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n MacLeod │ 美國介選與政變:委內瑞拉的未來

【譯者按】本文作者為Mint Press記者Alan MacLeod,他是格拉斯哥大學媒體小組成員,曾著有《來自委內瑞拉的壞消息:二十年來的假新聞與不實報導》。在這篇文章中,Alan MacLeod向我們分析接下來7月28日委內瑞拉總統大選會發生些什麼,美國採用什麼樣的方式企圖阻止馬杜洛三度連任,並全力支持反對派候選人龔薩雷茲,以及他背後的馬查多。此外,該文章亦提到這次委內瑞拉大選與以色列有何關聯,假如馬查多及龔薩雷茲勝選,委內瑞拉和以色列將建立更緊密的關係。

本文譯自:Maduro vsUS Election Interference: A Battle for Venezuela’s Future
翻譯:孫訥,校對:盧倩儀

7月28日委內瑞拉將舉行總統大選,美國正傾全力試圖推翻馬杜洛(Nicolas Maduro)的社會主義政府。屆時共有十位候選人參選,其中九位都反馬杜洛,而馬杜洛則帶領13個左翼團體組成聯盟,尋求連任。

然而華盛頓已表明其首選是74歲退休外交官龔薩雷茲(Edmundo Gonzalez Urrutia),並大舉注資贊助政黨、NGO,媒體等反對派勢力。它們共同的目標:推翻馬杜洛,讓委內瑞拉重新回到美國勢力範圍。

美國也持續對委內瑞拉發動經濟戰,實施極嚴苛的制裁,希望讓委國經濟崩潰,藉此激發國內對馬杜洛政府的不滿。這麼做的理由是:委內瑞拉自1998年以來拿出了一套不同於以往的政治和發展模式,成了反帝國主義的領先勢力。他們不僅反對美國的所作所為,同時也成為以色列最尖銳的批評者。馬杜洛最近就指責以色列發動了自二戰以來最嚴重的種族滅絕行為。

干涉委內瑞拉內政

美國扶植海外組織的主要載體是「國家民主基金會」(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下簡稱為NED)。自1998年查維斯(Hugo Chavez)當選總統以來,美國為了在委內瑞拉「推廣民主」花費了幾千萬、甚至可能幾億美元

NED最新發布的國家報告中提到,他們在委內瑞拉花了超過10萬美元資助一個名為「糧食安全與民主轉型」(Food Security and the Transition to Democracy)的計劃,內容包括「培養由倡議者、知識份子和一般公民組成的網絡」,要帶領委內瑞拉走向「民主轉型」。由於美國是世界上極少數不承認委內瑞拉政府合法性的國家之一,這樣的計劃內容很明顯涉及政權更迭意圖。

報告中另一筆超過18萬美元的撥款,是用在「加強青年的領導、組織及網絡連結能力,讓他們參與推動復興委內瑞拉民主的任務;以及透過提高青年領袖形象及聲量來促進國際團結。」講白了,就是培養新一代親美政治領袖,來挑戰甚至推翻自己國家政府。

委內瑞拉當地大部分的媒體也是由華盛頓資助,NED報告詳細列出了許多項目,內容是推廣親美反政府訊息的運作。從「向公民和行動人士散播獨立訊息」、到「加強獨立媒體並克服政府審查」、到「擴大獨立新聞報導」,華盛頓的資金在過去二十多年裡一直被用在壯大反對勢力。然而NED拒絕透露任何一個它資助的委內瑞拉團體名稱。

在美國中情局(CIA)發生了一系列嚴重損害形象的醜聞後,NED於1983年成立。NED清楚被定位為CIA外圍組織,幫忙處理CIA業務中最具爭議性的工作,包括推翻外國政府。NED主席卡爾·格甚曼(Carl Gershman)解釋:「要是世界各地推動民主的團體被說是『受CIA資助』的,那聽起來有點可怕。」NED聯合創始人艾倫·韋恩斯坦(Allen Weinstein)補充:「我們今天所做的很多事在25年前都是由CIA秘密完成的。」近年來,NED的計畫也包括向香港抗議運動領導人提供資金、在古巴煽動全國反政府抗議示威、以及試圖推翻白俄羅斯的盧卡申科政府。

