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新文化運動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參考文章】兩種啓蒙與現代中國革命的再理解(下)

兩種啓蒙與現代中國革命的再理解(下)
賀照田

 

【編按】賀照田教授將於本月22日(日)於阿嬤家以此主題進行演講與討論。本文指出中國共產主義運動與中國革命,不僅是新文化運動的一部分,更重要地,馬克思主義使其信仰者不同於當時知識分子的優越感,體認到無產階級的革命意義,並進而從中國的政治、社會、經濟、心理現實等,從對工人階級的關注擴大到進入與調動工人階級之外的社會階級的革命性,以「人民」呼應當時中國的情感、心理狀態,這是為何中國共產主義運動能在眾多新文化運動走到最後、發揮這麼大的影響力並革命成功的關鍵,也是從「階級」出發,「又超越『階級』的『人民』的勝利」,或「『階級人民』的勝利」。同時本文也藉此反省與批判了八十年代以來知識分子對政治與經濟現代化的追求焦慮與自上而下的啟蒙姿態,未能辯證地把握社會的狀態與反思中國革命的經驗。本文對於現代中國革命的理解與反思中國八十年代(文革後)的知識啟蒙問題,提醒了辯證地調查社會與依此推動運動方向的重要,也提供了當代左翼運動的重要參考。本文為該文下半部,感謝作者提供。

上篇請點

新文化運動

Read more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參考文章】兩種啓蒙與現代中國革命的再理解(上)

兩種啓蒙與現代中國革命的再理解(上)
賀照田

 

【編按】賀照田教授將於本月22日(日)於阿嬤家以此主題進行演講與討論。本文指出中國共產主義運動與中國革命,不僅是新文化運動的一部分,更重要地,馬克思主義使其信仰者不同於當時知識分子的優越感,體認到無產階級的革命意義,並進而從中國的政治、社會、經濟、心理現實等,從對工人階級的關注擴大到進入與調動工人階級之外的社會階級的革命性,以「人民」呼應當時中國的情感、心理狀態,這是為何中國共產主義運動能在眾多新文化運動走到最後、發揮這麼大的影響力並革命成功的關鍵,也是從「階級」出發,「又超越『階級』的『人民』的勝利」,或「『階級人民』的勝利」。同時本文也藉此反省與批判了八十年代以來知識分子對政治與經濟現代化的追求焦慮與自上而下的啟蒙姿態,未能辯證地把握社會的狀態與反思中國革命的經驗。本文對於現代中國革命的理解與反思中國八十年代(文革後)的知識啟蒙問題,提醒了辯證地調查社會與依此推動運動方向的重要,也提供了當代左翼運動的重要參考。本文為該文上半部,感謝作者提供。

  Read more

為中國 脫中國 再中國

為中國 脫中國 再中國(2009.11.20《新國際》)
■賀照田

 

《新國際》上一期刊登拙文〈現代中國啟蒙與現代中國政治〉中,我重點討論了被新文化運動所啟蒙的現代中國青年知識分子群體,為什麼在現代中國政治史一方面具有舉足輕重地位,另一方面卻常處於被其他政治力量吸收位置的問題。卻沒有討論對歷史的理解中國新文化運動、中國現代史同樣具有高度重要性的問題,就是:此就其自身表現來說帶有很強情緒性,其中國論斷常和很多中國人實際經驗有明顯距離的文化運動,何以會在1910年代後期1920年代初期中國的思想觀念文化領域獲致如此強的霸權地位呢?以致接下來幾十年太多知識分子與青年學生還很大程度上以它的是非為是非,以它的視野為視野。

Read more

現代中國啟蒙與現代中國政治

現代中國啟蒙與現代中國政治(2009.11.6《新國際》)
■賀照田

 

如果我們把1915年9月《青年雜誌》(第二卷旋改名《新青年》)的出版作為中國新文化運動發端的標誌,那我們可以清楚看到,新文化運動的核心感覺與核心展開路徑一開始便相當清晰地表現於陳獨秀為《青年雜誌》所作的發刊詞《敬告青年》中。《敬告青年》開始便把社會比作人身,以為「青年之於社會,猶新鮮活潑細胞之在人身。新陳代謝,陳腐朽敗者無時不在天然淘汰之途,與新鮮活潑者以空間之位置及時間之生命。人身遵新陳代謝之道則健康,陳腐朽敗之細胞充塞人身則人身死;社會遵新陳代謝之道則隆盛,陳腐朽敗之分子充塞社會則社會亡」。

Read more

「五四」與台灣意識

「五四」與台灣意識(2011.5.5《新國際》)
文■朱高正

 

五四運動固然指的是1919年5月4日在北京的青年學生反日示威遊行,但是正如同戊戌新政須往前追溯到1894年的中日甲午戰爭,五四運動也須往前追溯到1915年「二十一條」的簽訂。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