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16

這次,美國麻煩大了

這次,美國麻煩大了
李曉鵬

 

160616-1

 

對一切持有美元和美元資產的人來說,不管是房產、股票還是其它別的什麼東西,都到了需要立刻拋售的時候了。也許是最佳時機,也可能是最後的時機。

 

Read more

「兩行之理」與「儒家人文主義」的自主學統

「兩行之理」與「儒家人文主義」的自主學統
 黃光國

 

 

【編按:當代新儒學大家劉述先教授(1934年生於上海)2016年6月6日晨6時左右在睡夢中安祥離世,師友們深感哀痛。家屬謹擇於105年6月20日(星期一)假臺北市立第一殯儀館「景行廳」設奠(臺北市中山區民權東路二段145號),上午八時家祭,八時三十分公祭,懇辭輓聯、輓幛、花圈、奠儀等不另發訃。學界友朋、故舊門生等如擬親赴弔唁,敬請依時前往。公祭結束後,將移靈至臺北市辛亥路第二殯儀館火化,並於下午二時,假木柵富德公墓詠愛園松柏區舉行樹葬儀式。《新國際》今日特刊登黃光國教授文章〈「兩行之理」與「儒家人文主義」的自主學統〉,並藉此表達對劉述先教授的敬重與追念。】

 

160615-1

 

今(2016)年六月六日,收到劉述先教授病逝的噩耗,痛感新儒家又殞落了一位宗師級的鉅擘,一面緬懷我跟劉氏父子兩代之間的學術情誼;一面深感新儒家「三統並建」的鴻圖有待開展,因此想藉這個機會,一方面表達我對新儒家痛失一代宗師的哀思,一方面與新儒家的同道好友共勉。

 

Read more

畢業典禮政治學

畢業典禮政治學
林深靖

 

 

【編按:前總統馬英九原訂6月15日前往香港出席「亞洲出版業協會」舉辦的「2016年度卓越新聞獎」頒獎典禮晚宴並發表演講,全程七個小時,當天往返。然則,如此單純而公開的活動卻遭總統府以莫須有之理由,嚴峻駁回出境申請。蔡英文做為總統府的新主人,心腹如此狹隘,識見如是短淺,實難讓人窺見元首之高度。實質上,從蔡英文參加中山女中畢業典禮的表現,已讓我們預見其格局。】

 

 

台灣各級學校喜歡在畢業典禮邀請名流或傑出校友講述自己的「成功故事」,一方面說是可以激勵畢業生奮發向上,向名流看齊,有為者亦若是。另一方面,也符合學校當局展示或拉攏政商關係的需求。每年一進入六月畢業季節,官場高層疲於奔命者比比皆是。這其中,又以做為國家最高領導人的總統最為搶手。

 

Read more

暴力認同,以及其倫理反思

暴力認同,以及其倫理反思
◎吳哲良  

 

【編按:洪素珠事件爆發,讓我們得以認識到台灣國族認同背後寒冽暴戾的本質。針對此一事件,兩大政黨皆有回應。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在臉書上邀請年輕朋友們思考:「你們想要的未來,是什麼樣的未來呢?各位所理解的歷史,是否就如你們所想的那樣全面與客觀?口中所承繼的仇恨,到底又是由何而來呢?未來,我們想要將臺灣帶向何處?想要打造怎樣的國家?我們的社會,能夠停止內耗,中止撕裂嗎?」蔡英文總統兼民進黨主席則是很意外地分享了洪秀柱的臉書,並強調:「沒有一個人必須為自己的認同道歉……唯有傾聽和分享才能讓國家真正團結。當我們能把『多元平等、尊重包容』認真放在心上,這個國家才有真正和解的那一天。」然則,《新國際》作者吳哲良指出:蔡英文突兀地重申一次勝選感言「沒有一個人必須為他們的認同道歉」,而這句話當時顯然是去回應「周子瑜國旗事件」。此事件引燃了台灣國族的受害認同效應,激化了反國民黨的勢力,最後則是被運用為蔡英文勝選的巨大籌碼。亦即,「不須為自己的認同道歉」所捍衛的不是中華民國,而是那被打壓、難以實現的台灣國族認同。吳哲良指出:一再強調「沒有一個人必須為自己的認同道歉」,根本無助於相互傾聽,無助於包容和解,因為在自我認同的迴圈中並無「他者」的餘地。】