雖然這次有九位反對派政治人物參選總統,但主要的右翼聯盟和美國政府欽定的人是龔薩雷茲。在很多層面上,這個選擇出乎意料;身為很久前就退休的外交官,龔薩雷茲在提名參選前幾乎沒有任何知名度。他最後一份工作是駐阿根廷大使,2002年他被迫辭職,因為公開支持了美國撐腰的極右翼政變,想把馬杜洛的前一任總統查維茲(Hugo Chavez)拉下台。

除了華盛頓以外,龔薩雷茲還得到西方財團媒體的全力支持。比如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形容他是個廣受歡迎、「寡言且喜歡賞鳥的祖父」,說他「沉靜又有風度」,說支持者把他當作「在國家經歷十年政治暴力後,能帶領國家走入新時代、像祖父一般的人物。」但他們不談為何龔薩雷茲2002後就再也沒擔任過外交職務,卻暗示要是「專制的」馬杜洛落選會賴著不肯下台。

事實上馬杜洛曾多次表示,不論結果如何,他會尊重選民選擇:「我相信選舉制度,我相信委內瑞拉民主,我也相信人民,相信深刻且真正的民主。我已做好一切準備。」相較之下,龔薩雷茲拒絕做出同樣表態。政府在2007年憲法公投及2015年議會選舉中落敗,都是馬上承認選舉結果。反而是反對派多次拒絕接受選舉結果,而且經常利用這樣的時機發動政變,或在全國各地引發流血暴動。

與馬杜洛同屬委內瑞拉聯合社會黨(PSUV)的副總統卡貝尤(Diosdado Cabello)最近宣稱,自1980年代開始龔薩雷茲一直在幫中情局(CIA)做事,雖然卡貝尤沒提出確鑿的證據。

儘管龔薩雷茲的名字印在選票上,但一般普遍認為他是馬查多(Maria Corina Machado)的代理人。馬查多是一個美國撐腰的政客,因一系列貪腐醜聞並且支持美國干政而被禁止擔任公職。馬查多熱情地在全國各地幫龔薩雷茲宣傳催票,通常帶著他的大幅照片。然而她同時公開宣稱,如果龔薩雷茲當選,掌控大局的人會是她。

《非比尋常的威脅:美帝國、媒體,及在委內瑞拉20年來的政變企圖》作者之一艾默斯伯格(Joe Emersberger)透露:「龔薩雷茲看上去太老而且太虛弱,不像一個真正的候選人。讓人覺得很變態的是,這似乎正是馬查多找他當代理人的原因。她一直為龔薩雷茲助選,毫不掩飾表示若龔薩雷茲當選,她會是真正贏家。」

馬查多出身委內瑞拉最精英、網絡人脈關係最好的家族。她讀過耶魯大學,跟前美國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一樣。小布希曾在2005年招待馬查多參訪白宮橢圓辦公室。馬查多與委內瑞拉其他反對派候選人不一樣,她公開接受NED的資金。她的監察選舉組織「Súmate」多年以來一直受CIA的傀儡組織贊助。維基解密電報揭露,連美國駐卡拉卡斯大使認為,這讓Súmate這個監察選舉組織的誠信大打折扣。

馬查多除了帶領美國出資、試圖透過公投罷免前總統查維茲(任期1998-2013)的行動外,也在2014年帶領過一場「街壘」(Guarimbas,大量設置路障等障礙物的抗議手段)運動,鎖定醫院、學校、大學和地鐵進行暴力街頭抗議。這場運動最後造成43人死亡,其中兩名是被示威者公開斬首。此外,馬查多也跟龔薩雷茲一樣,簽署了一項支持2002年政變的法令。

委內瑞拉東方大學(University of Oriente)經濟史暨政治學埃諾(Steve Ellner)榮譽退休教授說:「馬查多代表的不是右翼,而是極右翼。她主張大規模私有化,也主張國家實行自由放任,並對左翼發動聖戰,就跟阿根廷總統米雷伊(Javier Milei)和其他的極右翼領袖一樣,。」

西方媒體把馬查多描繪成一位受迫害的聖人、或一位「極受歡迎」的「搖滾明星」。然而在委內瑞拉國內,她仍是一位備受爭議的人物。即使是在反對派聯盟中亦是如此。比如蘇里亞州(Zulia)州長、2006年反對派總統候選人羅沙雷斯(Manuel Rosales)曾毫不諱言說出他對馬查多的批評。他說

