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17

【香港回歸20年專題】你無法逃避民主回歸

【香港回歸20年專題】你無法逃避民主回歸
◎盧荻

本文轉載自《彼時彼岸》:https://course5293.wordpress.com/2015/07/17/你無法逃避民主回歸/

 

【編案:香港文化研究學者馬國明曾這樣形容,「主權移交」指的是英國把香港的主權移交中國大陸,「收回主權」指的是中國大陸收回香港的主權,二者符合客觀的事實描述。相較之下,「回歸祖國」的說法帶著濃厚的感情,對於中共而言,代表結束了民族百年的屈辱,但是同時,對於一部分香港民眾而言,卻對「回歸」帶著恐懼、焦慮。1997年至今20年,官方一句「人心未回歸」,道盡了「回歸」下中港的政治經濟與社會矛盾,以及兩地歷史經驗與政治情感的斷裂,本系列搭配【重新思考社會主義】七月十五日【香港回歸20年,往何處去?】論壇,將轉載一系列文章,希望重新理解「回歸」的政治與問題。

中英簽訂聯合聲明(來源:蘋果日報資料圖片)

隨著2014831人大決定與雨傘運動爆發,1980年代以來的「民主回歸」論,即被視為是失敗且過時的政治觀。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經濟系盧荻教授,對中國經濟發展性質與新自由主義的關係,有精采的討論。本文同樣地將視角,拉到中國在世界體系的位置與社會主義下人民與民族解放的意義,認為香港與中國的關係,必須看到資本主義內外的力量,指出「民主回歸」是現實、也具備合理性,並依此批判主流「民主回歸」論的問題,主張香港應「主動」回歸,作爲中國人民的一部分,與中國大陸人民建立良性互動,擔起國家主人的角色,共同建設超越歷史資本主義的中國未來。】

Read more

【香港回歸20年專題】民主回歸論的萌芽與夭折:從曾澍基早年的幾篇文章說起

【香港回歸20年專題】
民主回歸論的萌芽與夭折從曾澍基早年的幾篇文章說起
羅永生

本文轉載自《思想香港》第8期(2015年12月)珠海事件‧自由主義與民主回歸

 

曾澍基博客圖片

【編案:香港文化研究學者馬國明曾這樣形容,「主權移交」指的是英國把香港的主權移交中國大陸,「收回主權」指的是中國大陸收回香港的主權,二者符合客觀的事實描述。相較之下,「回歸祖國」的說法帶著濃厚的感情,對於中共而言,代表結束了民族百年的屈辱,但是同時,對於一部分香港民眾而言,卻對「回歸」帶著恐懼、焦慮。1997年至今20年,官方一句「人心未回歸」,道盡了「回歸」下中港的政治經濟與社會矛盾,以及兩地歷史經驗與政治情感的斷裂,本系列搭配【重新思考社會主義】七月十五日【香港回歸20年,往何處去?】論壇,將轉載一系列文章,希望重新理解「回歸」的政治與問題。

隨著2014831人大決定與雨傘運動爆發,1980年代以來的「民主回歸」論,被視為是失敗的政治觀,要為當今爭取普選失敗負責但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羅永生指出這種「原罪審判」式的評論輕忽「民主回歸論」的歷史脈絡、對英談判期間的實質影響,以及繼後塑造了怎樣的具體實踐內容等問題。本文透過研究七十至八十年曾澍基的文章與爭論,探索「民主回歸」論的萌芽與夭折史。

Read more

【香港回歸20年專題】 離棄「人心」的「回歸」——政治化的污名與經濟化的困局

【香港回歸20年專題】
離棄「人心」的「回歸」——政治化的污名與經濟化的困局
◎許寶強

本文轉載自:許寶強(2017),〈離棄「人心」的「回歸」–政治化的污名與經濟化的困局〉,羅金義編:《回歸20年:香港精神的變易》,香港: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

 

