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左翼當奮起

台灣左翼當奮起
◎吳俊宏

 

【編按】本文作者指出2016年總統及立委選舉,代表本土資產階級的民進黨完勝封建官僚壟斷資產階級的國民黨,使台灣社會的政治生態從此進入一個新的里程碑:兩黨爭鬥結束,統獨虛妄的論爭也將失去支點,台灣社會的基本矛盾將直接暴露。基本矛盾是由金融資本主導的全球化經濟政策下所造成人民生活的困境,而台灣民眾對各政黨不滿。正是在此時機,作者認為長期低迷的台灣左翼運動,應拋棄前嫌,重新思考當前的變局,建立一個真正代表台灣中下階層的政治隊伍。作者為白色恐怖時期政治犯,1948年出生於雲林,畢業於國立成功大學交通管理系,1972年因「成大共產黨案」入獄,判處有期徒刑15年,減刑後於1982年出獄。

克羅維茲(katheKollwitz)為前東德版畫家,魯迅在中國推廣版畫運動時,曾為文介紹並大力推廣。來源:差事劇團

 

2016年總統及立委選舉一戰,民進黨完勝了國民黨,從此台灣兩個資產階級政黨歷經三、四十年的爭鬥告一段落,屬本土資產階級的民進黨,徹底擊垮了封建官僚壟斷資產階級的國民黨。

民進黨的完勝,使得台灣社會的政治生態從此進入一個新的里程碑,兩黨爭鬥結束,統獨虛妄的論爭也將失去支點,完勝的民進黨不能再將台灣社會問題歸罪於國民黨,它將赤裸裸地直接面對台灣社會的基本矛盾。

這些基本矛盾,如低迷的經濟景氣,國家財政的短絀,貧富差距的拉大,以及長久以來世代低薪所導致的年輕一代對未來前途的不安與惶恐,加上民進黨執政後兩岸關係的惡化等等。

執政後的民進黨,由於其資產階級本質及台獨的政治立場,對於以上攸關全體台灣人民的生計的基本矛盾問題,無心也無力解決,但為了維護它的執政利益,壓制反抗力量,遂利用完全執政的優勢,採行強制的手段,通過各項用來掃除其執政障礙的法案,如黨產條例、前瞻計畫、年金改革、一例一休,甚至假國安之名,採行恢復白色恐怖的手段,擬頒布退將赴陸管制條款、退休公務

人員出國行蹤報備規定、資通安全法、保防工作法、刑罰外患罪修改等限縮人民人身自由的條例,此外透過媒體的箝制,壓制反對的言論,抹紅工人抗爭,以及去中國化的滅鄉滅爐、滅媽祖拜神社…..等等倒行逆施的舉措。

民進黨就在這樣的執政下,一年多來民怨四起,各方抗爭不斷,支持群眾大量流失。根據台灣各方的民調,蔡英文的支持率已從上任時的接近70%,降至去年8月的29.8%,去年5月還一度跌至僅21%。民進黨的支持度也從去年九月的30.2%急遽下滑到十二月的23.4%。

另一方面,民進黨雖大量流失支持者,但這些流失的支持者,並未大量流向其他政黨。從民調看來,國民黨從上次敗選至今,支持率一直徘迴在20%

以下,去年12月稍見起色,達21.4%。至於時代力量則從前年竄起的14.9%下滑至去年9月的6.4%,去年12月雖見起色,也才8.4%。親民黨則由前年7月的7.0%下滑至去年9月的2.9%,去年12月更下滑至1.9%。

而對政黨無特定支持者,從前年7月的22.1%上升到去年9月的38.2%,去年12月更上升到41.3%。顯示台灣民眾對現存各政黨皆感失望。這些失望的選票,未來會何去何從,正是台灣左派人士所急切關注的焦點。

台灣民眾對各政黨不滿的現象,和歐美國家近年來左右新興勢力的迅速竄起,有異曲同工之處,皆源自於金融資本主導的全球化經濟政策下,造成人民生活的困境所致。台灣這些不滿的民眾,未來有可能步歐美國家的後塵,促成新興勢力的竄起,而這新興勢力會是誰呢,這正是吾人目前思索左翼集結甚至組黨的考慮。

過去的台灣,長期以來受制於省籍、統獨、藍綠意識的操弄,模糊了社會的階級對抗,中下階層的階級意識一直沒被好好地啟發,導致左翼運動長期處於低迷狀態,加上中國大陸社會出現巨大的變革,各左翼團體對中國社會性質的定性,產生分歧,導致在運動中紛爭擾嚷,恩怨叢生。

台灣左翼就在這種景況下,各團體雖在各自領域,勉力耕耘,盡心盡力,然力量分散,不能形成一個有力而集中的中心政治力量,以與藍綠兩個資產階級政黨相抗衡。

然而時代已變,台灣在變,世界在變,中國大陸更是令人出乎意料之外的遽變,一個新的形勢正迎面撲來,此時此刻,正是台灣左翼拋棄前嫌,重新思考當前的變局,共同思考如何凝聚包括工運、農運、社運…等的力量,克服各種困難,建立一個真正代表台灣中下階層的政治隊伍,未雨綢繆,迎接新的政治浪潮的來臨。

時機稍縱即逝,左翼此時自當奮起。

 

發佈日期:2018/01/30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