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抗議現場:這裡的年輕人都沒有未來

伊朗抗議現場:這裡的年輕人都沒有未來
◎Narges Bajoghli
王立秋

 

【編按】2017年12月28日,伊朗的抗議像野火一樣在全國蔓延,尤其在伊朗政治邊緣的城市、城鎮和農村。雖然各地口號不一樣,但是引發抗議的主因是經濟,國際制裁與國內經濟管理的問題造成經濟不平等不斷擴大,人民生活成本極高,但失業率不斷攀升。本文作者提供了第一首觀察。本文中文翻譯原載於:2018-01-16土逗公社

2017年12月30日,大學生們在德黑蘭大學參加反政府抗議活動。

Read more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從1223城市游擊看工會組織與青年運動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20181
1223城市游擊看工會組織與青年運動

 

時間:2018年1月27日(六)14:00-17:00

地點:臺北市客家文化會館(臺北市大安區信義路三段157巷11號)

主持:張宗坤(苦勞網特約記者)

與談:

蘇子軒 / 李容渝(高教工會青年行動委員會)

楊子敬(青年拒砍七天假串聯)

謝毅弘(反教育商品化聯盟)

陳柏謙(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徐文路(大專兼任教師)

(與談2小時、討論50分鐘)

 

說明:

為反對民進黨政府修惡《勞基法》,去年(2017)12月23日,全台工會號召萬人走上台北街頭遊行,並突襲佔領行政院前路口兩小時,在一波衝撞行政院的行動後,遊行指揮系統於晚間6點宣布當日抗爭行動結束。然而,部分工會和參與群眾不滿抗議就此結束,紛紛就地坐下持續佔領政院前路口。直到9點,警方準備驅離現場群眾,數百名群眾於是從忠孝西路口往台北車站前進,展開路線未知、隨機應變的「城市游擊」,在台北車站和西門町一帶的道路遊竄,沿途佔據車道與路口,造成交通大亂,最後一批群眾在凌晨時分被警方圍困於台北車站,並全數遭到清場。

一些社會學者與評論者,稱頌當晚城市游擊是新的運動形式,認為這代表了「公民自發、無政府的青年學生新興運動」取代了「工會、左翼的傳統組織動員」。但事實上,當天在現場的人都可輕易發現,自指揮系統宣布撤場、群眾持續佔領行政院前路口以來,就有非遊行指揮系統的工會青年幹部,帶領群眾坐下、呼口號,或展開短講、進行討論,隨後當群眾開始遊竄台北街頭時,這些工會青年也很大程度上引領著人流的路線。這都顯示當晚的「城市游擊」雖然並非傳統的組織動員模式,但工會組織仍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另一方面,我們也可以注意到,在當晚的游擊行動中,除了傳統的工會組織外,也有主張台獨的政黨和青年團體、反課綱運動的學生、大學學生會組織、新興的「過勞功德會」以及自發的散眾等參與,這些群眾或來自不同的政治勢力,或存在運動路線的歧異,也讓這次行動的性質顯得更為複雜,而難以用「青年運動」一筆概括。

本次論壇希望重新回顧這次抗爭的經驗並理解其性質:如何解釋遊行後續佔領與當晚城市游擊的性質?在當天遊行、衝撞、佔領、游擊下,工會組織者與群眾形成什麼樣的關係?青年工會幹部與工會組織和尤其是青年參與者的關係又是什麼?當晚發生的城市游擊,和1223遊行前後出現的各種「文化干擾」行動是否有內在的關聯?這種游擊式的政治行動,能開啟什麼樣的想像空間,又存在什麼問題?

另一方面,本論壇也試圖從歷史的角度探索工運和青年運動的關係:過去台灣工運歷史上,青年學生如何參與工運,工運和青年運動之間有過哪些相結合的實踐,又是否產生過路線的辯論?在《勞基法》修正案三讀通過後,工運和青年學生未來又該朝向什麼樣的運動路線?歡迎各界朋友與運動的組織工作者參與討論。

 

(苦勞網同步臉書直播)

 

發佈日期:2018/01/16

伊朗底層為何要團結反抗?這篇萬字長文告訴你

伊朗底層為何要團結反抗?這篇萬字長文告訴你
◎羽佳

 

本文原載於:2018/01/09 土逗公社

【編者按】2018新年伊始,伊朗的一大批青年人團結起來走向街頭,面對社會不公、失業率高,他們終於發出自己的聲音。伊朗的社會環境走到這一步,背景頗為複雜:有傳統宗教力量、有新晉貴族和資本力量,也不乏美國等力量的介入,底層在層層圍剿中生活越發不堪。這些壓榨底層的力量是如何勾連起來的?

