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質變「全域式」操控技術,而準備……

為質變「全域式」操控技術,而準備……
◎陳界仁

 

【編按】陳界仁為台灣知名藝術家,將以「藝術與『人民』」為主題,在8月19日的《左翼夏日學苑X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進行演講。本文為「世紀:一個提案」會議的發言稿。本文認為,要替未來提出一個提案,須先反思批判當前跨國金融/科技資本主義帶來的問題,當跨國金融/科技資本主義越來越擁有壟斷科技技術所有權的合法性,以及固化生產關係的權力,致使人原本複雜的欲望、想像與感知,被日趨的單一化,更使得不同欲望、不同感知、不同想像之間,原本存在彼此可相互對質與對辯的張力場域,急速地萎縮。

 

陳界仁,中空之地,2017,藍光光碟,黑白(部分彩色),有聲(部分無聲),單頻道錄影,61分07秒,循環放映。圖片提供:長征空间。拍攝:陳又維

 

Read more

關於陳界仁

關於陳界仁

 

【編按】陳界仁為台灣知名藝術家,將以「藝術與『人民』」為主題,在8月19日的《左翼夏日學苑X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進行演講。本文介紹了陳界仁的作品概念與對台灣的批判省思。藉由作品,他批判了「台灣在經歷長期被支配與處於「多重主權重疊」的歷史與政治狀態下,人的內在精神已被徹底「碎裂化」,並成為一個不斷「遺忘自身」與喪失「歷史性地思考與想像未來」的社會。」他也認為,藝術的意義不只是對政治經濟的批判,同時從拍攝過程中實驗新的社會關係

 

陳界仁,2012年 | 李威儀攝影

陳界仁,台北,2012年 來源:攝影之聲,李威儀攝影

 

1960年生於台灣桃園,高職美工科畢業,目前生活和工作於台灣台北。

陳界仁的創作媒材雖大都以錄影裝置為主,但其從拍攝影片的生產過程開始,即對合作者、參與者的組構形式,不斷進行各種實驗與實踐,使其創作同時還具有提出另一種社會想像的行動性特質。

在台灣的冷戰/反共/戒嚴時期(1949 – 1987),陳界仁曾以游擊式的行為藝術和策劃體制外地下藝術展覽等方式,干擾當時的戒嚴體制,1987年台灣解除戒嚴後,由於對如何理解和認識歷史與「現實」等問題產生困惑,使陳界仁逐漸停止創作,沉寂了八年。這段期間他經由重新審視自身的成長經驗、家族歷史和其生活環境中的軍法局、加工區、兵工廠、違章建築區等規訓、治理與非合法性空間,省思台灣從歷經日本殖民統治(1895 – 1945),至二戰後在美國與國民黨共構的冷戰/反共/戒嚴體制下,成為資本主義國際分工體系裡,依賴出口導向的密集勞力業與高污染業的下游加工區,以及解嚴後被再度改造為新自由主義社會的過程與根源。

陳界仁認為──台灣在經歷長期被支配與處於「多重主權重疊」的歷史與政治狀態下,人的內在精神已被徹底「碎裂化」,並成為一個不斷「遺忘自身」與喪失「歷史性地思考與想像未來」的社會。

1996年他重新恢復創作後,開始和在地人民、失業勞工、臨時工、移工、外籍配偶、無業青年、社會運動者進行合作,並藉由與被排除者、社會運動者和電影工作者,結合成相互學習的拍攝團隊與臨時社群,以及通過佔據資方廠房、潛入法律禁區、運用廢棄物搭建虛構場景等行動,對已被新自由主義層層遮蔽的人民歷史與當代現實,提出另一種「再-想像」、「再-敘事」、「再-書寫」與「再-連結」的拍攝計畫。

陳界仁的作品雖有其關注的政經議題,但他認為藝術的意義,不只在於對現實政經機制的操控策略進行揭露與批判,更在於如何從相互學習的拍攝過程中,實驗新的社會關係,以及從難以言說的身體性經驗與記憶、人在精神碎裂下的幽微狀態、社會空間裡隱藏的各種模糊邊界地帶裡,藉由詩性辯證式的影像,開啟其它的政治與美學想像。同時,陳界仁的影片以連結不同的歷史時空與事件、極簡的對白或完全無聲的緩慢影像,以及存在各種「空隙」的敘事形式,邀請來自不同歷史、文化、社會脈絡與生命經驗的觀眾,對影片中的「空隙」進行各自的想像,藉以將觀影過程轉換成一個可多重對話與開展多重辯證的場域。

