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楚和古巴「雖敗猶榮」的社會主義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專題
卡斯楚和古巴「雖敗猶榮」的社會主義
◎趙皓陽

 

 

161220-1

 

 

【摘要:卡斯楚過世,20世紀最後一位理想主義者走了。21世紀是利己主義者的天下,誰也想不到,對社會主義道路堅持最久的竟然是卡斯楚這個半路出家的共產黨人。在卡斯楚領導之下,古巴的社會主義政權確實是重視社會問題的,儘管它的經濟還比較困難,人均收入也不高,但它卻始終堅持全民免費醫療(包括看病、住院和每年兩次全面體檢),免費教育(包括學齡前教育、小學和中學的義務教育、考入大學和讀研究生),以及對食品、住房、水、電、煤氣、公共交通、通訊、生活日用品等居民基本生活需要的補貼。在任何社會裡都存在的青少年犯罪問題、困難家庭救助問題、貪污和浪費問題等在古巴都曾很好地解決。這樣的政權怎麼會不得到人民群眾的擁護呢?

 

 

 

(一)卡斯楚的驕傲與妥協

我們先來看一下地圖,美國跟古巴的位置:

 

 

161220-2

 

 

可以看到,古巴跟美國非常之近,古巴就像美國的 “後花園”,大致可以等同於臺灣對於我們的地位。古巴對於美國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著名的海權論創始人阿爾弗雷德·賽耶·馬漢(Alfred Thayer Mahan)在其著作《海軍戰略》就明確地指出了古巴的重要性:古巴是墨西哥灣和加勒比海共同構成地中海的北邊界,是掩護美國艦隊通向墨西哥灣後方的一處十分重要而又有用的位置。

歷史上古巴最早是西班牙的殖民地,但美國在不斷擴張中對古巴一直垂涎欲滴。在西班牙的佔領下,古巴奴隸起義和獨立運動風起雲湧,而崛起的美國適時地利用古巴起義軍,企圖達到驅逐西班牙在中美及加勒比海地區勢力的目的。1898年4月美西戰爭爆發,美國向古巴承諾支持古巴獨立並絕不會佔領古巴。在美西戰爭中,古巴革命軍牽制了西班牙相當一部分軍力,美國也取得了戰爭的勝利。但是,等到了1898年12月簽訂的美西巴黎和約裡,規定西班牙放棄對古巴主權,但是條約還規定,隨後古巴由美國佔領,而且合約沒有規定美國對古巴的佔領期限。

隨後美國人用武力強行遣散了古巴革命軍,並派遣了殖民總督,妄圖把古巴變成自己的殖民地。趕走了西班牙這個惡鬼,又來了美利堅這個閻王,美國人的背叛深深地在古巴一帶人心裡留下了烙印。在上一篇文章的評論裡,有網友質疑古巴憑什麼跟美國搞意識形態對立,而不是跟美國合作,這樣被封鎖不是咎由自取麼。我來告訴你憑什麼,因為古巴跟美國 “合作” 是這樣的下場:

美國勢力獨佔古巴後,古巴基本上就成為了美國蔗糖生產基地。1929年大蕭條期間,美國為了轉嫁危機,開始實行關稅壁壘政策,古巴的糖廠和種植園紛紛倒閉,美國用了三四年時間就從危機中緩過勁來,隨即美國資本趁機進入古巴大規模抄底。到了1945年,被美國資本家直接或間接霸佔的土地占古巴全國土地面積的25%,高產土地的75%。例如,“古–美糖業公司” 就佔有約14萬公頃的土地,比古巴全國126個市中的96個市面積還大;美國壟斷組織 “金化牧廠” 的土地面積比奧連特省和卡馬圭省還大。

這些大的跨國公司成為了古巴的國中之國,它們組成了聯合果品公司,雇傭了當地大量生活貧困的奴工作為廉價勞動力,攫取了驚人的利潤,並用獲得的利潤不斷購買新的土地,同時還修鐵路修港口,甚至自訂法律自設軍營,任意逮捕和搶殺工人。聯合果品公司還同加勒比海各國反動勢力相勾結,操縱各國政治,活脫脫就是拉美的東印度公司。這些被聯合果品公司控制的國家被叫做 “香蕉共和國”,它們經濟結構單一、政治嚴重腐敗、國不將國、民不聊生。

