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中國與世界

政治成熟的可能:以「工業黨」和「小粉紅」的話語行動為例

政治成熟的可能:以「工業黨」和「小粉紅」的話語行動為例

◎吳靖、盧南峰

 

【編按】當代中國活躍的網絡政治生態催生了「公知」、「自乾五」、「小粉紅」等諸多邊界模糊的網絡群體及話語體系。近年在軍事論壇、知乎、觀察者網等言論平台,以及涉及科技和產業的自媒體公眾號中,甚至在某些影像作品的文化表徵裡,比如《戰狼2》、《紅海行動》、《流浪地球》等,能識別出一支將工科和工程實踐領域的知識方法、生產力和技術至上理念、國家主義和民族主義立場相結合的網絡話語力量,已經有越來越多的研究者和觀察者將這樣一個崛起的話語群體稱為「工業黨」。

「工業黨」是誰?是「知情的民族主義者」,還是偏好集權的「新右翼」?本文指出,「工業黨」多數為理工科背景,借助其專業知識,生產出屬於自己階層的意識形態,並有意識地參與實踐與觀念鬥爭,自覺地將自己納入到宏大的政治與歷史敘事裡,從而在特定的社會結構中,對現代世界的生成邏輯及自身的歷史使命提出獨特見解。「工業黨」主動區分出「西方化」與「中國化」兩種國家發展模式,並積極尋求一套可以替代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現代化方案。因而,「工業黨」一方面調用的歷史資源——對毛澤東時代工業化方案的認同——給它帶來「極左派」的帽子,另一方面它對國家主義經驗的認同又讓它被攻訐為「新右翼」乃至法西斯主義,這也是「工業黨」在中國大陸左右政治光譜上面目模糊、形象矛盾的原因之一。

原文載於《東方學刊》2019年夏季刊(總第4期)「工業黨的文化自覺」專題欄目,並公開於公眾號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本文版本轉載自2019年7月4日保馬

 

電影《流浪地球》行星發動機側面結構圖。

 

Read more

曹征路:你想多了嗎?

曹征路:你想多了嗎?
◎曹征路

 

【編按】如何理解中美貿易戰、G20美中暫時停火下的角力,中朝美之間的會面等等?本文作者曹征路老師為知名作家,曾撰寫關於文革時期的《民主課》。本文提到,在這些國際角力中,社會主義的國家體制,包括以國營企業為主體的競爭優勢,還有毛澤東時代留下工業製造體系及其政治遺產,是對抗與回應中美貿易競爭的關鍵。本文轉載自 2019-06-22《烏有之鄉》 

 

影像來源:達志影像

 

Read more

《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全球化首部曲

《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全球化首部曲
◎楊渡

 

【編按】本文為楊渡老師新書《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第七章,楊老師將於6月26日上午9:30於臺南市下營區老人福利協進會舉辦新書講座,顏思齊後人、左翼聯盟顏坤泉也將參與與談。感謝楊渡老師供《新國際》轉載,讓我們先賭為快。

 


再悠長的歷史,總要回到當代的書寫。

再遙遠的記憶,總要找回人間的溫情。

從台灣安靜的海濱媽祖廟開始,我試著在台灣的農村,在廈門青礁村的顏家宗祠,在福建龍海的古月港海邊,在平和的古窯址,在長崎、平戶的古寺裡,追尋一個傳說中的名字──顏思齊。從一個人的生命開始,卻看見一個時代,一段深遠的歷史,一個遼闊的文明。

從16世紀到17世紀大航海時代,中國有過三次重大機遇。如果中國作出政策回應,歷史不會是今天這樣。可惜明朝和清朝都錯過了。

 

Read more

《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從魍港出發

《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從魍港出發
◎楊渡

 

【編按】本文為楊渡老師新書《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第一章,楊老師將於6月26日上午9:30於臺南市下營區老人福利協進會舉辦新書講座,顏思齊後人、左翼聯盟顏坤泉也將參與與談。感謝楊渡老師供《新國際》轉載,讓我們先賭為快。