陳界仁的主要作品包括《機能喪失第三號》(1983)、《閃光》(1983或1984)、《魂魄暴亂1900 – 1999》(1996 – 1999)、《凌遲考:一張歷史照片的迴音》(2002)、《加工廠》(2003)、《八德》(2005)、《路徑圖》(2006)、《軍法局》(2007 – 2008)、《帝國邊界Ⅰ》(2008 – 2009)、《帝國邊界Ⅱ — 西方公司》(2010)、《幸福大廈》(2012)、《朋友—瓦旦》(2013)、《殘響世界》系列創作(2014-2017)、《變文書I》(2002 – 2014)、《星辰圖》(2017)、《中空之地》(2017)、《「自我盜版」— 自由樂捐計畫》(2007 – 至今)等。

其作品曾個展於:盧森堡現代美術館、台北市立美術館、洛杉磯REDCAT藝術中心、馬德里蘇菲雅皇后國家美術館、紐約亞洲協會美術館、巴黎網球場國家畫廊等機構。參加過的聯展包括:威尼斯雙年展、聖保羅雙年展、里昂雙年展、利物浦雙年展、哥德堡雙年展、伊斯坦堡雙年展、莫斯科雙年展、紐奧良雙年展、雪梨雙年展、台北雙年展、光州雙年展、上海雙年展、深圳雕塑雙年展、科欽-穆吉里斯雙年展、廣州三年展、福岡亞洲藝術三年展、布里斯本亞太三年展等當代藝術展覽,以及阿爾、西班牙、里斯本等攝影節。並曾獲2009年台灣國家文藝獎─視覺藝術類、2000年韓國光州雙年展特別獎。

 

延伸閱讀:

陳界仁簡歷

https://ravenel.com/m/artist.php?id=373&lan=tw

一個相信「佛法左派」的藝術家

https://artouch.com/artouch2/content.aspx?aid=2018062918871&catid=02

 

發佈日期:2018/08/15

【左翼夏日學苑 X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陳界仁:藝術與「人民」

左翼夏日學苑 X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
陳界仁:藝術與「人民」

 

※重要更新※
因參與人數超出預期,為提供更好的聆聽與參與品質,場地改為華圓文創MCA創新研發中心(台北市中正區忠孝東路一段76號7樓,捷運善導寺站3號出口出來右轉隔壁大樓7樓),歡迎大家參與。
時間:2018年8月19日(日) 14:00-17:00

地點:

華圓文創MCA創新研發中心

(台北市中正區忠孝東路一段76號7樓,捷運善導寺站3號出口出來右轉隔壁大樓7樓)

主講:陳界仁

回應:

郭力昕(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教授)、陳柏謙(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研究員)

主持:林深靖(新國際主持人)

主辦:新國際、苦勞網  協辦:左翼聯盟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從1223城市游擊、工運政治化、中國革命的經驗等,皆觸及了左翼運動的根本問題是如何在現實中把握群眾的狀態。可是,如何把握群眾與進行群眾組織的難題在於,究竟群眾指的是哪些人民或民眾?他們的聲音與主體在哪裡?左翼運動與文化論述談到人民時,又能夠代表他們嗎?上世紀七十年代,「人民」或「民眾」的用詞有一定的正當性與準確性,但是隨著現今世界各地右翼的民粹運動崛起,他們也聲稱自己代表了人民,而網路時代人人皆稱他們自己無法「被代表」,那左翼運動所思考的「人民」,又該如何面對這些意義下的「人民」呢?左翼運動在理解群眾問題的時候如何又不落入反動呢?

