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賓 | 跨國資本是世界盃最終的贏家

【編按】世界盃落幕了,梅西最終得到了冠軍。然而在運動員般激勵人心的神話背後,這次卡達的世界盃,或類似的世界性比賽的舉辦,也隱含了許多的代價、犧牲,以及剝削,除了媒體上曾報導的性/別爭議,其實也包括了仍延續了第一世界對第三世界的勞動剝削。本文是澎湃思想週報整理了《雅各賓》(Jacobin)兩篇文章,包括了作者Majeed Malhas巴勒斯坦裔的加拿大專欄作家,以〈跨國資本是世界盃最終的贏家〉剖析了圍繞世界杯的各種評論,特別指出了當西方評論以一種「文明衝突」的全球政治想像在批評這次世界盃時,也別忘了類似的體育活動背後,實際上仍是跨國資本如何導致了當中的剝削與災難,以及思考第三世界團結的可能。而另一個作者Paul Fogarty來自愛爾蘭,也指出了跨國公司主導了世界盃,模糊不清的口號作為現代足球的通用語言,掩蓋了經營足球並從中獲利的那些道德上有問題的人。
本文整理轉載自澎湃思想週報: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1303519
原文連結:
Majeed Malhas:https://jacobin.com/2022/12/world-cup-qatar-transnational-capital-neoliberalism-ultimate-winner
Paul Fogarty:https://jacobin.com/2022/12/european-football-commodification-superrich-gulf-states-world-cup-corruption
照片:Goran Stanzl/PIXSELL

Read more

人民食物主權 │ 魯拉當選,一路向左!拉美前方會是社會主義嗎?

【編按】巴西時間2022年10月30日,巴西迎來了第二輪大選投票,左翼總統魯拉以50.88%的微弱優勢領先右翼前總統博索那羅,多贏得兩百萬張選票。選票結果顯示,更多的富裕地區支持博索納羅,而貧困地區對魯拉的呼聲更高。魯拉在之前的辯論中指責現任總統博索納羅撒謊、腐敗,應對新冠疫情不力,導致超過68萬巴西人死於新冠,還漠視亞馬遜雨林的環境問題和糧食危機。2019年8月,巴西亞馬遜熱帶雨林大火,博索納羅放任火災擴大,罔顧全球環境氣候危機。

此外,巴西長期以來一直位於世界的飢餓地圖之上。直到2003-2010年魯拉擔任總統,通過實施一系列的政策,才解決了巴西的飢餓問題。但2018年博索納羅上任以來,一系列新自由主義農業政策的實施,剝奪了原住民的土地資源,再加上新冠疫情帶來的社會動盪,導致系列情況繼續惡化。由此,世界糧食出口第二大國的巴西,再次重返世界飢餓地圖,3,300萬巴西人民正面臨著嚴重的糧食短缺狀況。這些悲劇背後的政治經濟原因是什麼?在左右之間,巴西經歷了哪些動盪?

人民食物主權網絡邀請了四位巴西進步學者,為我們描繪巴西的政治、社會和歷史圖景。本文是對四位友人討論內容的翻譯和整理。本文轉載自2022-10-31《人民食物主權》,感謝授權轉載。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Read more

周雨霏丨在「臨界狀態」中尋找東亞的主體性

【編按】新型冠狀肺炎病毒在全球範圍內肆虐之始,大多數國家採取限制出行、減少經濟活動的手段,試圖抑制病毒在人群中的傳播,然而長期持續一種「非正常」狀態,也很快讓人們感到筋疲力盡,政策都指向儘快恢復正常。但是,也正是這樣的「非正常」,往往打開了一些重新思考既有社會關係、提出創造性作法的契機,而急於恢復「正常」反而關閉了討論的空間。本文作者以日本及孫歌「臨界狀態」的概念,特別是體現在沖繩復歸日本及朝鮮半島(例如在日朝鮮人)的問題上,來思考這種「非正常」、「臨界狀態」打開的複雜性,並提出了反思東亞主體的可能方向。今年是沖繩返回日本五十年,台灣一些論述常以沖繩-日本關係來類比兩岸,可是社會卻又悼念著遭刺殺的日本右翼安倍,因為其親台的態度。另一方面,針對疫情,台灣已安排開放邊境與鬆綁的管制,朝「正常化」的方向。或許,藉著這篇文章作者閱讀孫歌提出的「臨界狀態」,我們對台灣的疫情作法,以及台灣與日本、東亞和兩岸關係等等的問題,可以有什麼不同的反思與想像。作者周雨霏大阪大學畢業,社會學博士,現為日本帝京大學講師,研究領域為日本社會科學思想史。本文原刊於《讀書》2020年第9期,轉載自「謂無名」公眾號,感謝授權。

Read more

盧荻│論日本經濟的衰落:在全球分化中失落三十年

【編按】日本曾是「崛起」的奇蹟,它於1970年成功躍升為資本主義世界第二大經濟體。1985年,為解決美國財政赤字和對外貿易逆差大幅增長的問題,包括日本在內的五個國家簽訂了《廣場協議》。然而,這個協定對日本造成的後果是經濟收縮,再加上日本政府錯誤的貨幣政策,導致了泡沫經濟的產生。在泡沫經濟破滅後,日本經濟進入了「失落的三十年」。現在的中國經濟與三十年前的日本經濟存在著很多的相似之處,而中國面臨的似乎是遠比日本更嚴峻的挑戰。本文原載於《明報》2022年9月9日,完整版刊登於保馬,感謝盧荻老師授權轉載。

