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罷工

香港政治罷工史

香港政治罷工史

◎龍少爺

 

【編按】昨日(8月5日)香港反送中再次進行全港大罷工。六月中工盟就曾以罷工為號召,但雷聲大雨點小,更像是「請假」而非「罷工」。隨著港府態度依舊強硬,以及元朗事件與警方涉及不符合比例原則與程序的驅散手段,搞到了一般街坊居住與生活所在,使得不少公務人員與街坊居民也出來支持,這或許形成了8月5日罷工行動號召的基礎之一,多數罷工屬經濟罷工,而昨日所謂的「罷工」則像是政治表態的罷工,或者是既有行動的某種升級或擴大。投注的情感更是帶有一種無路可退、終極一戰式的道德表態:「站出來,不然就沒有明天」或訴諸「年輕人替你擋,打工者應該罷工」。昨日的行動,包括機場航班縮減、香港七區展開集會,也有行動癱瘓交通等,過程中警民的衝突不斷,晚間也出現民眾砍人與棍棒相互鬥毆。針對此,港府與港澳辦再次召開記者會,加強力道強調社會穩定秩序與一國的主權,嘗試奪回主導,也是警告。抗爭參與者之間的分化聲音也開始出現。

如前次推送文章提醒思考與分析的重要,那麼究竟這樣的「罷工」是什麼性質?「罷工」的基礎是什麼?政治的目標與帶來的政治效果如何?與「罷工」相關的各階層受僱者們與商業資本家又如何理解?除了對當下的分析檢視,另一個重要的角度是從過去的歷史來參照。本文概略耙梳香港歷史中重要的罷工事件與脈絡,並指出當中的問題。同時作者也提供了相關書單供有意者參考。本文原刊於2019年8月3日《懷火》感謝作者供稿轉載。

 

「8月5日罷工」的圖片搜尋結果

訴求8月5日罷工的文宣之一。來源:香港職工盟網頁。

Read more

台灣金主化,資本主義矛盾深化,支援華航機師罷工!

台灣金主化,資本主義矛盾深化,支援華航機師罷工!
◎蔡建仁(左翼聯盟中央委員)

(標題為編輯所加,內文轉載自左翼聯盟)

 

(一)「師」字輩終於認同丶投入到勞工的大軍,從神壇走下來,挽起袖子怒嗆資本家,預告著受雇的醫師丶律師丶會計師丶OO師…… 行將一個一個匯進社會的大洪流,歷來自命的「專業人士」不再不資不勞了。

(二)這是資本主義在台灣的矛盾進一步深化,不止是勞資關係的惡化,更是台灣資本主義的竭命性危機。

(三)雇與被雇的分化本是現代社會的特性,在這島上,老在「全民」丶「台灣人」的符咒下不被認識到,所以激起的反抗也是「全民」的丶「台灣人亅的,進不了現代政冶的門檻,只在打部落仗,以致「全民」受害丶「台灣人」受害。

(四)社會如此變化是生活事,不足為奇,奇的是,應對的民進黨兩主將都是解除戒嚴後,自炫「野百合世代」的DPP接班人,幾天來的言行在在顯現為前現代的水平,何異KMT!是則,解嚴了嗎?野百合是塑膠花嗎?民進黨搞過社會運動嗎?鄭文燦丶林佳龍!你站在哪裡?你是誰?

(五)己亥豬年來到,揭示了台灣社會變化的實質,同時暴露DPP的落後無能,一如KMT,近三十年的民主化不過是在換老闆,竟是全盤的金主化,一場騙!

受夠了!凡我受雇者請來支援華航機師罷飛,亦即支援你丶我不再受騙的真民主!

左翼聯盟聲援華航機師罷工!

 

左翼聯盟聲援華航機師罷工!交通部應撤換航華航董事長何煖軒,維持華航永續經營與飛航安全!

華航機師今日(2月8日)被迫宣布罷工,左翼聯盟聲援以合法程序發動罷工的華航機師工會,維護勞工的權益;並呼籲交通部應立即撤換航華航董事長何煖軒,維持華航永續經營與飛航安全!

罷工是勞工抗爭的最後手段,此次罷工如果不是資方態度強硬、缺乏誠信、並不斷放話醜化機師工會,機師工會斷不會採取罷工此一行動。

華航公司自從何煖軒就任董事長以來,不斷拒絕工會提出的各項協商要求,並對不聽話的工會幹部進行打壓與報復。以2016年華航空服員罷工事件為例,何煖軒對之前與空服員工會協商的承諾跳票不但不理,並對參與抗爭的華航工會幹部不斷加以懲處與打壓,顯示何煖軒實是華航勞資關係最大的破壞者,並已失去誠信,無法再能有效領導公司運作。所以我們呼籲交通部應該以主管機關與華航大股東的雙重身分,積極介入本案,將不適任的何煖軒撤換,以維持華航永續經營與飛航安全!

同時我們也要警告何煖軒的後台老闆桃園市長鄭文燦,不可濫用行政權偏袒華航資方,如果採取不公平的方式干涉罷工行動,將成為台灣所有勞工的敵人,左翼聯盟將會與台灣所有的工運團體集結起來前往華航公司與桃園市政府抗議,維護勞工的權益。

 

 

左翼聯盟成員(南部)聲援華航機師工會罷工

 

發佈日期:2019/02/11

戒嚴的非記憶

戒嚴的非記憶
陳柏謙

 

【編按】2017715日,台灣解嚴30週年。在位當權者或以憶苦思甜方式自我禮讚表功,或以華麗詞藻自詡為自由民主之推手兼化身。然則,自戒嚴體制解除以來已30年,台灣社會的束縛感與壓迫感消失了嗎?勞動者被榨取受奴役的狀態解除了嗎?本文作者陳柏謙指出:解嚴前與解嚴後,台灣的勞工與工會遭到資方與國家打壓的情況其實並無太大差異,他說:「真正影響資本/國家與工人階級之間的關係,主要的變項是國家與社會的性質……過去三十年來的發展所凸顯的一個明顯事實是:解嚴並不會自動為台灣工人帶來徹底的自由與解放,而工人(乃至於所有人)的完整自由與解放,唯有在真正徹底翻轉當前的政治與經濟結構後,才有可能達成。」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