【編案:香港文化研究學者馬國明曾這樣形容,「主權移交」指的是英國把香港的主權移交中國大陸,「收回主權」指的是中國大陸收回香港的主權,二者符合客觀的事實描述。相較之下,「回歸祖國」的說法帶著濃厚的感情,對於中共而言,代表結束了民族百年的屈辱,但是同時,對於一部分香港民眾而言,卻對「回歸」帶著恐懼、焦慮。1997年至今20年,官方一句「人心未回歸」,道盡了「回歸」下中港的政治經濟與社會矛盾,以及兩地歷史經驗與政治情感的斷裂,本系列搭配【重新思考社會主義】七月十五日【香港回歸20年,往何處去?】論壇,將轉載一系列文章,希望重新理解「回歸」的政治與問題。

隨著2014831人大決定與雨傘運動爆發,1980年代以來的「民主回歸」論,被視為是失敗且過時的政治觀。推動香港民間教育、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許寶強,則重新論述「回歸」的意涵,並指出香港政治與社會的諸多矛盾,包括表現在地域或國族的民粹政治,係根源於去政治化的殖民主義接合了新自由主義,因而造成了「反政治化」、強調「經濟化」經濟發展的問題。在此意義下,「回歸」可以意味著抵抗「新自由主義」大計的「回歸」「人心」

Read more

【香港回歸20年專題】公民社會與虛擬自由主義的解體:兼論公民共和的後殖主體性

【香港回歸20年專題】
公民社會與虛擬自由主義的解體:兼論公民共和的後殖主體性
◎羅永生

本文轉載自《思想香港》創刊號(2013年8月)「七一大遊行」十周年回顧(頁19-26)

 

【編案:香港文化研究學者馬國明曾這樣形容,「主權移交」指的是英國把香港的主權移交中國大陸,「收回主權」指的是中國大陸收回香港的主權,二者符合客觀的事實描述。相較之下,「回歸祖國」的說法帶著濃厚的感情,對於中共而言,代表結束了民族百年的屈辱,但是同時,對於一部分香港民眾而言,卻對「回歸」帶著恐懼、焦慮。1997年至今20年,官方一句「人心未回歸」,道盡了「回歸」下中港的政治經濟與社會矛盾,以及兩地歷史經驗與政治情感的斷裂,本系列搭配【重新思考社會主義】七月十五日【香港回歸20年,往何處去?】論壇,將轉載一系列包括與談者的文章,希望重新理解「回歸」的政治與問題。

2003年,香港群眾於七月一日上街(簡稱「七一」),抗議「國安法」(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十年後(2013年)香港政府的認受性仍舊不足,同時泛民派分裂與中港矛盾加劇,香港嶺南大學舉辦了小型工作坊,針對「七一」進行討論。嶺南文化研究系副教授、曾形容英國在港殖民是一套「勾結共謀殖民主義」的羅永生,從反思七一的問題,伸論香港「虚擬自由主義」政治文化的困境與危機,並透過公民共和主義的政治哲學,提出建構後殖民香港公民主體性的問題。」】

2003年七一遊行(圖片:蘋果日報)

Read more

【香港回歸20年專題】傾聽充滿正氣和洞見的聲音——《我眼中的殖民時代香港》讀後

【香港回歸20年專題】
傾聽充滿正氣和洞見的聲音——《我眼中的殖民時代香港》讀後
◎陳映真

本文轉載自《人文與社會》: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1573

 

圖片來源:人間出版社

【編案:香港文化研究學者馬國明曾這樣形容,「主權移交」指的是英國把香港的主權移交中國大陸,「收回主權」指的是中國大陸收回香港的主權,二者符合客觀的事實描述。相較之下,「回歸祖國」的說法帶著濃厚的感情,對於中共而言,代表結束了民族百年的屈辱,但是同時,對於一部分香港民眾而言,卻對「回歸」帶著恐懼、焦慮。1997年至今20年,官方一句「人心未回歸」,道盡了「回歸」下中港的政治經濟與社會矛盾,以及兩地歷史經驗與政治情感的斷裂,本系列搭配【重新思考社會主義】七月十五日【香港回歸20年,往何處去?】論壇,將轉載一系列包括與談者的文章,希望重新理解「回歸」的政治與問題。

