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質變「全域式」操控技術,而準備……

為質變「全域式」操控技術,而準備……
◎陳界仁

 

【編按】陳界仁為台灣知名藝術家,將以「藝術與『人民』」為主題,在8月19日的《左翼夏日學苑X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進行演講。本文為「世紀:一個提案」會議的發言稿。本文認為,要替未來提出一個提案,須先反思批判當前跨國金融/科技資本主義帶來的問題,當跨國金融/科技資本主義越來越擁有壟斷科技技術所有權的合法性,以及固化生產關係的權力,致使人原本複雜的欲望、想像與感知,被日趨的單一化,更使得不同欲望、不同感知、不同想像之間,原本存在彼此可相互對質與對辯的張力場域,急速地萎縮。

 

陳界仁,中空之地,2017,藍光光碟,黑白(部分彩色),有聲(部分無聲),單頻道錄影,61分07秒,循環放映。圖片提供:長征空间。拍攝:陳又維

 

 

各位好,很榮幸參與「世紀:一個提案」的討論。我選1984年作為對過往一個世紀的反思與向未來提案的參照點,不只是因為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於他帶有寓言與預言性的著名小說《1984》中,已提到兼具洗腦與監控功能並無所不在的「電屏」(telescreen),如虛擬影像般只存在於「電屏」內永不死亡的「老大哥」,詞彙與語意可以隨著統治階級的需要,而任意改動其意涵的「新語」,以及統治階級的治理技術,不只有鋼性的規訓,同時還包括提供異議者「為何」與「如何」反抗極權政體的「無名之書」,借此讓異議者陷入只能於正反邏輯的迴圈內進行模式化的反抗等等[1],都已成了當前統治階級的治理技術之一;或是,相對於《1984》所預想的科技鋼性極權政體,賈伯斯(Steven Paul Jobs)則在這一年發表了第一部使用圖形界面的個人電腦,為此刻人機同體的人類生命狀態與數據專政主義,推進了關鍵的一步。同時,1984年也是柴契爾(Margaret Hilda Thatcher)於強力推動新自由主義時,對歐格里夫(Orgreave)礦工工人的大罷工,採取血腥鎮壓的一年。1984年當然還發生了很多事,但以1984年作為與當前統治階級所生產、傳播的「歷史敘述」與「未來圖景」,進行對質與對辯的參照點,或許能更清晰顯影出當前的統治階級是如何發展各種穿透個體與社會的「全域式」操控技術。

眾所周知,關於「歷史敘述」與「未來圖景」,所指向的從來不是如文法中的過去式與未來式的固態關係,而是指不同欲望、不同感知、不同想像之間,所形成彼此相互對質與對辯的張力場域。

在無數的科幻小說、電影與趨勢專家們的各種想像與宣稱中,我們一方面可以看到關於科技技術的各種「新想像」,以及隨著科技技術的爆發式發展,使得此刻的我們已成為初階的人機連體人,或者說,成為了改善與擴展科技技術穿透力的測試員,一種肉身與意識已難以完全脫離由當前跨國資本所掌控的科技網絡的生命狀態;但另一方面,我們也很容易從這些「新想像」與「新發明」中,看到隱藏在這些科技技術的內核,始終存在著一種極為古老的欲望——亦即,「人」如何成為更有效操控、左右他人意識與想像的統治者,一種渴望成為艾茵•蘭德(Ayn Rand)式的「超人」欲望。科技技術將會繼續高速地發展下去,但那渴望成為「超人」的欲望,始終只是一種追求封建等級制的欲望。

在至少一千多年前,中國喪葬儀式中的地獄十殿閻羅圖里,就悖論地描繪出渴望實現這一古老欲望的圖像——在地獄十殿閻羅圖的第一幅畫中,畫著亡者以跪姿面對一面以「動態音像」記錄、播放亡者生前所犯罪行的「孽鏡」,這面「孽鏡」還可以將亡者生前腦海中,曾經浮現過不符合封建時期道德規範的各種妄念與欲望全部顯影出來,借此作為閻王對亡者定罪時的證據。如果我們將這個「孽鏡」圖像,置於當前的現實中重新檢閱,不但會發現它悖論地成為維護封建體制的修補裝置,更會發現它一樣可以作為——描繪當前跨國金融/科技資本主義、右翼技術主義者於掌控各個國家政權後,如何繼續壟斷「孽鏡」所有權的關係圖,以及渴望成為「超人」的欲望顯影圖。

如大家所知,當前科技技術所引發出的各種「毒性」,其核心原因並不在於科技技術,而在跨國金融/科技資本主義越來越擁有壟斷科技技術所有權的合法性,以及固化生產關係的權力,致使人原本複雜的欲望、想像與感知,被日趨的單一化,更使得不同欲望、不同感知、不同想像之間,原本存在彼此可相互對質與對辯的張力場域,急速地萎縮。

