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

就在本週日|公投公不公?民主政治的誘惑與試驗

201810月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
!就在本週日!

公投公不公?民主政治的誘惑與試驗

 

時間:2018年10月7日(日) 14:00-17:00

地點:長寬高文創(台北市龍江路76巷1號,靠捷運南京復興站)

主辦:《新國際》、《苦勞網》

與談人:

陳素香(TIWA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工作人員)

黃德北(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林淑芬(國立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教授)

主持人:張宗坤(《苦勞網》特約記者)

參考文章:

苦勞網:勞權公投未達標 勞團:坦然面對失敗(2018/09/14)

焦點事件:年底可能有十張公投票,它們都在投什麼呢?(2018/09/10)

廖元豪觀點:公投是人民立法,不是投票大秀(2018/02/14)

廖元豪觀點:創制複決傻傻分不清─公投法應該真讓人民「立法」(2018/04/27)

苦勞網:同婚.啟蒙.保守大眾(2018/04/26)

 

說明:

今年11月九合一地方選舉,將有10個公投案合併選舉,包括關於同志婚姻、性平教育、東奧正名、能源議題與核食等議題。當中,同志婚姻與性平教育不僅是兩造對立,運動內部也存在不少爭論。同時因應《勞基法》修惡,工會團體及社運界、青年學生串聯發起以勞動者為主體的兩項勞基法公投案,然「勞權公投」連署未能達到成案門檻。

直觀上,公投是透過全民投票的方式,讓人民直接表達政治意見。簡述全國性公投在台灣2004年「防衛性公投」以來的歷史,最直接的政治意義就是政黨作為代議選舉政治的補充,藉著公投來表達「台灣全民」的意見,進而用來支持其政黨的政治主張。而「鳥籠公投」的產生也是源於政黨之間對立的產物。這次選舉公投略不同以往的地方,在於部分公投的議案並非由政黨發起,而是由一般的民間團體或人士發起,某個程度也說明了「公投」作為一種試圖表達不信任國民兩黨代議選舉、希望訴諸全民直接民主的政治想像,既是民主政治的誘惑也是試驗。

如何理解「公投」?現行台灣的「公投」性質,是代議選舉制度下的補充、還是暴露或挑戰了代議選舉制度的問題?究竟「公投」是直接民主的體現,或者只是在既有政治體制下作為一種民意的象徵性政治表達或點綴而已?又或者,「公投」就是民粹政治,是一種「多數的暴力」並走向猶如英國脫歐公投所凸顯的問題?如果民粹政治是普遍的政治運作邏輯,如何理解公投所宣稱代表的全民意志(或更精準地僅限「公民」)?公投的「公」如何展現「公平」、「公共」、「公義」,又或者如何走向「公平」、「公共」、「公義」的對反?對於左翼與社會主義的實踐與理論而言,這樣的公投意義與限制為何?運動採取「公投」又是希望達到什麼樣的政治目標?如何思考「公投」與群眾組織之間的關係?

今年度「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從1223城市游擊、工運「政治化」、中國革命的經驗、人民與藝術等議題,皆觸及了左翼運動如何在現實中把握群眾狀態的問題。同時,工運「政治化」的討論也探討了工運與左翼運動如何面對選舉,以及廣義的「政治化」的看法。本次論壇欲藉今年選舉的公投案,探究「公投」的性質與對於左翼政治的意涵,歡迎參加!

 

 

 

發佈日期:2018/09/30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公投公不公?民主政治的誘惑與試驗

201810月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
公投公不公?民主政治的誘惑與試驗

 

時間:2018年10月7日(日) 14:00-17:00

地點:長寬高文創(台北市龍江路76巷1號,靠捷運南京復興站)

主辦:《新國際》、《苦勞網》

與談人:

陳素香(TIWA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工作人員)

黃德北(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林淑芬(國立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教授)

主持人:張宗坤(《苦勞網》特約記者)

 

說明:

今年11月九合一地方選舉,將有10個公投案合併選舉,包括關於同志婚姻、性平教育、東奧正名、能源議題與核食等議題。當中,同志婚姻與性平教育不僅是兩造對立,運動內部也存在不少爭論。同時因應《勞基法》修惡,工會團體及社運界、青年學生串聯發起以勞動者為主體的兩項勞基法公投案,然「勞權公投」連署未能達到成案門檻。

