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多利亞茶壺裡的兩種黴?──香港包不住的多層次後華性

維多利亞茶壺裡的兩種黴?──香港包不住的多層次後華性

──石之瑜在「愛思左人文基地」的演講

◎石之瑜 演講

◎李建誠 紀錄整理

 

【編按】香港「反送中」運動延續至今,台灣的政治人物與民間紛紛表態支持,然而這些支持聲音背後往往帶著台灣自我的政治投射,對於香港的歷史、當今的問題、與大陸內地的關係、民間的運動經歷等等認識有限,更缺乏左翼的視角,因此位在高雄的愛思左人文基地,以「今日香港,今日台灣」為主題舉辦了一系列論壇,希望帶來更深入的理解與刺激。系列論壇的第一場由台大政治系石之瑜教授主講,他從「多層次後華性」的角度,從香港南來文人的認同、殖民管治的勾結殖民主義歷史、一國兩制與九七回歸的自我處境、香港在地緣政治上的位置等,談香港複雜、多面、難成一體的身分認同與主體情感,並兼論台灣的政治歷史與狀態作為理解的對照。石教授對於香港特殊的殖民與後殖民狀態,以及國際地緣政治位置的觀察,提供了理解當今香港問題、香港與大陸之矛盾等重要的參考面向。感謝愛思左人文基地供稿與提供現場照片。

 

Read more

談當代的政治宣傳與建立在感受上的政治斜視

談當代的政治宣傳與建立在感受上的政治斜視

◎劉瓦礫

 

【編按】隨著社群媒體的普遍與大數據分析的發展,「假新聞」尤其成為政治上的熱題,而發佈半假似真的訊息、乃至透過系統的網軍帶言論風向,也成為當代政治宣傳操作的主要方式,轉移了根本事實與問題的認識,而因這些資訊而激化的感受帶來了接收這些訊息者的政治斜視。本文作者點出了美國以「gaslighting」的心理操作來進行迴避政治責任的政治宣傳,兼評台灣政治與網路假消息的政治誘惑。本文原為作者臉書文章,標體與小標為編輯所新加,感謝作者授權轉載。

2018年5月出版的新書,嘗試解釋為何川普說謊卻仍受到支持。來源:Amazon。

Read more

我的父親

我的父親

◎陳致曉

 

【編按】反南鐵東移抗爭的陳致曉,於父親節寫下了其父親成長與工作的經歷,以及在國民黨時代如何拒絕關說等等誘惑,堅持「清白、耿直」的為人處世。這篇文章也寫下了父親如何從支持黨外運動、支持民進黨,到因為南鐵東移案而看破民進黨貪婪專制的一面,以及理想的破滅。感謝作者陳致曉先生供稿與照片。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室內

聰明、睿智、謙恭、有禮、耿介、素直的人格者。

Read more

延光錫《思想的分斷》推薦序

延光錫《思想的分斷》推薦序

◎陳信行

 

【編按】無論是台灣的內政,還是像是美中貿易、日韓問題、香港反送中等政治問題,各方論點沸沸揚揚,對於生活在亞洲的左翼或馬克思主義者來說,還能從什麼角度與方式,尋求貼近自身發展軌跡的批判資源?或許,重要的參考資源之一便是從過去的歷史經驗與思想中探索。目前於交大社會與文化研究所從事博士後研究的延光錫先生,在其今年出版的著作《思想的分斷:陳映真與朴玄埰》中,嘗試有系統地分析與對照同在冷戰一方的台灣與南韓的左翼重要思想家──陳映真與朴玄埰───並從中尋求思想的資源與連帶。本文為世新大學社發所陳信行教授為該書所撰寫的序,點出了當下時刻,閱讀此書可能帶來的意義,在此感謝陳信行老師提供。作者延光錫也將與陳信行、王墨林兩位老師,於2019年8月10日(六)晚上七點至十點,於永和流民棧舉辦「想‧想看《思想的分斷:陳映真與朴玄埰》」討論,歡迎參加。

未提供相片說明。

 

Read more

香港政治罷工史

香港政治罷工史

◎龍少爺

 

