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光復的本質

臺灣光復的本質
◎潘朝陽

 

 

 

161014

▲臺灣光復節慶祝

 

 

臺灣的空間區位是十字路口,從歐亞大陸、印度洋到太平洋,這是東西橫向的路徑;由東北亞至東南亞,這是縱向的路徑,它們在東亞海上的交錯點就是臺灣。較古老的時代,人類只能沿著海岸航行而跨越大洋航行困難,臺灣仍屬世界文明的外面,但從跨越大洋航行的科技帶來人類可以作全球航海之後,臺灣就被納入東亞海洋的十字要衝。

 

 

日本殖民主義依然存有重佔臺灣的野心

西方列強幾乎一望見臺灣,就對臺灣展開殖民佔領或殖民貿易運動,其中包括葡西荷,也包括英法美。特別是後來居上的美國,早於清同治時期,就鼓舞協助日本入侵臺灣而製造「牡丹社事件」。從此之後,美國一直都在東亞地緣政治上直接或間接影響或支配臺灣,但沒有入佔。雖然西班牙、荷蘭有過入佔臺灣少部分區域,但為時甚暫。日本則不是,它邁入對外擴張史之後,就是典型的殖民攻掠型海盜國家。豐臣秀吉(1537-1598)有狂悖野心,且付諸實踐,他以入統中國統治全東亞為目的,且以為明朝中國容易消滅,所以他處心積慮西侵朝鮮,南進臺灣;西侵是為了入主中土,南進是為了佔有亞洲的南方。從此始直至二十世紀,鉗形的軍事殖民經略,是日本的基本國策。數世紀的殖民拓張的武力南向出海,在其尋找低緯度陽光溫暖豐腴的南方之動線上,臺灣正是日人覬覦垂涎之大島。換言之,從明朝中後期開始的日本東亞海洋殖民主義,從來沒有停止其入主宰制臺灣的夢想和行動,終以甲午(1894)侵華之戰而割據臺灣(乙未,1895),日本殖民主義至今依然存有重佔臺灣的野心。

臺灣甚早就已進入中國史冊,在日本進圖臺灣的同一個時代,中國人以非個別人民形式而是以國家層級,也渡過海峽而接觸臺灣。明朝海軍曾在臺海趕走西歐海上勢力,而鄭成功一六六一年來臺將荷蘭人驅離,則開啟了中國人民以及政權入統臺灣的歷史,臺灣是中國最東緣的拓墾移民之地,也就是中國最東的國土,因此史籍亦以「海東」稱呼,以人言,尊稱來臺最早賢儒沈光文為「海東文獻初祖」;以器言,則建立的臺灣第一正式儒學書院之名為:「海東書院」。

從明鄭設立聖廟建學校以教臺民始,再經清朝以朱子儒學立教的兩百多年,臺灣除了原住民族,其大部分的城邑鄉村,都已是中華文教普被之區。而甚至和平融入漢族社會的平埔族原住民也接受儒學儒教而逐漸融入華夏民族之中。學者李國祁和尹章義以客觀史料充分論證說明了臺灣轉化成為中華大地的過程和結果,李氏稱此種臺灣儒家人文化的過程為「內地化」,尹氏則稱之為「儒漢化」。

但是如同上面敘述,由於臺灣的地理區位之特殊,它正好是中國與日本交綏衝突之島。中國由西向東,中華禮樂文制跨海而至臺灣,臺灣已入中國,日本終是慢了一步,但其以「大東亞共榮圈」為意識形態而由北向南,殖民侵略主義先是消滅琉球王國,並直接切入臺灣。故臺灣遂成為中華民族力拒日本帝國殖民侵略主義的最東之前緣。這就是從清末一直到今天,臺灣仍然還必須進行民族和國土保衛之神聖鬥爭之因。

 

 

 

失而復歸,謂之「光復」

一八九五年(乙未),日本以暴力佔據臺灣,這是從豐臣秀吉以來,歷經了從古代型提升為現代型倭寇形態的日本殖民帝國終於以霸權武力的殘暴方式,從中國搶奪了臺灣。中國失去海東美麗之島,直至半個世紀的一九四五年,日本在二戰中戰敗投降,臺灣才又重回中華。因為中華的海東之島曾經喪失,現在又重新歸返,此種失而復歸,謂之「光復」。