有些政治領袖根本不相信選舉這條路,反而相信魔法,期望有一天海軍陸戰隊會來拯救委內瑞拉、相信不投票就能推翻政府,或相信透過暴力手段推翻政府,即便這些做法永遠都是失敗收場。

2024年5月31日,馬查多在委內瑞拉瓜蒂雷的一場選舉活動上,為龔薩雷斯造勢。圖片出自美聯社 Ariana Cubillos | AP。

反對派與以色列的關係

馬查多一向支持外國干預委內瑞拉政治,不僅是美國,而是任何支持保守信念的國家。比如她2018年寫了一封信給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要求以色列對委內瑞拉進行軍事干預:

「現在的政權對委內瑞拉人民廣泛而且系統性的攻擊讓大家苦不堪言。他們的作為本質上是犯罪性質,因為涉及毒品走私與恐怖主義。這為其他國家帶來了很真實的威脅,尤其是以色列。這個政權與伊朗及其他極端組織密切合作,這顯然對以色列的存續構成重大威脅。」

她還承諾:「要是委內瑞拉能再現繁榮與民主傳統,必然會與以色列建立緊密關係。」

如果馬杜洛七月下台,以色列將會給予最大的掌聲。公車司機出身、後來搖身一變成為政治人物的馬杜洛,已被證明是最堅定批判以色列的聲音,同時也堅決支持巴勒斯坦。馬杜洛曾表示:「以色列在全世界眾目睽睽下公然在加薩進行屠殺,卻沒人制止嚇阻它。」他說以色列的行為是自希特勒以來,最野蠻殘暴的行徑。馬杜洛也譴責歐盟是種族滅絕的「共犯」。儘管自己國家經濟不好,但馬杜洛依然送了好幾噸的救援物資到加薩,包括食物、石油、飲用水、醫療用品、抽水馬達及床墊。

長期以來,委內瑞拉和以色列關係一直很緊張。2006年,前總統查維茲因為以色列攻擊黎巴嫩而驅逐了以色列駐委內瑞拉大使。三年後,以色列對鄰國發起新一波攻擊,委內瑞拉於是切斷與以色列的所有外交關係,並承認巴勒斯坦為國家。查維茲在一次著名的演講中,譴責以色列為恐怖主義國家實體(Terrorist State Entity),還罵出「該死的以色列!」查維茲和馬杜洛兩人總統任內亦都加強了委內瑞拉和伊朗在經濟、政治與文化的關係。

而以色列也進行了反擊。以色列是率先承認瓜依多(Juan Guaidó)為委內瑞拉合法總統的國家之一。自稱是合法總統的瓜依多事實上是美國扶植支持的政客。總理納坦雅胡在推特上寫道:「以色列加入許多我們在西半球的盟友,歡迎委內瑞拉重返西方民主國家的陣營,對抗暴君和壓迫。相信委內瑞拉人民會期待跟以色列重新建立外交關係。」

此一舉措鼓舞了許多委內瑞拉反對派。其中許多人將以色列視為引路明燈,而且看出了自己政治主張與以色列的許多相似之處。馬查多說:「委內瑞拉的奮鬥就是以色列的奮鬥。」她解釋,兩者都在捍衛「西方價值」,努力反抗那些企圖「散播恐怖、破壞與暴力」的敵人。自去年10月7日以來,馬查多一直堅定支持以色列行動。

但鮮為人知的是,2020年馬查多與以色列聯合黨(納坦雅胡領導的政黨)簽署了一項合作協議。該協議要促成馬查多所屬的政黨「Vente Venezuela」與納坦雅胡在「政治、意識形態、社會問題、戰略、地緣政治與安全議題上」展開緊密合作。

恐怖行動

美國一直比較偏愛反對派裡較激進的極右翼派系,而不怎麼欣賞傾向和解的團體。美國一直到去年才放棄支持瓜依多,而其他國家早就開始疏遠這位所謂的「臨時總統」了。

在此之前,瓜依多一直是個無名之輩。2019年1月,他在沒參選總統的情況下宣稱自己是委內瑞拉的合法統治者,震驚全世界。而美國和以色列則迅速承認他的統治地位。

現在我們已經知道,整個戲碼是在美國策劃的。瓜依多事前跟美國當時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會過面,當面向彭斯保證自己擁有委內瑞拉軍隊一半以上人的支持。結果當美國呼應瓜依多的呼籲,要軍隊站出來叛變、號召人民走上街頭時,得到的回應卻是各界的不可置信或感到好玩有趣。