面對美國的壓榨,古巴人民從沒放棄抵抗,歷史也在 “起義-鎮壓” 、“選舉-政變”、 “獨立-附庸” 中匍匐前進。到了二十世紀四十年代,美國 “欽定” 的代理人巴蒂斯塔在一次軍事政變中上臺了。在整個巴蒂斯塔執政期間,美國對古巴投資達到10億美元以上,與此同時古巴失業率也在飛漲,在農村古巴農民中的70%只佔有全國12%的土地,還有50萬農民沒有任何土地。巴蒂斯塔還同美國簽訂 “軍事互助條約”,無論是從經濟、政治、軍事上古巴都成了美國完全意義上的附庸國。在巴蒂斯塔的領導下,古巴成為了美國上層社會的避稅天堂、毒品天堂、賣淫天堂、度假天堂,同樣也是下層社會的貧困地獄、愚昧地獄、疾病地獄。

就像毛主席說的,國家要獨立、人民要解放、社會要發展,這是客觀規律,你想擋也擋不住的。古巴下層人民不甘心做畜生,要站起來做人,要爭取屬於自己的那份權益,這是必然要發生的事情,卡斯楚只不過是站在歷史風口浪尖,被人民選擇的領袖。

古巴革命成功後,是曾經想跟美國建立平等獨立自主的外交關係的,卡斯楚又不是一個熱血沖腦的蠢貨,古巴離美國這麼近,肯定優先考慮與美國的關係。等革命後國內局勢稍稍穩定,卡斯楚就第一時間踏上了美利堅的領土。在這裡美國給他準備了一卡車的糖衣炮彈,一場又一場有好萊塢明星、選美冠軍參加的舞會、酒會,妄圖搞定卡斯楚。美國的想法很簡單嘛,收買這個傢伙——在美國佬的心目中提著頭造反不是為了錢、色、權、名嘛,不過美國這一次太小看這一位特殊材料製成的人了。

 

 

161220-3

 

 

美國的意圖很明顯:你打敗了巴蒂斯塔,無所謂,在我看來這只是食物鏈底端的優勝略汰,那你來做我的代理人,古巴繼續做我的半殖民地和附庸國,古巴上層人可以在把屁股賣給美國中牟一點利,古巴下層人繼續當我的奴工和牲口。卡斯楚的原則也很簡單:獨立、自主、平等、互惠。那麼自然就談不攏咯,開打。

卡斯楚訪美兩年之後,美國就策劃了陰謀顛覆古巴革命政權的 “豬玀灣登陸”。其實講道理的說,卡斯楚等人鬧革命的時候雖然都拿毛澤東的遊擊戰、革命根據地建設理論當教科書,但是革命成功後對國家的道路並沒有一個非常明晰的規劃,古巴的革命是非常嚴格意義上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反殖民、反帝國主義、反官僚買辦資本,在革命成功之初,古巴新政府的 “激進” 政策也僅限於沒收殖民公司土地、清理買辦資本的層面上。不得不說,古巴走上社會主義道路,背後有美國不少 “功勞”。就在1961417日豬玀灣登陸的當天,卡斯楚為首的核心領導做出了決定,將古巴革命轉入社會主義革命的道路。卡斯楚在同年5月1日集會上宣佈群眾集會上宣佈:古巴革命是一場貧苦人的、由貧苦人進行的、為了貧苦人的社會主義民主革命,古巴的目標是建成社會主義國家。1965年,古巴共產黨成立,古巴的社會主義建設也正式納入了國際共運的歷史潮流。

彼時社會主義陣營正處在中蘇論戰期間,對於究竟是親中還是親蘇古巴內部也有不小爭論。親中派的代表人物是切·格瓦拉,他本身就是毛主席的小粉絲嘛,卡斯楚早期也是傾向親中派的,畢竟都是看著老毛的《論持久戰》打游擊的,有不少特殊的感情。再加上古巴導彈危機的時候蘇聯聳了,引發了古巴從領導人到普通人民的廣泛不滿,這時候中國一如既往地硬氣,不但在輿論上力挺古巴,還勒緊褲腰帶擠出了不少援助。可以說,整個六十年代是中古關係的蜜月期。

 

 

161220-4

▲1960年11月19日,毛澤東在中南海會見切·格瓦拉

 

