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哲學思潮

【紀念五四百年】五四前後的無政府主義、個人主義和社會主義

【紀念五四百年】五四前後的無政府主義、個人主義和社會主義
◎楊念群

 

【編按】對於「思想」爭論與基層實踐的關係,傳統的五四研究相當少見,但本文作者則更專注於五四運動與新型知識群體的聯繫,細緻梳理了五四前後湧入的各種「主義」思潮,特別是無政府主義、個人主義、團體主義與社會主義。他認為,新型知識群體對這些主義的接受帶有不同程度的誤讀,這些主義的命運一方面與國內外形勢有關,另一方面則是中國文化內部的固有理解所致。同時,作者關注了毛澤東早年如何在這些思潮的影響下開始其實踐,而又是如何立足實踐,選擇了建立嚴密組織和嚴格紀律的現代革命政黨之路。作者楊念群為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副所長、教授,本文出自《五四的另一面》一書,轉載自2019-05-04保馬

當年的五四運動。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

圖片來源:NOCTRL

 

Read more

【紀念五四百年】反對「五四」研究的「紀念史學」套路

【紀念五四百年】反對「五四」研究的「紀念史學」套路
◎楊念群

 

【編按】今年是五四一百年,五四所標誌的時間,象徵著歷經了「三千年未有之變局」後新的政治、社會、文化的啟蒙與現代想像,也是中國革命的重要影響之一。紀念一百年,多從知識菁英的思想史切入,本文為《五四的另一面:「社會」觀念的形成與新型組織的誕生》的自序,不滿意把五四拘囿在思想史討論的圈子內,主張把「五四」看作一場具有多維試驗角度的社會文化運動,試圖耙梳五四的複雜面相與其歷史遺產,尤其是五四時期「社會」觀念產生的含義以及各類社會改造組織紛紛湧現的緣由。作者楊念群為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副所長、教授,內文標題為編輯所加,本文轉載自2019-05-04保馬

 

Read more

專訪伊娃‧易洛思:情感為何淪為商品?

專訪伊娃‧易洛思:情感為何淪為商品?
◎伊娃‧易洛思
杜甦 編譯

 

【編按】曾出版過《資本主義的情懷》與《快樂至上》的社會學家伊娃易洛思,在今年2月初出版新書《情感商品》,整本書圍繞資本主義如何利用、加工並生產我們的情感這一核心線索而展開。她認為資本主義除了靠「理性」計算,也嘗試利用情感創造消費,調動使用者的慾望和情感。而「情感商品化」帶來的風險,意味著在這個情感充斥的時代,情感體驗將成為自我判斷其現實存在的唯一標準,因而被框死在情緒正義中。其論點值得我們思考在晚期現代中,尤其當資本主義經濟與政治的矛盾衝突加深,以及社群媒體與資訊流通的快速發展下所出現的各種以自我情感感受為唯一標準的自命正義。本文轉載自保馬,原文為法國《新觀察家》雜誌對易洛思進行的專訪,中文譯文原刊於「澎湃思想市場」。

「Les Marchandises émotionnelles」的圖片搜尋結果

來源:BibliObs

Read more

齊澤克:游牧的//無產階級(NOMADIC // PROLETARIANS)

齊澤克:游牧的//無產階級(NOMADIC // PROLETARIANS)
◎斯拉沃熱‧齊澤克
王立秋 譯

 

【編按】川普重新啟動美墨邊境的築牆計畫,西方難民潮爆發引出了「游牧的無產階級」的概念。他們是現代社會的「他者」:他們的前現代的實質性的生命形式已經被摧毀了,毀於全球資本主義的影響,但他們又沒有融入全球秩序,這樣,他們遊蕩在一個居間的冥界。這一階級不同於真正的無產階級,他們是「連無都不如」的人。在他們身上,馬克思看不到任何解放的潛能,因而被馬克思稱為「流氓無產階級」;而十月革命勝利後的布爾什維克黨人們稱他們為「鄰人」,想幫助並吸納他們,結局以失敗告終。

究竟該如何幫助與吸納他們?是面臨難民與移民問題的西方社會急需解決的問題。齊澤克在本文中反思了普拉東諾夫的教訓,就如何吸納他們,引入了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批判,提出了隨著對勞動力本身的生產變成一個資本投資的領域,資本之下的吸納也就變成了總體。作為一種資本投資的勞動力本身的自我指涉的元素打開了一個缺口,這個缺口給整個領域引入了不平衡。也許,這個缺口也可以是希望的一個來源,也許,它也開啟了激進變革的可能性。在這裡,資本的邏輯受到了威脅,而威脅不是來自某種外部的不被整合的「其他」,而是來自在吸納變得總體的時候爆發的,資本的邏輯自身內部的矛盾。

本文轉載自保馬,原載於海螺社區公眾號,感謝王立秋老師的翻譯!

