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鬧劇」的情與義

看「鬧劇」的情與義
◎李娜

 

【編按】明天是台灣地方選舉,公投提案數之多反映了民眾對既有代議政治限制的不滿,而非典型藍綠政治人物的出現,凸顯選民對於國民兩黨的不滿。高雄刮起的韓風下,不少是對民進黨在民生經濟問題上的憤怒投射。作者從對岸與在台友人的交流,以及對於談話節目的發言,嘗試向對岸的民眾,描述看似選舉「鬧劇」下的台灣社會脈動,期許看到在「選舉鬧劇」政治下兩岸人民相互理解的可能。從這樣的視角重新回看這次選舉,如何適切理解當中的不滿與憤怒,甚至從中發展出勞動者的政治力量而不再只是「度爛」票,並找到兩岸人民連結的可能,也許是這次「選舉」現象再次提醒的重要問題。李娜為中國社科院文學所副研究員、《觀察者網》專欄作者。原標題為〈看「鬧劇」的情與義〉,《觀察者網》更為〈金馬獎上演鬧劇時,更多台灣人電視裡放的是韓國瑜〉,本文轉載自2018-11-19觀察者網,感謝作者與《觀察者網》授權轉載。

 

 

1

一早,手機上跳出「金馬獎」事件:以紀錄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獲獎的導演傅榆在領獎時說「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 。這下有戲了,一些網媒掏出了放大鏡,一一檢視在場的特別是大陸電影人的表情舉止;在鞏俐「臉黑黑」的照片下豎起了大拇指。有人說,再過幾天就是「地方選舉」投票了,這一定是民進黨的有意設計。有人又喊出了「台獨藝人黑名單」。

我的台灣友人小T君擔憂「周子瑜事件」再現,徒然損害兩岸民間的情感和互信,一個覺得對方咄咄逼人,缺乏自由包容之「文明」,一個覺得對方頭腦拎不清,多少好意都付諸流水。

討厭民進黨也討厭國民黨的小T君,還認為什麼都說民進黨策劃是沒意思的,只不過對戲精民進黨來說,只要大陸有一觸即跳、喊打喊殺的隊友,這事就是天上掉下的餡餅,一定得大做文章。

前者暫不論,後者我倒並不擔心。一是大陸從民間輿情到官方反應,都已不是那麼容易被挑動了;二是昨晚另一位台灣友人大T君「直播」高雄韓國瑜造勢晚會的場內場外,在12萬人潮湧動中,許多人「徹夜未眠」,通宵豆漿店中電視配的是「韓流」而不是金馬獎的熠熠星輝,「金馬獎頒獎晚會創下歷史最低收視率」——我不想去檢驗這句話有無憑據,重要的是這一兩個月來,原本在國民黨內沒有顯赫背景、在政壇上籍籍無名的韓國瑜,居然掀起流布台灣南北的「韓流」,眼看要攻下民進黨的發家之地、堅固的「本土堡壘」高雄——這「韓流」背後,透出了「民心思變」,透出了台灣社會氛圍的翻轉與社會力的大湧動。

曾經在兩岸政論節目中被籠統化歸民進黨的「鐵區」、「基本盤」的中南部,被視為民進黨的「火牛陣」,「被洗腦的鐵桿支持者」、只有標籤沒有面目的中南部市民、工友、司機、老農們,什麼時候「造反」了?且將他們的憤怒之火燃成了這般模樣!

 

2

11月初,台灣東森電視的「關鍵視點」節目有一場辯論。一位高雄阿伯,用曾經是標識「咱台灣人」的閩南語,痛快淋漓地發表了一番「高雄市民的心聲」。我以為這一具有標誌性「火爆」的選舉風格的草根政論,特別值得傾聽,不只是因為這是「前資深民進黨員」的倒戈,更是因為這「倒戈」中包含了貼近那些總是淹沒在「藍綠政治」中的普通民眾的心理、情感與社會意識的契機。所以我把這場不到5分鐘的發言實錄如下:

主持人:「我在台灣也跑了那麼長時間選舉,我就不相信,你說高雄市有可能翻,因為高雄市過去就蠻藍的。可是高雄縣,高雄縣(民進黨執掌)已經三十三年了哎,有可能這樣翻過來嗎?還有那場鳳山的造勢,真的是高雄人嗎?還是高雄人其實很冷漠,都是外地的人呢? 」

阿伯:我先回應一下。我不知道王先生(另一位辯論嘉賓)看高雄的選舉怎麼看,他學歷比較高,我是念小學的,我也是老人了,我可能比較不懂。但是我確定我是在高雄,從我阿公、我爸爸到我,到我兒子到我孫子,都住在高雄,要不是我兒子這兩年北漂、陸漂,剩我一個老人,不然我們全家都在高雄。現在這場選舉,高雄人你自己去看,不是民進黨跟國民黨選舉,那是外行人說的。這不是民進黨跟國民黨選舉啦。(主持人:可是韓國瑜後面都是國民黨啊。)這一場的選舉,是高雄人和民進黨在選舉啊,你怎麼看我不知道,這一場的選舉是高雄人和民進黨在選舉啦!不是民進黨和國民黨,不要再用這個眼光看高雄人了。