【編按】昨日(8月5日)香港反送中再次進行全港大罷工。六月中工盟就曾以罷工為號召,但雷聲大雨點小,更像是「請假」而非「罷工」。隨著港府態度依舊強硬,以及元朗事件與警方涉及不符合比例原則與程序的驅散手段,搞到了一般街坊居住與生活所在,使得不少公務人員與街坊居民也出來支持,這或許形成了8月5日罷工行動號召的基礎之一,多數罷工屬經濟罷工,而昨日所謂的「罷工」則像是政治表態的罷工,或者是既有行動的某種升級或擴大。投注的情感更是帶有一種無路可退、終極一戰式的道德表態:「站出來,不然就沒有明天」或訴諸「年輕人替你擋,打工者應該罷工」。昨日的行動,包括機場航班縮減、香港七區展開集會,也有行動癱瘓交通等,過程中警民的衝突不斷,晚間也出現民眾砍人與棍棒相互鬥毆。針對此,港府與港澳辦再次召開記者會,加強力道強調社會穩定秩序與一國的主權,嘗試奪回主導,也是警告。抗爭參與者之間的分化聲音也開始出現。

如前次推送文章提醒思考與分析的重要,那麼究竟這樣的「罷工」是什麼性質?「罷工」的基礎是什麼?政治的目標與帶來的政治效果如何?與「罷工」相關的各階層受僱者們與商業資本家又如何理解?除了對當下的分析檢視,另一個重要的角度是從過去的歷史來參照。本文概略耙梳香港歷史中重要的罷工事件與脈絡,並指出當中的問題。同時作者也提供了相關書單供有意者參考。本文原刊於2019年8月3日《懷火》感謝作者供稿轉載。

 

「8月5日罷工」的圖片搜尋結果

訴求8月5日罷工的文宣之一。來源:香港職工盟網頁。

Read more

思考與學習的「升級」

思考與學習的「升級」

◎許寶強

 

【編按】香港「反送中」運動至今,許多過去以專業與中立自持的公務員也紛紛出來要求特區政府解決現在的政治困境、監督警察權力,8月2日晚上一些公務員更出來舉辦集會表達意見,與此同時,現行運動已經直接出現「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一些抗爭者更受到暴動罪指控,抗爭開始進行道德呼籲,希望8月5日展開全港大罷工。固然,一國兩制的政權與特殊的金融資本買辦結構,於方方面面都構成了矛盾與壓迫的結構因素,尤其是面對政府如何處理矛盾問題、警察至今的手法等等,抗爭者一而再地走上街頭,當中的壓逼感受深深涉及了「一國兩制」的矛盾:不變的想像的崩解與恐懼,而一個原初不變的「香港」成為某種精神上的寄託與政治象徵。同時,我們可以看到在這當中,為了對抗暴力(尤其是警察暴力),抗爭者與支持抗爭者表達出一種不顧一切的集體憤慨,以暴力為他者進行行動的升級,不斷地構築與強化出一種青春化、浪漫化、道德美學化的政治想像作為行動的基礎與動力。

這種浪漫與道德美學化的運動動力,促成了行動的動力,但是行動究竟為了什麼?例如,號召罷工(尤其是公務員或港鐵)意味著什麼?為了行動升級而升級,只是一種一日性的政治立場象徵與表態?表態希望達到什麼?如希望達成某種政治癱瘓以向政府施壓,癱瘓是現階段希望達到的目標嗎?癱瘓可以取得什麼呢?工運組織與勞動的條件本身就不良下,長期罷工的基礎為何?罷工對於勞工、以及盤根錯節的金融地產資本利益又意味什麼?政治性癱瘓又能對他們帶來什麼影響呢?又例如,「光復香港」意味著什麼?一種將殖民時期神聖化的香港,或完全分離並排除中國之外的純粹香港嗎?如果是,最終走向是可能並可欲的嗎,還是變成排斥的、內耗的並悲情式的終極一戰呢?如果不是,究竟「光復」與「香港」所指為何?這些行動與口號又與目前的五大訴求何關?五大訴求是看似團結各自兄弟爬山的最大動員公約數、一種政治立場表態,還是是在短期內具體可要求港府某個程度能夠回應的目標呢?