本次論壇特別邀請陳界仁老師以「藝術與『人民』」為題,從文化與藝術的層面作為探討「人民」意義的開端。他將從五個「人民」的問題切入:

一,代表性與主體的問題:「人民的藝術」很容易被誤解為藝術家自以為可以代表人民。

二,「人民」的複雜指稱:現在所謂的「人民」包含各種立場,包括持最反動邏輯的人民,「人民」已很難統稱如此複雜的現狀。

三,「人民」意義被收編挪用:今天的統治階級完全懂得如何操弄各種左翼與自由派的各種詞彙,「人民」也成為統治階級最常用的詞彙之一。

四:「後網絡時代」下的「人民」:人民已完全被分眾化、零碎化、同溫層化。

五,該怎麼辦?無論社運團體或藝術家都很難再以過往的方式面對上述現實,該如何發展新的運動形式與面對後網絡時代的種種難題。

陳界仁的作品受到國內外各大美術展覽的肯定,是現今國際藝壇最受矚目的台灣藝術家之一,其創作探討殖民、全球化和資本主義等歷史的和當代的論題。本次論壇將從他長期以來的藝術創作思考出發,歡迎參與。

 

發佈日期:2018/08/12

生為男人,我很抱歉:台灣碼頭工人的下墜人生

生為男人,我很抱歉:台灣碼頭工人的下墜人生
◎馬蓋先

 

本文是對岸對《靜寂工人》一書的閱讀筆記,精準地捕捉到書中所描繪的新自由主義浪潮變遷,以及對一群碼頭勞動工人的階級與性別位置的改變。轉載自2018/08/03土逗公社(tootopia),感謝土逗公社授權轉載。

 摘要:八十年代,台灣碼頭工人曾是一群「很有本事」的男人:他們拿著高薪的鐵飯碗,口袋中溢滿鈔票,同時還有多個婚外女友。而隨著新自由主義的浪潮席捲台灣,大量工人失業,這使得他們無法養家糊口,更無法延續婚外戀情,而面對婚外女友的自殺,更是手足無措。他們從「高高在上」到「被踩在地上」,從「像個男人」到「不像個男人」,再到最後無以為人,這種個人的悲劇命運折射出背後更大的社會結構變遷。

 

 

Read more

客家人與他的弟妹們:回顧客家運動三十年

客家人與他的弟妹們:回顧客家運動三十年
◎鍾喬

 

【編按】本文指出了台灣客家運動三十年所根基於的社會基礎,在於以勞動交換為前提的互助共同體,也就是「交工勞動」的精神。同時,本文也描述了這樣的精神與1949至1952年間發生於桃竹苗一代的新民主主義地下黨運動的歷史聯繫。這篇文章不僅批判了主流官方提倡的多元文化與族群融合欠缺結構性史觀的暴力。更提醒了左翼運動應根基於群眾的社會基礎,並看見社會主義運動推展與群眾之間的歷史連帶。本文原刊於2017/12/15《關鍵評論》,感謝作者授權轉載刊登。

客家新埔吳濁流宅

新埔客家庄吳濁流宅邸。Photo Credit:蔡明德。

 

Read more

【採訪通知】 沉重的父親節,老車司機一家老小齊上街求生計

採訪通知】
沉重的父親節,老車司機一家老小齊上街求生計
全國老車司機自救會 高雄行動新聞稿
全國老車司機自救會 記者會
時間:8月8日星期三,上午11時
地點:高雄市環保局大門口(高雄市鳥松區澄清路834號)
新聞聯絡人:徐國堯 0986-115-890/李建誠0972-012-545

 

今年6月25日空汙法修法三讀通過,總統公布於今日(8月3日)生效。政府宣示要加嚴管制十年以上交通工具排放標準,未按規定定檢者,可處新台幣6萬元罰鍰,屆期未改善者可註銷牌照。此外,新法授權地方政府劃設「空氣品質維護區」(空品區),限制老舊車進入,違者處以罰鍰,重則吊銷牌照。然而政府卻輕忽以交通運輸工具營生的勞動業者生計,造成眾多揹負貸款買車營生的勞工們大為恐慌,不滿政府未有周全配套就強制淘汰老車,司機面臨無以營生的處境。

7月15日,「全國老車司機自救會」發起前往環保署陳情抗議,現場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承諾未有完整配套措施前,加嚴管制標準不會上路。但近期各縣市政府卻紛紛劃設空品維護區禁止老車進入工作,造成司機業者的工作權益立即遭到剝奪。同時,縣市環保單位實施以路邊攔查方式要求配合檢驗,更造成司機道路駕駛安全上的重大危害。

8月8日父親節當天,高屏地區老車司機自救會將集結數百輛大車,一同前往環保局及高雄市政府發出怒吼,要求環保局立即停止路邊攔查方式,改以安全定點檢驗的方式,保障司機駕駛及一般用路人的行車安全。之後,車隊還將大舉前往市政府,要求當局信守承諾,在未有完整配套措施前,市政府不得擅自劃設空品區,剝奪老車司機的工作權。