本系列轉載第一篇文章,指出英國殖民的問題。2015年去世的杜葉錫恩(Elsie Tu)女士,1960年代初便自英國來港投入社運與教育,服務香港的基層,她曾任香港議員,1960年代時揭發小巴職工與警察勾結收取保護費,向英國國會遊說在港成立廉政公署,打擊貪汙。她在香港居住超過半個世紀,其《我眼中的殖民時代香港》見證了港英殖民的問題與社會的樣貌變化。人間出版社出版其中文譯本時,陳映真為其作序,批判殖民的腐敗、殖民體制下「民主」的例外 / 虛偽、與經濟殖民主義的霸權。】

Read more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香港回歸20年,往何處去?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七月論壇
香港回歸20年,往何處去?

 

時間:2017年07月15日(六)14:00-17:00

場地:臺北市客家文化會館1樓會議室(臺北市大安區信義路三段 157 巷 11 號,靠捷運大安站)

主辦單位:苦勞網、新國際

與談:

盧荻(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經濟系教授)

張翠容(香港獨立新聞工作者、國際時事評論員)

游靜(香港大學名譽教授)

丘延亮(中原大學原住民專班老師)

主持 / 引言:

鄭亘良(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博士)

林深靖(新國際編輯)、黃德北(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Read more

受不了,就站出來 ── 絕食抗議8800億的歌手沈懷一

受不了,就站出來
── 絕食抗議8800億的歌手沈懷一
◎林深靖

 

這幾天,立法院臨時會期間,群賢樓階梯前出現一個孤獨削瘦的身影。他有時候仰首望天,有時候低頭沉思,有時候拿出吉他輕緩撥弄。而他的前端,則是一幅長長的白色布條,布條上龍飛鳳舞的墨黑書法,寫著:「絕食抗議錢沾8800億」。

(攝影:黃紀凡)

Read more

【紀念弗弘索.鄔達】後──新自由主義的終結

【紀念弗弘索.鄔達】新自由主義的終結(The end of post-neoliberalism)
弗弘索鄔達(François Houtart
鄭亘良 

 

【編按:弗弘索鄔達(François Houtart201766日於厄瓜多首府基多過世,享年92歲。其創辦的「亞拉非三大陸研究中心」,長期關注南方國家的社會運動、另類全球化運動的發展、拉丁美洲的民主演變、南方國家政治、社會決策的另類抉擇、國際援助和經濟整治方案的邏輯與影響。弗弘索鄔達晚年積極投入「另類全球化運動」的組織和理論工作,有「另類全球化教皇」之美譽。

本文寫於去年,他指出拉美看似進步的國家政權,雖然取代了過去實行新自由主義政策的獨裁政權,的確也在以不嚴重影響富人收入下造福了窮人,但是這些政權在面對經濟危機時,由於深受發展主義的影響,仍採取了有利於市場的政策,因而更加深了壟斷性資本的主導地位,以及對生態、經濟自主與糧食主權的破壞。隨著矛盾的加劇,不僅人民受夠了,保守右翼的勢力更藉此悄悄地復興了。在後新自由主義終結、但非後資本主義的時刻,他呼籲鬥爭尚未結束,有賴人民各個力量的團結與重新設定新的計畫,重建自主社運。】


(圖片來源:The Dawn News)

Read more

Remembering FRANÇOIS HOUTART–The End of Post-Neoliberalism

Remembering FRANÇOIS HOUTART
—-The End of Post-Neoliberalism
by François Houtard

 

In response to the crisis, “progressive” governments adopted increasingly market-friendly measures. The “conservative restoration” that they regularly denounce was in fact surreptitiously introduced from withi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