相對的主流社會運動模式,那麼,現時的『兄弟爬山 各自修行』、『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願榮光歸香港』可能反映著一個怎樣的主流社會?

對於大型好看刺激的抗爭影像,大家各自感覺到/投射到什麼?至於這些鏡頭以外的事情,大家認為還有什麼?

對於這一切,我們只是有很多觀察,結合目前香港本身的政治經濟環境、地緣政治的背景及歷史的思考,轉而得出許多疑問,可以與大家分享,自問仍未有什麼總結,歡迎大家來一起參詳。

 

發佈日期:2019/09/17

西原借款與北洋政府的國家社會主義

西原借款與北洋政府的國家社會主義

◎梁明德

 

(本文原載於2019/09/12東方歷史評論,感謝作者授權轉載。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系博士生,本文獲得西原龜三之孫西原忠昌先生協助,在此致謝。)

今年是五四運動一百週年。教科書上一般指出,北洋政府的腐敗無能,在愛國、民主青年當中,激起了作為一種反體制思潮的社會主義運動。當時學生受到俄國革命影響,思想紛紛左傾。而陳獨秀、李大釗等五四領導者在1921年成立中國共產黨,與由孫中山領導、實行民生主義的國民黨合作。中國從此走上社會主義革命和發展主義的道路。

然而,在五四以前,東亞已經有近三十年的社會主義傳播史。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是德國的國家社會主義(State Socialism,不是納粹主義National Socialism)。國家社會主義其實是一種原始的發展主義。在近代東亞,以國家社會主義為代名詞的「發展主義」不但沒有被革命的社會主義所取代,更成為了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

 

「Alexander Hamilton」的圖片搜尋結果

Alexander Hamilt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