 

面對倒向中國的古共,蘇聯從未善罷甘休,1962年就曾支持埃斯卡蘭特陰謀奪權,後備卡斯楚等人粉碎。然而在古共內部,支持倒向蘇聯的聲音從未消失,以經濟學家、中央委員卡洛斯·羅德里格斯為代表的親蘇派,更多的從古巴切實經濟利益考慮,希望能加入蘇聯這個成熟的社會主義工業化大市場,並獲取更多援助。因為學習中國有些過了頭,卡斯楚模仿 “大躍進”,在1963年提出了1970年蔗糖產量1000萬噸的口號,結果跟中國大躍進一樣對經濟造成了很大的危害,因為許多土地不種莊稼種蔗糖了,導致糧食供給出現了危機,蘇聯也藉此向古巴攤牌,用極其豐厚的物資援助逼古巴站隊。再加上切格瓦拉出國鬧革命了,親中派少了一個最重要的領袖,最後眾所周知,古巴就像這樣,向蘇修勢力低頭了。

我在《禮崩樂壞:從英國脫歐到美國大選》這篇文章裡說過,小國在國際社會只有一種生存法則:認爹。從古巴身上,我們就能看到這種悲哀,剛剛成立的古巴面對美國可以傲氣,可以不接受你的繼續奴役,然而人少國弱、力量微小的古巴立足於這個世界實在是困難重重,就像把一個嬰兒丟到了車水馬龍的大街上,沒有人幫助的話註定是死路一條。理想情懷和骨氣不能當飯吃,卡斯楚走著走著就發現了,不認這個美爹,就得認這個蘇爹。

然而正所謂 “兩爹相認取其親”,跟美國比一比蘇聯這個爹還是看起來很親的,畢竟蘇聯從戰略上講非常想在美國的後花園埋下一顆釘子,給古巴開的賣身的價碼也比較高——不需要你當我的僕從國,也不殖民你,反而給你很多援助很多優惠。1968年蘇聯入侵捷克的時候,古巴發表聲明明確支持蘇聯,代表著古巴外交政策的徹底轉向。這件事情我不知道卡斯楚的內心有多無奈,反正中國跟南斯拉夫是沒少罵他,毛主席當時說 “豺狼當道,安問狐狸”,指的就是卡斯楚。有的時候跪著活比站著死更需要勇氣,至少也要看到,古巴能從蘇爹這裡換來那麼多優惠,這是跟卡斯楚硬杠美爹分不開的,要理解這個因果關係。

再多說兩句,我跟許多互聯網圈創業的朋友聊天,他們都認為,現在創業成功的標準變了,之前是創一個BAT算是創業成功,現在是公司被BAT買了算創業成功。BAT壟斷著幾乎所有上游資源和下游管道,不被他們買下就是死路一條。下面這張圖我在之前的文章裡也引用過,可以看到這個行業稍微小成規模的創業公司全是BAT旗下的了。有個創業的前輩跟我說,公司就是自己的孩子,賣肯定心疼,但是不賣呢,BAT分分鐘做出來一個完爆你的同類公司,要麼收購你的競爭對手,一樣分分鐘完爆你。與其讓孩子餓死,不如就賣了算了。某種程度上,小國跟小公司有著同樣的悲哀。

 

 

161220-5

 

 

(二)開進死胡同的列車

社會化大生產是經濟發展的內在要求。經濟融合規模越大越好、要素流動越順暢越好,各種公共服務的跨域外溢效應越來越突出,這些都越來越體現一個統一大市場的作用。從根本上說,這個市場越大越好、最理想就是全球是一個無差別的大市場。馬克思指出資本主義的根本矛盾就在於社會化大生產和生產資料私有制之間的矛盾,就是從發展生產力的根本出發點得出的。理解了一個大市場有多麼重要,就能理解為什麼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古巴的經濟形勢比較理想,也能理解美國的封鎖會帶來怎樣毀滅性的影響,以及古巴經濟能夠維繫至今的不易之處。

