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探熱針

良知探熱針
◎張翠容

 

為甚麼一張鈙利亞小難民伏屍海邊的照片,可以如此震撼人心?除了我們不得不直視孩子成為戰火最大受害者這個現實,而所引發的同情心外,我想還有一個理由,就是隱藏在心靈深處的內疚感。作為成年人,是有責任保護孩子的,但我們無奈未能做到,眼巴巴看著他任由潮水沖來沖去。正如小難民的姑姑說,全世界都有責任。

此話不假。沈默、冷漠、無知、愚昧、自以為是、自私自利等,都可隨時成為共犯。你不殺百仁,百仁為你已死。可憐的孩子,他們要為成年人的行為埋單,成為犧牲品。

有朋友一語中的,我們香港這個城市,流行快餐文化,連世界觀也如此,喜歡簡單的二元概念去看世界和本土政情。但事實上,很多事情的千絲萬縷關係,需要我們更多的抽絲剝繭。但我們總是很容易思考懶惰,媒體說甚麼就是甚麼。

諷刺的是,此地有評論員生吞美國右翼觀點,用遺傳基因角度指阿拉伯人天生愛派系鬥爭,打打殺殺,弄成今天的亂局全都是他們的錯,因此西方軍事干預不是個問題,問題是這種干預不夠狠,未能把這些「愚昧民族」徹底改造。

這種一派高高在上的論調,也可見於一些評論指難民潮對歐洲是個大炸彈,他們認為自伊拉克戰爭後,每年大批難民湧到西歐和北歐,已拉低當地文化,造成環境衛生趨惡化。言下之意,劣質民族已拖累優質民族。

我看後啞言失笑,誰在挑起戰爭?伊戰的確為西方以至全球製造了大炸彈,而且是個集朿彈,彈中有彈,其所衍生的問題複雜得已到失控地步。可是,香港這種尤如右翼白人的種族言論,一切歸咎民族基因,緣何在這個受過殖民統治的城市獲吹捧?真是一個值得深思的現象。

列強闖進人家的家園湊了他們一頓,還要羞辱醜化他們,香港竟然有所謂「知識之士」跟著做啦啦隊,實在是種奇觀。

這些自我感覺良好的「有識之士」,用手中之筆一有機會,便揶揄處於劣勢的別國民族,如果是事實也算了,可惜大部份都是想當然的偏見,然後將偏見無限放大。近期的中東難民現象,正正是他們發揮偏見的好時機。

舉個例子,有評論指歐洲因收容這些中東難民,令到地方也骯髒了。首先,人家正處於生死邊沿,作為一個文明人,首先考慮的應該如何去拯救,現在竟反之嫌人家骯髒,是不是太過份?更何況正在逃難,衛生條件自然不足,但這不表示他們就是慣性不理衛生。

還有,他們來自我們眼中不發達的地區,便以為一定生活落後骯髒,這是對第三世界人民一種刻板印象。我承認有些落後地方的確很髒,可是伊斯蘭地區不一樣,如果有去過旅行的人便知道,當地老百姓無論多窮,他們仍然要把自己家居打理得乾乾淨淨。

我多年前初到巴勒斯坦難民營,一樣潔淨,在好奇心下遂問他們,他們告訴我,這是《古蘭經》的教導,信道的人們要保持清潔和遠離污穢,其中有段經文這樣說:「你不要以任何物配我,你應當為環行者、立正者、鞠躬者和叩頭者,打掃我的房屋。」

因此,他們的身體、他們的食物、衣物和他們居住的地方,時常都一塵不染和有條理得令人讚歎。他們設法把每個地打掃得明亮的乾淨,有如《古蘭經》所描述的天堂一般。

我不是伊斯蘭教徒,不過我吃清真食物時絕對感到放心,因我知一定清潔。在此,大家應明白,那些把貧窮與骯髒劃上等號,都是源於未有充分認識各地文化卻又愛以偏蓋全所造成。

今次有西歐人展示出一種人文素養,向難民釋出善意。從他們基督教的角度出發,就是「我們堅固的人,應該擔代不堅固人的軟弱,不求自己的喜悅。我們各人務要叫鄰舍喜悅,使他得益處,建立德行。」( 聖經:羅馬書十五章 ) 。

難民當中無可避免會一些混水摸魚者,美國則說擔憂到國土安全問題,有人隨即起哄,把難民等同恐怖分子。但有個制度叫難民審查制度,而西方的情報工作亦不是全廢了武力,我們豈可因這些少數壞份子而去否定大多數難民的基本人權?

香港因欠成熟的種族歧視法,往往令順口開河的種族言論無須負責任;但作為香港人,對於這些涼薄而缺乏同理心的言詞,竟不乏追隨者,你會感到羞恥嗎?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