高雄人這一次為什麼那麼多出來,我告訴你,這很清楚,我們不用辯論,讓高雄人自己去決定。空軍海軍陸軍,都不用講,讓高雄人做決定,看高雄人嘛,20多年了,30多年了,這次高雄人要做什麼?肚子啦。我們人,人生最大的價值是什麼?人生最大的價值就是我快樂。但是我(民進黨)有沒有讓人家快樂?你快樂嗎,他快樂嗎?有給眾人快樂嗎?高雄市長,你是百萬人的父母呢,你有讓這些市民快樂嗎?這是人生最大的價值啊。所以這次的選舉,不是國民黨拼民進黨,不是。我不是國民黨的打手,我是高雄市民,是高雄市民拼民進黨啦。

你是要選陳其邁,延續陳菊的政策,再藉3000億,欠3000億,負責這3000億?還是你看到曙光了?那就很簡單。地震我們人被壓在石頭堆下的時候,我們叫天天不靈,黑天暗地,然後我們看到救難的了,看到曙光了,電視機前的人拍手說,有救了,我們在裡面的人也是想我可以活了,有希望了。今天在高雄,哪一個行業成功了你跟我講,哪一個行業成功了你跟我講,對不對?!所以今天高雄有新的選擇了,我們在媒體裡,不要替政黨辯解,讓高雄人去做選擇,高雄要改變,你自己去做選擇,支持1號韓國瑜。我不是他的助選員,不是給他做宣傳,我也沒有吃過他一頓飯。這些媒體都可以去調查,我是一個高雄市民的心聲。

主持人:但是現在(韓國瑜後面)也是王金平在動員啊,遊覽車也是王金平,200萬也是他出的啊。

阿伯:所以你要看那些人在現場,你要感受現場。人民在支持,跟過去造勢宣傳完全不一樣了。我60歲了,領老人年金了,我看選舉看好幾百場了,民心的支持跟動員的支持,那完全不一樣。現在高雄的選舉是已經民心思變了啦。那擋不了。過去動員的時候,人是用追的:來哦,當選,當選!現在高雄的百姓你看,要的是肚子,因為要活下去。你體會不了,你們很多高階層的,體會不到高雄這第二大都市,今天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不是助選員,不是他的團隊,這場選舉過後,我不可能在電台,我沒學歷,沒有財力,我也沒有在做事業,不會再出現在電台。所以高雄人你要記得,你如果不想改變,我也沒辦法,你想要改變,你們自己去選擇。你覺得韓國瑜比較好,你投給他;你覺得韓國瑜不好,你自己去選。所以高雄人,真的要覺醒了。我說了,都20年了,誰都不要辯論,不要替政黨辯論。讓高雄人民自己選擇。是這道理嗎?

主持人的提問先擺出了一個成見:韓在鳳山造勢那麼多人,怎麼可能是(那麼支持民進黨的)高雄人呢,是不是來的都是外地人?

高雄阿伯的回應直截了當,「不要再用這個眼光看高雄人了」,提出他最核心、最直覺的認識:「這場選舉,不是國民黨跟民進黨在選舉,是高雄人跟民進黨在選舉啦」。

看起來是民進黨在高雄的「執政無能」和老百姓的生存要求,使得民心思變——這和多年前政黨輪替的「民心思變」有何不同呢?曾經被視為「鐵桿」的「高雄人」翻天了:

第一,是「高雄人和民進黨選」,也就是,支持韓國瑜,並不意味著支持國民黨。韓國瑜並非典型國民黨精英形象,反而有些平民的、江湖的氣息,怕也是被阿伯口中的「高雄人」接受的因素之一。支持韓國瑜不等於國民黨,也意味著對藍綠政治欺騙性的自覺,已經進入更廣更深層面的台灣社會。

第二,無奈之中仍只能以選舉為武器,透露了階級意識的某種自覺,「你們高階層的,體會不了」。阿伯又說:「高雄人拼民進黨」——誠如傳來視頻的友人大T君所言,阿伯的說法,「直覺精準,語言則陷入台灣障」。阿伯口口聲聲的「高雄人」,實則指的有階級意涵的民眾。民進黨數十年來操弄「種姓」、「省籍政治」,將「台灣人」奉為神主牌,「前民進黨資深黨員」的阿伯開口說出他的反對意見時,仍不自覺襲用這一民粹式的表達,但內裡意識的湧動,也使得「人民」這個概念正掙扎而出——在發言的最後,阿伯終於清清楚楚說出了:「讓高雄人民自己選擇」。

第三,阿伯說現在高雄人拼民進黨的出發點是「肚子」,這和他「人生最大的價值是快樂」、「(民進黨)有讓大家快樂嗎」的表述之間,是有一個尚待補充、體會的空間的。當年成為民進黨鐵桿支持者的底層百姓,是「有種的反抗國民黨」,是寄託著底層社會對公平正義的要求的,是包含著道德價值的,今天的起而倒戈,在「肚子問題」之外,就未嘗不包含著被騙的鬱卒和覺醒之痛。

 

3

 

