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差事劇團

劇場能改造世界嗎?──亞際民眾戲劇的反思

劇場能改造世界嗎?
──亞際民眾戲劇的反思
◎鐘喬

 

【編按】自1990年代初始,台灣的民眾戲劇便以「召喚革命記憶」為其創作核心。那麼,在後革命時期,如何能夠喚起這樣的一種記憶或想像呢?或者說,在劇場這個特殊的「對話」場域中,是否可能找到一種「階級意識」,發現一個革命主體,以最終改造世界呢?在鐘喬老師看來,劇場確實能提供另類的觀點與行動,但卻不能立即轉換成對現實的改造。在它反應或「撞擊」著日常生活的同時,它還不斷地朝向共同體的方向,無論是實質抑或像徵層面,挑戰著劇場參與者對於共構一處有別於固態空間的「流動場域」的可能性。本文轉載自2018-11-25保馬,感謝鐘喬老師授權。

 

2003年,反對美國入侵伊拉克的街頭演出–阿拉的天空。(差事劇團 提供)

 

Read more

冷戰風雲下的客家人運動

冷戰風雲下的客家人運動
鍾喬

 

【編按】今年是「台灣客家運動30年」。回想1988年,解嚴後一年,以「還我母語」為訴求的客家社會運動,如何經由語言權益的爭取,轉入1950年代白色恐怖的現場,又如何連結於1989年台灣第一場罷工——遠化罷工的現場。當年,在陳映真先生的帶領下,鍾喬於《人間雜誌》擔任主編時,呈現了上述兩個事件於「台灣客家」的主軸上,這又將如何與今年「差事劇團」即將呈現的一齣戲:【范天寒與他的弟兄們】產生關聯?客家記憶共同體中,那些農民革命者的幽靈,是如何如水流般的歷史圖像,逐一拚連於當下社會中?最引人深思的將是,1950年代的農民革命者,如何遇上1980年代末期的工運人士?客家現身,在工農運動的歷史中。又如何以半虛構的戲劇表現,在當下顯影呢?冷戰風雲下的客家人運動,從報導現場延伸為戲劇表現,跨越30年時間……。激越的革命與抗爭歷史,如何從壓抑的地底,重新出土而再次現身!感謝作者供稿。

《人間雜誌》台灣客家專輯(人間雜誌提供)。

Read more

帳篷劇是想像力的避難所

帳篷劇是想像力的避難所
◎鍾喬

 

【編按】帳篷劇是1960年代日本整個社會運動和社會風潮中興起的一種戲劇形式。本文中,鐘喬老師對櫻井大造的帳篷劇進行了詳細的理論闡釋,指出帳篷劇不同於現代劇場中的戲劇。「帳篷」是「在空間中交錯著時間的流動」,是一個「比外在社會的現實更為現實的」的「場」,而帳篷劇場則是一種「不為表現而表現出來的行動詩學」。本文原載於2018-02-14 保馬,感謝作者授權轉載。

帳篷劇〈世界是一匹陣痛的獸〉劇照,來源:台灣海筆子帳篷劇團TENT:2016–2018,陳伯義攝。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