遊行中支持政府一派。

Read more

從歷史資本主義視角 看一國兩制的終結

從歷史資本主義視角 看一國兩制的終結
許寶強

【編按】本文從歷史資本主義的角度,指出香港表面上所面對的「一國兩制」終結,實際上是全球資本主義的壟斷遊戲與積累邏輯。作者提醒,如何反思超越政治語言的遮蔽,必須探問與釐清語言下的根本問題。作者許寶強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

轉載來源:2018/01/08 明報,感謝作者授權轉載。

Read more

「人民」何為?——2017年閱讀札記

「人民」何為?——2017年閱讀札記
羅崗

 

轉載自:2018/01/02 保馬

【保馬編者按】「人民」一詞自創始以來,是一個反復被徵用的政治概念。人民在歷史的洪流中見證政體的興衰,引領時代的變革。儘管如此,人民的主體位置仍值得本源性的思索,何為人民?君主制社會,在國王與人民所結成的社會關係網絡中,人民誤以國王的符號身份視為崇高的客體,所謂君權神授,國王的肉身(天然的屬性)被賦予了至高的權力。即使進入代議制民主社會,如何防止「民主」被「寡頭」僭越,正確處理「現代君主」與人民之間的辯證關係,「始終是『現代政治』面臨的難題」。

迥異於西方的「公民政治」,中國革命為人民塑造了新的理論話語。人民的巨大能量透過「暴動」、「抗爭」、「起義」被不斷釋放,轉而形成了革命的不竭動力。誕生於後福特製生產方式的「諸眾」,以「普遍智能」作為統一的前提,是人民進入當下的另一種鮮活形態,然而離散的個體無法被整合成有效的動員力量,無名之傷更顯示出其參與現實的無力。階級之實的日益凸顯卻伴隨著「階級之名的稀薄與共同行動之可能性的喪失」,21世紀的今天,「我們是否仍可能或應該在階級之名下集結?」保馬獨家推送羅崗《人民何為?——2017年的讀書札記》一文,作者依託於2017年的閱讀體會與心得,勾 出一條關於「人民」的理論思考路徑,具有強烈的現實關懷與指導意義。

 

Read more

【行動訊息】決戰勞基法。夜宿立法院

【行動訊息】決戰勞基法。夜宿立法院
SCRAP THE ANTI-WORKER AMENDMENT OF THE LABOR STANDARDS ACT
Defend democracy and labor rights in Taiwan

 

 

【時間】2018年1月8日上午9點起,直到立法院退回修法為止。

【地點】立法院青島東路靠近中山南路端。

【主辦單位】五一行動聯盟

【注意!】願意一同夜宿的朋友,請自行攜帶睡袋等保暖物品!若有朋友願意攜帶自炊等器具就地「埋鍋造飯」同樣歡迎!

【臉書資訊】自己的假自己救!決戰勞基法。夜宿立法院

 

行政院與賴清德「過勞死版」勞基法修正案,即便歷經了1210與1223兩場分別在高雄與台北舉行的「反勞基法改惡」大遊行。南、北兩地各吸引了超過上萬名勞工、青年、家長親子踴躍走上街頭,堅定表達出「拒絕過勞」、「反對修惡」的清楚訴求!即便歷經了勞動部被迫公布了之前針對超過3000名勞工受訪的民調,顯示將近六成受僱勞工不支持勞基法修惡!即便歷經了各地勞工此起彼落自發性地前往民進黨地方黨部、立法委員地方服務處貼上反對過勞的符咒表達憤怒!

然而,可恥的是;民進黨從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賴清德到立法院黨團與一個個黨意立委,完全無視於勞工、青年、專家、學者一致的反對,期間賴清德更是得意洋洋的與大老闆工商團體聚餐談心,鐵了心要硬幹讓「過勞死版」勞基法修法完成三讀,更在即將召開的立法院臨時會當中,將「過勞死版」勞基法修法列為最優先「處理」法案。

面對到立法院內親資賤勞的民進黨黨意立委,即將在1月8日起的臨時會當中,起將全台灣勞工推向過勞深淵。當所謂「民意最高機構」成為踐踏民意、遂行黨意、貫徹資方利益的橡皮圖章時,不僅僅只是我們的勞動權益,更是當前民主制度真正的最大危機!

我們邀請所有關心勞基法改惡、所有關注自身勞動權益、所有關切正常家庭、休閒生活的勞工與青年朋友們;1月8日早上九點起,一同前來立法院前,加入我們的行列。

我們將在立法院前駐紮與夜宿!在立法院外,以長期抗戰的行動展現我們反對勞基法改惡的決心與毅力!我們將在立法院外,每一分每一秒睜大眼睛看清是哪些無良立委出賣我們的健康與生命!我們將在立法院外,用行動開啟一堂真正屬於台灣勞工與基層人民的「民主課」!