在倒向蘇聯之後,古巴加入了著名的經濟互助委員會(Сове́т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йвзаимопо́мощи,簡稱:СЭВ)。蘇聯雖然死得挺慘,但是留給後世可供參考的實踐,還是不少挺有價值的。像經互會,就是以蘇聯為領導,在全世界各主要社會主義國家(除了中國)施行跨國的計劃經濟,統一調配資源、統一制定規劃,以達到效率最大化。類似朝鮮、古巴這樣的小經濟體,都是經互會的受益國,要知道朝鮮在八十年代可是達到了中等發達國家的生活水準了,非常之驚人。古巴在經互會中的角色主要是提供蔗糖、煙草及其他熱帶農副產品,考慮到國際市場農產品價格波動劇烈,古巴在整個計劃經濟下的社會主義國際大市場中是處於受益一方。這一段時間古巴靠著蘇聯帶來的經濟紅利,主要做了三件微小的工作,第一件就是構建非常完備的社保體系,確保社會主義的光輝照在每一個普通人身上;第二件就是建立起強大的軍事力量,畢竟睡在美國旁邊,擱誰誰也不安穩;第三件就是大力發展醫療和教育。

蘇聯解體後,社會主義小國的好日子就到頭了,向朝鮮就發生了嚴重的大饑荒。要知道,在1989年以前朝鮮在糧食生產方面至少是自給自足的,而古巴則有57%的糧食要靠進口,這是因為其農業,尤其是國有農業部門主要集中於大規模供出口的食糖產業化大生產。然而古巴卻相對成功地扛過了這一波危機。實事求是地講,這一點要給卡斯楚和古共領導層記上一功。

在蘇聯解體和美國加緊其禁運之後,古巴的貿易損失了85%,而其以化石燃料為基礎的農業投入(化肥、農藥、石油等)減少了50%以上。在隨後發生的糧食危機最嚴重的時候,有些地方,每天的糧食配給量就是每人一根香蕉和兩片麵包。古巴針對這種情況發起了全國動員以重建其農業。古巴領導層迅速做出反應,決定將60%的甘蔗田轉為牧場和種植蔬菜或其他農作物,同時關閉71家糖廠,改造、更新糖廠的設備。(《古巴可持續農業發展的模式與經驗》,房宏琳、單吉堃,2009)

同時,也要感恩熱帶地區土地的高生產率,古巴在高效的行政命令之下,迅速建立起了先進的立體農業——這一成就至今還在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稱道。

古巴建立起的現代農業包括有機農業、永續農業、城區菜園、畜力以及生物性肥料和害蟲管理,是這些多種形式的混合。就國家的層面而言,古巴現在可能擁有世界上生態和社會可持續性最好的農業。短短四年時間,古巴人均卡路里攝入量已經恢復到蘇聯解體以前的水準,而且更加健康:古巴生產的農產品,80%左右是有機的,同時人們的飲食結構更加多樣化,包括更多的蔬菜水果。1999年,瑞典國會因這些成就而向古巴一個農民組織頒發了優秀民生獎,即人們所講的 “另類諾貝爾獎”(Right Livelihood Award,這個獎項每年在諾貝爾獎頒獎前夕在瑞典頒發,表揚在全球對民生最有建設性貢獻的實踐經驗)。

古巴囯小力微,沒有辦法搞工業化,但是弄一個現代農業體系,還是很值得稱讚的。

其實古共領導層能做出如此迅速的反應,是因為他們早就在未雨綢繆了。卡斯楚早就覺得戈巴契夫那一套藥丸:早在1986年,蘇聯改革就波及到各個社會主義國家,古巴也效仿實行了一波 “放開經濟政策”。然而放開經濟政策迅速出現了腐化墮落、貧富分化的 “不良傾向”,卡斯楚認為古巴形成了一個富人階級,在克服理想主義錯誤時,“卻犯了經濟主義和重商主義的錯誤”。因此,古巴在80年代末掀起一場 “糾正錯誤和不良傾向的進程”,基本消除了戈巴契夫胡搞帶來的負面影響。在戈巴契夫上台實行“公開性” 和蘇聯式的政治經濟改革時,卡斯楚強調古巴環境特殊受帝國主義封鎖、包圍和入侵,因而不能抄襲別國的經驗。古巴的糾偏運動雖沒有起到促進經濟發展的作用,但在蘇東劇變的衝擊下保持了社會和政治的基本穩定,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1991年10月古共召開 “四大”,提出 “拯救祖國、拯救革命、拯救社會主義”,要堅持 “不放棄革命原則、不放棄人民政權、不放棄為人民造福” 的 “三項原則”,同時要採取靈活政策,使古巴的 “制度適應當今世界的現實”。

