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的人生點滴–育合春基金會全球化講座

移動的人生點滴-育合春基金會全球化講座
◎袁志君

 

【編按】Lesvos是一座距離土耳其5-10公里的希臘小島,收留了至少7000-8000名的中東與非洲難民,他們沒有自由離開小島,小島的人口大約8萬人,難民佔了島上居民將近十分之一。2015年時上萬來自中東與非洲的難民試圖橫度地中海時,小漁村的漁夫出海打撈的不是魚而是人。4月27日育合春基金會全球化講座邀請到Lesvos島上的草根組織工作者馬坦先生,談難民在歐洲面臨的問題與種族歧視,歡迎報名參加。

2015年來自敘利亞與伊拉克的難民抵達希臘Lesvos。來源:維基百科。

 

馬坦先生,來自剛果。我們第一次見面在公車站牌,英文法文,加上比手畫腳;我知道他是一個汽車維修技師,自己旅行到希臘,他當天有希臘文的課,他已經在希臘一年左右。我們搭上進市區的公車,小巴繞進山區中的社區,然後拋錨在山頂。

我們不太可能走下山,司機打電話求救但無法排除障礙。我轉頭看馬坦,不確定他有沒有意願幫忙司機。馬坦先生沒有注意我,低頭練習希臘文;之後他偶爾抬頭看著前方,顯然還是在意機械問題。大約過了30分鐘他終於站起來走向司機。司機沒有注意他,但車子終於發動了。

在山上的社區二個酷酷的青少年上車,馬坦拿著筆記開始邀請兩人當老師。但青少年不是那麼容易被熱情感染,一開始不太理會,慢慢給馬坦一些眼神,等到進城以後,兩個少年跟馬坦笑著擊掌。

一個短短的車程表達了一個難民的生活轉折,猶豫退卻,害怕,受傷,勇敢,不放棄的韌性。我記得Julia Kristiva 似乎提過移動的人生有許多建立自我的困難。

我2018年來到希臘實習3個月,看著難民強壯,倒下,站起來;但是整體來說,所有人都被歐洲難民政策(現在已經變成遣返政策與依親政策)壓垮了肩膀。我唯一認識,而且認為快樂的人,是一個敘利亞阿弗林災區的老人Mohammed,他徹底放棄難民申請,沒有去難民中心領取他的身份判決,成為黑戶(非法人口)。當人權倡議者訴求 No one is illegal(沒有人是非法),Mohammed已經讓自己成為非法而得到自由,每天傍晚在愛情海的岸邊釣魚。

我覺得馬坦還在挺直他的身體等待著歐洲難民制度的結果,並且努力讓自己保持彈性地與新環境互動。於是我邀請他分享難民/移動人生的力量。對於社會工作,與人工作,他應該會是一個好的老師。

2015年9月當Alan Kurdi倒臥海灘的照片激起世界的同情心,西方強國領袖紛紛表態增加難民入境數量。東歐非申根區國家於是開放邊界,讓難民得以進入西歐領土,打破歐洲難民入境控管的都柏林協議。2016年西歐國家緊縮難民額度,做為領導者的德國亦通過新的法律將難民政策轉變為依親政策,德國通過的政策例如國家可以隨時依據國家安全報告遣返難民,無法通過語言學習的人無法申請難民等。

當西方國家喊出人權/人道主義的安置政策,歐盟花錢於歐陸邊境建築圍牆阻止難民進入歐洲申根區。2016年3月歐盟與土耳其政府簽署協議,歐盟支付60億歐元與其他政治協議,將土耳其變成歐洲的難民中心。但雖然西歐各國承諾將優先接收土耳其登記的難民,但這個政策並無法減少難民冒險渡海的行動。

Lesvos是一座距離土耳其5-10公里的希臘小島,經濟以農漁業,製鹽與觀光。島上目前(2018年3月)收留了至少7000-8000名的中東與非洲難民,他們沒有自由離開小島。根據民間組織愛琴海監控報告,希臘所有小島大約收留13,000名難民,Lesvos超過一半以上。小島的人口數大約8萬人,難民佔了島上居民將近十分之一(歐洲2016年難民與歐洲人口比例約是1:1826)。在難民最大量的2015年(超過上萬)時, 小漁村的漁夫出海打撈的不是魚而是人;一位漁村居民分享- 看著等待協助的難民,他們嘗試著幫助他們,但是似乎無止盡而且超過他們能力面對。當其他國家志工與資源進入的時候,一方面他們鬆了一口氣,但又形成一種指責或質疑「我們(居民)是不是做的不夠好」。Lesvos 成了難民與外國人的生活與工作舞台,居民成了路過的行人,一種背景。歐盟在封鎖難民之際,也封鎖了東歐洲的人民。

Lesvos居民與難民面對一起生活的課題。難民潮喚起小島的歷史記憶。多數小島的家庭來自小亞細亞;1923年希臘-土耳其戰爭後的強迫人口遷徙,兩國政府強迫基督徒與穆斯林居民交換國家,當時不會說希臘文的土耳其基督徒被強迫搬到希臘,不會說土耳其語的希臘回教徒被強迫搬到土耳其。宗教人口大遷徙後,希臘領土的Lesvos島再沒有回教徒,唯一的清真寺已經破敗沒有修復。這一波戰亂的人民大遷徙重新將穆斯林人口帶回Lesvos社會,有些居民對難民不安定處境感同身受,但有人恐懼回教徒的回流。

非洲難民與居民的關係則是另一個課題。如果中東難民面對的挑戰是恐懼,非洲難民的是被視而不見。我已經兩次聽到非洲難民跟我說,可否看見我的時候說一聲哈囉。於是我提醒自己一定要看見他們,跟他們打聲招呼,不要擔憂他們防備疏離的眼神。

馬坦先生真的是我少數遇到的開朗青年,他的講座安排在4/27 星期五晚上7點。這時間點正值 MORIA 35 案件的開庭期:35名非洲難民去年被希臘檢警任意逮捕起訴,有31人被關押10個月。難民提供影片證明警察闖入非洲難民的住處,任意毆打逮捕無辜者,連孕婦都遭襲擊。警察此舉被認為是政治警告,威嚇難民不得組織和平抗議行動,還有對非洲難民的種族歧視。

Lesvos是一個很挑戰的社會工作田野,希望大家有空與 Lesvos島上的人物碰面:有馬坦先生,希臘草根組織工作者,國際志工等,他們將會陸續在育合春基金會的全球化講座出現。

 

Moria35影片:

 


活動報名:https://goo.gl/D8y9AM

4/27(五)我來自剛果(視訊/法、中)

5/11(五)定位歐洲難民危機(視訊/英、中)

5/26(六)難民肖像畫(視訊/法、中)

6/08(五)Pikpa Community Project省思難民議題 (視訊/英、中)

發佈日期:2018/04/23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