Read more

伊凡.提莫費耶夫│美國如何成為主導國際秩序的「軟帝國」

「在20世紀,美國確實能夠塑造一個很特殊的國際社會環境,也稱得上是『軟帝國』(soft empire)。這『軟帝國』的核心,包含了某種武力脅迫的性質,是建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果上的。在戰爭中,美國(及其同盟)打敗且佔領了敵對的主要國家,像意大利、德國和日本。後來的事實證明,這讓美國變得愈發強勢,在經濟、技術和金融上成為霸權的存在。美國成為了戰後日本和西歐重建的最大協力者,也讓後者能在日後成為世界主要的經濟體。……經濟制裁,可以被視為現今「軟帝國」至關重要的權力技術。美國是應用這項技術的佼佼者,……在今天以美元結算的全球化環境裡,美國金融部門能監控世界各地的交易,並限制那些與華府政治利益衝突的地方。……正如伊朗、委內瑞拉與俄羅斯經驗所示,對出口過一系列的經濟封鎖及制裁,可造成嚴重的損失。」

作者伊凡.提莫費耶夫Ivan Timofeev為俄羅斯外交政策專家,智庫「瓦爾代俱樂部」專案(Valdai Club Programme)主任,原標題「北京和莫斯科可帶頭對抗西方對世界的支配」(Beijing and Moscow can lead resistance against West dictating to rest of world)。本文由林月謙翻譯。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Louis Dalrymple (1866-1905), artist, Puck magazine, publisher Keppler & Schwarzmann, original copyright holder)

Read more

kuo│洪部長之死──首爾暴雨下的勞動者

2022年8月8日,因首爾暴雨引發淹水,1戶在冠岳區住在半地下房的人家(3名),因而溺斃死亡,家中唯一的生還者,是因病在醫院治療的母親。其中1名罹難者,經民主勞總服務業聯盟證實,是其轄下BlueBell Korea工會的總務部長、免稅店勞動者──洪部長。

洪部長之死,凸顯出在氣候變化,以及疫情持續的現況下,災害以及負擔仍是轉嫁給勞動者。從勞動環境到居住形式,一場暴雨揭露了嚴重不完備的社會福利制度,以及嚴重不平等的勞動者處境。

(本文感謝KUO整理提供相關報導)

Read more

Alain BROSSAt │ 「島嶼狂熱」的美麗

【編按】這是法國學者Alain Brossat於成功大學擔任玉山學者的演講主題之一,這篇文章以「島嶼」為「概念」,「島嶼」在一種既孤立又連結大陸及海洋的特性下,一方面處在自身之內的泡泡幻影,卻同時又是世界串聯的節點,這形成了「島嶼」因為海洋來延伸的主權狀態以及封閉的群體性,構成了當中的矛盾及問題。本文感謝Alain Brossat授權。圖取自維基百科「台灣」條目。

Read more

格雷厄姆.默多克|新冠疫情,數位媒體與平台資本主義

【編按】從疫情記者會線上直播到健保卡註記和疫苗施打,藉由實聯制和社交距離等APP的運用來掌握足跡,以及停課時的線上課程和民眾利用購物及外送平台解決日常民生所需,數位媒體及平台在台灣疫情下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但當中也延伸出各種問題,包括由資本主義下演算法下帶來的訊息偏誤(或所謂風向)、假訊息、侵犯隱私的問題、能使用數位平台的能力的不公,又或者像是近日上海疫情,整個線上平台因為物流系統受到疫情影響而無法發揮作用。自從世界被數位媒體高度組織化以來,新冠肺炎疫情是人們遭遇的首例全球大流行病。疫情既凸顯了整個社會對網絡聯結日益增長的依賴,同時也由此加劇了社會中的不平等與矛盾緊張,以及經濟、社會和文化領域中持續不斷的對抗。 格雷厄姆.默多克(Graham Murdock)這篇文章提醒,數位網絡從來都不是簡單的中立性傳播渠道,社交媒體平台的經濟屬性,決定了它們會更青睞那些可能持續吸引註意力的消息,以及平台資本主義如何運作。 他最後也期待,是否也能夠藉著目前的實踐,從中「推動建設新的、持久的電子絲綢之路(electronic Silk Roads),並跨越不同國家和社會之間的邊界,傳播知識、專業技能、創新理念和實踐經驗,在承認共同挑戰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促進新的團結」。本文作者為英國拉夫堡大學傳媒研究中心教授,研究傳播學與文化研究,尤其在傳播政治經濟學方面造詣頗深。本文轉載自保馬,原文題目為〈對抗的聯結:大流行病與平台資本主義〉,載於《開放時代雜誌》2022年第1期。

本文譯者|張艾晨、杜怡蒙

Read more

莊沐楊 │ 俄烏衝突,加速全球糧食危機!

【編按】過去兩年的新冠疫情,加上普遍的民粹主義政治浪潮,雖然讓整個全球化進程似乎在一定程度上被按下了暫停鍵,但業已根深蒂固的某種世界體係並未就此土崩瓦解,反而是讓疫情大流行的負面影響持續波及多國。俄烏之間尚未完結的戰爭也把負面效應帶向全球多地——無論是早在新冠大流行之前就已經隱憂漸顯,還是在疫情之下被進一步催生出來,由於參戰雙方都是小麥出口大國,一場全球糧食危機似乎已經近在眼前。本文轉載自《人文食物主權》,全文原載於「澎湃思想市場」公眾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