 

 

161220-6

 

 

然而不管怎麼吹,古巴舊的經濟模式已經走進死胡同了——很簡單,這就是客觀規律。就像有些人就是身體弱,或者就是喝涼水都長胖,他們這一輩子一千米都跑不進四分半,有的時候你不能怪他們不努力,真的是先天客觀條件決定的。古巴就是這樣一個孱弱的身體,還被世界上幾乎所有發達國家封鎖,你就是打死他他也玩不出花樣來。在現實面前,理想的卡斯楚又一次低下了頭。

1993年7月26日,卡斯楚發表講話,正式宣佈古巴要改革。這個改革可以用兩句話概括——開放、下崗。比如設立經濟特區,給外資企業稅費優惠,比如放開外匯管理政策等等。1993年古巴下崗人數超過10萬人,按照全國1100萬人口的比例來看,相當於中國下崗1000多萬人;而根據《中國勞動統計年鑒》相關統計,我們當年下崗人數在3500萬左右。再考慮到我們下崗的同時還全國範圍內廢社保、廢福利、白菜價賣國企,再再考慮到我們國家的體量和經濟狀況比當時的古巴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這麼一比就顯出了古巴的堅持難能可貴了。

卡斯楚畢竟是有理想有情懷有底線的,有一些能改,有一些不能改。卡斯楚認為沒有計劃就沒有社會主義不能放棄一切計畫,不能把我們的社會經濟發展交給市場的盲目規律市場是一個無人駕馭的瘋狂的野獸。隨著經濟政策的調整,在經濟指導思想中,計劃經濟仍起主要作用,同時在國家的調節下,已給市場機制打開了一個空間

俗話說得好,自助者天助之,古巴也是運氣好,成功的續了兩波命。這第一波就是本國油田的發現,伴隨著蘇聯解體的壞消息,古巴的新油田不斷被發現,初步探明油區總面積14萬平方公里,儲量14億噸,可開採35年。石油和天然氣產量迅速增加,1991年石油產量52.6萬噸,1999年達到213萬噸,加上天然氣產量4.6億立方米,可滿足發電需求的22%。不要小看這點能源,朝鮮整個國家都癱瘓了就是因為沒有電,要麼他們一直在叫嚷只要中國給朝鮮通上電,坦克立即推平漢城。

這第二波續的就更久了:1998年查韋斯當選委內瑞拉總統。美國從八十年代起,在拉美搞了二十多年的新自由主義,可以說搞的天怒人怨,二十世紀末二十一世紀初,拉美左翼政黨紛紛贏得大選,古巴作為世界上僅存的社會主義獨苗,自然被這些左翼政黨奉為燈塔、精神領袖。查韋斯上臺後,對內放棄了新自由主義的內政政策,實行社會福利好制度、抑制大資本集團、改善下層人們生活水準等具有左翼性質的改革,同時顛覆原有的外交政策傳統,削弱了與歐美等西方國家的聯繫,古委關係迅速進入你儂我儂的熱戀期。古巴利用在革命後的優勢,開始對委內瑞拉實施大規模醫療援助,換取委內瑞拉的廉價石油能源供應,兩國之間的經濟互補性變得更加明顯。

 

 

161220-7

 

 

200412月,委內瑞拉和古巴達成玻利瓦爾美洲共識,即在團結合作的基礎上實現拉美和加勒比地區一體化。所有參與國應該實現經濟互補、能源一體化,加強各國資本在本地區的投資,維護本國文化和民族性。古巴和委內瑞拉的政治經濟關係有了實質的進展,雙方達成 “石油換醫生”的合作協定,委內瑞拉每天向古巴提供5.3萬桶優惠價格原油,古巴派3萬多名醫生、教練和老師到委內瑞拉工作。雙方還簽署了15個領域116項新的合作項目。隨著越來越多的左翼拉美國家加入 “玻利瓦爾共識”,古巴的地緣政治環境大大改善,一個統一大市場的功效也開始發揮作用。

同時,政府還加大科技投入,生產萊姆酒(甘蔗酒)、保健商品、建築材料、甘蔗渣發電和提取酒精等以增加附加值。這些措施初見成效。儘管甘蔗產量仍保持在400萬噸,但成本減少一半。