今日老車司機身為第一線勞工,生命健康與乾淨空氣息息相關,老車司機也認同空氣汙染問題應立即改善。然而老車司機卻馬上面臨被強制淘汰的生存壓力,許多司機勞工一家老小皆倚賴交通工具營利維生,一旦強制汰換,司機將重新揹負沉重貸款,也就是前債未清、新債又來,政府豈能無視勞工揹負的鉅額車貸壓力。

同時,政府卻訂立移動汙染換抵固定汙染等離譜法令,甚而在工業區劃設空品維護區禁行老車,豈不是容忍工廠大型汙染,卻針對老車勞工開刀!空汙防制政策相互矛盾,手法荒謬,怎能不令老車司機有「只許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之感。為此,老車司機自救會堅持抗議不公不義的矛盾政策,爭取勞工的基本生存權益。

 

訴求:

為顧及司機及用路人安全,環保局立即停止路邊攔查檢驗,改以前往定點檢驗方式,確保道路安全。

在汰換車配套措施未取得共識前,高雄市政府應暫緩劃設空品區,不得變相剝奪勞工工作權益。

【活動宣傳】 8月4-5日左翼夏日學苑工作坊,歡迎報名參加!

【活動宣傳】
8月4-5日左翼夏日學苑工作坊,歡迎報名參加!

隨著全球資本主義的危機日益加深,愈來愈多人開始反思我們現在所處的社會究竟存在著那些問題,並尋思另外一種替代的可能性,於是左翼重新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但當主流的政治人物都在以左翼自居時,我們就更應該研究甚麼是左翼、左翼與我們的關係以及左翼在台灣的實踐、面臨的挑戰與未來發展。因此,左翼聯盟決定在這個暑假舉辦兩場左翼夏日學苑工作坊,第一場工作坊將於8月4-5日舉行,非常期待您來參加,我們共聚一堂,一起來討論台灣左翼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時間:2018年8月4日-5日

地點:左翼聯誼中心(台北市景興路206號4樓之1),捷運:松山新店線景美站2號出口

連絡電話:02-29315491;林深靖 0910 091666 ;朱智德0914 200220

報名表單https://goo.gl/bHxxHD

議程:

84(星期六)
時間 課題 主持 / 主講
13h-13h30 報到
13h30-14h 歡迎 顏坤泉 / 黃德北
14h-15h 左翼團隊工作報告 主持:林子文
15h-15h40 時勢分析(圓桌) 主持:劉芳萍

 

15h40-16h 下午茶
16h-17h20 人人都能寫詩(瓦歷斯‧諾幹)

環境問題就是階級問題─台西村的文化行動(鍾喬)

主持:蔣闊宇

主講:瓦歷斯‧諾幹

鍾喬

17h20-18h40 為人民服務的金融科技

(簡永松)

人民的建築(謝英俊)

主持:鍾秀梅

主講:簡永松

謝英俊

19h-20h 晚餐
20h-22h 青春左翼

(左翼青年圓桌)

 

主持:張卉君

與談:朱智德/ 鄭小塔 / 劉念雲 / 陳柏謙 / 張智琦 / 李建誠 / 蘇小曼 / 吳哲良 / 鄭亘良

 

85(星期日)

時間 課題 主持 / 主講
8h30-9h30 當今台灣及其未來(圓桌) 主持:吳俊宏
9h40-10h40 當今左翼及其發展(圓桌) 主持:林深靖
10h50-12h30 左翼行動案例分析

── 老車與生存權

主持:顏坤泉

 

 

發佈日期:2018/08/01

去殖民進程中的現代國家:日常生活中的「國家」以及新時代區域國別研究的問題意識——《小邦大治》書評

去殖民進程中的現代國家:日常生活中的「國家」以及新時代區域國別研究的問題意識——《小邦大治》書評
◎殷之光

 