高雄阿伯的這一「覺醒」,並非個案,而是多年積累的民間疾苦、不滿情緒因選舉而引爆,使得社會氛圍翻轉的一個表徵,也可以說,是社會力量發展轉化為政治力量的一個表徵。

2017年底2018年初,反民進黨「《勞動基準法》修惡」一度掀起了各勞動團體,特別是包含了年輕白領、學生的持續抗爭,FB為主的網絡上年輕人「創意爆棚」,製作了各種諷刺招貼畫:台北的鐵籠拒馬森然圍城,蔡英文賴清德「大說謊者」的電影海報等等——對我而言,尤有意味的,是一張頗有大陸六七十年代宣傳畫風格的「用勞動合同法解放台灣」。雖然包含了資料引用的錯誤和對大陸勞動法的偏見,卻隱然提出了「勞動」和「解放」的意識。

社會在變,一意孤行、出賣勞動者的民進黨必然引發更多社會動盪和抗爭。

2018年6月27日,民進黨主控的「立法院」通過《空氣污染防制法》修正案。被指出「名為防制空污,卻無能無力約束排污最嚴重的發電廠和大工廠大煙囪,反將大車命名為’移動污染源’,拿他們的排氣管開刀,司機們一夕之間變成空氣污染的元兇首惡。」

於是,7月15日發生了六百輛大卡車開進台北市,齊聚中華路環保署的抗議示威。在年初「反《勞基法》修惡」中集結成立的社運組織「左翼聯盟」,開始協助這些大車司機的組織。

他們敏感地意識到:

就台灣的政治、社會而言,7月15日是一個重大的轉折。首先是,經過媒體的大量報導,這些司機兄弟憤怒的面容、激亢的話語啟動了一個翻轉的機制。當他們出現在鏡頭前,其穿著,其面容,其形象,刻版印象就是民進黨的傳統支持者,如今,他們卻是街頭上最激進的反對者,對當權者絲毫不假以顏色。這是一個強大的訊息:原來在民進黨執政之下,民間基層的怨氣這麼深沉,勞動者的憤怒是這麼的高亢,民進黨的底盤鬆動了!

「左翼聯盟」的工作者,也在與大車司機的協力作戰中,見識到了這些如同高雄阿伯一樣,被「墨綠」遮蔽了面目的兄弟們的「豪情和智慧」。

他們當中,有人真是絕頂聰明,知識淵博,早年未能受到比較高的教育,多是因為欠栽培,而不是缺才智。政治上,他們大多數對黨外時期如數家珍,對黨外運動出錢出力自不在話下,民進黨成立之後,他們也很自然地找到情感依附,小額捐助,大力拉票,從不遲疑。不少人的說法是:自從有投票權以來,從來沒有投過非黨外、非民進黨系統的票。皮夾內,大車駕照和民進黨黨證放在一疊的,一點也不稀罕。[1]

大車司機們被背叛了的憤激,或許如同高雄阿伯所言的「高雄人不快樂」。「韓流」之崛起,承接的正是這樣來自地心的火。高雄真的是「本土/台獨堡壘」嗎?在1979年12月高雄「美麗島事件」之前,當年1月,高雄橋頭縣發生了南北黨外人士聚集遊行的「橋頭事件」,抗議老縣長余登發父子的被捕,是為戒嚴時代突破性的大集結——余登發是日據時代就以參與地方議會與殖民強權鬥爭的「硬骨頭」;他主張中國和平統一,以「知匪不報」獲罪——其時的黨外民主運動,凝聚的本是不分統獨的「爭民主」,其時的高雄人民,支持的是以「為民服務」、「犧牲奉獻」為信仰者。

1980年代初的台灣人民,也曾支持另一個與韓國瑜一樣,出身外省眷村的平民子弟——被稱為「黨外長子」、「街頭小霸王」的林正傑,也是1986年民進黨成立的創黨元老,面對民進黨成立後為以族群為策略以求快速奪權的「台獨」傾向,他曾喊出「台灣人民也有選擇統一的自由」,努力召喚「台灣民主運動的初心」 。這樣一個民主運動,如何為之後的民進黨操弄成「省籍對立」的族群政治?如無法力挽狂瀾而退黨的林正傑所說,「台灣民主運動被民進黨鵲巢鳩占」——理清這一歷史過程,我們或許會對今日高雄阿伯、大車司機的「轉變」,有個更貼近他們的身心情感的體認,或許會對阿伯所說的「曙光」,對台灣政治的轉機,有個更有方向性的把握。

幾個月來,偶或翻讀,總覺得大陸不少媒體對台灣選舉的報導,帶著一種自覺不自覺「看鬧劇」的意味。大T君說:我也認為台灣選舉是「鬧劇」啊,只是大陸這樣看著看著,台灣就更遠了。

我冀望著他們,和像他們一樣投身於台灣的變革、兩岸的和平發展的朋友們——那「鬧劇」裡翻滾著的真情和真義,若能被我們看到、握住,台灣還會遠嗎?

 

[1] 林深靖:《「轉盤者」如何成為「翻盤」的指標?》,2018.11.17。

 

發佈日期:2018/11/23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