自2007年以來,瓜依多一直受NED栽培,他在2019年一年就嘗試了三次政變,一次比一次更沒有說服力。儘管屢屢失敗,翌年美國更絕望地試了另一個行動:由前陸軍特種部隊「綠扁帽」(Green Berets)成員帶領,對委內瑞拉發動兩棲突擊。計劃藍本是由前特種部隊成員帶領約300位挺瓜依多的部隊,持槍開火殺進委內瑞拉總統府。這時委內瑞拉軍隊就要選擇投降或兵變,這時政府就會垮台,瓜依多會宣告成為獨裁者。

然而當這計劃遇到第一絲抵抗跡象時就瓦解了。執行這美國任務的領袖居然被一個僅配備骨董左輪手槍和漁刀的當地漁民團體制服。委內瑞拉海軍則攔截了其他成員。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Mark Esper)後來透露,川普政府密切參與策劃這次行動,許多人稱這次行動為川普的「豬仔灣事件」(Bay of Piglets,1961年美國對古巴發動的失敗行動)。現在,瓜依多定居邁阿密。

艾斯培在他的回憶錄《一觸即發:一位非常時期美國國防部長的回憶錄》中聲稱,川普對一場像伊拉克那樣的入侵很「著迷」,所以希望能在委內瑞拉如法炮製。這位美國第45任總統問瓜依多:「要是美國軍隊進去,把馬杜洛趕下台會怎樣?」艾斯培的描述與川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的描述一致,波頓稱川普曾告訴他,若能拿下委內瑞拉會是件「很酷的事」,因為它「實質上是美國的一部分」。

然而艾斯培卻認為入侵委內瑞拉反而會害到美國,因此建議組織一支傭兵部隊,就像1980年代美國在尼加拉瓜所做的那樣,並由傭兵部隊對委內瑞拉發動叛亂戰爭。其他人則主張對委內瑞拉的民用基礎設施發動一波接一波的恐怖攻擊——這倒是讓好幾起可疑的爆炸火災停電事件得到了新的解釋。馬杜洛一直以來都認為那些事件是美國所策劃。

就在川普/艾斯培會議的幾週後,一名前CIA特工在委內瑞拉最大的煉油廠外被捕。當時從他身上搜出的物件包括一把衝鋒槍、榴彈發射器、四枚C4炸藥、一台衛星電話和一疊美元。當局聲稱他們及時阻止了又一場美國策動的恐怖襲擊。當這名美國特工在委內瑞拉法院以恐攻罪名受審時,所有的商業媒體都對這個新聞興趣缺缺,證實了許多人心中原本的懷疑。

此外,馬杜洛還在2018年遭遇了暗殺(未遂),當時載有炸藥的無人機在一場公開活動中襲擊總統。馬杜洛後來直接指控是波頓策劃了這次襲擊。

儘管許多美國人認為這種指控荒誕不已,但華盛頓還是忍不住在兩年後對馬杜洛人頭發出鉅額現金懸賞。美國國務院和緝毒局(DEA)掏出1,500萬美元,徵求任何可以將馬杜洛逮捕或定罪的資訊,他們聲稱馬杜洛把委內瑞拉變成了一個「毒品國家」。然而DEA有關拉丁美洲毒品走私的報告卻幾乎沒提到委內瑞拉有毒品問題。同時,美國海岸巡防隊(USCG)研究顯示,絕大多數進入美國的非法拉丁美洲毒品主要是來自哥倫比亞或厄瓜多。

即便如此,DEA多年來仍舊不斷派遣臥底特工進入委內瑞拉,想方設法要創造建立能拖垮馬杜洛的司法案件——美國官員自己從一開始就承認這樣的計劃是明目張膽地違法。

政變、政變、不停的政變

美國推翻委內瑞拉政府的嘗試遠在川普執政前就開始了。事實上,幾乎從1998年查維茲當選那一刻起,華盛頓就已經開始計劃趕他下台。透過NED,美國開始資助並訓練一些團體,好讓它們主導2002年4月對查維茲發動的政變。發動政變前幾週,NED讓這些團體的領袖頻繁飛往華盛頓。美國的電報將細節講得及其清楚,以至於狄拉罕(William Delahunt)等幾位國會議員公開向美國政府尋求保證,保證不會以非法手段剷除查維茲。