我的意思是:當我們嘗試向「未來」提出「另一種提案」時,或許我們應先反思怎麼擺脫當前被單一化的欲望,而不能只以當前的「現實」作為想像「未來」的出發點。譬如此刻,我們所使用諸如——世紀、公元等指涉時間的詞彙,雖是為了溝通方便,而不得不使用的「假名」,但另一方面,我們也必須警惕這些在上世紀才被統一如何度量時間的詞彙,不但內存諸多的矛盾,同時也是意識形態下的產物,它不但專斷地只以基督誕生年作為度量時間的起點,更被聯合國規定為全球不同文明記述時間時的唯一標準;相對於其他文明曾有不同計算時間的方法,如中國傳統主要以六十年為一甲子的循環時間觀,佛教以「劫」和「剎那」,來表訴宇宙時間既有其循環性,又有其不可被測量性等眾多時間觀,都在上個世紀被陸續排除後,我們也由多重時間觀所構成的複雜世界,成為被推向只能在單一時間觀內,奔向單一欲望之人,以及只能有一種「天堂」選項的困局內。而這種單一的欲望與單一的時間觀,或多或少也「規定」了上世紀無論左右派,對於「未來」想像的路徑。限於發言時間的關係,在此僅補充說明一點,所謂循環的時間觀,並不是封閉的循環論,而是在流淌的時間中,保留一個可以集體反思過往種種行為與重新「再-開始」的時空觀,至於單一的欲望與當前流行的多元文化主義之間的內在連繫性關係,就不在此展開討論。

在上世紀共產主義實驗「失敗」後,於同一種線性時間觀下,如一體兩面的左右翼所提出的「天堂」想像,只剩下資本主義升級版的新自由主義後,似乎反線性時間觀與反新自由主義的各種另類方案與另類計劃,成為了思想界與社會運動界的主流思潮。但當我們回看現實時,金融/科技資本主義卻以更驚人的速度,繼續地超速發展,而支持金融/科技資本主義持續超速發展的主要支撐力,吊詭地恰恰是正在被金融/科技資本主義,陸續拋棄的無法持續自我升級、自我更新的工薪階級——也就是「我們」這些芸芸眾生。

在討論這個吊詭現象前,讓我們先簡短回顧剛剛由阿里巴巴跨境電商集團所製造出來的雙十一(11月11日)全球狂歡購物節,在僅僅一天時間內,就達成了高達1682億人民幣的成交額,這也是人類歷史上,單日最高的消費成交額。支撐這個狂歡購物節背後的科技技術,自然包括了人工智能、大數據機、機器人、全自動流水線、全球物流網、線上支付系統等各種科技技術,以及由無數影視明星輪翻上場表演的巨型綜藝景觀秀所共構而成。

根據維基百科2017年6月的資料顯示,阿里巴巴的最大股東為日本軟銀集團(佔百分之二十九點二股份),第二大股東為美國的Oath公司(佔百分之十五股份),換言之,工薪階級在一日之內,就主動餵養阿里巴巴的跨國大資本家們1682億人民幣。雖然已有許多文章,從不同角度分析過這場超級消費景觀秀,但我們還是有必要追問一個非常基本的問題,亦即,為何無數即將或正在被金融/科技資本主義,陸續拋棄的無法持續自我升級、自我更新的工薪階級們,會情不自禁的投入這場由剝奪他們生存空間的少數跨國資本家所製造出來的幻象秀?尤其這場瘋狂的超級消費景觀秀,是發生在曾經給全球被壓迫人民解放希望的社會主義國家內?

在這場超級消費景觀秀結束後不久,旋即發生大規模驅離城市外來務工者事件。我們不清楚有多少外來務工者,同時也是支持這場超級消費景觀秀的消費者?但我們可以合理的推論,在這兩件看似不相關的事件背後,都運用了大數據機等科技技術,或者說,在我們不得不陷入成為幫助跨國資本持續壯大的消費者的同時,另一方面也難逃隨時可能成為被驅逐的在地流放者,而形成這個吊詭現象的核心原因,與我們已被單一化的欲望,有著無法分割的關係;同時在這個已被「全域式」操控技術所控制的世界中,早已沒有了彼岸,也沒有真正可逃逸的去處,那我們怎麼向「未來」提出可實踐的「另一種提案」?

我們都知道這不可能有簡單的答案,但或許從佛法討論欲望的一系列辯證中,可以幫助我們找到某種人世間可實踐的長期策略,在《大乘阿毗達摩經》中提到:「非染非離染,由欲得出離,了知欲無欲,悟入欲法性」[2]。亦即,我們與其停留在批判金融/科技資本主義的所形塑的單面向慾望觀,不如在「全域式」操控技術的世界內,重新發現、創造、繁殖各種如星叢般存在的斷裂與裂隙空間,借此生產出讓不同欲望、不同感知、不同想像,彼此可以再繼續對質與對辯的各種張力場域,這既是在「全域式」操控技術的世界內,為製造質變與再質變的可能性而準備,也是無明確目的的藝術可以給出的「意外」,更是為了讓被懸置許久的空性觀(śūnyatā),重新成為一種「以欲化欲」的方法。

 

2018年1月12日

根據「世紀:一個提案」會議上的發言整理修改

 

延伸閱讀:

我们现在已经是古人了”:专访法国哲学家贝尔纳·斯蒂格勒

http://www.infzm.com/content/136381

 

註解:

 

[1] 當代最具代表性的「無名之書」,無疑為由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通過其外圍組織所編撰的〈198種非暴力行動方法〉(198 Methods of Nonviolent Action),借此鼓勵、指導被新自由主義推向貧窮之海的世界各地公民,如何「反抗」的抗爭小手冊。

[2] 參見:陳兵,2013年,〈佛教的人生欲望觀〉,蘭州學刊。http://www.fjnet.com/fjlw/201301/t20130130_204511.htm

 

發佈日期:2018/08/17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