【編按】本文從《小邦大治》一書,指出了第三世界國家建設與政黨、群眾路線之間的關係與有別於「區域研究」、基於自身政治主體性的觀點。本文作者認為,該書研究新加坡的「國家基本制度建構」,是關注具體的國家建設問題,既有別於帝國主義時代的「區域研究」,又與一般的「去殖民」研究不同,其論點聯繫了「國家」與「人民」,思考政黨如何進行「群眾路線」,以及現代國家建設如何基於人民的利益並「獨立自主,自力更生」。作者認為本書替「重新發現第三世界國家的獨立實踐歷史,發現他們在國家建設過程中形成的國家政治主體性」提供了重要的參考。作者殷之光為英國艾克賽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人文學院助理教授,中國中心(Global China Research Centre)主任。主要研究領域包括中國近現代革命與思想史、國際法史、19世紀殖民史、冷戰時期中國與第三世界國家關係(主要關注阿拉伯地區)等問題。原文發表於《比較政治學研究》第13輯(2017),轉載自2018/03/18保馬

 

小邦大治: 新加坡的國家基本制度建設

Read more

重組左翼

重組左翼
林深靖

 

【編按】本文由《新國際》林深靖主編於199911月寫於《左翼》月刊創刊號。面對資本主義的野蠻,作者提出了「面對這樣世紀末的台灣社會,長期以來堅持社會公平正義,站在反資反帝立場的左翼能夠做些什麼?」近二十年後的今日,資本主義的問題更加嚴峻,這個提問依舊重要。文章提醒了需要重組左翼隊伍,進行經驗整理和觀念溝通,對我們身處其中的世界局勢和生活模式做更深入的分析與批判。

 

 

Read more

【反思1968】「不可治理者」的全球秩序:阿拉伯視角下的「長六十年代」

【反思1968】「不可治理者」的全球秩序:阿拉伯視角下的「長六十年代」
◎殷之光

 

【編按】在國際關係史裡,資本主義與殖民主義在全球擴張的歷史往往被視為西方列強對「全球秩序」的塑造史,這源於工業革命以來逐漸形成並且固化的西方視角;如同作者在文中提到的1967年「六日戰爭」案例,人們習慣性地關注美蘇超級大國的溝通與協調,卻忽略了兩國很難對事件產生影響的史實,這種歐洲中心歷史敘事對我們理解現代世界秩序和國際關係帶來很多弊端。正因如此,自20世紀60年代開始,基於反帝反殖民的訴求,廣大第三世界國家開展了一系列針對西方帝國「全球治理」的「反叛」運動。

本文以阿拉伯世界為關注點,作者用嚴謹的史實和細緻的邏輯分析,為我們解讀了「潰敗」、「挫折」等西方學術體系的說法造成的阿拉伯人對自身歷史敘述的阻礙,以及之後阿拉伯地區作為全球「不可治理者」的一部分,以暴力鬥爭的形式,向美蘇主導的治理邏輯發起挑戰的過程。如同本文寫道:「在今天的文化與歷史記憶中,西方世界內部的1968年運動傳遞了一種強烈的『新一代』反抗『老一代』的浪漫主義想象。然而,對廣大的第三世界來說,1960年代的歷史卻很難從這種浪漫主義的線性敘事中展開。阿里夫‧德里克曾經直言不諱地表示,所謂1968年的標誌性僅僅對第一與第二世界產生意義。而1968年得以出現的重要前提則是舊的殖民霸權秩序、資本主義以及新興的以蘇聯為主要代表的社會主義在廣大第三世界遭遇的危機。這一系列全球性的危機使得第三世界內部的民族解放運動出現了轉機與新的發展。因此,與其將『漫長的六十年代』視為一個獨特的歷史時段,不如將其放在一個更加漫長的第三世界反帝反殖民的歷史中去理解,並從這一歷史進程中尋找其內在邏輯。」

這提醒我們,絕不能一味順從西方大國的政治邏輯去認識歷史,而是應當把它們放在一條民族主義的線索中去。對於大國秩序的反叛(insurgency)本身也是一個全球性的活動,是一種世界秩序。對於我們自己的國家和民族來說,只有站在對方的立場上去理解其行動的意義,中國與阿拉伯國家以及其他第三世界國家之間的國際主義共識才成為可能;20世紀中葉以來在亞非拉地區發生的、以民族主義為基礎的國家誕生與帝國消解的歷史進程,展現出是超越民族與國家的普遍主義社會理想圖景,其中孕育著的,也許正是對世界新的平等秩序的政治創造!本文原載於【澎湃思想市場】,本文與編按轉載自2018-07-24保馬。作者殷之光為英國埃克斯特大學助理教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