政變當天,美國駐委內瑞拉大使也出現在首都卡拉卡斯的政變總部,而美國陸軍和海軍部隊也都參與了行動。政變最終宣告失敗,原因是總統府周圍的大規模挺政府示威;這些示威也帶動了忠誠的軍隊站出來奪回總統府。

政變失敗後,NED對參與團體的資助上調四倍以上,美國政府也在卡拉卡斯開設了一個「轉型辦公室」來協助計劃未來行動。

雖然美國政府多次試圖推翻政府,但沒有任何一次比2014年的「街壘」暴動場面更盛大。2013年馬杜洛當選總統後,美國是世上唯一一個不承認他勝選的國家,反而與極右翼派系結盟(包括馬查多所屬派系),煽動人們走上街頭「洩憤」。

隨之而來的混亂與破壞讓全國人民陷入恐懼,並造成約150億美元的損失。據維基解密的電報顯示,許多運動領袖是由美國資助,而且在2012-14年期間援助資金成長了80%。他們計劃「分化」和「滲透」政府支持者基本盤,方法是砸錢設計專案破壞大眾對政府的信心,順便拉抬反對黨聲勢。電報也顯示,華盛頓對於他們花錢請來的人的底細一清二楚。比如他們提到莫雷諾(Nixon Moreno)在2002年政變期間率眾對梅里達州(Mérida)州長動私刑,而且還被指控犯下謀殺與強姦警察對罪。

最終,2014年的「街壘」示威因不受歡迎而逐漸淡出我們視線,但在它消失之前已奪走幾十人的性命。

馬杜洛與拜登。圖片出自Mint Press。

無炸藥的戰爭

既然無法透過選舉,又無法透過策動政變來推翻社會主義政府,美國轉向發動經濟戰來推翻委內瑞拉政府。專門針對委內瑞拉的制裁體制於歐巴馬執政時期快馬加鞭成形,2015年,歐巴馬宣布委內瑞拉進入緊急狀態,理由是:「委內瑞拉局勢對美國國家安全與外交政策都構成不尋常且重大的威脅」。為了合理化單向的強制措施,繼任總統都維持了(對委瑞內拉的)緊急狀態。

這些制裁有效地將委內瑞拉排除在國際貿易和信貸之外。任何機構要是跟委內瑞拉公司做生意,美國都會威脅施加次級制裁(Secondary Sanction)或以長期監禁伺候。美國坦承,制裁的目的是「減少工資,帶來飢荒與絕望,好讓人民起來推翻他們的政府。」

美國確實達到了前面兩項目標。委內瑞拉的石油工業基本上崩潰了,隨之逝去的是購買食物、藥品和其他重要商品的能力。該國收入下跌了99%,食物變得稀缺,通膨非常嚴重。一位到委內瑞拉訪問的(美國)聯合國特別報告員將此情況比喻為中世紀的「圍城」(Siege),並譴責美國犯下反人類罪行,同時他估計已約有10萬人因經濟制裁而喪命。

經濟戰導致委內瑞拉人口前所未有地往外流,特別是那些擁有技術的人。大約700萬名委內瑞拉人(幾乎是制裁前人口的四分之一)已離開了這個國家。

艾默斯伯格(Joe Emersberger)說:「拜登總統前陣子對委內瑞拉再度實施的制裁,比起川普在2017年實施的制裁更為嚴厲。這些都明顯是戰爭行為,美國絕不會容忍這種行為發生在自己身上。」

艾默斯伯格還將委內瑞拉情況與尼加拉瓜相比。美國在尼加拉瓜對反帝國主義的桑定政權實施十幾年的經濟戰以後,尼加拉瓜人最終屈服了。他們投票支持了美國撐腰的查莫洛(Violeta Chamorro):

「很明顯美國的策略是想實現像1990年在尼加拉瓜做過的欺詐性勝選。美國一直犯罪卻不受處罰,這意味著它可以永久地實施這樣的犯罪策略。美國希望的是,疲憊不堪的人民最終停止繼續支持不斷被美國打壓的政府,以求華盛頓鬆綁經濟制裁,讓人民得以喘口氣。」