在大歷史的脈絡和結構中來省察,臺灣光復的意義,不僅僅是臺灣這個島再回到中國版圖,再由中國設官統治而已。臺灣光復乃是中國在一百數十年的反帝國主義、反侵略主義以及往上追溯更加久遠而長達數個世紀之久的反抗打擊倭寇日盜的東亞王道的一次大勝利。上次的勝利是中國明朝協助韓國李朝在朝鮮半島擊潰入侵之日軍而使倭寇日本遭受西進大陸的挫敗。

然而日本據臺五十年,在臺灣豢養培植了一批臺籍漢族的出賣者階級,此等特權就是「皇民化臺灣人買辦」,是替日寇充當壓迫臺灣人的臺籍犬奴,他們由於出賣先祖和同胞而得到不義之富貴,這批「臺奸」,就是臺獨分離主義的始源與核心。臺獨分子之所以主張並進行臺獨運動,是因為他們的心性和生命是連著這數百年的海盜倭寇型的日本殖民帝國主義的,他們認同的是從東京順著九州鹿兒島再經奄美列島,並侵入琉球群島而最後入據臺灣的這條縱貫的日本嗜血之魔道。因此,他們當然仇視從中原經福建而渡海來臺的儒家常道慧命為文化核心的華夏之王道。在此歷史關係中,臺獨遂視臺灣的中華本質有著誓不兩立的深仇大恨,而長久處心積慮要消滅之,並恢復臺灣的日本殖民性質。

從此架構和內容來看,臺灣的光復,其實還沒有充分、完全實現。因為一九四五年臺灣重歸中華祖國之時,中國並沒有認識臺灣潛存的嚴重問題,即反中華的倭寇日本殖民臺灣的遺毒並未清洗。這個遺毒由皇民化臺灣買辦特權階級結合二戰之後的冷戰體系之領導者美國霸權的反中國之戰略目的,而使臺獨勢力在臺灣社會、政治、文教等部門存活茁壯,由於兩蔣政權為了保臺反共而默許縱容了島內外的臺獨勢力,遂使此條遠從豐臣秀吉以降的倭寇形態的殖民主義之魔道,居然在李登輝奪取大權之後,在臺灣重新橫空盤踞。

 

 

 

皇民化臺獨勢力如同附著人體之「異形」

媚日附日的皇民化臺獨勢力如同附著在人體之內的「異形」,它從蟲卵起始,吸取其宿主中華民國的身體養分而在臺灣之內蜉化成蟲,最終長成一尾巨大「異形」,終於破體鑽出,這近三十年來的文化臺獨,通過臺獨的體制教育、文化教育、社會教育,其實已經逐漸而有效地剔除臺灣的中華性,入主的是日本性。臺獨在臺灣有步驟規劃地重建日本神社,臺獨媒體、學者、名嘴不斷地叫囂稱現代臺灣的統治史是接續日本統治,而與中華民國無關。今年中華民國政權落入臺獨之手。臺獨政權即刻阿媚奉承日本主子。蔡英文和民進黨其實是明目張膽地把「中華民國」當成衛生紙、面膜,用後即丟。中華民國已名存實亡,臺灣已經淪陷,臺灣還未光復。

中國反帝國主義的聖戰,從屈辱的《南京條約》被迫簽字時,就已開始。在深層的羞恥中被迫訂立《馬關條約》,將如同中國海上雙眼之一的臺灣血淋淋地挖剖給日寇,此乃中華民族的奇恥大辱、血海深仇,故激起孫中山先生組織興中會而發動國民革命,終於創建了中華民國。八年浴血抗日之戰,有甚多臺灣人參加,也等於是臺灣人直接參與了光復臺灣的神聖使命。所以,臺灣的光復,是臺海兩岸全體中國人共同完成的。

對於近代多難興邦的中華民族而而言,臺灣是如此珍寶多嬌,是中國在東海上不可拋卻的明珠。如今卻有亂臣賊子居然污濁了臺灣而竟然想將中華寶島奉送給日寇。臺灣仍然蒙塵,猶待中華重光而復歸大一統。

 

 

(本文作者為臺灣師大東亞學系兼任教授)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