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台灣可恥的陸配歧視待遇暨殖民之記憶

談台灣可恥的陸配歧視待遇暨殖民之記憶
俞力工

 

 

民進黨政客多認為陸配申請身份証應當要等待六年,甚至八年,理由是中國大陸與台灣目前是 “敵對的關係”,所以不能與僅僅等待四年就取得身份證的外配“平等對待”。

這種託辭,其實反映了這批政客的真實思維:即第一,海峽兩岸仍舊處於敵對關係。套句老話,就是仍舊處於內戰未決狀態;第二,凡來自對岸的人士,都屬潛在敵人,因此必須歧視對待;第三,即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為普世原則,台灣一方卻可無視文明規則存在,加諸某一族群歧視性待遇。

 

 

話題回歸起點,台獨理論的基礎不就是 “台灣人與北京當局從來沒有打過仗,因此兩岸現狀不是內戰未決,而是一邊一國,和平共處” 的關係嗎?可笑的是,為了區區幾十萬婦女,台灣同胞的配偶,台灣孩子的媽,竟然就突然扯下面具,寧可恢復敵對狀態了。難道說,恢復敵對關係,會更加保障台灣的安全、和平與獨立嗎? 當然是適得其反,於是乎,該舉措反映的不外是他們的短視、小氣、傲慢與愚蠢。

再者,即便今天兩岸關係仍屬內戰未決的敵對狀態,難道就不應該尋求和平談判,化解雙方的敵意嗎?即便不論出於什麼原因,或是不敢,或是不願,或是不為外國勢力所允許,而無法進一步與對岸當局接觸,有必要把對岸13億人口也都視為敵人並予以敵視對待嗎?難道就不怕引起眾怒,而讓13億口痰淹沒於太平洋海底嗎?台灣這樣一個彈丸之地,竟然能夠在短短十多年內引起對岸舉國上下的公憤,實在也是古今中外的一大奇蹟。

至於人人平等方面。當前手握立法決策大權者,即是那些通過民主投票選出來的各路民意代表。他們如何行使人民託付的代議權,即刻反映出其法律、道德素養。

 

人類歷史,有許多不堪入目的片段。例如,奧斯曼帝國時代,突厥人在歐洲有計劃地俘虜了許多歐洲孩子,待他們長大成人、又接受了戰鬥訓練之後,便作為奧斯曼帝國的尖兵,遣送至歐洲攻打自己的父母親。

日據時代何嘗不是如此,就經過那麼幾十年的皇民教育,便能夠鼓動上百萬的台灣年輕人報名參軍,然後經過篩選,最後遣送了21萬前往戰場,其中就包括處於水深火熱中的祖國大陸。

這兩個往事都是時代悲劇,我們可以譴責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的胡作非為,也可以討論殖民教育與高壓政治之下的社會反道德、反倫理的畸形結果。不過,有兩個議題或論事角度應當盡量避免:

首先,客觀地看,無論是歐洲孩子,或是台灣年輕人(還包括慰安婦),本身都是受害人,因此不能提出 “他們是否出於自願?”的問題。討論這種無聊問題,可以說是對受害者的再次迫害。

其次,作為受害人,必須了解帝國主義、殖民主義時代他們所處的被動條件,因此無需為自己充當鷹犬的行為找尋任何正當理由。如果至今還沾沾自喜,或者依舊以充當皇民、皇軍為榮,則是對受害親人與受難同胞的雙重傷害。

 

 

(本文作者為旅居維也納作家,曾任教於世新大學。老保釣成員。)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