對於一些參與者來說,這些問題或許太複雜、太離地、難以回應自身立即的憤怒。然而在道德化的情感感召之餘,究竟行動的大方向與願景是往何方去呢?近日許寶強老師的幾篇文章,一如過去,強調「思考」的重要。「思考」不僅是批判港府的缺學無思,同時也提醒運動不能只著眼於形式策略,應於思考與學習上進行升級,更為根本地釐清與分析目標、手段、社會脈絡形勢,意味著運動不要落入既有暴力結構的邏輯,應尋求更為根本的共同政治願景與價值。本文原載於2019/6/30《明報》,感謝許寶強老師授權轉載。

反送中遊行,Wongan4614攝,維基百科。

Read more

「恐懼」的情感共同體政治

「恐懼」的情感共同體政治

◎Josef

 

【編按】「恐懼」一方面促成了人們對穩定的想望,這是政權常用以建立管治的基礎,另一方面恐懼也可能刺激創造性的行動以擺脫恐懼的威嚇。本文特別借Mabel Berezin的觀點指出,穩定而令人安心的政權是一國之內國民互愛的條件,相反地如果政權不穩定(如戰爭與不自主),也會促使人民無法擁有安全感,民間便會形成帶有恐懼甚至憤怒的「情感共同體」,既是人類沒有安全感時、直面威脅時的基本反應,也是政體失效、無法疏理和穩定民間情緒的結果。香港「反送中」持續多日,涉及了香港對於中國政府與香港政府的不信任與恐懼。作者認為,香港本來就潛藏不安,而「一國兩制」所設想與提供的「五十年不變」的穩定感,也因為各種政治事件使得穩定感存在的條件都一一消失;相應地,民間如何面對恐懼,有賴更多的連結溝通。本文轉載自2019/7/28《明報》副刊周日話題,,原標題為〈逆權恐懼:香港的情感共同體〉,感謝作者授權轉載。愛思左主辦的「今日香港,今日台灣」於8月10、11日仍有兩場,歡迎參加!

 

「illiberal politics in neoliberal times: culture, security and populism in the new europe」的圖片搜尋結果

Mabel Berezin於2009年出版的著作,圖片來源:google books

 

Read more

民主與暴力的一線之隔與再思大學的根本職責:評718港大校長論壇

民主與暴力的一線之隔與再思大學的根本職責:評718港大校長論壇

◎王丹(港大教育學院副教授)

 

【長編按】香港「反送中」發展至今,一如「反送中」所意味,關鍵不在於逃犯條例修法,而是修法觸擊了香港多數民眾的根本神經,尤其是對中國政權與司法的恐懼、港府治理的信任破裂、政改的要求、經濟的利益等,當中牽涉了一國兩制下各方複雜因素經年累月(自殖民時期至今)所累積的各種未解的矛盾,近日由愛思左主辦的「今日香港,今日台灣」系列論壇,也將對歷史結構等因素有更深刻的討論與分析。

當前「反送中」的遊行已成日常,議題擴及警察濫權,而民眾的抗議也開始有更為直接的傾向(例如於沙田因為對警方的憤怒與直接的自衛而發生圍毆),過去傾向支持建制派的新界西(元朗)地方黑幫也於7月21日進行無差別地攻擊一般民眾。今日(7月27日)即將展開的「光復元朗」遊行,推測也是促使元朗黑幫無差別攻擊的因素之一(但具體未明),因為黑幫的攻擊事件,一部分欲參與遊行的人士更加強調和平表達訴求,但也有一部分人在網路上發表了威脅元朗鄉村的言論,而被懷疑與黑幫打人掛勾的立法會議員,其祖墳疑似因此被毀的同時,他同樣在網路上發表了威脅的言論。當今香港的局勢更加地激化,從民間對政府,轉而民間對政府的代理人警察,進而在社會內部產生更多的張力,其實更考驗著各方的智慧。目前公部門的基層職員紛紛匿名跳出來要求政府針對無差別暴力攻擊、管治無能、警察問題等積極作出回應,一方面是無差別暴力攻擊再次觸擊底線,另一方面大概也反映了他們對於香港社會將因矛盾更加激化而走向死胡同、撕裂的焦慮。

今天刊登的評論是針對7月18日時香港大學校長與學生論壇所寫,寫於7月21日無差別攻擊之前。香港大學的歷史特色之一,就是自殖民時期港英政府用來培養殖民政府買辦菁英的機制,至今港大仍持續培養香港政界、法律界、商界等所謂的高級專業菁英,現任特首林鄭月娥也是香港大學榮譽社會科學學士畢業。如同這場論壇所使用的語言可見,菁英化的取向特別體現在香港高等教育上強調以英文作為國際化的語言而排除了廣東話(普通話則有弔詭位置,語言反映了身分政治與殖民問題)。這場論壇的緣起,可以追溯自6月時警方曾進入校園逮捕參與遊行抗議的學生,緊接著7月1日抗議民眾暫時佔領立法會之後,現任香港大學校長張翔曾發表聲明譴責衝擊立法會行動屬「破壞性的行動」,惹來了港大師生及校友不滿,他們先後分別發起聯署及集會,批評張翔並要求其收回言論,並希望張翔能公開回應。這場論壇即是張翔答應不滿的師生校友進行直接的對話。