直觀上,公投是透過全民投票的方式,讓人民直接表達政治意見。簡述全國性公投在台灣2004年「防衛性公投」以來的歷史,最直接的政治意義就是政黨作為代議選舉政治的補充,藉著公投來表達「台灣全民」的意見,進而用來支持其政黨的政治主張。而「鳥籠公投」的產生也是源於政黨之間對立的產物。這次選舉公投略不同以往的地方,在於部分公投的議案並非由政黨發起,而是由一般的民間團體或人士發起,某個程度也說明了「公投」作為一種試圖表達不信任國民兩黨代議選舉、希望訴諸全民直接民主的政治想像,既是民主政治的誘惑也是試驗。

如何理解「公投」?現行台灣的「公投」性質,是代議選舉制度下的補充、還是暴露或挑戰了代議選舉制度的問題?究竟「公投」是直接民主的體現,或者只是在既有政治體制下作為一種民意的象徵性政治表達或點綴而已?又或者,「公投」就是民粹政治,是一種「多數的暴力」並走向猶如英國脫歐公投所凸顯的問題?如果民粹政治是普遍的政治運作邏輯,如何理解公投所宣稱代表的全民意志(或更精準地僅限「公民」)?公投的「公」如何展現「公平」、「公共」、「公義」,又或者如何走向「公平」、「公共」、「公義」的對反?對於左翼與社會主義的實踐與理論而言,這樣的公投意義與限制為何?運動採取「公投」又是希望達到什麼樣的政治目標?如何思考「公投」與群眾組織之間的關係?

今年度「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從1223城市游擊、工運「政治化」、中國革命的經驗、人民與藝術等議題,皆觸及了左翼運動如何在現實中把握群眾狀態的問題。同時,工運「政治化」的討論也探討了工運與左翼運動如何面對選舉,以及廣義的「政治化」的看法。本次論壇欲藉今年選舉的公投案,探究「公投」的性質與對於左翼政治的意涵,歡迎參加!

 

 

 

發佈日期:2018/09/30

【論壇重溫】陳界仁:藝術與「人民」

【論壇重溫】
左翼夏日學苑 X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
陳界仁:藝術與「人民」

 

影像重溫(來源:苦勞網)

陳界仁:藝術與「人民」

本次論壇邀請陳界仁老師以「藝術與『人民』」為題,從文化與藝術的層面作為探討「人民」意義的開端,從五個「人民」的問題切入:一、代表性與主體的問題:「人民的藝術」很容易被誤解為藝術家自以為可以代表人民。二、「人民」的複雜指稱:現在所謂的「人民」包含各種立場,包括持最反動邏輯的人民,「人民」已很難統稱如此複雜的現狀。三、「人民」意義被收編挪用:今天的統治階級完全懂得如何操弄各種左翼與自由派的各種詞彙,「人民」也成為統治階級最常用的詞彙之一。四、「後網絡時代」下的「人民」:人民已完全被分眾化、零碎化、同溫層化。五、該怎麼辦?無論社運團體或藝術家都很難再以過往的方式面對上述現實,該如何發展新的運動形式與面對後網絡時代的種種難題。陳界仁的作品受到國內外各大美術展覽的肯定,是現今國際藝壇最受矚目的台灣藝術家之一,其創作探討殖民、全球化和資本主義等歷史的和當代的論題。主辦 | 苦勞網、新國際 如果喜歡我們舉辦的活動,懇請給予我們實際的支持!➡ 定期定額捐款 | https://reurl.cc/z8DRe➡ 單筆捐款 | https://reurl.cc/qdvAD

Posted by 苦勞網 on Saturday, 18 August 2018

 

相關連結:

關於陳界仁

地點:

華圓文創MCA創新研發中心

(台北市中正區忠孝東路一段76號7樓,捷運善導寺站3號出口出來右轉隔壁大樓7樓)

主講:陳界仁

回應:

郭力昕(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教授)、陳柏謙(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研究員)

主持:林深靖(新國際主持人)

主辦:新國際、苦勞網  協辦:左翼聯盟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從1223城市游擊、工運政治化、中國革命的經驗等,皆觸及了左翼運動的根本問題是如何在現實中把握群眾的狀態。可是,如何把握群眾與進行群眾組織的難題在於,究竟群眾指的是哪些人民或民眾?他們的聲音與主體在哪裡?左翼運動與文化論述談到人民時,又能夠代表他們嗎?上世紀七十年代,「人民」或「民眾」的用詞有一定的正當性與準確性,但是隨著現今世界各地右翼的民粹運動崛起,他們也聲稱自己代表了人民,而網路時代人人皆稱他們自己無法「被代表」,那左翼運動所思考的「人民」,又該如何面對這些意義下的「人民」呢?左翼運動在理解群眾問題的時候如何又不落入反動呢?

