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臺灣的傀儡性

談臺灣的傀儡性
◎俞力工

 

 

170207

 

 

【編按:台灣當局勢力常以加入聯合國作為政治動員的號召,陳水扁當權之際,就曾經以贊同加入聯合國為題,全民公投綁大選。於今蔡英文上台,綠營頭人更是頻繁奔走紐約聯合國總部,種種宣傳運作,就是一個說詞:進入聯合國,就是台灣獲得國家主權獨立地位的保證。然則,旅居維也納的學者俞力工就此議題提出他的看法,他指出,做為聯合國成員,與主權獨立不必然相關。何況,台灣按國際慣例,其現狀乃是 “內戰中的政治實體” ,如是地位原應受到國際上一定的尊重,然則,自1949年以來,台灣卻是在美國腑翼之下,長期自甘做為 “傀儡” 的角色,蔡英文政府更是具備了一個傀儡政府的所有必要條件……】

 

 

聯合國是個維護和平的組織,宗旨在於促進和平,發展與人權。 它可以接受或拒絕某個政治實體的加入申請,批准與否也有一定的參考性,但並不表示,經他接受為成員,那個政治實體便取得主權獨立國家地位。 例如,中共長期排除在外,只說明美國在聯合國有很大影響力,並不能延伸主張 “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個主權獨立國家”。 

主權獨立是個政治概念,意味著一個政治實體是否具有自主的、實際有效統治一個地區的實力,與此同時,是否還具備承擔國際義務的能力。 像臺灣,從1949年以來就是傀儡,一旦失去利用價值,便於1971年一腳踢出去,因此從來沒有,將來也不會有什麼 “獨立性”。 瑞士長期不參加聯合國也說明國家地位與聯合國席位之間沒有什麼直接關係。

中華民國,從政治意義說, 1949 年之後就不是一個像過去那樣的主權獨立國家,而是一個僅僅實際有效控制局部地區的交戰團體或政治實體,因此他的主權是有限的,破碎的與過渡的。 固然他繼續自稱中華民國,也繼續做出代表全中國的主張,但只能說明,處於內戰未決狀態時,這個弱勢的交戰團體還在繼續掙扎。 法律上看,他之能夠長期保留聯合國席位,也僅僅說明在強權影響之下,造成國際社會的畸形現象,即一個沒有代表性的政治實體卻在國際機構取得代表全中國的中央政府地位。

但是,中華民國畢竟還在效統治局部地區,因此不是個非法組織,不是犯罪團體,而是個按國際慣例應當受到一定尊重的 “內戰中的政治實體”,因此,即便不能正式以國家地位加入國際組織,但卻可以像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那樣,申請“觀察員”的地位。 這點,李登輝時代如果聰明,還有取得北京諒解的可能。 如今,除非大陸發生重大事故,據我看是機會等於零。

 

 

那麼,中華民國在如此被動情況下,是否能夠撇開大陸宣佈獨立呢? 答案很簡單:不可能! 原因是,這麼做,只會逼迫北京當局儘快結束內戰未決狀態。 也就是說,這是招致武統的自殺行為!

繼而要問的是,既然沒有獨立可能性,而且是自殺行為,為何還會有台獨勢力存在呢? 如前所述,1949年之後中華民國就實質上是個傀儡政權,於是乎,在國民政府的傀儡性不敷需要時,美國便需要一個更加傀儡的傀儡,而蔡英文政府恰好就具備了一個傀儡政府的所有必要條件:即低能又愚蠢!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