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南山公墓,台灣最珍貴的古墓葬區──黃偉哲可能給答案?

留下南山公墓,台灣最珍貴的古墓葬區──黃偉哲可能給答案?
◎吳昭明

 

【編按】農曆新年除了是親友團聚、也是祭拜與緬懷祖先的時刻,位在台南西南郊的南山公墓為風水寶地,是台灣開發史上最珍貴的、僅存的、歷史最久遠的墓葬區。歷經400年層層疊葬,目前全區墳墓初估10萬門之譜之上。府城人幾乎家家戶戶都有先人埋葬在南山,多處列管為古蹟。然而晚近台南市政府揚言三年整理處理南山,以「促進都市發展,增進公共利益」為由,要求於今年(2019年)2月28日前遷葬完成,作者吳昭明先生為文批評了覬覦南山的「怪手」。本文轉載自2019年01月22日環境資訊中心與整理自作者臉書。吳昭明先生畢業於東海大學歷史系,來自於台南米街的地方文史工作者、書法家。

 

南山公墓一角,葉進興攝

 

南山公墓,位在台南府城西南郊,面積100餘公頃。400年來,有難以數計的先人埋葬在那裡,那裡有多處列管古蹟,文化積累非常豐富。然而,晚近,南山被以荒唐的理由鯨吞蠶食,年前,台南市政府甚至揚言三年整體處理。南山太珍貴了,吾人要求市府不要再動南山,不過,唯有府城人掙氣,先人不放棄,才可能阻擋覬覦南山的「怪手」。

 

南山公墓地理位置與竹溪現況。製圖:環境資訊中心

 

位在台南台地西南緣的南山,有竹溪盤旋而過,加上多條支流切割,建構出的山稜和水界,一重山一重水,層層環抱的地形,不但是歷史地理的時空膠囊,也是傳說中的風水寶地,更是台灣開發史上最珍貴的、僅存的、歷史最久遠的墓葬區。目前,全區墳墓初估10萬門之譜,不過,歷經400年層層疊葬,總數可能倍於此。墳墓多,久居的先人更多,有一門墳墓住一人,有一門多人,甚至十幾二十位族人群居,總計可能是多少個10萬的先人安息在那裡。

府城人,幾乎家家戶戶都有先人埋葬在南山,動南山,可謂驚天地泣鬼神。

南山,傳說是風水地理的寶地,有多處結穴,400年來是先人安息的好地方。那裡,除了有四座明、清古墓是列管古蹟,還有許許多多明代古墓,清代的古墓更難以數計。走訪南山,可以看到很多深富歷史意義,形制精緻的墳墓,除了充分流露子子孫孫慎終遠的美德,很多特殊的墓碑述說一則一則動人的家族故事。

 

南山的明墓,吳昭明攝。

南山的明墓,吳昭明攝。

 

南山重修的清代墳墓,吳昭明攝。

南山重修的清代墳墓,吳昭明攝。

 

「明經進士鍾公」墓碑,來源:吳昭明。

 

鄉進士家族墳墓,來源:吳昭明。

 

蘊涵豐富的南山有一處場域寬廣的長老教會墓地,是巴克禮牧師和多位西方傳教士,以及長老教會著名的高家、侯家、石家等等家族和會友安息之地。那裡幾乎是長老教會在台宣教具體的歷史讀本,非常珍貴。

 

長老教會西方傳教士墓,來源:吳昭明。

 

如此一個人文蘊含深厚的墓葬區,竟因為土地大,墳墓多,「隱藏」極其可觀的利益,因而近十幾年來,市府以種種理由一塊一塊,一區一區地處理。近來更以「綠美化」、整治溪流等,令人難以接受的理由,逐步地、集體地清除南山公墓。例如即將到來的「二二八」,市府以「促進都市發展,增進公共利益」的名目,要求2019年2月28日之前遷移被指定的墳墓。且看,「促進都市發展,增進公共利益」干南山啥事?四百南山從來沒有妨礙到什麼,竟以「促進都市發展,增進公共利益」強要動南山,更見其荒謬;真相,莫非鎖定南山本身,以及外溢的龐大利益?