隨著種種對症下藥的政策實施,古巴經濟從1994年開始恢復,2004年增長5.1%,2005年達到11.8%。經濟結構調整政策取得重大成就。第三產業比重顯著增加,由占國內生產總值的30%提高到占60%。旅遊、生物製藥、冷凍海產品、礦業等新增長點,保證了經濟的持續發展。尤其是旅遊業目前已成為國民經濟的支柱性產業之一。

但是,這一波續命在續了十五年左右已經走到了盡頭。國際油價一路下跌,委內瑞拉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整個拉美左翼政權紛紛敗選、玻利瓦爾經濟共同體分崩離析,再加上08年全球經濟危機的衝擊,古巴的社會主義列車終於開進了死胡同。

 

 

 

(三)雖敗猶榮的社會主義

卡斯楚多多少少還是有點情懷的,他不可能對現實看的不清楚,不然就不會那麼屈辱的向蘇聯低頭了。他知道現在的古巴必須要改,但還保留了一個共產主義老人最後的倔強。2008年,卡斯楚正式卸任國務委員會主席、部長會議主席和革命武裝力量總司令等職務,把自己的弟弟推向了前台主持改革。具體改革內容就跟改革開放差不多,遵循著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的宿命,古巴掀開了歷史的新篇章。

人,有的時候不能傻堅持,那就是不識時務;人,也不能輕易放棄,那是意志薄弱。有時候這二者的區別往往只在一線之間,這一念間的抉擇,往往就體現了大智大勇之人和普通人之間的區別。

這就是為什麼卡斯楚不斷地向現實妥協還要給他 “雖敗猶榮”四個大字,因為他在種種客觀條件地限制下,努力做到最好的社保。古巴的社會保障開支從1959年的1030萬比索增加到1985年的10.15億比索,2001年的18.62億比索,近年來約占政府總支出的11%。加上文化、教育、衛生等項開支,古巴社會福利支出占國家財政總支出的35.5%,如果把企業虧損和價格補貼計算在內,則占70%。對於普通人民來說,這樣大的福利開始是非常大的利好。

1963年4月古巴頒佈第一部《社會保障法》,即 “第1100號法”,按照社會主義的原則和理念,建立了統一的社保制度,實現了社會保險制度到社會保障制度的轉變。這部法律一直實施到1979年。該法律確定了古巴社保制度普遍、團結互助、統一和公正的原則,確定了國家在社會保障方面的責任;確認了所有勞動者及其家庭享受疾病、生育、工傷、職業病和老年、遺屬等保護;確立普遍就業原則;取消工資勞動者繳費義務,建立雇主承擔所有費用的制度;將社保覆蓋面擴展到所有工資勞動者(包括農村地區工資勞動者)及其家庭;建立統一和連貫的待遇制度;將勞動事故和職業病納入覆蓋範圍,摒棄過去的 “職業風險” 理論,採納了預防、援助、康復的社會標準;確認了生育保障;首次將一般疾病待遇和一般事故待遇納入社會保障體系;承認所有時期、任何種類勞動的工齡累加計算。在家庭福利方面,設計了包括教育、衛生、食品和住房4個方面內容的全面保護。這些保護有:免費教育、面向所有人的免費醫療、食品補貼。在住房方面,先是減免50%的房租,後來又通過支付固定費用使承租人成為所居住住房的所有人(當前85%的古巴家庭是所居住住房的所有者)。

1979年8月古巴頒佈新的《社會保障法》,即 “第24號法”,於1980年1月1日生效,一直實施到2009年1月。這期間,古巴社保制度進一步擴展和完善。“第24號法” 將社會保障確定為一種制度,不僅為勞動者及其家庭提供更廣泛的保障,而且擴大了覆蓋面,那些基本需求(包括生活和醫療條件)沒保障的人和沒有社會幫助就不能渡過難關的人,以及無家屬照顧的老年人也得到保護;在統一的社保制度內設計了兩個體制,即社會保障體制(Régimen de Seguridad Social)和社會救助體制(Régimen de Asistencia Social)。社會保障體制包括面向工資勞動者及其家庭的一般計畫,以軍隊、內務部成員、自雇者、從事特定藝術活動的勞動者、應用和造型藝術創作人員,以及農業合作社成員為物件的若干個特殊計畫。(《古巴社會保障制度:成就與挑戰》,靳呈偉,2016)

