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日落邊陲的主流人性──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之一

來自日落邊陲的主流人性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之一
◎陳玉峯

 

【編按】成功大學與成功大學台文系將於今年12月20日邀請2015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代表來台進行座談。「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是由「突尼西亞總工會」、「突尼西亞工業及貿易與手工業聯合會」「突尼西亞人權協會」、「突尼西亞律師公會」等團體組成,他們長年在突尼西亞耕耘,累積不少政治嘗試,在後茉莉花革命時期,致力於推動「多元民主」(pluralistic democracy),促進不同政治與宗教團體的對話,在突尼西亞和平轉型過程中扮演了關鍵的角色,避免該國內戰爆發,陷入民粹政治對立。台灣現今無論是在轉型正義的議程,或是當前公民運動與民主政治的課題,面臨了許多困境與瓶頸,「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的政治與社會轉型實踐,開啟了社會不同團體與政治之間多元對話、協商的空間,是一個正向、積極的案例。

本文作者成功大學台文系主任陳玉峯教授長期致力於生態保育運動與教育,他認為「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在「人類歷史上的重大成就,乃在於突破二元對立的人類慣性,開啟真正包容、多元協商的大智慧、大心胸典範」。他並指出其實踐也逐漸逼進他所提倡的「熱帶雨林政治學」概念,即能夠涵蓋各種高歧異度的存在,並在「不同層次之間(空間上下)形成非領導或從屬的關係」,這是在「同一層次與不同層次組成非常複雜的直接或間接的多元合作、迴饋的關係」。本文轉載自作者「山林書院」部落格

 

全球從來一起呼吸、一起脈動,即令時空不一,本質盡同。

打開心胸,世界上沒有陌生人;傾聽心音,原來都是普世人性。

台灣,當然是世界的台灣;突尼西亞,當然是全球的突尼西亞!地球上每一點都是中心,當我們去除或擱置讓我們狹隘的偏見,我們可以看見美麗新世界的曙光,並且篤定地走出眼前的每一腳步。

國立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鑑於台灣的政經或各面向的困境,長期致力於培育國家暨全球未來傑出貢獻的人才。除了制式課程之外,更經常舉辦同社會各行業界,種種面向議題的交流、溝通與學習。因為生命基因隨時多樣在演化,心智能力歧異且瞬時新創發,多元學習與刺激,正是開啟未知與未來的好途徑。

在拓展心胸格局與遠見智慧方面,異文化接觸與國際交流,正是我們重視的一環節,而且,我們希望銜接世界或普世肯定的正面能量或涵養,或將不斷推出「諾貝爾獎的國際論壇」系列。

2017年12月20日(三)晚上6-9時(註:晚上5時開放入場),假成功大學成杏校區成杏廳,我們邀請到諾貝爾和平獎得主(2015年),北非「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大會」的代表性人物之一:梅沙悟德˙荷穆達尼(Messaoud Romdhani),專題演講〈突尼西亞青年:希望與挑戰(Tunisian Youth:Hope and Challenges)〉!誠摯歡迎十方朋友們前來聆聽,並參與提問討論!

諾貝爾和平獎為什麼會在全球數百個推薦名單中,選出「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大會」?他們對全球和平的貢獻是何?他們楬櫫了何等文化成果或契機?他們對世人、世代及台灣目前局勢及前瞻,有何啟發或創見?本短文先作前導。

所謂的「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大會」,成立於2013年夏天,因為當時的突尼西亞政治暗殺頻繁、社會動亂日漸擴大,而瀕臨內戰邊緣。在多位傑出對話人才的調停斡旋下,代表全國民間的四大團體:總工會,工業、貿易及手工業同盟,人權聯盟,以及律師協會,經由無數會商,從修憲、國會選舉,乃至總統選舉,完成民主轉型,締造「多元民主體制」的新典範,如同諾貝爾和平獎頒授的理由:

「他們在2011年茉莉花革命之後,對於締造突尼西亞的多元民主體制,做出決定性的貢獻!」;

他們在多年來陷入嚴重的政治、社會動亂中的許多穆斯林國家案例裡,突破政治理念、宗教信仰、價值觀及利益本位,成功地保障了全國的基本人權;他們在複雜的社會不同階層或區塊、歧異的價值觀或意識,顧全全民的工作勞動權、社會福利、法治及人權原則,以道德勸說,推動了成功的民主轉型,發揮了公民社會的合作力量,證實了民主、和平制度可以由民間來完成。