 

美國移民出新規:據英國廣播公司(BBC)2019年1月9日報導,美國政府決定撤銷20萬薩爾瓦多人在美國的居住許可。如果在2019年9月9日前找不到合法的居留途徑,他們將被驅逐出境。

Read more

EP湯普森:不滿的左翼與「活生生的歷史」

EP湯普森:不滿的左翼與「活生生的歷史」
◎程祥鈺

 

【編按】本文為《理論的危機:EP湯普森、新左派和戰後英國政治》一書介紹。該書是英國左翼思想家EP湯普森的思想評傳,從湯普森的個人歷史、政治形勢以及和同時代思想家的分歧,展示了一個強調積極「介入」現實政治、批評教條主義思想的西方左翼思想家形象。從湯普森貢獻的思想資源、以及以他為圓點的「活生生的歷史」,我們得以思考理論的限度和介入現實政治的可能性。本文轉載自2019/01/17保馬

 

《理論的危機:EP湯普森、新左派和戰後英國政治》,斯科特‧漢密爾頓著,程祥鈺譯

 

Read more

「流氓無產階級」的反動

「流氓無產階級」的反動
◎梁寶龍

 

【編按】自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諸多政治名詞如「生命共同體」、「新台灣人」,到近年來的「台灣共識」,又或者至「全民」、「人民」等,皆試圖以全稱的名詞來建構與召喚集體的認同。然而,這些政治的修辭能指究竟所指為何?全稱式的名稱總是會畫出政治的敵我界線,以特定人作為理想的主體,並區分出不合格與需要被排除在共同體之外的人。本文原標題為〈試解釋流氓無產階級一詞〉,原係批判香港對於工人階級等名詞的教條使用、誤用或挪用的問題,進而希望能夠透過整理相關文獻釐清這些名詞的內涵,並指出了「無產階級」與「流氓無產階級」的分別,以及「流氓無產階級」對於階級革命的阻礙。對照於今日台灣政治,其意義同時也是提醒了訴諸人民意志下的可能反動。作者梁寶龍致力於工人歷史研究,感謝作者供稿若有興趣與作者進一步研討交流,請發電郵至:leungpolung@gmail.com

 

試解釋流氓無產階級一詞 

Read more

關於知識階級

關於知識階級
◎魯迅

 

【編按】今日是2019年的第一天,2019年也是五四運動一百年,一百年前的知識份子與青年們掀起新文化運動,深刻地影響了中國,而魯迅先生是當中的代表性人物之一。魯迅先生曾於1927年於上海勞動大學演講他對於「知識階級」的思考,批評特權的知識階級,並提出「真的知識階級」應站在平民的一邊,作永遠的批判者,以及將思想運動轉為實際的社會運動。回顧2018年一整年,或許魯迅先生的提醒仍是新一年的參考。該文最初發表於1927年11月上海勞動大學《勞大周刊》第5期,是魯迅在該校講演的記錄稿。由黃河清記錄,發表前經過魯迅校閱。

 

「魯迅」的圖片搜尋結果

Read more

專訪霍斯柴爾德:家務工作不是情緒勞動

專訪霍斯柴爾德:家務工作不是情緒勞動
訪談人:Julie Beck(《大西洋》月刊資深編輯)
報導人:Arlie Hochschild(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社會學系教授)
Zackary 譯

 

【編按】「情緒勞動」(emotional labor)該詞最先由社會學家霍斯柴爾德(Arlie Hochschild)在她1983年的專書《情緒管理的探索》(The Managed Heart)所創造,用來形容某些專業要求員工從事控制個人情緒的工作,像是空服員需要維持微笑有禮的服務。然而該詞逐漸脫離最早的用法,模糊地泛指任何牽涉到情緒的工作,包括像是請人打掃或決定聖誕禮物的煩惱,但是在此訪談中,霍斯柴爾德再次強調「情緒勞動」牽涉了工作中需要管理情緒與情緒需要受到監控的勞動,她尤其強調「情緒勞動」的社會─階級觀點的重要(特別體現在她對「家務勞動」的思考),而請人打掃或決定聖誕禮物的煩惱僅只是「勞動」,對於情緒是缺乏社會─階級的觀點。原文請點此本譯文感謝譯者授權轉載。

專訪霍斯柴爾德:家務工作不是情緒勞動

 

Read more

【紀念阿爾都塞誕辰100週年】批評與自我批評

【紀念阿爾都塞誕辰100週年】
批評與自我批評
◎路易‧阿爾都塞
吳子楓譯

 

【編按】毛澤東曾說:「批評和自我批評是一種方法,是解決人民內部矛盾的方法,而且是唯一的方法。」批評與自我批評特別是共產黨促進組織發展與進步的工作方法,而依據什麼原則作為批評的基礎呢?阿爾都塞在本文中指出批評並非依據主觀唯心的盲目評斷,而必須依據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作為客觀的標準並修改錯誤。同時,他從文章修正所記錄下的歷史為例,說明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陷入困境的背景是「個人崇拜」時期造成的各種後果,進而批評馬克思主義者落入唯心的人道馬克思主義的問題。本文轉載自保馬2018-10-18

Read more

【紀念阿爾都塞誕辰100週年】 關於《列寧和哲學》與《如何閱讀〈資本論〉》

【紀念阿爾都塞誕辰100週年】
關於《列寧和哲學》與《如何閱讀〈資本論〉》
◎路易‧阿爾都塞
吳子楓譯

 

【編按】今年是阿爾都塞誕辰100週年,《新國際》特別推送索爾卡茨《理論與政治:路易阿爾都塞》(Saül Karsz, Théorie et politique : Louis Althusser, Fayard 1974)附錄「阿爾都塞四篇未刊稿」第三篇(第324-326頁),是阿爾都塞為英文版《列寧和哲學及其他》(Lenin and Philosophy and Other Essays,Monthly Review,1971)寫的「序言」。近年因為紀念馬克思,坊間也陸續出版了關於理解馬克思與《資本論》的書。然而《資本論》的核心哲學基礎是什麼呢?與這篇短文中,阿爾都塞不僅指出了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論與唯物辯證法的重要性,也重申了《資本論》所包含的階級條件。阿爾都塞藉此強調階級鬥爭的重要性,以及馬克思主義的立場應從無產階級的立場出發批判形形色色的資產階級意識形態。本文原載於《紮根》第二輯(吉林出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5月版),轉載自保馬2018-10-18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