然而這一套福利制度隨著經濟的困難也終於走到了盡頭:2008年12月27日,古巴全國人大通過了新的《社會保障法》,自1962年確立的雇主繳費制(國家作為雇主繳費)終止,工資勞動者開始繳費。

 

 

161220-8

 

 

教育:古巴實行全民免費受教育,所有古巴人都有免費看病和免費住院治療的權利。這些政策實施的結果使古巴人的文化素質在世界領先,醫療衛生也居世界前列。教育經費1959年人均12比索,2001年212比索,2002年古巴教育經費占國內生產總值的11.4%。從學前教育直至大學畢業學費和書本費全部由國家負擔。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經合組織的統計表明,截至2002年9月,有關教育的7項指標中,除一個分項(小學四年級學生數學成績)略低於其他兩國外,其餘均居世界第一或與發達國家處於同樣優先地位。

古巴20世紀60年代末普及了小學教育,70年代實現普及初中教育。按人口比例計算,古巴教師最多,每42.23人中就有1名教師,多數教師具有大學以上水準,數萬小學教師具有碩士學位,數千大學教師具有博士學位。在經濟困難時期,教育投入仍保持先前水準。古巴1100萬人口中每14個人就有一個是大學畢業,450萬就業人口中平均每6人就有一人為大學畢業。2002年開始新教育改革計畫,提出普及高等教育目標。目前古巴全國共有63所大學,2.5萬名大學教員。根據這一計畫,全國所有14個省和169個市都將辦大學或大學分校。如今,18歲至24歲的古巴青年中50%是大學生,約有50萬人正在學校接受高等教育。(《古巴的社會保障制度:發展、挑戰與改革》,袁東振,2009)

古巴能夠迅速地從蘇聯解體後的糧食危機中走出來,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國內大量的高等教育人才。古巴又沒啥工業,這些人才全都堆到了農業上,平日裡可以維持一個高生產率,一旦有問題也能夠迅速找到轉型的出路。

早在1990年的危機之前,古巴科學家就開始了關於解決農業化學製品的大量使用帶來的負面效果以及應對的研究。他們開始研發生物殺蟲劑和生物肥料來取代化學製品的使用。在早期生物製劑試驗基礎上,古巴科學家們設計了一個兩階段的計畫:第一個階段發展小規模的、地方化的生產技術;第二個階段發展半工業化和工業化的技術。這一基礎使得古巴在20世紀90年代危機爆發的時候能夠快速地生產出大量取代農業化學藥劑的替代物資。自1991年以來,古巴已經建立了280個中心來生產生物製劑,它們利用當地所特有的技術和物資。現在古巴的生物製劑(生物肥料、生物殺蟲劑、殺菌劑等)工程全世界領先,不但滿足國內需要,還有相當一部分供出口。

 

 

161220-9

 

 

醫療:古巴的醫療可以說是享譽拉美,一枝獨秀,這個就不用多說了。衛生經費占國內生產總值一直保持在9%以上。古巴1100多萬人口,擁有6.9萬名醫生,8.2萬張病床。1984年建立健全了 “家庭醫生制”,全國分381個醫療保健區,接受保健的居民占居民總數的98.2%,家庭醫生為每個居民建立了健康狀況。看下圖,橫軸是經濟發展水準,縱軸是兒童存活到五歲以上的比率,代表了一個國家的衛生水準:

 

 

161220-10

 

 

可以明顯的看出,上圖中經濟發展水準和醫療衛生水準呈線性正相關,然而又一個例外,就是紅箭頭指的古巴,醫療衛生發展水準遠超經濟水準,全世界只此一家。

很多時候就怕貨比貨,新自由主義在拉美推行了30年,經濟增長卻遠遠低於沒有採用新自由主義時的20世紀50–60年代,2002年甚至出現了負增長。有的國家經濟上即使有一點增長,也不是靠產品的升級換代,而是依靠出口初級產品和原材料實現的,結果造成生態環境的嚴重破壞,並使經濟的對外依賴性和外債負擔越來越大。新自由主義還給拉美的社會領域帶來災難性後果,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兩極分化嚴重。根據聯合國拉美經委會統計,目前拉美的基尼係數為0.43,高於亞洲和非洲。早在1980年,拉美地區1.36億人處於貧困線,占人口的40.5%,其中6200萬人低於貧困線。而26年後的2006年,拉美地區貧困人口已增至2.05億人,7900萬人低於貧困線,失業率高達9%,非正規就業人數占就業人口的7/10。與此同時,10%的富人控制了45%的國民收入,1%的土地所有者控制了56%的土地。

