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卡斯楚

不朽卡斯楚
◎鹿野 

 

 

161209

 

 

【編按:古巴革命導師卡斯楚(Fidel Castro)於2016年11月25日過世,享年90。卡斯楚已成為當代的一則傳奇,在美國長期經濟封鎖之下,古巴仍堅定走社會主義的道路,並且團結了拉丁美洲的左翼進步力量,抵抗帝國強權羅網密織的侵凌與顛覆。古巴實現了全民免費醫療與全民免費教育,並且為其他發展中兄弟國家長期提供醫師與教師的人力和技術支援。菲德爾·卡斯楚同志是古巴共產黨和古巴社會主義事業的締造者,是古巴人民的偉大領袖。他把畢生精力獻給了古巴人民爭取民族解放、維護國家主權、建設社會主義的壯麗事業,為古巴人民建立了不朽的歷史功勳,也為世界社會主義發展建立了不朽的歷史功勳。」這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唁電,也代表了世界人民普遍的心聲。】

 

 

 

菲德爾·卡斯楚去世了,按理說這個消息並不是十分突然,因為他早在十年之前就因為健康問題淡出了政壇,近幾年來又多次強調自己將很快面臨大限。但是我仍然還是感到頗難接受,因為畢竟今年看到這位老人在古共七大露面時的精神狀態尚好,總認為這一天還會有很久很久。

“朝辭華夏彩雲間,萬里南美十日還。隔岸風聲狂帶雨,青松傲骨定如山。”這是十五年前江總書記訪問古巴時所做的一首《辛巳春日重訪古巴次韻唐朝詩人李白早發白帝城書贈卡斯楚同志》。大多數人對於菲德爾·卡斯楚的印象也僅僅是停留在這個層面,即“反美勇士”。但是,菲德爾·卡斯楚更是一位共產黨人。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唁電中所指出的:“菲德爾·卡斯楚同志是古巴共產黨和古巴社會主義事業的締造者,是古巴人民的偉大領袖。他把畢生精力獻給了古巴人民爭取民族解放、維護國家主權、建設社會主義的壯麗事業,為古巴人民建立了不朽的歷史功勳,也為世界社會主義發展建立了不朽的歷史功勳。”我今天僅就作為共產黨人的菲德爾·卡斯楚做一個簡單的介紹,以此寄託哀思。

 

菲德爾·卡斯楚所生活的年代,是國際共產主義事業從高潮開始走向低谷的時代。他在1953年7月26日發動武裝起義的時候,史達林已經離開了人世四個多月,而他在1956年開展遊擊戰爭的時代,也恰好是赫魯雪夫大反史達林引發了波蘭和匈牙利大動盪,國際共產主義理想遭到質疑的時期。毛澤東主席經常說的一句話是“要敢於反潮流”,菲德爾·卡斯楚似乎就特別具有這種反潮流的精神。所以很多國際觀察家認為,菲德爾·卡斯楚是在二十世紀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與毛澤東最像的領導人。其領導的古巴革命也是唯一在社會主義低潮時代取得勝利的革命。某種意義上來說,菲德爾·卡斯楚和毛澤東一起結束了赫魯雪夫集團推行“非史達林化”引發的共產主義低谷,開啟了二十世紀60到70年代的又一次革命高潮。

菲德爾·卡斯楚領導的古巴革命另一個鮮明的特色是先革命後建黨。這倒不是說古巴原來沒有共產黨,而是因為古巴原來的共產主義政黨人民社會黨緊跟赫魯雪夫的和平過渡路線,反對武裝起義,最終喪失了群眾基礎。在這種情況下,菲德爾·卡斯楚為代表的黨外共產主義者承擔了領導革命的歷史使命,最終在革命勝利以後的六十年代,他們聯合古巴人民社會黨等組織建立了以菲德爾·卡斯楚為首的“7·26運動”為主體的新的古巴共產黨。

西方在古巴革命期間經常流傳著一個段子:上帝讓共產黨人站出來,而菲德爾·卡斯楚卻紋絲不動,上帝便說:“那個大鬍子,你怎麼不站出來?”

