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五位前總統的歷史定位

中華民國五位前總統的歷史定位
◎曾昭旭

 

【編按:2016年5月20日,中華民國第六任總統即將就任。曾昭旭教授特就過去五位總統的「歷史定位」作評價,直白而犀利,值得品味細讀。曾教授是《鵝湖月刊》創辦人之一,他以「真誠而髙遠的人文理想」期待於上位者,亦足見儒家風骨之傳承。】

 

國府遷台後的第六位總統再過四個月就要即位了!她未來的歷史地位會如何?我們不妨先來回顧一下前面五位總統的歷史定位(尤其最在意歷史定位的馬總統),也許對「如何看待歷史定位」稍有一點方向感。

 

當然,這個大方向是以「台灣的存在與前途」為著眼的。

我個人認為:老蔣對台灣的主要貢獻,在以他堅強的意志力撐住了台灣,讓台灣既沒有被中共吃掉(試回想古寧頭大捷),也沒有被美國吃掉(試回想美國中央情報局幹掉多少友邦元首,老蔣可是從未去美國朝拜,並且堅拒美國揷手中華民國軍隊的)。

但堅強意志力的同義語就是剛愎自用,老蔣因此留下了強人政治的所有弊端,如政治迫害與白色恐怖。

 

小蔣對台灣的貢獻當然是最為人所熟知了,就是經濟發展(如十大建設)與政治開放(開放報禁與黨禁,尤其在中壢事件與美麗島事件中下令駡不還口打不還手。試想如果那時憲警開了槍,台灣的歷史就不是今天這樣了。須知由威權走向民主而沒有流血,台灣是非常罕有的例子)。這使台灣由軍政時期順利過渡到訓政時期。(至於憲政時期,我認為至今仍未真正進入,雖已政黨輪替三次,其實仍在實踐地學習之中,仍屬廣義的訓政時期。)

那小蔣的缺點在那裏呢?依我看主要在缺乏人文理想。他只是務實,卻欠缺了「文化貴族」的意識(「文化貴族」不是壞名詞,這是指人異於禽獸的髙貴性,孟子所謂「人人有貴於己者」)。老蔣還知道尊重文化菁英(從大陸撤退時派專機接運知名學者,也能忍受胡適這種不肯入黨的自由派),小蔣則只知親民。這對台灣的民主發展是好事,但對文化立國而言卻是惡兆。

 

李登輝對台灣的貢獻在那裏呢?依我看主要在全力清除國民黨的殘餘勢力。他在任內幾乎只做了一件事,就是作政治鬥爭。我們才知道他原來是鬥爭髙手,他不必用什麼複雜的手段,只須站穩總統的髙度一步不讓,政敵(從蔣夫人到俞國華、王昇、李煥、郝伯村)就一個個倒下。這的確是從威權過渡到民主的必要程序,而這程序是由李登輝執行的。

那他對台灣的負面影響在那裏呢?首在清除了殘餘的黨國勢力之後,留下的空洞卻是引進了黑金勢力來填補。但此外我認為影響更深遠的是他的日本情結開啟了台灣後來親日從美反中(此實指文化上的去中國化)的主流(李登輝的性格簡言之就是華人的血緣、美國的頭腦、日本的感情)。

 

那陳水扁呢?他對台灣有什麼貢獻?還是有的,因為「凡存在必合理」,我們當找到每一個人的存在意義才是公平,凡人已然,何況身為總統?陳水扁對台灣民主的貢獻就在他用短短八年就把國民黨政府的所有腐敗都學到了!讓我們恍然大悟人都是一樣的,除非通過認真的心性修養或文化陶養,否則遇到權力都會腐化。所以還要迷信什麼出身、區分什麼藍綠呢?該明辨的只該是黑白罷!這是民主政治中非常重要的理性素養。缺此必釀成激情的民粹與基本教義派,而成為民主的大患。而關於這一點明辨與教訓,卻是陳水扁以「身教」教給我們的。雖然台灣民主政治至今民粹仍不免,但比起大多數的第三世界國家,程度其實還不算嚴重。

 

最後是馬英九了,他對台灣民主政治的貢獻是什麼?依我看是他以溫良恭儉讓的形象、不善體貼人的不沾鍋性格與小慎微的瑣碎氣量,最適合給鬱了一肚子悶氣的人民拿來當洩憤的箭靶(當然他運氣也不好,正遇上世界性的經濟危機)。作為「獵巫行動」中最後最大的巫,這也是民主政治領袖對民怨概括承受的義務呀(這一點恐怕是大陸同胞最難理解也忍不住羨慕的地方)。

那馬英九最失責的地方在那裏呢?依我看仍在缺乏真誠而髙遠的人文理想,所以無法給人民遠景,説不出讓人精神一振的話。台灣二十年來被李、陳嚴重斵傷的文化精神,馬英九在位八年,竟然毫無撥亂反正的努力乃至意識。這不止是他的懦弱,更是他的淺薄所致。他果然系出小蔣,也繼承了同樣的弱點,卻又沒有小蔣親民的魅力與時運,遂致雖黽勉任事,政績其實不差(在惡劣大環境下,2012年世界各國領袖尋求連任,只有美、台二馬連任成功),卻落得如此狼狽。我猜馬英九內心一定很不平,我卻認為他應該了解民主政治的領袖本就如此而無怨承受。他真該慚愧反省自己未善盡責任的應該還是在精神與文化的層次罷!

 

以上為五位前總統的歷史定位試作議論,各位一定能看得出來,我立論的依據,雖籠統說是關懷台灣的存在與前途,這首先當然與台灣民主的進程密切相關,但我更關心與在意的,其實是在吃飽飯以後的精神出路,亦即人道、義道、王道的層面,而不妨總説為人文素養。台灣過去在這層面的藴積(台灣以此博得最美麗風景是人的美名),已漸被政治層面的歪風腐蝕斵傷得很嚴重了!以致台灣人雖有強烈的主體性需求,卻不明白主體性的真正內涵為何?仍黏附在政治意識形態的迷信激情之中。我認為幾位前任的政治領導人都是有責任的。(也是一種概括承受罷!誰叫你當了總統呢?)因此也就據此以論他們的歷史定位。

最後,蔡總統未來的歷史定位會如何?因為她諱莫如深(空心菜的正解當從此看),我完全看不出苗頭。就靜看她520就任後怎麼做罷!反正四年或八年後,她的歷史定位總會明朗的。

 

(作者曾昭旭教授係《鵝湖月刊》創辦人之一,任教於淡江大學中文系。本文寫於2016年1月21日)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