台灣人千萬別因寥寥上述小段話誤認為沒啥了不起,這是極為艱困的人性工程!他們在大約1年的時程,制訂通過了新憲法,並隨後選出新總統;他們是2011年以降,阿拉伯許多國家陷入所謂「阿拉伯之春」的民主運動中,唯一尚稱成功者。

依我個人見解,他們在人類歷史上的重大成就,乃在於突破二元對立的人類慣性,而且是由人民團體,衝破政治、宗教、階層、利益、民粹的對立,開啟真正包容、多元協商的大智慧、大心胸典範。

反觀台灣,數十年來長滯於藍綠、紅綠或全光譜的對立,歷來龐多的協商走不出本位主義、格局遠見,多在字眼、機巧間遊走,而公民社會雖然早已形成,卻因體質不佳而滯留在被分化、對立的窠臼,甚至充滿失敗主義悲觀的情緒。

因此,此次我們邀來文明古國新蛻變的範例領導者,希望帶來新啟發與新刺激。當然,個人側重在對於青年的新視野或挑戰。

我要特別強調,這次來台的演講團當中,主講人梅沙悟德˙荷穆達尼有篇2017年7月1日的短文:〈被社會排除在外的馬格里布青年(Leaving Maghreb Youth on the Sidelines)〉,該文最後兩段敘述:政治人物(執政或在野)似乎都無能瞭解社運經歷的改變,而民間一大堆非正式組織(NGO),以直接且具體的訴求而集結。「他們不相信政黨政治的效率!有時候大家甚至懷疑所有的政客,不僅無法解決問題,反而是問題的一部分!因為政客們太過功利、選舉導向,而且渴求權力!」

人民也相信自己不需要一個現成、既有的領導人;人民重視所有抗爭者之間的橫向聯繫。當然,運動過程中也會出現新的領導關係,但大家在乎的是:社運與大家想要達到的理想,社運與社會正義之間,我們如何縮小距離?

主講人的見解,我頗有感慨。

2008年前後,我鼓吹「熱帶雨林政治學」(雖然沒人回應),我認為任何政治人物、制度,只要他(它)們產生或製造的問題,比他(它)們能解決的問題還要多之時,正是他(它)們要被淘汰的時刻了!

地球上尚未被認真發掘、學習的最大宗生態體系,一為熱帶雨林;另一為海洋生態系。熱帶雨林是最複雜的社會結構,從第一層疏而不離的最高樹種,絕非同一種大喬木,而是高歧異度的多元樹種,更且,不同層次之間(空間上下)並非領導或從屬的關係,同一層次、不同層次的組成之間,存有非常複雜的直接或間接的多元合作、迴饋的關係,絕非溫帶林強調的二元對立、競爭為主的交互作用!

我也預估今後的國際界線甚為模糊,全球各地各種組織都會交互結盟,改變國家組織結構等等,地球上人類過往的政治或統治內涵,必將產生重大的變革。(註:以上以最簡約的方式勾勒)

而承擔全球政治體質、體制的改革或革命者,就是落在後現代之後的「文化創意派」。這些人目前大約佔各國人口比例的1~3成,他們重視身、心、靈的合一;他們關切生命整體的意義與體現;他們在乎物質從生產到產品的所有過程;他們不關切二元對立的政黨對決;他們在現今台灣偶而投票或經常放棄,因為他們早已厭惡二千多年來靠藉如何騙取選票來取得政權的政治術仔;他們正在或即將領導未來,但現今欠缺凝聚他們的組織、結盟及機制;他們具備充分的自主性、主體性,截然不同於舊價值系統!

在我心目中,突尼西亞的四方對話集團,大致上相當於「文化創意派」,也逐漸逼進「熱帶雨林政治學」(cf. 拙作《山˙海˙千風之歌》,2011年)。

至於本文題目之所以書寫「日落邊陲」,取義於梅沙悟德˙荷穆達尼該短文的地名「馬格里布(Maghreb)」。「馬格里布」指非洲西北部地區,阿拉伯語意為「日落之地」,常指突尼西亞、阿爾及利亞,以及摩洛哥三個國家。

 

關於作者:

陳玉峯現任國立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系主任,為台灣民間自然保育、土地倫理、文化改造及環境運動的代表性人物,是台灣開拓體制內生態保育研究與解說教育先鋒,並於1991 年創設「台灣生態研究中心」,致力於生態保育運動與教育、社運、政治運動、自然寫作、生態攝影、社教演講。2003年7月8日,作者榮獲文化界最高獎項「總統文化獎—鳳蝶獎」。最新文章與活動可以參考作者「山林書院」部落格「山林書院」臉書

 


活動宣傳:

 

「諾貝爾獎國際論壇:世界的危機與希望大師系列講座」臺南場

Nobel Prize International Forum: The Master Lecture Series on World Crises and Hopes

突尼西亞青年:希望與挑戰

Tunisian Youth: Hope and Challenges

 

一、時間/地點:

2017年12月20日(三)18:00-21:00(17:00開放入場)

成功大學成杏校區成杏廳

二、辦理單位:

主辦單位:國立成功大學、國立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楠弘貿易公司

協辦單位:科技部、新國際社會理論與實踐研究中心、浩然基金會

三、主旨:

台灣致力於推動轉型正義與民間團體對話,和國際接軌的過程當中,第三世界提供了重要的參照。為了讓一向缺少國際眼光與危機意識的台灣有新的思考方向,並提供台灣的青年學子有機會與國際著名的活動家與學問家進行對話與學習,我們邀請2015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團隊(Le quartet du dialogue national / Tunisian National Dialogue Quartet)來台講座。

「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團隊是由突尼西亞四個公民團體組成,包括「突尼西亞總工會」(Union générale tunisienne du travail)、「突尼西亞工業及貿易與手工業聯合會」(Union tunisienne de l’industrie, du commerce et de l’artisanat)、「突尼西亞人權協會」(Ligue tunisienne des droits de l’homme)、「突尼西亞律師公會」(Ordre national des avocats de Tunisie)。這些工會與專業團體代表了突尼西亞社會不同階層的聲音,他們長年在突尼西亞耕耘,累積不少政治嘗試。在2011年茉莉花革命後,突尼西亞因為政治暗殺與社會動盪瀕臨崩潰,這些團體組成了「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致力於建立人民與政府溝通的橋梁,並以「多元民主」(pluralistic democracy)的精神,促進不同政治與宗教團體的對話。「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提出的替代性和平政治進程,在突尼西亞和平轉型過程中扮演了關鍵的角色,避免該國內戰爆發,陷入民粹政治對立。因此,為鼓勵不畏挑戰、為國家奠定基礎的突尼西亞人民,並替國際社會立下典範,2015年諾貝爾委員會決定將和平獎頒給「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以肯定其貢獻。

台灣現今無論是在轉型正義的議程,或是當前公民運動與民主政治的課題,面臨了許多困境與瓶頸,「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的政治與社會轉型實踐,開啟了社會不同團體與政治之間多元對話、協商的空間,是一個正向、積極的案例。本活動邀請團隊代表梅沙悟德‧荷穆達尼(Messaoud Romdhani)來台進行講座與訪問,分享從亂局中突破的經驗,相信不僅有助於開拓台灣的國際視野,更對台灣長期以來處於各種分裂與對峙的社會情況,能夠提供台灣未來民主發展道路上值得借鏡的典範。

四、講者介紹:

梅沙悟德‧荷穆達尼(Messaoud Romdhani)長期致力於突尼西亞的人權議題,曾擔任過「突尼西亞人權協會」(Ligue tunisienne des droits de l’homme, LTDH)的副主席,是2015年諾貝爾和平獎獲獎團體之一,同時他是「突尼西亞經濟與社會論壇」(Forum tunisien des droits économiques et sociaux, FTDES)的創辦人並任職於執委會,推動突尼西亞社會與經濟的轉型。此外,他是「地中海歐洲人權網絡」(Réseau euromed des droits de l’homme)的執行委員,「地中海歐洲人權網絡」集結超過80個來自南北地中海地區的人權組織。他也是「突尼西亞尊重自由與人權委員會」(Comité pour le respect des libertés et des droits de l’homme en Tunisie, CRLTDH)主席。在2011年突尼西亞革命之後,梅沙悟德‧荷穆達尼曾任革命後第一場民主選舉的籌備委員。

 

Facebook活動網頁請搜尋:

世界的危機與希望:諾貝爾獎國際論壇臺南場

講座報名請點:

https://activity.ncku.edu.tw/index.php?c=apply&no=2672

 

發佈日期:2017/10/25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