美國與它的盟友還凍結了委內瑞拉的海外資產,包括在英格蘭銀行裡價值約20億美元的黃金,以及總部在美國的石油公司雪鐵戈(CITGO)。

美國甚至綁架了委內瑞拉外交官沙柏(Alex Saab)。他當時正從伊朗開完會在回國途中。沙柏與伊朗討論的內容是兩國如何能夠透過彼此互助避開制裁,結果卻被逮捕並被美國囚禁了超過三年。西方媒體對他的押解與監禁連一點點關注的興趣都沒有。

雖然多年來走得艱難,但委內瑞拉近年情況似乎有所好轉。雜誌《奧利諾科論叢》(The Orinoco Tribune)編輯暨前外交官艾斯皮諾薩(Jesus Rodriguez-Espinoza)說:「我們一直在穩步向前,而且經濟指標也慢慢好轉。我們即將實現連續12季的GDP成長。在2022年1月擺脫了惡性通膨後,上禮拜我們央行的報告顯示月通膨率僅為1.5%。這數字是20年來最低。」然而他仍警告,經濟還遠未達到2013年制裁開始前的水平。

儘管有美國的經濟制裁措施,政府仍透過提供房屋及食物來維持基礎需求。自2013年以來,在這個人口只有2800萬的國家,政府已興建了500萬公共住宅;而委內瑞拉國內消費的食品中,有97%是自產

媒體攻擊

強烈支持美國策動委內瑞拉政變的西方財團媒體,一直大肆灌水龔薩雷茲的當選機會。彭博新聞社引用了大家都知道不可靠的數據,告訴讀者龔薩雷茲是委內瑞拉人心中遙遙領先的首選。

但就連他們也要為不同的可能情況做準備。他們已準備好要是馬杜洛勝選,要告訴讀者勝利來自選舉舞弊。美聯社聲稱:「委內瑞拉政府所有部門都被忠於執政黨的人掌控,公務員不斷被施壓要參加造勢。」CNN則表示馬杜洛會以不當手段操縱選舉。《紐約時報》堅稱委內瑞拉當地媒體(其中許多是受美國贊助)都受到馬杜洛掌控。《紐時》還補充,要是馬杜洛獲勝只會「加劇國內貧窮」——這樣的聲明可解讀為一種威脅。

東方大學教授埃諾(Steve Ellner)對美國新聞媒體的報導相當不滿:「一如既往,財團媒體在報導委內瑞拉即將舉行的選舉時,完全忽略關鍵議題。」「最違反民主本質的人不是馬杜洛,而是美國。如果委內瑞拉人不選美國公開支持的候選人,華盛頓就會懲罰他們。」

新一波浪潮

委內瑞拉處於拉丁美洲聲援巴勒斯坦的最前線。在拉丁美洲,新一波擁抱進步價值的政府已表明立場,違抗了華盛頓的命令、與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攻擊保持距離。

多虧有這些政府,馬杜洛和委內瑞拉發現比起幾年前,現在明顯能感覺到不再那麼孤立。巴西總統魯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及巴西勞工黨重新執政,意味著卡拉卡斯再次得到關鍵的區域盟友。墨西哥的平民主義政府也持續支持委內瑞拉。或許最重要的是,哥倫比亞總統裴卓(Gustavo Petro)在2022年的勝選將哥倫比亞從一個長期充滿敵意、總是幫忙美國發動政變的鄰國,變成一個軟性的盟友。假如馬杜洛和他的社會主義聯盟能在下個月選舉中獲勝,拉丁美洲政治的左傾趨勢將進一步獲得鞏固;這是美國此刻正無所不用其極在努力摧毀的。長久以來,華盛頓一直將委內瑞拉視為拉丁美洲反帝運動的基石。他們知道如果准許這樣的運動在委內瑞拉壯大,那麼要求獨立的病毒將蔓延至整個美洲,甚至世界其他地方。

這正是為什麼美國政府投入了大量資金,培養國內反對派、資助政黨,發動政變,並對委內瑞拉進行經濟戰。然而迄今為止,這些舉措沒一個成功。在美國使出渾身解數介選的情況下,要是下個月馬杜洛勝選,那將會是對Uncle Sam的又一個嚴重打擊。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