 

自行遷葬日期最後一次延長至2019年2月28日。

 

至於「亂葬崗」,影響景觀說,可荒天下之大唐。南山的每一座墳墓可都洋溢子孫的孝心,一般人營造墳墓得禮聘地理師擇地、看時辰才安葬,並盡己所能為先人營建精美的墳墓。相對於後人的用心,竟有人吐出「亂葬崗」的狂言?是何居心?

還有,綠美化的說辭,但,南山就是最好的自然生態公園,竹溪況岸一片水木清華,不必綠化。談美化,南山的墳墓非常精美,是台灣墓葬文化的典範,不必再所謂的「美化」。所謂綠美化,只不過是清除南山公墓的藉口罷了。那些心裡有鬼,怯於面對先人安居之地者,就不要到南山。硬要動南山,當然「心裡有鬼」。

而竹溪整治工程也將鯨吞南山,試看體育公園、竹溪寺旁,花費9億經費,整治850公尺的景象,徒然河谷遍佈卵石,河岸可能是大量混凝土化的所謂遊憩設施?其實竹溪寺以下的竹溪,尤其竹溪南山段,草木茂盛,景色怡人,一旦整治,無非拭去一片蓊鬱罷了!

 

竹溪南山段草木蓊鬱,吳昭明攝。

竹溪南山段草木蓊鬱,吳昭明攝。

 

忠烈祠旁,整治中的竹溪,吳昭明攝。

忠烈祠旁,整治中的竹溪,吳昭明攝。

 

即便談開發、建設,台南府城還有非常多待利用的土地足供揮灑,絕沒有理由動到區區一百餘頃的南山。眼看過了二二八,台南市政府行將迫遷西門路西側大量墳墓,吾人要求立即停止,至於竹溪南山段整治,以及整體處理南山,吾人都要求廢止。

不能不慨嘆:台南窮到容不下一方祖先安居之地?貪婪到連墓地也要掠奪?意圖謀取利益,可能避開南山?黃偉哲先生可能給答案?

 

【南山公墓爭議】

◎成大台文系李亞橋整理

南山公墓群位於台南市南區,橫跨竹溪左右兩岸,為明清時期古墓,至今已有四百多年的歷史。去年8月31日,台南市政府「府民生字1070953573A號」公文指出,以「促進都市發展,增進公共利益」為由,要求於2019年2月28日前遷葬完成,遷葬手續包括攜帶戶籍謄本、認領人身分證與相關文件辦理遷葬手續,並於遷葬前三日通知台南市遷葬管理所派員到場照相、作業,並於完成後攜帶印章前往遷葬管理所領取補償費或救濟金。

然而在從台灣文化與歷史的角度來看,古墓群有其重要的文化資產意義。古墓之留存,並非僅止於墓塚本身的材料、技術、工藝,也非僅止於傳統習俗,更重要的是現代人面對傳統、文化的態度。吳昭明即透過台南市文獻委員會發行的《台南文化》的史料,指出前人試圖研究古代墓葬文化之用心,並將古墓視為「直接史料」的重要部分。現今龍崎歐新掩埋場一案,黃偉哲宣佈將此地「指定為暫定自然地景」,如果同樣依照現今的「文化資產保存法」,又該如何對待南山古墓?南山古墓因開發而面臨遷葬、刨墳的命運,暴露出台灣在文化資產保存上的重大缺陷,問題恐怕並非在「法規」本身,而是現代人面對自身文化與歷史的「心態」。特別是面對土地利用、開發時,固有之文化資產被迫讓位給都市發展,成為台灣在追求都市發展過程中,值得重新審視、省思的現象。

 

發佈日期:2019/02/06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