 


SCRAP THE ANTI-WORKER AMENDMENT OF THE LABOR STANDARDS ACT
Defend democracy and labor rights in Taiwan

May 1 Action Coalition, January 8, 2018

May 1 Action Coalition, an alliance of trade unions and other labor-rights advocacy groups, has started a sit-in protest in front of the Legislative Yuan. The protest will last indefinitely, for as long as it takes to make the legislators scrap the latest amendment to the Labor Standard Law proposed by the cabinet of Premier Lai Ching-Te.

The Coalition states:

1. Ongoing social disturbances about the amendment to the Labor Standards Act will not go away. The fundamental reason is that the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administration has twice pushed for anti-worker legislations since it came to power in 2016. The first amendment deprived workers in Taiwan of seven legally-sanctioned holidays. The second one, which we are protest against this time around, shortened the minimum hours between shifts, scrap the rule of one day off for every seven days, increase the upper limit of overtime work, and change the way overtime pay is calculate, all to the benefit of those employers who wants to squeeze their workers even more. The most appalling among them, as we see it, are the provisions to change the rule of “one day off for every seven days” to “two days off after every twelve work days,” and the shortening of minimum time between a workers’ shift from eleven hours to eight. We believe these two amendments to the Labor Standards Act indicate a clear choice of the DPP to lean toward the employers. If passed, this current amendment will exacerbate the badly over-worked and underpaid working conditions facing workers in virtually all sectors in Taiwan. Many social problems will worsen as a result, such as further decreasing of the woefully low birth rate.

2. Sadly, we have also witnessed how the DPP ruthlessly undermines our precious democracy. Its recent use of state violence to stamp out people’s protests violate basic standards befitting a democratic country. 
In the past, the DPP has repeatedly opposed the Assembly and Parade Act of 1988 for its restriction on people’s freedom of expression. Now, the DPP administration is replicating the very same measures it has opposed for decades. It has surrounded official buildings with razor-wire barricades it has banned protest against the presidential office; it violently broke peaceful assembly with force and even use the same violence against lawyers defending people’s legal rights. Without plausible reasons, the administration has now expanded the restricted area for assembly and parade to the vast expanse we have never seen since the lifting of martial law in 1987.
Inside the Legislative Yuan, the DPP physically dragged away dissenting legislators. It abruptly stopped discussion whenever it wants with the majority votes it has. It blatantly disregards existing consultation procedures and silences virtually all disagreements. This is a party that has criticized, since its inception, the KMT’s authoritarian rule. DPP has criticized how the KMT was unable to hear what the people has to say, how the KMT silenced dissents inside the rubber-stamp parliaments it controlled, how the KMT cracked down on people’s freedom of expression with brute force. Now, as we have witnessed with great sadness, the DPP is bringing all these back, after it has tasted the political power the KMT once had.

3. This fight against the DPP’s Labor Standards Acts amendment is not only a fight to defend the most basic subsistence standards of Taiwanese workers, it is also a fight for the preservation of our basic democratic rights. We call upon all DPP politicians: Do not forget what you have been saying before we elected you. Do not forget who voted for you. The people had entrust you with political power; the people can also take it away!

(translated by Hsin Hsing CHEN)

Yibee Huang 攝影

 

發佈日期:2018/01/08

【諾貝爾和平獎國際論壇: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全文手冊下載

【諾貝爾和平獎國際論壇: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
全文手冊下載

 

2015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集團的代表梅沙悟德‧荷穆達尼(Messaoud Romdhani)於2017年12月20日受成功大學、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財團法人浩然基金會、新國際邀請於成功大學進行演講,當日演講相關系列專文全文手冊下載如下:

諾貝爾和平獎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台南場文集電子檔

當日活動照片,主講者荷穆達尼先生,林吉洋攝。

 

當日活動照片,回應者蘇柏希先生,林吉洋攝。

 

大合照,林吉洋攝。

 

活動臉書請點

活動網頁請點

 

發佈日期:2018/01/04

【活動宣傳】《乒乓》成功大學放映暨映後座談會

【活動宣傳】《乒乓》成功大學放映暨映後座談會

 

一則古老的傳說中,被愛背叛的美麗女子化身無頭厲鬼,在深山四處遊蕩,找尋失落的頭顱……。臺灣某山區偏鄉中學發生一連串駭人的凶殺案,恰巧與傳說情節相符,但隨著警方調查展開,案情似乎並不單純。究竟這一切幕後黑手是人是鬼?而人心又如何為愛扭曲?深淵能否有見光的可能?