古巴與此相反,經濟雖然比較落後,但社會貧富差距不大,沒有兩極分化現象,失業率低於2%,人均預期壽命、嬰兒死亡率、人均識字率、兒童入學率、大中學生普及率、居民卡路里攝入量和人均擁有醫生數等等人文指數,都居於世界前列,有的甚至高於或相當於美國。現在,古巴每年還向拉美和非洲地區派出數萬名醫生從事醫療服務。

有很多人評價卡斯楚用 “獨裁者” 諸如此類搞笑的話,簡直不值一駁令人發哂。很簡單想一想,這個世界是窮人多還是富人多,肯定是窮人多啊。古巴這個政策又搞社保又搞教育又搞醫療,貧富差距這麼小,受惠的不都是窮人嘛,他們不支援卡斯楚還要支持美國啊,當真古巴不搞選舉啊?總不能說民望高、執政年份長就成了 “獨裁” 的證據了吧。卡斯楚的古巴從來沒搞過封鎖政策,人民想走從來是來去自由既往不咎,說句通俗點的 “大西洋沒加蓋,喜歡美國就遊過去啊”。古巴人也確確實實一直在進行著 “用腳投票”,在相隔180海浬的美國南部,存在大約150萬個具有較強經濟實力、隨時企圖顛覆古巴革命政權的古巴移民及其後代,很正常嘛,古巴要搞土地國有化、要打到殖民公司,肯定有相當數量的代理人階層利益受到了毀滅性打擊。但是看看人民用腳投票的結果:古巴1100萬人口,跑出去了大概10%,一目了然。

還有一點要知道,社會主義國家從來都是搞選舉的。知道世界上第一個實行普選的國家是哪個麼?說出來你們可能會以外,是蘇聯。蘇聯以憲法的形式確立了最普遍意義上所有人的選舉權,在當時的西方世界,窮人是不能投票的,婦女是不能投票的,黑人等少數族裔是不能投票的。那時候蘇聯妥妥的是 “民主的燈塔”,資本主義國家真正意義上的 “普選”,都要等到二戰以後了。當然,不管是蘇聯選蘇維埃,還是我們選人大代表,這裡面的問題你不說我也知道,這涉及到社會主義國家官僚體系普遍的僵化與低效,這就是另一個很大的話題了,不在本文討論的範疇。

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這就是為什麼古巴作為一個只有11萬平方公里、1100萬人口的發展中小國,撐過了東歐劇變、蘇聯解體,撐過了拉美新自由主義浪潮,撐過了一波又一波和平演變。美國能夠顛覆烏克蘭、埃及這些中東、東歐、中亞的國家,卻從來都奈何不了近在咫尺的古巴。

古巴的社會主義政權確實是十分重視社會問題的。儘管它的經濟還比較困難,人均收入也不高,但它卻始終堅持全民免費醫療(包括看病、住院和每年兩次全面體檢),免費教育(包括學齡前教育、小學和中學的義務教育、考入大學和讀研究生),以及對食品、住房、水、電、煤氣、公共交通、通訊、生活日用品等居民基本生活需要的補貼。在任何社會裡都存在的青少年犯罪問題、困難家庭救助問題、貪污和浪費問題等在古巴都曾很好地解決。這樣的政權怎麼會不得到人民群眾的擁護呢?

20世紀最後一位理想主義者走了,21世紀是精緻利己主義者的天下。誰也想不到,對社會主義道路堅持最久的竟然是卡斯楚這個半路出家的共產黨人。無論怎樣,古巴對社會主義道路的探索與堅持都稱得上“雖敗猶榮”四個字。當未來的人類在銳意進取探索前進的方向時,再回望曾經的歷史,卡斯楚和他的古巴會是一份偉大的經驗和財富。

 

 

(本文源自《察網》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