 


1624年,當荷蘭來到台灣的時侯,台灣已不是一個蓁莾未開,草萊未闢的島嶼,而是有不少福建商人、外商、漁民、海盜、小生意人齊聚的地方。李旦、顏思齊已經有自己的艦隊勢力。顏思齊所面對的1624年,是一個歐洲諸國強權來臨的複雜局勢。

那是大航海時代伊始,一切海洋秩序尚未建立,海洋世界還沒有國際公法,沒有規則、沒有領海觀念的戰國時代。

那時,沒有一個中國人會想到,大歷史的改變,會從邊彊海隅開始。

 

Read more

五四時的工學結合

五四時的工學結合
◎梁寶龍

 

【編按】近日的佳士事件學生的支援令工學結合再起議論,而今年是五四一百年,一百年前工人與學生運動如何走在一起呢?本文回顧了百年前的工學結合的歷史。作者梁寶龍致力於工人歷史研究,感謝作者供稿,若有興趣與作者進一步研討交流,請發電郵至:leungpolung@gmail.com

 

來源:維基百科。

Read more

《工廠青年》:世界工廠裡的青年困境及其可能

《工廠青年》:世界工廠裡的青年困境及其可能
◎蔡博

 

【編按】「996.icu」諷刺了勞動者過勞的處境,而早些年富士康工人連環跳自殺背後,是工人面對極大的心理壓力與處境,連嘲諷的力氣都沒有了,選擇以生命表達了深沈的絕望與憤怒。近日尤其諷刺的是,富士康大老闆說媽祖託夢,要他出來做點事,帶給年輕人希望。然而,他是否明白年輕人為何沒了希望?

2014年底,深圳大學傳播學院的教授郭熙志帶著兩名大學生,扛起攝影機,來到深圳市康佳通訊製造總廠,開始了紀錄片《工廠青年》的拍攝。郭熙志在進入高校之前,曾有過二十年的地方電視台的工作經歷,並創作過《渡口》(1998)、《喉舌》(1999)等觀照現實的重要紀錄作品。此次和他一同參與拍攝的兩名學生,阿嬋和阿涵,一位已經畢業工作了兩年,卻感覺自己一直在浪費時間,另一位仍在學校唸書,她們都對紀錄片懷有理想和熱情,想藉這個機會學點做紀錄片的手藝。《工廠青年》除了以紀錄片為媒介,回應曾經發生在富士康工廠裡十四連跳的殘酷現實,追問那些工廠裡的年輕人,在自殺前究竟承受了多大的工作與心理壓力。記錄的同時,也隱約對照了兩位年輕記錄者這般知識青年參與記錄的歷程。這篇文章除了是評論《工廠青年》,也描述了工廠青年與知識青年兩個群體間的彌合與分裂:他們同樣地被綁定被機器時間脅迫著無奈前進,也是被消費文化與城市中產文化等意識形態傳喚出的夾於城鄉間的尷尬主體,以及在世界工廠裡暢想「理想主義微光」的可能。本文原刊於《青年學報》201901期,轉載自2019-03-24保馬

 

《工廠青年》海報

Read more

從「996」再思三八工作制鬥爭史──讀《資本論》筆記之一

從「996」再思三八工作制鬥爭史──讀《資本論》筆記之一
◎梁寶龍

 

【編按】近日,中國大陸互聯網公司的程序員,興起996.icu,抵制公司的「996工作制」。「996工作制」簡言之即:早上9點工作到晚上9點,中午或傍晚休息1小時,每日工時總計10小時以上一週工作6天。996.ICU反諷「996」工作過勞直接送急診。阿里巴巴集團馬雲則跳出來回應:「能做996是一種巨大的福氣,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沒有機會,如果你年輕的時候不996,你什麼時候可以996?」然而,「996工作制」已經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台灣的《勞基法》修惡,也是在工作日與工時上提供資本家更多的彈性來使用人力(勞動力),而犧牲的仍是工人。