《乒乓》由資深編導黃志翔擔任製作人、新生代簡學彬執導,邀集演員吳慷仁、李依瑾、藍葦華、張書偉、洪于晴等人演出。本片以懸疑驚悚的事件,展開對校園霸凌、毒品、家庭教育等議題的探討。

時間:2018年1月4日  14:30-17:00

地點:成功大學光復校區  國際會議廳第二會議室

主持:鍾秀梅(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副教授)

與談:

黃志翔(《乒乓》製作人)

簡學彬(《乒乓》導演)

黃新高(《乒乓》編劇)

簡義明(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副教授)

李俊璋(成功大學主任秘書)

報名網頁:https://goo.gl/QvSvn2

 

延伸閱讀:陳光興:從陳映真到黃志翔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革命後的社會挑戰:突尼西亞和歐洲的進步主義者的新挑戰和新觀點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
革命後的社會挑戰
突尼西亞和歐洲的進步主義者的新挑戰和新觀點
LES DÉFIS SOCIAUX APRÈS LA RÉVOLUTION

 

◎梅沙悟德‧荷穆達尼

翻譯:黃叔屏**

 

突尼西亞革命不只是因為一個渴望自由的民族,為了抵抗世界上最壓迫民眾的政權之一而自發的行動;它更不是一場因為身份認同危機而產生的宗教革命;它是一場抵抗以壓迫人民來遂行其黑幫目的政權的革命。

這個政權為了壟斷國家財富,因此不讓人民發聲。導致一群知識分子忍無可忍,於2001年連署譴責當權者的政治失能以及國家私有化。在金融機構的鼓勵下,國營企業加快民營化,這個區域因此變得特別令人覬覦。當這些國際金融機構和西方頭人盛讚所謂的「突尼西亞奇蹟」及其經濟增長的時候,該國的貧困人口,根據社會事務部的說法,在2011年初達到了總人口的24.7%,陷入了令人膽顫心驚的貧窮。人民在獨裁統治下所承受的痛苦被國際金融機構和西方官員認為只不過是求得生存所應付出的代價。正如賈克‧希哈克(Jacques Chirac)所說,這是突尼西亞人民能得到的唯一基本權利。區域間的失衡驚人,失業人數不停地增加,失敗的教育體制以量化數據作為衡量的基礎,而非教育品質; 根據全球金融基金會(Global Financial Foundation)的報告,公然的貪腐金額已經高達每年10億美元之譜,以至於它可能成為我們國家的一種文化和生活方式。這些問題造成了人民,特別是青年人的挫折、憤怒和絕望。自焚者布阿濟吉(M. Bouazizi)的行為,實際上只是這些情緒的具體表達。他的自焚,雖然對某些人來說是英雄式的,但他其實代表了絕望的年輕人和整個被撕裂的社會。

2010年12月17日自焚的青年布阿濟吉(Mohamed Bouazizi),卒年26歲。他的頭像高掛在突尼西亞中部城市Sidi Bouzid的街頭。布阿濟吉的死亡引爆了翌年年初的茉莉花革命。 圖片來源:林深靖提供。

Read more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台灣左翼路線的論辯與開展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
台灣左翼路線的論辯與開展

 

時間:2017年12月16日(週六),14h-18h

地點:流民棧

主辦:新國際、亞太/文化研究室

主持:林深靖

出席:蔡建仁、井迎瑞、黃德北、吳永毅、陳素香、黃志翔、鍾喬、范振國、鍾秀梅、林麗雲、郭佳、王慧如、陳冉勇、林深靖

1981年,蔡建仁於美國參與創辦《台灣思潮》,開啟解嚴之前海外左翼鬥爭路線之思考與論辯。1986年,台灣本島左翼組織化過程中,出現《關於反壟斷同盟及其要旨》的核心文件,再次引發路線之爭的烽火,蔡建仁即是此一文件的起草者。「政治需要不斷論辯而成,拉美的游擊隊曾表示,他們搞武鬥,實則百分之七十的時間用在形塑路線」,這是蔡建仁的說法。他最近又說,「資本主義已到了自我絕命的關頭,人類不能不有個新起點,台灣不再是台灣,勞資關係必須全面重新思考……」,從往昔到今日,台灣左翼路線之論辯,蔡建仁開其端,於今仍要承其後。這是一場閉門座談,由交通大學的「亞太/文化研究室」倡議,《新國際》協同辦理,我們邀請一些朋友與蔡建仁老師聚談,一方面重組記憶,另一方面也希望共同思考左翼未來之開展。

《台灣思潮》第1期

 

蔡建仁老師

 

左起:蔡建仁老師、井迎瑞老師、曾健民醫師

 

左起:井迎瑞老師、曾健民醫師

 

台灣思潮文獻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