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磚專題】林正修觀點:瑜珈之國沒有魔法

【金磚專題】林正修觀點:瑜珈之國沒有魔法
林正修

【編按】金磚會議前夕,中印雙方隨即在邊界的衝突上達成共識,究竟印度目前的政治狀況為何?作者近年關注印度議題,本文從印度總理莫迪的施政,概略點出目前印度金融、宗教、政治等面臨的問題。

來源:新新聞第1590期,授權轉載。

出席2017年印度獨立紀念日活動,來源:Modi的Facebook

 

8月5日在印度孟買,有一場亞太中重量級(Middleweight, WBO Asia & Pacific)的拳王爭霸賽,對陣的雙方是印度的Vijender Singh與中國維族選手祖力皮卡爾·買買提艾力(Zulpikar Maimaitiali),終場以印度拳手獲勝,但之後他卻說:「願把勝利送給對手,因為我不希望兩國在邊境對峙,我希望兩國和平…」

常識都知聲明與表態並不會改寫比賽的紀錄,但Vijender Singh拳技與風度俱佳,在印度傳為美談。這條新聞在中國只有極少的露出,大部分網友只覺得因為裁判不公中國拳手才會落敗。而新華社的英文頻道Spark之後播出了「印度七宗罪」的短片,片中的種族偏見引起印方的抗議,隨即印度就有網媒把習近平畫成易怒的維尼熊。

中印雙方的媒體互相指責,官方暗助的正妹節目也不厭其煩地做政治宣傳。基本上,可以把這些政治花絮當成兩國影視產業的延長賽,但寶萊塢的想像力一向領先中國的同行,印度媒體的多樣性也讓人目不暇給,這些來往罵架唯一可能的效應,就是兩國憤青的幽默感與外語能力都能有所進步。

然而在經濟的長程賽之外,印中兩國的領導人也正在政治的纏鬥中苦思突圍。習近平的十九大,事關權力是否再次集中一人的頂層設計,各利害關係者莫不全力相搏,而莫迪則是乘勝追擊,誓言贏得連任,在5年內讓印度完全改觀。習莫二人都不以常規的領導者自居,中國憲政體制尚在摸索中,侈言常規往往預測失準。而印度是久經考驗的民主政體,莫迪的「非常規」就非常值得關注.

如果只從英文網媒來看,莫迪無疑是超級巨星。他不但行程滿檔而且唱作俱佳,他守身禁慾,但講話聲如洪鐘,揮灑自如,比照本宣科的東亞政治領袖不知強上幾倍。他有自己的APP,年輕活躍的莫粉動輒幾千萬人起跳。臉書推特對政治人物早已不稀奇,莫迪還有自己的網路電台(Mann Ki Baat),每個月他都會像個瑜珈上師一般開示,主題遍及宇宙萬物到人生處世之道。比起中共慣用的學習文件與領導與講話,莫迪其實更接近「既為君,也為師」的東方模式。

但治國不可能只靠網媒,成長與發展才是繼續執政的保證,所以莫迪上台後首推換鈔與稅改兩道大菜。

獨立以來,印度的稅收體制紊亂繁瑣,結果造成逃稅成為常態,富人大量囤積現金。印度式的社會主義看似什麼都管,但國家卻常因阮囊羞澀而令不得行。莫迪認為稅收能力與製造業,是印度追趕中國的關鍵,所以以換新鈔的突襲方式,讓富人的灰色存款現形,但此舉殃及池魚,許多平民百姓甚至覺得換鈔好像一次金融戒嚴。

其次莫迪又修改憲法,推動GST(Goods and Services Tax)新制,這種間接稅系統,可以讓聯邦與邦政府直接介入企業與民間的經濟生活,稅率與外國相比看似並不高,但本來自由慣了的印度企業主與小生意人卻覺得GST是擾民的苛政。據莫迪自己提出的數據,GST提高了政府3成的稅收,但底層百姓對尋租的批評仍然不絕於耳。

我曾經在電視上看過,基層官員拿著喇叭放送莫迪的廣播給農民聽,演說中他要人民不必怕GST,如果有索賄的情形,希望農民能勇敢舉報。以新政整肅貪腐,又號召草根反對官僚,莫迪的兩手策略讓人不禁想起文革初期的毛澤東,但他的稅改與發展戰略又與朱鎔基有幾分相似。莫迪同時深諳社群傳銷與傳統政治,他既土又洋,與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威權領袖十分不同。

今年8月15日是印度獨立71周年,整個儀式就像莫迪的加冕典禮一般。演說之前,他以印度教的傳統儀式向甘地致敬,然後對國民許下了未來5年的宏願,誓言讓貪腐、恐襲與官僚主義消失。他說面對喀什米爾的衝突,「不可能用子彈解決,而是要擁抱他們。」批評者會發現莫迪的言語無可挑剔,但這些美麗的修辭未必能讓印度少數族群安心。

以穆斯林為例,他們不少人認為莫迪的危險甚於改革的好處,他們擔心未來5年國徽上代表印度的動物,會從阿育王柱的獅子變成牛。一旦如此,印度教的聖牛信仰就會強制實施在全國。目前在某些印度教徒占絕大多數的城市,已經開始實施禁牛令,牛奶仍可以公開販售,但不准屠宰牛隻。

牛肉議題的衝突在印度未來幾年內將具有爆炸性,足以分裂一個國家。莫迪和他的支持者必須深思,一個國家因為飲食風俗而激烈對抗是否明智?傳統包袱沈重的印度,需要更徹底的政教分離與世俗政治,而不是具有排他性的種族動員。就這個意義上,莫迪是與甘地建國的核心價值背道而馳的。如果他認真反思中國文革,就會知道任何的躍進與操弄,都會在往後付出數倍沉重的代價。

其實莫迪真正挑戰並不來自穆斯林與在野黨,而是要超越的前任總理辛哈(Manmohan Singh)的成就。正是在這位錫克教總理的推動下,印度成功入世(WTO)並廢除許多僵硬的經濟教條。今天莫迪的改革正是在前任的基礎上,但莫迪似乎缺乏辛哈的包容性與國際視野,須知任何片面躁進的措施都不適用於不可思議的印度(incredible India)。

而莫迪治下的印度能否成功超越中國?目前還言之過早,但其人的執政風格卻讓我想到國際政壇上的一對好友:俄羅斯的普京與土耳其的厄爾多段(Recep Tayyip Erdoğan)。兩人都曾勵精圖治,打擊權貴,兩人也都提倡回歸文化根源,強化國家尊榮與國民認同感。但現在普京因為干預烏克蘭遭到北約抵制,至今困守在經濟制裁中,普梅二人長期執政導致的貪腐,讓年輕世代深感不滿。而厄爾多段則是迫害對手,修憲弄權,仿佛自己就是鄂圖曼帝國的蘇丹再世。

所幸印度實在太過複雜與民主素養深厚,南亞次大陸要出現一個獨裁者的可能性並不高。莫迪必定會大大翻攪印度原有的政治規則,但制衡他的力量也會與時俱進。

瑜珈之國沒有魔法,只是自認天命在身的領袖總想催眠人民。

 

延伸閱讀:

林深靖觀點:金磚高峰會在廈門另一個「黃金十年」的契機?
崔之元:路德•次貸•金磚
林深靖:國際關係民主化──金磚國家的意外貢獻
吳福成:「金磚五國+」,擦亮黃金十年?

 


活動公告臉書活動頁面

 

發佈日期:2017/09/26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