 

 

在官方、學界、民間的共同建構下,台灣認同已經轉型為國族認同。台灣國族認同有其多層次、愛恨交織的矛盾。在政治上,中美強國的戰略伙伴關係致使台灣建國僅能發乎悲情止乎理念,使勁拆「中華民國」政治事業體的招牌當柴,添旺國族難以實現的妒火。在文化上,拿在地脈絡中的「異」遮蔽歷時跨域裡的「通」,藉以當作「台灣人」特有獨享的本質基底,一面清洗中/華遺傳牽連,一面進行「純種台族」基因改造。在歷史上,要不與政治及文化建構違合,台灣國族得將1895至1945年間的殖民歷史整型:「台灣史」與辛亥革命切割,與中日戰爭切割,與國共內戰切割,肯認日本統治的大東亞共榮戰爭史觀,否認抗戰與光復的歷史語境,視國民政府為殖民外來政權,把因冷戰格局而出頭的第一島鏈地位跳接為台灣本位主義。

 

Read more

給海洋的情書

給海洋的情書── 回應世界海洋日
張卉君

 

 

160608-1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提供

 

 

 

親愛的大海,
 
謝謝妳一直以來,給予生活在妳身邊的人類,如此寬闊與包容的懷抱。這個世界已經有太多的節日,用以標記或宣示某種意義;然而也許只有妳會明白,對於陸地上的黑潮,每一天都是我們的海洋日——日日,我們依偎在妳的身畔,帶領著陌生的人們領略妳的溫柔與暴烈。

 

Read more

「冷戰紙彈」:美國宣傳機構在香港主辦中文書刊研究

「冷戰紙彈」:美國宣傳機構在香港主辦中文書刊研究
翟韜

 

(本文來源:微信公共號《美國史探討》【美國對外公共宣傳與公共外交史專題】)

 

160607-1

 

【編按:美國對外宣傳史隸屬於美國外交關係史的分支,研究對象是美國對外宣傳的政策,策略與背後的意識形態。而不同時期的對華外交政策中,美國政府根據變化的國際形勢和國家利益,不斷地調試宣傳的重點,構建適應時代需求的國家形象。其中,以美國在香港的佈局最值得關注。香港距離中國大陸地理位置最近,可以獲取中國的最新資訊;香港具備大陸以外最豐富的傳媒資源,對大陸以外華人圈擁有巨大影響力,美方可以依託這種資源製作中文漢語宣傳材料;此外,香港還擁有龐大的大陸赴港「流亡者」群體,不僅可以作為宣傳主題來「推廣」,且這一群體還是美方可以利用的傳媒人才資源。何況,自1950年代以來,在香港各國非政府的反共組織雲集,美方可以依託和利用其開展冷戰宣傳並深入民間布局。近兩年來,香港反中仇中意識乍然高漲,回顧華盛頓當局自冷戰期間以來在香港的文化滲透、人員的吸收以及文宣堡壘之建構,或許更可以了解香港社會流變之肇因。】

 

對於冷戰時期美國對外宣傳史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首先是宣傳政策及其實施情況,這方面研究成果最多。其次,關於宣傳主題和內容也有一些論著出現。近年來,對於宣傳目標如何轉化為宣傳主題、宣傳政策如何轉換為宣傳文本的中間環節——尤其是宣傳媒介的研究漸為學界注意,尤其是書刊研究成為研究熱點。而就冷戰時期美國對華宣傳研究而言,大體也是如此。本文將考察美國對華宣傳的主要媒介——文字出版物(書刊)及其文本生產過程,以彌補不足、推進相關研究。

 

Read more

成大校內清潔工訪調:權益概述及相關思考

成大校內清潔工訪調:權益概述及相關思考
訪調/鄭蓉、陳弘煦
撰文/陳弘煦

 

 

【編按:「一所運作順暢的學校背後總是有一群不被注意的人們辛勤地支持著。而在成大校園裡,清潔工就是這樣的一群人。」成功大學鄭蓉、陳弘煦兩位學生針對校內清潔工進行訪調,這是他們在結語中的陳述。【新國際】關注勞動者的處境,也很高興看到學生主動投入田野訪查,揭露校園清潔工不合理的勞動條件,並就學校當局、清潔公司以及清潔工之間冰冷寒磣的雇傭關係展開知識上的思考。本文撰稿者陳弘煦是成大物理所碩士生,我們感謝他的努力與用心。】

