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哲學思潮

【紀念阿爾都塞誕辰100週年】批評與自我批評

【紀念阿爾都塞誕辰100週年】
批評與自我批評
◎路易‧阿爾都塞
吳子楓譯

 

【編按】毛澤東曾說:「批評和自我批評是一種方法,是解決人民內部矛盾的方法,而且是唯一的方法。」批評與自我批評特別是共產黨促進組織發展與進步的工作方法,而依據什麼原則作為批評的基礎呢?阿爾都塞在本文中指出批評並非依據主觀唯心的盲目評斷,而必須依據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作為客觀的標準並修改錯誤。同時,他從文章修正所記錄下的歷史為例,說明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陷入困境的背景是「個人崇拜」時期造成的各種後果,進而批評馬克思主義者落入唯心的人道馬克思主義的問題。本文轉載自保馬2018-10-18

Read more

【紀念阿爾都塞誕辰100週年】 關於《列寧和哲學》與《如何閱讀〈資本論〉》

【紀念阿爾都塞誕辰100週年】
關於《列寧和哲學》與《如何閱讀〈資本論〉》
◎路易‧阿爾都塞
吳子楓譯

 

【編按】今年是阿爾都塞誕辰100週年,《新國際》特別推送索爾卡茨《理論與政治:路易阿爾都塞》(Saül Karsz, Théorie et politique : Louis Althusser, Fayard 1974)附錄「阿爾都塞四篇未刊稿」第三篇(第324-326頁),是阿爾都塞為英文版《列寧和哲學及其他》(Lenin and Philosophy and Other Essays,Monthly Review,1971)寫的「序言」。近年因為紀念馬克思,坊間也陸續出版了關於理解馬克思與《資本論》的書。然而《資本論》的核心哲學基礎是什麼呢?與這篇短文中,阿爾都塞不僅指出了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論與唯物辯證法的重要性,也重申了《資本論》所包含的階級條件。阿爾都塞藉此強調階級鬥爭的重要性,以及馬克思主義的立場應從無產階級的立場出發批判形形色色的資產階級意識形態。本文原載於《紮根》第二輯(吉林出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5月版),轉載自保馬2018-10-18

 

Read more

【紀念阿爾都塞誕辰100週年】我是怎樣走向馬克思的

【紀念阿爾都塞誕辰100週年】
我是怎樣走向馬克思的
◎路易‧阿爾都塞
蔡鴻濱譯、陳越校

 

【編按】今年是阿爾都塞100週年,《新國際》特別推送阿爾都塞自傳《來日方長》的第18章〈我是怎樣走向馬克思的〉。在這一章中,阿爾都塞回顧了自己走向馬克思的心理條件和理論條件,我們可以看到阿爾都塞不是宗派主義者,也不是教條主義者,他的原則是「不自欺欺人」,同時將自己的思考根植於具體的政治形勢和思想形勢之中,是「在身體中思考」。本文出自《來日方長:阿爾都塞自傳》中譯本,由蔡鴻濱譯,陳越校,上海世紀出版集團世紀文景文化傳播有限公司2013年出版。本文轉載自保馬2018-10-18

 

青年阿爾都塞

Read more

什麼是「自治主義馬克思主義」?(下)

什麼是「自治主義馬克思主義」?(下)
◎陳培永

 

【編按】意大利馬克思主義學者安東尼奧奈格里(Antonio Negri / Toni Negri)以及奈格里的學生美國學者米歇爾哈特(Michael Hardt)是當今西方左派世界的學術明星,其代表作《帝國》、《諸眾》、《大同世界》等強調大眾的主體與大眾對於資本主義運作的積極影響,其觀點源於意大利的「自治主義馬克思主義」思想。作者陳培永在本文《什麼是「自治主義馬克思主義」?》疏理了「自治主義馬克思主義」的理論觀點,指出其強調馬克思歷史辯證法的主體向度,堅信勞動相對於資本獨立一極的本體地位,工人階級相對於國家、政黨、工會的自主地位,因而重新確認了革命的主體角色與新的階級主體,進而提出顛覆資本權力的革命策略,這是「自治主義馬克思主義」的特色。然而,本文也提出了該理論觀點過度詮釋馬克思的「政治向度」所帶來的抽象化與過度樂觀的問題。作者陳培永為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研究員、碩士生導師。本文感謝2018-09-04保馬授權轉載,《新國際》分兩部分推送,本次為下半部,探討了「自治主義馬克思主義」對於資本與勞動的解釋與強調「勞動」的觀點,並從此所延伸的革命觀點與以大眾作為主體的論點。上半部請見此

奈格里和哈特 以及他們共同創作的書《大同世界》(Commonwealth)

Read more

什麼是「自治主義馬克思主義」?(上)

什麼是「自治主義馬克思主義」?(上)
◎陳培永

 

