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7

【活動宣傳】《乒乓》成功大學放映暨映後座談會

【活動宣傳】《乒乓》成功大學放映暨映後座談會

 

一則古老的傳說中,被愛背叛的美麗女子化身無頭厲鬼,在深山四處遊蕩,找尋失落的頭顱……。臺灣某山區偏鄉中學發生一連串駭人的凶殺案,恰巧與傳說情節相符,但隨著警方調查展開,案情似乎並不單純。究竟這一切幕後黑手是人是鬼?而人心又如何為愛扭曲?深淵能否有見光的可能?

《乒乓》由資深編導黃志翔擔任製作人、新生代簡學彬執導,邀集演員吳慷仁、李依瑾、藍葦華、張書偉、洪于晴等人演出。本片以懸疑驚悚的事件,展開對校園霸凌、毒品、家庭教育等議題的探討。

時間:2018年1月4日  14:30-17:00

地點:成功大學光復校區  國際會議廳第二會議室

主持:鍾秀梅(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副教授)

與談:

黃志翔(《乒乓》製作人)

簡學彬(《乒乓》導演)

黃新高(《乒乓》編劇)

簡義明(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副教授)

李俊璋(成功大學主任秘書)

報名網頁:https://goo.gl/QvSvn2

 

延伸閱讀:陳光興:從陳映真到黃志翔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革命後的社會挑戰:突尼西亞和歐洲的進步主義者的新挑戰和新觀點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
革命後的社會挑戰
突尼西亞和歐洲的進步主義者的新挑戰和新觀點
LES DÉFIS SOCIAUX APRÈS LA RÉVOLUTION

 

◎梅沙悟德‧荷穆達尼

翻譯:黃叔屏**

 

突尼西亞革命不只是因為一個渴望自由的民族,為了抵抗世界上最壓迫民眾的政權之一而自發的行動;它更不是一場因為身份認同危機而產生的宗教革命;它是一場抵抗以壓迫人民來遂行其黑幫目的政權的革命。

這個政權為了壟斷國家財富,因此不讓人民發聲。導致一群知識分子忍無可忍,於2001年連署譴責當權者的政治失能以及國家私有化。在金融機構的鼓勵下,國營企業加快民營化,這個區域因此變得特別令人覬覦。當這些國際金融機構和西方頭人盛讚所謂的「突尼西亞奇蹟」及其經濟增長的時候,該國的貧困人口,根據社會事務部的說法,在2011年初達到了總人口的24.7%,陷入了令人膽顫心驚的貧窮。人民在獨裁統治下所承受的痛苦被國際金融機構和西方官員認為只不過是求得生存所應付出的代價。正如賈克‧希哈克(Jacques Chirac)所說,這是突尼西亞人民能得到的唯一基本權利。區域間的失衡驚人,失業人數不停地增加,失敗的教育體制以量化數據作為衡量的基礎,而非教育品質; 根據全球金融基金會(Global Financial Foundation)的報告,公然的貪腐金額已經高達每年10億美元之譜,以至於它可能成為我們國家的一種文化和生活方式。這些問題造成了人民,特別是青年人的挫折、憤怒和絕望。自焚者布阿濟吉(M. Bouazizi)的行為,實際上只是這些情緒的具體表達。他的自焚,雖然對某些人來說是英雄式的,但他其實代表了絕望的年輕人和整個被撕裂的社會。

2010年12月17日自焚的青年布阿濟吉(Mohamed Bouazizi),卒年26歲。他的頭像高掛在突尼西亞中部城市Sidi Bouzid的街頭。布阿濟吉的死亡引爆了翌年年初的茉莉花革命。 圖片來源:林深靖提供。

Read more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台灣左翼路線的論辯與開展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
台灣左翼路線的論辯與開展

 

時間:2017年12月16日(週六),14h-18h

地點:流民棧

主辦:新國際、亞太/文化研究室

主持:林深靖

出席:蔡建仁、井迎瑞、黃德北、吳永毅、陳素香、黃志翔、鍾喬、范振國、鍾秀梅、林麗雲、郭佳、王慧如、陳冉勇、林深靖

1981年,蔡建仁於美國參與創辦《台灣思潮》,開啟解嚴之前海外左翼鬥爭路線之思考與論辯。1986年,台灣本島左翼組織化過程中,出現《關於反壟斷同盟及其要旨》的核心文件,再次引發路線之爭的烽火,蔡建仁即是此一文件的起草者。「政治需要不斷論辯而成,拉美的游擊隊曾表示,他們搞武鬥,實則百分之七十的時間用在形塑路線」,這是蔡建仁的說法。他最近又說,「資本主義已到了自我絕命的關頭,人類不能不有個新起點,台灣不再是台灣,勞資關係必須全面重新思考……」,從往昔到今日,台灣左翼路線之論辯,蔡建仁開其端,於今仍要承其後。這是一場閉門座談,由交通大學的「亞太/文化研究室」倡議,《新國際》協同辦理,我們邀請一些朋友與蔡建仁老師聚談,一方面重組記憶,另一方面也希望共同思考左翼未來之開展。

