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毛澤東的工運實踐談工學結合

從毛澤東的工運實踐談工學結合
◎梁寶龍

 

【編按】北大馬會與其他高校學生聲援工人運動,但日前北大馬會面臨被改組。在台灣積極實踐的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近日也面對了學校企圖不當停招。雖然這兩個事件的緣由起因不同,但是皆凸顯了今日高等教育的諸多問題。本文作者梁寶龍從事工運相關歷史研究,從毛澤東深入礦工基層的經歷談工學結合同行的實踐與精神,聲援現今支持工運的高校學生,更提醒了我們教育知識站在群眾、並進行啟蒙與組織的意義。感謝作者投稿,原標題為〈從毛澤東的工運實踐到佳士事件〉,寫於2018年12月29日。若有興趣與作者進一步研討交流,請發電郵至:leungpolung@gmail.com

 

 ã€Œé’年毛澤東」的圖片搜尋結果

 

前言

龍少研究工運史的起步點是李銳的《青年毛澤東》,繼而整理中國罷工年表,今值毛澤東誕辰125週年,佳士抗爭事件仍在進行中,試論毛澤東的工運實踐對今天抗爭的意義,更重要的是要求釋放被拘押者。

 

工運實踐

毛澤東雖然沒有留下工運理論著作,但卻有很好的工運實踐經驗供參考。

從1921年底到1923年初,毛澤東四之到江西安源煤礦,地主出身的毛澤東穿著長衫沿鐵路步行前往。安源有一萬二千餘名礦工,每天工作長達15小時,過着無尊嚴的被剝削苦日子。毛澤東深入基層後不久就脫去長衫,住在礦工家裏,進入礦井觀察,不停地做筆記。

當毛澤東走進屋內與工人交談時,礦工全部站起來,這是中國人傳統上對知識分子的尊重,對群眾工作者來說就是隔膜。毛澤東與弟弟毛澤民一起第二次到安源時,一改衣着頭戴草帽,身穿舊上衣,脚踏草鞋。正就是群眾改變了他,從思相到外觀,否定傳統的天命論,放下身段在群眾中札根,呼籲低下階層翻身自救。韓國的全泰壹抗爭不久即希望大學生到來,始終盼望不到他們到來,但他的自焚卻激發大學生投身工運。安源工人不用犠牲生命,毛澤東、劉少奇和李立三等知識分子卻來了,佳士抗爭就是這些工學結合的延續。

1922年9月毛澤東第三次來到安源,這裏已是山雨欲來風滿樓。除了因礦工不被當作人看的內因,已令火苗早種外,知識分子的啟蒙教育,令礦工認識到自已的權益和力量,敢於站出來爭尊嚴。

這時中國共產黨剛成立,毛澤東是湖南支部主任,兼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湖南支部主任,他派同是地主出身的李立三長駐安源,組織工會團結工人。於1922年發動全礦大罷工,爭取工會組織權,在全礦工人堅持罷工6日後,礦方屈服,礦工取得工會代表工人的地位,這爐紅火李立三是首功。

罷工期間因李立三已是礦方要打擊的對象,毛澤東增派財主家庭出身的劉少奇到安源,公開全權指揮罷工,李立三則退居幕後領導罷工,並匿藏起來。這時的毛澤東並不冒進,全局在胸指揮湖南工運,掌握火候安排進攻或退守。毛劉李等3人決心幹革命已有坐牢心理準備,在罷工高潮時李立三也敢於匿藏,是這次罷工重要的一着。

1922年毛澤東在長沙領導泥木工人罷工,參加的泥木工人有六千人,毛澤東穿著粗布衣衫混在工人中,以吹口哨來指揮工人喊口號。在這嚴峻氣氛下,他還敢於帶領工人於晚飯時間衝入工頭家裏,讓工人看看勞資兩者在飯餐上的差別。稍後毛澤東又指揮了排字工人罷工。

毛澤東接着是領導人力車夫罷工,要求減車租,九千名車夫團結一致下取得勝利。在人力車夫上課的夜校,毛澤東採用了新的教學方法。在黑板上先寫上1個工字,再在旁邊寫1個人字,說這兩字加起來就是工人。毛澤東然後再寫1 個天字,他接着就告訴車夫,把人字放在工的下邊就是天字,繼續說如果工人團結起來的力量就可以頂天。

連串罷工進行時,毛澤東等進一步成立湖南全省工團聯合會,總幹事為毛澤東,把湖南工運推向高潮,組織了20多個工會,五萬餘會員。這時毛澤東又團結了無政主義者黃愛和龐人銓,支持他們於1922年1月發動湖南第一紗廠罷工,在軍閥血腥鎮壓下造成3人死亡,30人受傷,黃愛和龐人銓在血腥恐怖下繼續指揮抗爭,結果遭殺害,毛澤東為二人之死開展全國抗爭,爭公義。

這時毛澤東按照安源模式,派湖南全省工團聯合會副總幹事郭亮到長沙新河車站組織工會,於1922年9月發動粵漢鐵路北段大罷工,要求加薪,全部列車如死蛇一般停在路軌上。軍閥調軍隊到岳州鎮壓工人,打傷和拘押二百餘人,在全國同胞聲援下罷工取得勝利。

1923年二七大罷工被血腥鎮壓,更多工人犠牲和被補,全國工運因此沉寂一段時間。1924年全國工運開始復甦,中共部署在上海大幹一番,調李立三和項英到上海組織工人,李立三以安源模式與項英以武漢模式,各在不同紗廠區進行組織工作,有如君子間的比併,同樣開花結果,團結了大多數工人,帶領全上海日資紗廠工人進行二月大罷工,參加者有22間廠四萬餘工人,為無故被解僱工人爭取復工權,勝利爭得尊嚴。

 

展望

現佳士事件同是工學結合,學生如毛劉李般風華正茂,為公義而奮鬥,而工人亦已覺醒,要求有基本的工會組織權,展望在我們聲援下,被拘押者能回家,工人能組織獨立工會。鬥爭是危險的,冀你們能如毛澤東一樣掌握好進退。

今天毛澤東思想的意義在那裏,正待你們在今次抗爭中如何運用和詮釋。

(完)

 

龍少爺

29.12.2018

 

發佈日期:2019/1/5

Print Friendly

One comment

  1. Sam 說:

    Young Mao is typical an idealist, yet power corrupted hi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