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世瑀︱台灣、「種族滅絕軸心」與納粹大屠殺失憶

    【譯按】蔡英文致詞採用官方網站的譯文。至於文中所提列寧著作,係參考中國人民出版社的《列寧選集》。本文譯自:Taiwan, the “Axis of Genocide” and Holocaust amnesia,作者為英國雪菲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由孫訥翻譯。

    「2024年4月17日,中華民國(以下簡稱台灣)總統蔡英文在台北舉行的國際納粹大屠殺紀念日活動時應邀致詞。

    已於5月20日卸任的蔡英文,在紀念日時表示:「我們每年在此齊聚,緬懷納粹大屠殺的罹難者,及所有因為這場悲劇而遭受難以想像痛苦的人們。」她誓言要「對抗歧視和偏見」,並接著強調:「在追求正義與真相的過程中,我們可向以色列和德國學習:以色列致力保存納粹大屠殺受害者的歷史紀錄,及學習德國勇於面對歷史。」

    她並說道:「世界必須持續對抗反猶太主義及專制政權侵略,我們也看到烏克蘭遭受侵略、以色列受到哈瑪斯和恐怖主義攻擊,造成可怕的影響。這就是為何我們強調國際社群合作的重要性,以保護我們努力爭取的民主、自由、平等和和平。」

    蔡英文的發言既蔑視巴勒斯坦人的死亡和苦難,更為當今德國當權者、錫安主義組織,以及「民主」帝國主義強權(特別是美國和英國)在納粹大屠殺中的共謀開脫。

    要理解蔡英文的致詞為何與納粹大屠殺所帶來的教訓毫無關係,也就是指「永不對任何人犯下這樁罪行」(Never Again for anyone)或警告現今正在進行的種族滅絕,我們有必要重新審視錫安主義與納粹的共謀,並揭露德國所謂「面對歷史」的真相,所謂「面對歷史」實際上是壓抑過去納粹和現在帝國主義的真相。」

  • Michael Hardt & Sandro Mezzadra │ 全球戰爭體系

    【譯者按】本文刊於《新左評論》(New Left Review)2024年5月號(145期)。作者之一的哈特(Michael Hardt)為杜克大學比較文學教授,2000年曾與義大利學者奈格里(Antonio Negri)合寫《帝國》一書。另一位作者梅札朵拉(Sandro Mezzadra)是義大利波隆納大學政治與社會科學系教授,其研究範疇為後殖民理論、難民及國土疆界所產生的暴力等議題,曾被邀請來台灣交通大學及中山大學演講。在〈全球戰爭體系〉這篇文章中,哈特和梅札朵拉提出「全球戰爭體系」(Global War Regime)的概念來理解當前發生的戰爭,由於日常經濟生活和社會領域的軍事化,我們的日常生活跟戰爭變得無法分割。對於逐漸形成的「戰爭體系」,兩位學者提出了一種策略:「當逃兵」(Desertion),原本是軍事術語,指的是軍人逃離其職責、擅離職守,但在這裡的語境是對整個全球戰爭體系不服從、不履行某些義務。

    除此以外,文章中提到的「陣營主義」也有一定的啟發性,很多時候我們對戰爭的理解很容易陷入簡化的邏輯:將政治領域化約為敵我分明、非此即彼的兩個陣營。即使對以色列感到不滿,但作為國際主義者也不應該盲目地支持伊朗或其盟友,而是將巴勒斯坦團結與其他運動連結(例如提倡女性解放的Woman, Life, Freedom)。正如兩位學者提醒,反抗戰爭體系的鬥爭,不僅要阻止當前發生的一系列戰爭,也必須實現更廣泛的社會變革。

    原文出自:A Global War Regime,譯文由孫訥翻譯,盧倩儀校對。

  • 盧倩儀:存活民主——新自由主義下的氣候減緩

    【編按】2024年4月30日,成功大學「通識領袖論壇」課堂邀請到盧倩儀老師來成大格致廳演講。盧老師是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研究員,也是2023台灣反戰聲明工作小組發起人之一。她的研究興趣廣泛,包括了氣候變遷、 新自由主義、歐洲區域整合、歐債危機、動物權等不同議題。而成大學生在平常課堂和生活中,比較少機會接觸到這些內容。這次盧老師跟我們分享的題目是有關「氣候減緩」的議題,當我們的生活中常常聽到有關「淨零」、「減碳」、「永續」等不同的字眼時,是否能換一個角度來思考?本文為演講側記,由孫訥整理撰寫,並經盧倩儀老師審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