工時與工作日是怎麼來的呢?馬克思在《資本論》第一卷第八章〈工作日〉指出:「正常工作日的確立是資本家階級和工人階級之間長期的多少隱蔽的內戰的產物。」〈三八工作制鬥爭史──讀《資本論》筆記之一〉一文從〈工作日〉談工時制度的鬥爭與現代各國工時制度如何形成的。當「過勞」與「過勞死」幾乎成為常態,不穩定與條件下降的勞動狀況,重新耙梳工時與工作日的歷史與意義,或許能思考在現今各種彈性化的勞動狀態與僱傭關係下,如何透過工時的鬥爭,找到一些突破資本主義生產關係的可能。作者梁寶龍致力於工人歷史研究,感謝作者供稿,若有興趣與作者進一步研討交流,請發電郵至:leungpolung@gmail.com

 

來源:網易,https://tech.163.com/19/0408/22/EC990PSO00097U7R.html。

Read more

重新思考二二八:跳脫民進黨歷史敘事的社會主義史觀

重新思考二二八:跳脫民進黨歷史敘事的社會主義史觀
◎史青

 

【編按】在統獨對立的結構下,二二八的歷史敘事長期由民進黨的政治話語與台派的歷史論述所主導,近來又有數名學生將政治大學蔣介石騎馬銅像鉅掉馬腳,一語雙關,呼籲「勿忘二二八」,而國民黨則持續反共或強調蔣政權的功績作為回應,但究竟要記得什麼樣的二二八呢?本文作者認為,雖然當時共產黨並未掌握台灣反抗國民黨的領導權,但是仍須放在中國民間「反美﹑反內戰﹑要和平」與社會主義鬥爭的歷史脈絡,才能說清二二八事件的歷史意義。同時,本文作者點出了訴諸省籍衝突的主流詮釋是如何由「美國因素」與台獨政治所共構,並指出中國大陸的經貿政策為了拉攏了大資本家,反而背離了台灣人民的利益,因此再度強調「紅色中國」的社會主義的重要性。本文略有刪節,原文轉載自紅色江山

 

Read more

習近平「102重要講話」的內在邏輯和政治意涵

習近平「102重要講話」的內在邏輯和政治意涵
楊開煌

 

【編按】2019年1月26日民主文化基金會與新國際合辦了「【重新思考民主】論壇系列:解讀習近平,解析兩岸大未來」,針對中美貿易的戰火持續延燒的今天,台灣究竟如何自處與兩岸未來發展方向等問題展開辯論。與談人之一楊開煌教授,任教於銘傳大學兩岸研究中心,針對習近平年初《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年紀念會的談話提出分析。本文轉載自《海峽評論》338期2019年2月號

Read more

半路出「家」:給佳士女性主義者們的「家書」

半路出「家」:給佳士女性主義者們的「家書」
Lala Lau(劉璧嘉)

 

【編按】2018年7月,大陸佳士科技的工人試圖自組工會爭取權益而遭黑警阻饒、毆打及逮捕逮捕,隨後各地工人、左派組織、退休幹部、軍人及學院老師紛紛聲援,各地大學生更是趕往深圳參與抗爭。官方打壓大學抗爭者的重要手段之一,便是利用父母施壓或直接限制學生行動。譬如,沈夢雨多次被父親綁架回家;李彤被家人軟禁及質問;轉帖佳士資訊的賈世杰遭到家人詐病欺騙,繼而軟禁。左翼青年該如何向家庭「出櫃」自己的政治理想,甚至與家庭交代自己的前程?如何理解及應對家庭,變成了抗爭者心裡必須面對難關。透過書信的形式,本文作者希望能提出「家庭」這個普遍卻又少分析論及的問題,並藉由分析性的書寫,確立家庭改革作為革命想像的一部分。同時,也希望透過這封「家書」,在岳昕被迫認罪的此刻,能給予抗爭者一點安慰,可以接過彼此的堅強與軟弱,努力走下去。作者為中央大學碩士生,目前研究香港70年代社會運動情感政治,歡迎交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