本次論壇特別邀請陳界仁老師以「藝術與『人民』」為題,從文化與藝術的層面作為探討「人民」意義的開端。他將從五個「人民」的問題切入:

一,代表性與主體的問題:「人民的藝術」很容易被誤解為藝術家自以為可以代表人民。

二,「人民」的複雜指稱:現在所謂的「人民」包含各種立場,包括持最反動邏輯的人民,「人民」已很難統稱如此複雜的現狀。

三,「人民」意義被收編挪用:今天的統治階級完全懂得如何操弄各種左翼與自由派的各種詞彙,「人民」也成為統治階級最常用的詞彙之一。

四:「後網絡時代」下的「人民」:人民已完全被分眾化、零碎化、同溫層化。

五,該怎麼辦?無論社運團體或藝術家都很難再以過往的方式面對上述現實,該如何發展新的運動形式與面對後網絡時代的種種難題。

陳界仁的作品受到國內外各大美術展覽的肯定,是現今國際藝壇最受矚目的台灣藝術家之一,其創作探討殖民、全球化和資本主義等歷史的和當代的論題。本次論壇將從他長期以來的藝術創作思考出發,歡迎參與。

 

發佈日期:2018/08/30

就在今天!!【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我的青春,我的馬克思

就在今天!!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
「反叛與背叛——憤怒的年代,火熱的青春」系列
我的青春,我的馬克思

 

時間:2018/05/27(日)14:00-17:00

地點:臺北市客家文化會館

(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三段157巷11號,靠捷運大安站)

主辦:《新國際》、《苦勞網》

主持 / 引言:林深靖(《新國際》主編)

與談:

吳俊宏(「成功大學共產黨案」政治犯)

蔡建仁(前《台灣立報》總主筆,曾任教於世新大學傳播學院)

卡維波(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特聘教授)

林柏儀(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組織部主任)

許偉育(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成員)

 

今年(2018)5月5日是馬克思誕生兩百週年紀念。馬克思與恩格斯提出的「歷史唯物論」、「唯物辯證法」、對於資本主義體制的分析,啟發了全世界的無產階級與受壓迫剝削者,對左翼思想與運動有著非常深刻的影響,最顯著的例子就是俄國與中國革命、第三世界反帝反殖的解放鬥爭,以及風起雲湧的左翼運動。

在台灣,因為白色恐怖的政治肅清與長期的冷戰體制,「馬克思」不僅是戒嚴時代的禁詞,台灣社會對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的恐懼與反彈,更是揮之不去的意識形態幽靈。即便如此,馬克思主義的思想與實踐仍以不同的方式,落到這片土地的土壤,影響了幾代人。馬克思主義既是政治理想,也是鬥爭的武器,更是運動者面對失落、乃至受到嚴厲政治打壓時得以努力堅持下去的精神力量。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今年已分別以台灣青年與工運、工運與左翼運動的政治化、中國革命對群眾運動的思考等為主題,一方面試圖疏理當今台灣社會面對的矛盾與左翼運動的方向,另一方面也企圖尋求解釋問題、推進運動的參考。本次論壇以「我的青春,我的馬克思」為主題,除了向「馬克思」致敬,更希望透過老中青不同世代講者深刻而具體的生命歷程,包括在戒嚴時期如何學習馬克思主義、如何在海外推動左翼力量的集結、將馬克思主義與其他批判思想資源結合、黨外與解嚴後的馬克思思想傳播、台灣本土化的政治風潮中如何走出馬克思主義的道路等,讓觀眾能一探馬克思主義落地生根的歷史,並讓觀眾從他們的分享交流中,得以找到困惑時的方向。

 

參考文章:

吳俊宏:那個時代,那些人

黃德北:左翼視野:蔡建仁退休的左翼聯想

卡維波:只要肯攀登:閱讀《資本論》

鄭鴻生:解嚴之前的海外臺灣左派初探

台灣左翼思想口述計畫(1970 年代至1980 年代)

林柏儀:被誤解的馬克思

許偉育:建立工人群眾政黨 反擊藍綠財團專制


 

發佈日期:2018/05/14

台文講堂》雷鋒的時代意義:論中國革命精神與群眾組織

成功大學台文講堂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反叛與背叛——憤怒的年代,火熱的青春」系列論壇

雷鋒的時代意義:論中國革命精神與群眾組織

 