【編按】意大利馬克思主義學者安東尼奧奈格里(Antonio Negri / Toni Negri)以及奈格里的學生美國學者米歇爾哈特(Michael Hardt)是當今西方左派世界的學術明星,其代表作《帝國》、《諸眾》、《大同世界》等強調大眾的主體與大眾對於資本主義運作的積極影響,其觀點源於意大利的「自治主義馬克思主義」思想。作者陳培永在本文《什麼是「自治主義馬克思主義」?》疏理了「自治主義馬克思主義」的理論觀點,指出其強調馬克思歷史辯證法的主體向度,堅信勞動相對於資本獨立一極的本體地位,工人階級相對於國家、政黨、工會的自主地位,因而重新確認了革命的主體角色與新的階級主體,進而提出顛覆資本權力的革命策略,這是「自治主義馬克思主義」的特色。然而,本文也提出了該理論觀點過度詮釋馬克思的「政治向度」所帶來的抽象化與過度樂觀的問題。作者陳培永為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研究員、碩士生導師。本文感謝2018-09-04保馬授權轉載,《新國際》分兩部分推送,上半部耙梳了「自治主義馬克思主義」作為「實踐派」與直面工人運動的特色,以及該觀點對於馬克思經濟學的激進政治解讀。

 

Read more

數字資本主義時代的時間政治——評瓦克曼《時間緊迫》

數字資本主義時代的時間政治——評瓦克曼《時間緊迫》
◎王行坤

 

【編按】中秋佳節,《新國際》特別推送一篇關於「休閒」與工作感到「時間緊迫」的文章。科技日新月異,無人駕駛汽車的出現也預告了未來越來越多領域都將由機器取代。然而在資本主義的生產關係下,科技的發展與帶來的效率,並不意味著人類從工作中得到解放並得到更多的空閒與自由的時間。雖然當今社會可能比上兩個世紀有著更多的空閒,但是主觀上人類似乎過得更加地「忙」,客觀上青年貧窮、彈性僱傭下的工作不穩定狀態嚴重,「小確幸」、「厭世」等情感表述以及「全民基本收入」的提出,某個程度上也是回應這樣的勞動處境。透過評論朱迪•瓦克曼(Judy Wajcman)《時間緊迫》一書,本文論述了數位科技時代下「後工作」的工作性質,以及「時間緊迫」意味著什麼。作者王行坤任教於天津工業大學外國語學院,關注「後工作」議題與有關懶漢權、拒絕工作的批判理論,曾翻譯與編譯一套有關「後工作」、「不工作」的期刊專題。本文轉載自2018/09/22《中國圖書評論》2018年第8期/讀家有方,感謝作者授權轉載。

 

Read more

戴錦華:本尼迪克特‧安德森自傳‧序言

戴錦華:本尼迪克特‧安德森自傳‧序言
◎戴錦華

 

【編按】2009年本尼迪克特‧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應日本友人之邀寫作自傳《椰殼碗外的人生》(《ヤシガラ椀の外へ》,英文譯為A Life Beyond Boundaries)在日本出版。簡體中文版由世紀文景 / 上海人民出版社於2018年8月出版,並由戴錦華老師為本書撰寫前言,該序言指出這本自傳《椰殼碗外的人生》呼應了《想像的共同體》對於區域研究的反思,其意義在於藉由重返安德森的生命故事,重回了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現代歷史暴力的折斷與重組過程。透過這本自傳,位在冷戰前沿的我們,也比較能夠深刻理解安德森的思想複雜性與現代民族國家的問題。本文轉載自2018/08/23海螺社區

Read more

左翼的起源——進步的替代方案

左翼的起源——進步的替代方案
◎林深靖

 

【編按】何謂左翼?本文作者從18世紀與19世紀的法國大革命與工業革命歷史,就左翼該詞的緣起、社會主義思想與運動形成進行了疏理,也讓我們從中理解左翼與社會主義的基本內涵。本文原載於《左翼》雜誌第二號1999/12/30。

File:Prise de la Bastille IMG 2250.jpg

巴士底監獄,來源:維基百科。

 

Read more

【紀念馬克思200週年】反叛的幽靈——馬克思、本雅明與1848年法國革命中的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下)

【紀念馬克思200週年】
反叛的幽靈
——馬克思、本雅明與1848年法國革命中的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下)
梁展

 

【編按】本文從馬克思和恩格斯對1848年法國革命中的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批判,回顧了19世紀小資產階級的反抗是一種「為藝術而藝術」與「為反抗而反抗」,抽離了現實的政治內涵,變成一種沒有歷史的革命幻象,反而讓人們放棄了改變。相對地,馬恩的歷史唯物主義的意義,即是揭示了矛盾,替革命帶來了動力。本文轉載自20180622日保馬,原載於《外國文學評論》2017年第3期,將分上下兩篇刊載並略去註釋。上集請點

 

Read more

【紀念馬克思誕辰200週年】反叛的幽靈 ——馬克思、本雅明與1848年法國革命中的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上)

【紀念馬克思誕辰200週年】
反叛的幽靈
——馬克思、本雅明與1848年法國革命中的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上)
梁展

 

【編按】本文從馬克思和恩格斯對1848年法國革命中的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批判,回顧了19世紀小資產階級的反抗是一種「為藝術而藝術」與「為反抗而反抗」,抽離了現實的政治內涵,變成一種沒有歷史的革命幻象,反而讓人們放棄了改變。相對地,馬恩的歷史唯物主義的意義,即是揭示了矛盾,替革命帶來了動力。本文轉載自2018年06月22日保馬,原載於《外國文學評論》2017年第3期,將分上下兩篇刊載並略去註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