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深沉的睡夢中甦醒了!

我們從深沉的睡夢中甦醒了!──伊斯坦堡來函
文■雅恩琪.艾斯蘭泊卡 譯■羅惠珍

(2013.6.14《新國際》)

 

【編按:2013年5月31日,週五,土耳其警方以暴力驅逐伊斯坦堡為保護公園綠地而靜坐示威的青年。然而,在粗暴的催淚瓦斯、強力水柱、警棍的鎮壓之下,抗爭的力量反而迅速向首府之外的其他城市擴散……
我們在伊斯坦堡的朋友雅恩琪就守候在現場,以書信為我們連繫到抗爭現場的實況。雅恩琪是國際哲學組織「此地與他方」成員,曾經是法國哲學家羅獨秀(Alain Brossat)指導的博士生。羅獨秀曾經多次到台灣講學,文章多次發表在《新國際》。】

 

 

親愛的朋友:

 

一星期以來,無論白天夜晚,我們都在街頭守候。

事件的起點原本只是個和平抗爭運動,為了阻止在塔克辛旁(Taksim)的哲吉公園(Parc Gezi)中心點蓋百貨商圈的計畫。

上星期五破曉時分,鎮暴警察使用消防水柱與催淚瓦斯攻擊一群群在公園裡守衛數百棵樹木免遭剷除的群眾,鎮暴警察終於以武力淨空了哲吉公園。可是當天中午,群眾又發起了示威活動,而後鎮暴警察再度前來驅散,他們隨心所欲地使用催淚瓦斯,造成多人受傷。然而群眾奮力抵擋,只要找到一點空隙即再度往前衝,後退前衝帶來更多群眾聲援,一個半小時後,示威人數遽爭。

 

 

130614-1-1

▲群眾在哲吉公園紮營示威,守護老樹。(圖文/雅恩琪.艾斯蘭泊卡)

 

 

警察全副武裝整夜強力驅離,群眾退一步進兩步,對峙的局面從星期五清晨持續進行到星期六,公園附近住家的居民都以哨聲支援,他們聚在窗前為我們加油打氣並高喊:「艾爾段下台!」

星期六早上,好多好多人走上街頭,大家不約而同走向塔克辛廣場(公車、地鐵停開,博斯普魯斯海峽上連接歐亞陸地的橋梁都封閉了)。這回學聰明了,人們帶著泳鏡、頭盔、自製防護面罩前來,預防催淚瓦斯襲擊。

星期六一整天,我們都在跟警察鬥智、捉迷藏,為了走上塔克辛廣場,我們兵分好幾路,從不同的路徑潛伏攀登,但是盤旋在上空的直升機不斷偵測,隨即聯繫鎮暴警察阻擋我們的去路。往上走的人群從四面八方來,因此到了傍晚時刻,我們終於一一衝破警察圍堵防線,登上了塔克辛,廣場上擠滿了人潮。

 

這一刻很關鍵。首先,無論是否意識的局勢緊張危險,人們依然留在廣場不願離開,如果警察在這個時候進場干預強制驅離的話,一定會造成嚴重死傷。其次,當我們抵達廣場後,沒有一人上台發言,沒有任何一個團體走到最前面帶領,這完全是個自發性集體共同的行動,群眾的異質性很高,沒有領導人。這個時刻太重要了。

從星期六晚上起,廣場被群眾佔據了。有人堆起堡壘投擲石塊阻擋警察與車輛進入廣場。抗爭事件從伊斯坦堡蔓延到其他城市,安卡拉、伊茲米爾、安塔奇拉、瑞茲、土瑟利……(目前已經有兩人死亡、10人因被瓦斯彈屑擊傷而眼睛失明,還有不少人腦震盪……)

好多好多事要跟你們講……最近在雷罕利(Reyhanli)所發生的事件,政府的強制決策(禁止含酒精飲料、禁止事後避孕藥自由銷售……)以及警察過度的粗暴等等,促使各個社會階層與異質性很高的群體(如國族主義擁護者、庫德族群、凱莫爾派、無政府主義分子、各種左派、男、女同性戀、政治無感者、足球迷、回教反資本主義組織……)結合,所有的流派都匯集成一股反抗艾爾段的威權統治。

 

此時此刻,我認為群眾的幽默感、對時局的嘲諷與並肩團結,是對抗威權統治的最佳武器。公園裡、廣場上,每天都有充滿創意的新口號,這些口號批判性強又趣味十足。

還有一些場面完全超越想像;舉例來說,前天是宗教節日,在哲吉公園的示威群眾決定「今天不喝酒」。不僅沒人喝酒,而且今天伊斯蘭反資本主義份子還在公園內做星期五的禮拜,這是穆斯林最重視的禮拜儀式,當他們虔誠專注做禮拜時,左派人士則圍繞在旁保護他們免於受到干擾挑釁。我還看到一些伯奇塔斯足球隊的支持者(他們是出了名的大男人主義)與男同性戀一起唱歌跳舞,快樂得不得了。

從上星期六起,哲吉公園成了群眾聚集的場所,人們在此進行政治議題辯論、舉行各種創意活動,無論識與不識,大家歡聚在一起。

 

大家都說「我們從深沉的睡夢中甦醒了!」

 

我們當然也會自問如此無組織、異質性的抗爭運動到底會往哪裡走?

但是,無論如何,我們都感受到一股力量,那是來自因抵抗與歡愉所產生的團結之力量。

艾爾段終於回來了,將來會怎麼樣,我們大家一起拭目以待。

祝好

雅恩琪

 

 

(雅恩琪.艾斯蘭泊卡(Erinc Aslanboga),任教於伊斯坦堡加拉塔莎拉耶(Galatasaray)大學哲學系。)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