時間:2018年5月23日(三)19:00-21:30

地點: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台文講堂

(台南市東區大學路一號,力行校區)

主辦: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鍾秀梅研究室、新國際

主講

賀照田(北京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所研究員、交大社文所客座教授)

與談:

徐文路(清華大學兼任助理教授,研究中國共產黨歷史)

蔡志杰(高雄市人民團體聘僱人員職業工會研究員)

林深靖(新國際主編)

主持 / 引言:鄭亘良(新國際編輯)、李亞橋(成功大學台文系博士生)

(主講:50分鐘;與談:各20分鐘)

 

Read more

【論壇重溫–2018年台社學會 /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3月論壇】 工運「政治化」的歷史回顧、現況與展望

【論壇重溫–2018年台社學會 /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3月論壇】
工運「政治化」的歷史回顧、現況與展望
為何需要「政治化」?何謂「政治化」?如何可能?

 

影像重溫(來源:苦勞網臉書)

Part 1

【台社學會x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Part 1

【台社學會x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Part 1工運「政治化」的歷史回顧、現況與展望——為何需要「政治化」?何謂「政治化」?如何可能?主辦:台灣社會研究學會、新國際、苦勞網協辦: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紫藤廬主持人:鍾秀梅(國立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副教授)與談人:黃德北(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陳柏謙(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研究員)吳靜如(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工作人員)高偉凱(勞動黨黨員、前新竹縣議員)林佳瑋(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秘書長)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58192814973824/

Posted by 苦勞網 on Friday, March 23, 2018

Part 2

【台社學會x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Part 2 Q&A

【台社學會x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Part 2 Q&A工運「政治化」的歷史回顧、現況與展望——為何需要「政治化」?何謂「政治化」?如何可能?主辦:台灣社會研究學會、新國際、苦勞網協辦: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紫藤廬主持人:鍾秀梅(國立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副教授)與談人:黃德北(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陳柏謙(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研究員)吳靜如(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工作人員)高偉凱(勞動黨黨員、前新竹縣議員)林佳瑋(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秘書長)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58192814973824/

Posted by 苦勞網 on Saturday, March 24, 2018

以上論壇內容將整理刊登於《台灣社會研究季刊》「左翼聲響」專欄

Read more

【台社學會 /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工運「政治化」的歷史回顧、現況與展望

【2018年台社學會 /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3月論壇】
工運「政治化」的歷史回顧、現況與展望
為何需要「政治化」?何謂「政治化」?如何可能?

 

時間:2018/3/24(六)14:00~17:00

地點:紫藤廬(106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三段16巷1號)

主辦:台灣社會研究學會、新國際、苦勞網

協辦: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紫藤廬

說明:

30年前,解嚴後不到半年,1987年11月,工黨創立,在當年台灣工人運動勃發的年代,嘗試著團結島內工人階級,試圖與一年多前成立的民主進步黨在台灣政治與社會改革路線上競爭,某種意義上,也開展了日後三十年來台灣工人/工會運動「政治化」實踐的開端。

這三十年間,各種對工運「政治化」的討論與嘗試雖然始終未曾中斷過,但台灣工人/工會運動歷經幾次重大轉折,不同團體與運動對「政治化」模式、進程與局勢判斷有著路線的歧異與拉扯。只是長久以來,特別是代議政治選舉的爭論——從「是否」投入,到「如何」投入代議政治選舉——一路走來猶如鬼魅幽靈般地在台灣的工人運動陣營上方徘徊盤旋。

1990年代較為顯著的經驗與事件包括:從工黨與後續勞動黨組成至90年代中期的屢次參選經驗、1995年起台灣勞工陣線內部對「政治化」路線的激烈分歧以及日後的分道揚鑣、1998年起以獨立候選人之姿捲動台灣工運各界的資源與期待,兩度投入參選立委選舉的曾茂興。進入21世紀,也出現像是人民火大行動聯盟與綠黨的綠紅結盟參選、主張「人民老大參政」的人民民主陣線。同時,也有運動團體尋求與既有政黨或新興政黨如時代力量、社會民主黨的結盟等。每到選舉的季節,工運「政治化」的想像與討論,每每壓縮在短時間內直接進入「參選」、甚至於窄化為「選上」並取得政治權力與否的討論,相較之下,對於過往每一次工運「政治化」實踐經驗的歷史疏理與損益評估、實質內涵與其相對應路線的辯論,卻始終未能形成更深刻的對話與交鋒。

在此意義上,究竟何謂工運「政治化」?為何需要「政治化」?以及工運「政治化」的成功定義為何?以上這些根本的問題,仍舊值得我們深入思辨。我們需要重新反思台灣工運「政治化」的歷史經驗並分析當前的問題。如果,我們對於工運「政治化」的想像不只是「代議民主選舉」(但未必排除),那麼基進的「政治化」想像會是什麼?實踐的路線又在哪?