 

一所運作順暢的學校背後總是有一群不被注意的人們辛勤地支持著。而在成大校園裡,清潔工就是這樣的一群人。

 

Read more

破解企圖開放瘦肉精美豬的詭辯話術

破解企圖開放瘦肉精美豬的詭辯話術

 

160603-1

 

【編按:蔡英文上台以來,最積極推動的一項工作,就是爭取美國支持台灣加入TPP(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自她大選前訪美,以迄6月1日接見美國聯邦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羅伊斯(Ed Royce)訪問團,蔡英文唯一不變的話題就是要求美方協助台灣進入TPP談判。然則,美方藉機勒索,光是第一張入場券,就強力要求台灣解除瘦肉精美豬進口的禁令, “No pork, no talk”,不談豬肉,其餘免談,似乎已是雙方心知肚明之要件。詎料,就在蔡英文與美方溫存互動的前一天,2016年5月31日,立法院爆發一場盛大的抗爭:以雲林「虎尾厝沙龍」女主人王麗萍為核心的「反TPP公民鬥陣」團體偕同豬農群聚國會示威,在野的國民黨也在議場內高度配合展開議事抗爭,造就了520以來第一場有規模、有組織的群眾抗爭事件。《新國際》今天選刊「公投TPP公民鬥陣」的出征檄文,〈破解企圖開放瘦肉精美豬的詭辯話術〉,揭露圍繞在瘦肉精美豬的相關爭議。】

 

Read more

巴迪歐:三種馬克思

巴迪歐:三種馬克思
九月虺

160601-1

 

【譯者按:最近讀2015年Polity出版社新出的巴迪歐(Alain Badiou)和彼得·英格爾曼(Peter Engelmann)的對話錄《哲學與共產主義觀念》(這本書的首版是德文版,與2012年在Passagen出版社出版),讀到了巴迪歐對馬克思的詳細簡介,我比較感興趣的是,巴迪歐很明確的區分了三個馬克思。第一個馬克思實際上是論費爾巴哈的馬克思,巴迪歐稱之為黑格爾式馬克思,這個馬克思有一種歷史哲學,即歷史唯物主義,他提出了一種關於人類社會發展一般規律的辯證法。第二個馬克思是《資本論》的馬克思,這個馬克思著眼於那個歷史時代下的資本主義社會的詳細剖析,即一種政治經濟學分析,不過巴迪歐的極端看法是,在《資本論》中,辯證法完全是靠邊站的。通過這個問題,我聯想到張異賓老師在《回到馬克思》中提到的廣義歷史唯物主義和狹義歷史唯物主義的區分,第一個馬克思對應於廣義歷史唯物主義,而第二個馬克思對應於狹義的歷史唯物主義。而第三個馬克思,在巴迪歐看來,是最對他胃口的馬克思,一種非哲學,非經濟學,純粹政治上的革命性的馬克思,這個馬克思提供的不是完善的辯證法和結構性分析,而是面對未來的勇氣和革命的意志,將無產階級化身為革命主體的馬克思。這個觀點,在巴迪歐那裡,還算是比較新的,畢竟此前,尤其在《存在與事件》之後,巴迪歐直接論及馬克思及其著作的文本極少,這本新書,為我們呈現了巴迪歐對馬克思看法的冰山一角。

另外值得一說的,巴迪歐談到了中國,在巴迪歐眼中,這是一個帝國主義式的中國,一個擁有掠奪和軍力強權的中國,這個中國,他不感興趣。或許這是中國學者多次邀請巴迪歐,巴迪歐不太願意來中國的原因之一吧!對於巴迪歐對當下中國的看法,雖有偏頗,但值得我們中國的學者細細反思一下,實際上朗西埃也好、阿甘本也好、齊澤克也好、甚至已經去世的拉克勞也好都對當下的中國有著特殊的看法。

由於讀著興起,忍不住將其中的幾個段落翻譯出來,時間所限,我不能提供全文的翻譯,而且一夜完成,很多細節未能細細考究,所以不到之處,還望海涵。】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