《台灣思潮》第1期

 

蔡建仁老師

 

左起:蔡建仁老師、井迎瑞老師、曾健民醫師

 

左起:井迎瑞老師、曾健民醫師

 

台灣思潮文獻請點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從民主模範到貧民出逃:突尼西亞怎麼了?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
從民主模範到貧民出逃
突尼西亞怎麼了?

 

◎林佳禾**

 

2017年10月上旬,一艘突尼西亞海軍艦艇在該國中部的克肯納島(Kerkennah)外海五十多公里處與不知名的小船發生衝撞[1],造成後者船身毀損沉沒,最終導致超過四十人死亡[2]。這並不是一樁單純的海上意外,小船上滿載的是企圖取道義大利蘭佩杜薩島(Lampedusa)或西西里島(Sicily)進入歐洲的無證偷渡客,而他們多半來自突尼西亞中南部的貧窮家庭。

自從2015年歐洲難民危機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以來,地中海上的船難事件層出不窮。首當其衝的義大利與希臘這兩個內部狀況也不好的門戶國家,在人道收容與國境管理的兩難之間承受著不小的壓力。

選擇走水路進入歐洲的無證移民,主要以中東的敘利亞和北非的利比亞這兩個在「阿拉伯之春」革命浪潮後陷入混亂的國家為大宗。突尼西亞雖因為鄰近利比亞,加上位居北非地區最接近歐洲(義大利南部)的位置,其中南部延伸至利比亞境內的海域一直是地中海偷渡路徑最密集的地方。

不過,一直到今年夏天之前,突尼西亞本身並不是這一波大規模海上難民潮的主要來源國,而這跟這個國家近年來政治狀態「相對」穩定有一定程度的關係。

突尼西亞和利比亞一帶海域是地中海偷渡路徑最密集的地方。(圖表來源:IOM)

Read more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突尼西亞婦女運動:平等之戰,硝煙依舊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
突尼西亞婦女運動:平等之戰,硝煙依舊
Women in Tunisia: The Struggle for Equality is Not Over
 
梅沙悟德荷穆達尼
翻譯:季錦書**

 

2014年8月13日對突尼西亞的婦女們別具意義,這是「個人身分法」(Personal Status Code,縮寫為PSC)頒布58周年紀念日,該法案改變了突尼西亞的婚姻和家庭生活,使婦女們取得幾個世紀以來未曾擁有的基本權利,好比自主選擇丈夫與離婚的權利、多妻制的禁止與締結婚姻關係的年齡下限等。

「個人身分法」的推動源於好些改革者橫跨數代的解放計畫,其曲折的歷史在阿拉伯世界中堪稱獨一無二:從卡樂迪尼(khaireddine)和依比‧阿鼻德熙夫(Ibn Abidhief)首倡於19世紀,直到20世紀中由塔哈勒‧哈德(Tahar Hadded)和布爾吉巴(Bourguiba)總統頒行。

然而,這條爭取權利的漫漫長路,似仍未見終點。突尼西亞婦女與民主派人士面臨雙重挑戰:一方面,要從那些企圖限縮婦女基本權利的伊斯蘭政治勢力及其週邊組織手中,保護透過個人身分法得到的戰果,另一方面,則要繼續爭取性別平等的全面落實。

來源:morocco world news

Read more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 從人權辦公室到撒哈拉生態旅遊──我的另類全球化實踐之路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
從人權辦公室到撒哈拉生態旅遊──我的另類全球化實踐之路
蔡適任

 

若非加入浩然國際志願者計畫,前往摩洛哥人權組織FMAS[1]服務,此時我不會在撒哈拉推動生態旅遊。

2010年底,生平第一次踏上非洲。初到摩洛哥,古老街道,熱鬧市集,撲鼻而來的阿拉伯香料,清真寺喚拜樓吟唱與亮燦燦的陽光,如此新奇炫目,卻遠不及FMAS帶來的成長。先前所有種種,一旦走進FMAS,歸零。