 

論壇規劃:

時間 程序 主持 / 與談
13:30-14:00 報到
14:00-14:10 主持人 鍾秀梅

(國立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副教授)

14:10-15:50 與談人 黃德北(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

陳柏謙(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研究員)

吳靜如(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工作人員)

高偉凱(勞動黨黨員、前新竹縣議員)

林佳瑋(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秘書長)

16:00-17:00 綜合討論

 

 

(苦勞網臉書將同步直播)

臉書連結

聯絡人:莊蕙綺(0919-687377) / 鄭亘良(0952-059011)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12月論壇–馬克思在中國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2017年12月論壇
馬克思在中國

 

 

時間:2017128日,19h30-22h

地點:流民棧(新北市永和區忠孝街3號,近捷運頂溪站2號出口)

主持:鍾喬(差事劇團團長)

與談:

盧荻(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經濟學系教授

羅崗(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

呂新雨(華東師範大學傳播學院院長

回應:

莫那能(詩人 / 夏潮聯合會會長)、陳光興(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教授)、黃德北(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陳柏謙(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研究員)、張宗坤(苦勞網特約記者)、林深靖(新國際)

 

馬克思,1818年生於德國特里爾(Trier),1883年於倫敦過世。

2018,馬克思誕辰兩百週年。這兩百年間,歐洲幾度革命風雲,世界屢見燎原烽火,馬克思看在眼裡,寫在書裡。而他的思想,迄今依然在為被壓迫的人民指引前進的道路。

什麼樣的道路?在《資本論》前言,馬克思指出辯證、批判和革命的必要。然後,面對各種輿論偏見,他引用但丁《神曲》煉獄篇的一句話:「走你的路,讓人們去說吧!」

同樣的,這兩百年間的中國,天翻地覆。曾經在馬克思主義引領之下從灰燼中重生,從屈辱中站起的中國,於今,還能夠擎起馬克思主義的大旗,走出一條自主發展的道路嗎?

 

一百年後的今年,十月革命還能為台灣的左翼送來什麼

一百年後的今年,十月革命還能為台灣的左翼送來什麼
◎張宗坤

 

【編按】本文為作者主持10/14(六)於台南舉辦的【重新思考社會主義十月論壇】「在資本主義危機中,左翼如何再起?──紀念十月革命一百週年(1917-2017)」後,針對來賓發言會後寫下的感想回應,文中提醒進行歷史反省與吸取經驗的重要。基於時間主持人並未能進行總結,特供此稿供讀者參考。

Read more

紀念十月革命一百週年(1917-2017):東方殖民地問題、民族自決與「統一」的辯證 ——在台灣「重新思考社會主義十月論壇」上的引言

紀念十月革命一百週年(1917-2017)
東方殖民地問題、民族自決與「統一」的辯證
——在台灣「重新思考社會主義十月論壇」上的引言
◎吕新雨

 

十月革命前後,列寧大量思考並在國際社會主義陣營中辯論和闡發民族問題。對於列寧來說,帝國主義時代和一戰把在先進國家反對沙文主義和民族主義的鬥爭任務提出來了。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為反抗帝國主義列強的壓迫而進行的戰爭,作為「保衛祖國」的獨立、解放的民族戰爭,是爭取民主的戰爭,社會主義者應該支持,否則就不是社會主義者,而是沙文主義者。這個意義上的國家獨立不能用「文化民族自治」來代替,民族自決必須同資本主義發展的帝國主義時代聯繫起來。但是,這並不意味著社會主義支持把人類分成諸多小國的現象,而是恰好相反,社會主義的目標是要消滅民族隔絕狀態,促使各民族融合,應當把被壓迫民族的工人同壓迫民族的工人團結一致和打成一片擺到首位,民族自決的目的不是分離而是民族融合。無產階級只有承認民族自決權,才能保證各民族的工人充分團結,才能促進各民族真正的民主接近。在這個意義上,社會主義整體利益高於民族自決,這是國際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根本原則。要警惕被壓迫民族的資產階級把民族解放的口號變成欺騙工人的手段,與統治階級的資產階級達成反動的協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