這個段子其實說明了一個問題,在革命期間,菲德爾·卡斯楚雖然在組織上並沒有加入共產黨,但實際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共產黨人。古巴革命的經驗也告訴我們,看待一個人是不是共產黨人不應該看待他的黨員身份,而應該看他是否按照共產主義的信仰與宗旨行事。從這個意義上說,緊跟赫魯雪夫的古巴人民社會黨雖有共產黨之名,但無共產黨之實,而菲德爾·卡斯楚才是真正的古巴共產主義政黨的締造者。習近平總書記所說的菲德爾·卡斯楚是古巴共產黨的締造者,大概也是這個意思吧。

菲德爾·卡斯楚雖然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和蘇聯關係密切,但是一直對蘇聯否定史達林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虛無主義傾向保持高度的警惕。在1989年戈巴契夫訪問古巴的時候,菲德爾·卡斯楚當著戈巴契夫的面就表示,古巴與蘇聯的情況不同,不適合照搬蘇聯式改革。隨後,菲德爾·卡斯楚又在群眾大會上發表講話,表示“如果有一天蘇聯發生內戰或者解體,古巴也仍然要把社會主義堅持下去。”幾乎與戈巴契夫改革的同時,古巴從1986年開始開展了一次糾偏運動。其內容和戈巴契夫改革恰恰相反,是從經濟上和政治上全面批判黨內推崇資本主義的傾向。在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的蘇東劇變中,古巴作為一個和美國咫尺之遙的小國受到了巨大的衝擊,當時的流亡分子已經喊出了“回哈瓦那過春節”的口號。然而,古巴卻在這場大風浪中奇跡般地堅持下來了,這無疑和菲德爾·卡斯楚這種清醒的認識密不可分。

菲德爾·卡斯楚在近些年來也開展了對經濟的改革,但是多次強調古巴不能搞市場經濟。菲德爾·卡斯楚曾經指出:“市場是一隻發了瘋的、野蠻的畜生,市場規律造成了人類最自私、最無情的制度。” 當然,菲德爾·卡斯楚所指的市場經濟主要是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市場經濟,所以他對中國的改革一直保持高度的評價。不過,古巴改革對市場作用的強調確實遠不如中國和越南突出,因為其認為改革絕不允許貧富分化,讓財富集中到少數人手中,改革絕不能改變公有制的主體地位。過分推崇市場的作用很容易違背改革的原則,而犯下顛覆性的錯誤。一些人反對古巴多半也是因為這種情況。

但是,不管那些人怎麼攻擊古巴,一個事實是無法否認的。古巴在面臨美國長期封鎖的惡劣環境下,仍然實現了全民免費醫療與全民免費教育等一系列福利制度,而且在醫療和教育等方面達到了世界領先的水準。習近平在2011年訪問古巴時就表示:“古巴衛生事業有著獨特的經驗,在公共醫療衛生服務、臨床診斷、生物醫藥領域有較高的水準,古巴人民健康指標位於國際前列,這充分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你們在面向全體人民的初級醫療方面建立了完善體系,有著豐富經驗,很值得我們學習借鑒,希望中古在這一領域進一步加強交流,更好地為提高國民健康水準服務。”

更重要的是,菲德爾·卡斯楚所締造的新古巴沒有一個高居於勞動者之上富人集團,幹部與群眾也基本平等。這在今天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社會矛盾日益無法掩飾的情況下,更加顯得彌足珍貴。社會主義的基本原則難道不就是勞動者當家作主嗎?共產黨人的基本信念難道不就是為人民服務嗎?那些整天為剝削者壓迫者唱讚歌的自由主義學者們自然不會喜歡這種情況,但是正是他們的痛恨證實了一個革命的共產黨人的偉大。

習近平總書記在唁電最後指出:“偉大的菲德爾·卡斯楚同志永垂不朽!” 是的,革命者是不朽的。這是因為革命者把整個生命都獻給了勞苦大眾,而人民是永遠不朽的。革命者的死亡不過是一種回歸和昇華,而這種境界恰恰是某些人所永遠無法理解的:

 

金風動寒蟬,紅葉滿西山。

哀聲蓋四野,大星墮九天。

死者亦山嶽,生者或等閒。

鬢髮蒼蒼時,無悔憶華年。

丹心譜正氣,熱血薦黎元。

珠玉一無取,橫眉對強權。

眾人皆笑我,我何懼孤單?

今朝乘霧去,飄飄天地間。

 

 

(本文原登《察網》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