沙丘上的明月與觀光客。圖片來源:本文圖片皆為蔡適任提供。

Read more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 恐攻後,我們去到突尼西亞──拋下孤單,讓彼此理解成為力量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
恐攻後,我們去到突尼西亞──拋下孤單,讓彼此理解成為力量
陳虹穎

 

「孤單」作為一種情緒,不只屬於個人,更常是集體的。

某種程度,「孤單」也是新自由主義與新帝國主義維穩的必需品。

「世界社會論壇」國際參與者所寫的反迫遷百衲旗布塊。 圖片來源:陳虹穎。

Read more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12月論壇–馬克思在中國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2017年12月論壇
馬克思在中國

 

 

時間:2017128日,19h30-22h

地點:流民棧(新北市永和區忠孝街3號,近捷運頂溪站2號出口)

主持:鍾喬(差事劇團團長)

與談:

盧荻(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經濟學系教授

羅崗(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

呂新雨(華東師範大學傳播學院院長

回應:

莫那能(詩人 / 夏潮聯合會會長)、陳光興(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教授)、黃德北(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陳柏謙(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研究員)、張宗坤(苦勞網特約記者)、林深靖(新國際)

 

馬克思,1818年生於德國特里爾(Trier),1883年於倫敦過世。

2018,馬克思誕辰兩百週年。這兩百年間,歐洲幾度革命風雲,世界屢見燎原烽火,馬克思看在眼裡,寫在書裡。而他的思想,迄今依然在為被壓迫的人民指引前進的道路。

什麼樣的道路?在《資本論》前言,馬克思指出辯證、批判和革命的必要。然後,面對各種輿論偏見,他引用但丁《神曲》煉獄篇的一句話:「走你的路,讓人們去說吧!」

同樣的,這兩百年間的中國,天翻地覆。曾經在馬克思主義引領之下從灰燼中重生,從屈辱中站起的中國,於今,還能夠擎起馬克思主義的大旗,走出一條自主發展的道路嗎?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突尼西亞:「阿拉伯之春」最後堡壘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
突尼西亞:「阿拉伯之春」最後堡壘
◎張翠容

 

【編按】成功大學與浩然基金會邀請梅沙悟德荷穆達尼(Messaoud Romdhani)來台演講。他長期致力於突尼西亞的人權議題,曾擔任過「突尼西亞人權協會」(Ligue tunisienne des droits de l’homme, LTDH)的副主席,是2015年諾貝爾和平獎獲獎團體之一,同時他是「突尼西亞經濟與社會論壇」(Forum tunisien des droits économiques et sociaux, FTDES)的創辦人並為現任主席。他曾指出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與民主轉型後面臨的兩大挑戰即經濟問題,以及相應而來青年人加入極端組織問題。本文作者張翠容同樣觀察到,突尼西亞革命是場未完成的革命,如何面對阿拉伯之春帶來的遷徙潮、經濟積弱不振與青年失業、前路茫茫的青年加入極端組織等問題,都是未來阿拉伯世界與突尼西亞重要的課題。

突國年輕人绝食抗議長期失業狀況剝奪了他們的人權。圖片來源:張翠容。

Read more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 諾貝爾獎頒給四方對話,很棒!但請等一切撥雲見日的一天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
諾貝爾獎頒給四方對話,很棒!但請等一切撥雲見日的一天
The Nobel Prize for Quartet: Great!! But Let’s Wait For The Silver Lining
梅沙悟德荷穆達尼
翻譯:鄭亘良**

 

【編按】成功大學與浩然基金會邀請梅沙悟德荷穆達尼(Messaoud Romdhani)來台演講。他長期致力於突尼西亞的人權議題,曾擔任過「突尼西亞人權協會」(Ligue tunisienne des droits de l’homme, LTDH)的副主席,是2015年諾貝爾和平獎獲獎團體之一,同時他是「突尼西亞經濟與社會論壇」(Forum tunisien des droits économiques et sociaux, FTDES)的創辦人並為現任主席。他認為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與2013年的群眾抗議之所以未落入暴力對峙,有賴於公民社會活躍的力量,以及突尼西亞自獨立前以來建立的對話與妥協的政治文化。不過他也指出,突尼西亞即便受到諾貝爾獎肯定,仍有兩大嚴峻的挑戰:經濟問題,以及相應而來青年人加入極端組織的問題,二者息息相關。這是突尼西亞未來發展需要思考的問題。

 

突尼西亞1月14日革命廣場,圖片來源:劉姿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