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鍾喬

【新書活動】一本詩集的誕生:「這裡就是羅陀斯」

【新書活動】一本詩集的誕生:「這裡就是羅陀斯」
◎鍾喬

 

【編按】「這裡就是羅陀斯/就在這裡跳吧」出自馬克思[路易.波納帕的霧月十八]文論中,是經常拿來將革命思想與詩連結的經典。然而,詩作為一種思想武器,進而引發文化行動的事情,正在加速的消失,並且蒸發無形。鍾喬老師以「這裡就是羅陀斯」為題,在馬克思誕生200週年,將詩與文化運動賦予了連結。《這裡就是羅陀斯──鍾喬詩抄》將出版並將於216日(六)14:00於寶藏巖藝術村山城戶外劇場舉辦,將邀請黃瑋傑(金曲獎最佳客語歌手)一同參與,並將邀請觀眾即興朗讀。

未提供相片說明。

Read more

專訪鍾喬:一齣戲的誕生——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

專訪鍾喬:一齣戲的誕生——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
◎鍾秀梅訪談,王宇婕整理

 

【編按】《范天寒與他的弟兄們》獲台新獎提名,是差事劇團回探客家運動三十年(2018年)的轉化時,重新扣問白色恐怖的歷史。訪談中,差事劇團團長鍾喬分享了創作的歷程、對於左翼運動與文化抵抗的思考、以及如何連結上白色恐怖與階級抗爭的歷史。訪談者鍾秀梅為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教授。感謝鍾喬與鍾秀梅供稿,小標為編輯所加。

《范天寒與他的弟兄們》 劇照,郭盈秀攝。

Read more

冷戰風雲下的客家人運動

冷戰風雲下的客家人運動
鍾喬

 

【編按】今年是「台灣客家運動30年」。回想1988年,解嚴後一年,以「還我母語」為訴求的客家社會運動,如何經由語言權益的爭取,轉入1950年代白色恐怖的現場,又如何連結於1989年台灣第一場罷工——遠化罷工的現場。當年,在陳映真先生的帶領下,鍾喬於《人間雜誌》擔任主編時,呈現了上述兩個事件於「台灣客家」的主軸上,這又將如何與今年「差事劇團」即將呈現的一齣戲:【范天寒與他的弟兄們】產生關聯?客家記憶共同體中,那些農民革命者的幽靈,是如何如水流般的歷史圖像,逐一拚連於當下社會中?最引人深思的將是,1950年代的農民革命者,如何遇上1980年代末期的工運人士?客家現身,在工農運動的歷史中。又如何以半虛構的戲劇表現,在當下顯影呢?冷戰風雲下的客家人運動,從報導現場延伸為戲劇表現,跨越30年時間……。激越的革命與抗爭歷史,如何從壓抑的地底,重新出土而再次現身!感謝作者供稿。

《人間雜誌》台灣客家專輯(人間雜誌提供)。

Read more

【紀念馬克思誕辰200週年】這裡就是羅陀斯——寫給馬克思誕辰200週年

【紀念馬克思誕辰200週年】
這裡就是羅陀斯——寫給馬克思誕辰200週年
◎鍾喬

 

題記:馬克斯在他的名作:〈路易 波拿巴的霧月十八〉中,以《伊索寓言》中的這裡「就是羅陀斯,在這裡跳吧!」形容在屢經敗仗,卻深有自我批判的無產階級革命,唯有就地站起作戰。原文的一段這樣說:「它把敵人打倒在地上,好像只是為了要讓敵人從土地裡吸取新的力量並且更加強壯地在它前面挺立起來;它們在自己無限宏偉的目標面前,再三往後退卻,一直到形成無路可退的情況時為止,那時生活本身會大聲喊道:這裡是羅陀斯,就在這裡跳躍吧!這裡有玫瑰花,就在這裡跳舞吧! 」

 

現在,一個尋常的日午

母親在幫失血的孩子

找尋呼吸的一線希望

廢墟的斷壁殘垣間,猶留下

倒插在嬰兒臥室裡的炸彈

救援部隊突然改變偵蒐方位

將槍管對準平民胸口

 

這裡就是羅陀斯

請在腳下尋找族人的墓誌銘

作為戰爭記憶的羅陀斯

 

同樣,在這個尋常的日午

地球另一端的母親,從醫院

搭乘最熟悉的公車回家

經過繁華的街口

瞧見自己被壓在高樓的牆影間

想著在加護病房裡

因過勞而腦溢血昏迷的兒子

 

這裡就是羅陀斯

請在天空尋找墬落的線索

作為未來記憶的羅陀斯

 

這裡是廣場,這裡是巷弄

這裡埋有著共同的魂

在這新世紀的宣言

始終未宣告誕生的日子裡

你說:在革命的旌旗下

曾經倒下的敵人,好似在土裡

吸取更多擊跨我們的 力量

所以,這裡就是羅陀斯,在這裡跳吧

所以,這裡就有玫瑰花,在這裡舞吧

 

集結的臉孔,穿越水晶屏幕

從這個街角朝向那個街角

迅雷不及掩耳,佔領及抗爭

築起左翼聯盟的街壘

來吧!你必須從這裡出發

因為,這裡就是羅陀斯

因為,這裡就有玫瑰花

 

路易 波拿巴的霧月十八

 

 

劉歡–國際歌

 

發佈日期:2018/05/11

帳篷劇是想像力的避難所

帳篷劇是想像力的避難所
◎鍾喬

 

【編按】帳篷劇是1960年代日本整個社會運動和社會風潮中興起的一種戲劇形式。本文中,鐘喬老師對櫻井大造的帳篷劇進行了詳細的理論闡釋,指出帳篷劇不同於現代劇場中的戲劇。「帳篷」是「在空間中交錯著時間的流動」,是一個「比外在社會的現實更為現實的」的「場」,而帳篷劇場則是一種「不為表現而表現出來的行動詩學」。本文原載於2018-02-14 保馬,感謝作者授權轉載。

帳篷劇〈世界是一匹陣痛的獸〉劇照,來源:台灣海筆子帳篷劇團TENT:2016–2018,陳伯義攝。

Read more

身體革命:新工人劇場

身體革命:新工人劇場
◎鐘喬

 

【編按】一群活在城市邊緣、隨時可以被城市的動力拋開、但又早已失去可以返回的農村的城市打工者,他們自稱「新工人」,現在成為北京武力驅趕的「低端人口」。新工人文化行動以新工人劇場、新工人詩歌等形式傳達了新工人的處境。鍾喬老師拜訪交流〔新工人藝術團〕,寫下新工人如何拾起文化的武器,抵抗發聲,希望有一天能夠唱出自己寫的詩:「這裡是待得下的城市,那裏是回得去的鄉村。」

本文轉載自2017年11月19日保馬微信公眾號,曾於2017年3月及11月於台灣(關鍵新聞)網刊出,感謝鐘喬老師授權。

 

新工人藝術團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