本文作者為香港大學教育學院王丹副教授,曾親身參與論壇,認為該論壇雖然嘗試處理爭議性的政治事件,但沒有提供理性與民主辯論的發言空間以促進不同意見者能有更深刻的理解。她特別提醒,要避免形式空洞的民主與其排他的暴力,並建議大學的職責,要能就「關鍵問題、關鍵概念組織系列學術論壇,邀請不同領域和觀點的學者理性地討論和爭議香港的政治風波,讓真正不同的觀點和聲音平等對話,教育自己教育民眾」。其提醒或許在當前的政治氛圍下聽起來不中聽,但在越來越激化的當下,再次點出了看見差異、避免民主走向排他的重要性。其重要性也特別在於,因當前政治而出現的簡化的「中國」、「香港」政治符號及二元對立,也已經在校園的各種言論平台及社群帶來了張力與不安,大學更應該思考如何擔負起促進理解與對話的角色。

本文評論原題為〈民主不是多數的暴政:評7月18日香港大學校長論壇〉,原載於HKG報的評論,由近日來台參訪的港大教育學院王丹副教授提供參考,特此感謝。標題與副標題為編輯所改,本文編按試圖在有限的範圍內,嘗試提供一個比較複雜的脈絡,以特別供台灣的讀者能適切理解這篇評論的意義,希望避免產生斷章取義的解讀,如編按超出了原文與作者意涵的部份,則為編輯的責任。

 

港大校長張翔。來源:香港01

 

Read more

【活動宣傳】『今日香港 今日台灣』系列論壇

【活動宣傳】『今日香港 今日台灣』系列論壇

自2011年佔領中環,其後2014年雨傘革命、至2019年反送中運動、七一立法會示威等,香港近年來掀起波波運動狂潮。

如何思考香港、台灣與中國的種種歷史文化與社會經濟等問題,作為我們立足在地,思動國際的出發點。

 

報名連結:https://forms.gle/wZKSDDGEiX13Bjph6

主辦:愛思左人文學會

地點:

高雄市苓雅區建軍路2號 (捷運衛武營站5號出口)

建軍跨域藝術村2樓 愛思左人文基地

時間:

|7月24日(週三)19:00~21:00

石之瑜(台大政治系教授)

《維多利亞茶壺裡的兩種黴?─ 香港包不住的多層次後華性》


|7月26日(週五)19:00~21:00

蔡建仁(愛思左人文學會顧問)

《「恐懼中國?」── 反思台灣民主化30年》


|7月27日(週六)17:00~19:00

張翠容(香港戰地記者)

《行過烽火大地之後,回看香港》


|7月28日(週日)17:00~21:00

嚴海蓉(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教授)

《糧食安全與食物主權──從香港跨向世界》


|8月10日(週六)17:00~21:00

黃志翔(資深編導)

林深靖(《新國際》召集人)

《香港:一國兩制或一個城市兩個世界?── 殖民與後殖民的另類思考》


|8月11日(週日)17:00~21:00

吳永毅(台南藝術大學總務長)

鍾秀梅(成功大學台文系教授)

鄭亘良(香港嶺南大學博士)

《我在香港讀書的經驗 ── 實踐與理論的交錯發展》

 


嚴海蓉:以農民為主體,以集體為龍頭,大壩村就重煥生機

嚴海蓉:以農民為主體,以集體為龍頭,大壩村就重煥生機

◎嚴海蓉

【編按】嚴海蓉為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教授,目前帶著「人民食物主權」的夥伴,就食物主權、友善農業等議題來台參訪,有興趣的朋友可前往論壇進行交流(參見本文最後)。本文為嚴教授觀察與分析貴州大壩村的合作化、集體化的經驗,有別於為人熟知的劉莊、南街村這些集體村莊的故事,本文指出,大壩村的特別之處在於是近年新生的實踐,而且並非依賴政府的扶持,其經驗對於如何在目前政治經濟社會條件下進行集體經濟實踐與農業、鄉村的振興,具有借鑑的意義。本文原載《經濟導刊》2018年第3期,轉載自察網,標題與小標為編輯所加。

 

嚴海蓉:短短幾年,依靠集體經濟,大壩村就重煥生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