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思考二二八:跳脫民進黨歷史敘事的社會主義史觀

重新思考二二八:跳脫民進黨歷史敘事的社會主義史觀
◎史青

 

【編按】在統獨對立的結構下,二二八的歷史敘事長期由民進黨的政治話語與台派的歷史論述所主導,近來又有數名學生將政治大學蔣介石騎馬銅像鉅掉馬腳,一語雙關,呼籲「勿忘二二八」,而國民黨則持續反共或強調蔣政權的功績作為回應,但究竟要記得什麼樣的二二八呢?本文作者認為,雖然當時共產黨並未掌握台灣反抗國民黨的領導權,但是仍須放在中國民間「反美﹑反內戰﹑要和平」與社會主義鬥爭的歷史脈絡,才能說清二二八事件的歷史意義。同時,本文作者點出了訴諸省籍衝突的主流詮釋是如何由「美國因素」與台獨政治所共構,並指出中國大陸的經貿政策為了拉攏了大資本家,反而背離了台灣人民的利益,因此再度強調「紅色中國」的社會主義的重要性。本文略有刪節,原文轉載自紅色江山

 

 

今年,又有數名「台獨學生」竟將政治大學蔣介石騎馬銅像的一隻腳給鋸掉,並大言不慚召開記者會稱「威權歹物膏膏纏,轉型正義袂使等」。青年行動者眾口同聲地呼告「勿忘二二八」,然而,他們要世人記得的,是什麼樣的二二八?二二八的歷史面貌是否因此得到彰顯?

 

重新思考二二八

目前主流的二二八論述既無助於我們歷史地認識二二八,還進一步以台獨意識形態反向詮釋二二八。在這個歷史和政治的雙重困境下,我們實在有必要跳出民進黨及新興台派勢力編造的歷史敘事,重新思考二二八。

台灣光復後,一九四六年年末,也就是爆發二二八事件的半年前,台灣早已出現了各種紛亂,台灣的人心呈現出不安和焦慮。在二二八前夕,中國已陷入混亂的局面;經濟崩潰,到處爆發反蔣反獨裁的抗爭事件與鎮壓事件,國共和談破裂,和平﹑民主的希望破滅。

在台灣,十二月爆發抗議「澀谷事件」的大遊行;二二八事件的前一個月,爆發了與北平﹑上海等全中國各地同步的抗議美軍暴行﹙沈崇事件﹚的大遊行示威行動,這時,台灣與全中國各地一樣,「反美﹑反內戰﹑要和平」已經是共同一致的願望和行動。要論述二二八事件,怎麼可能無視這些呢?怎可「掩耳盜鈴」自欺自欺人呢?

若我們把二二八事變置入國共內戰的脈絡,重新思考二二八的另一個面向── 社會主義的角度便會浮現出來。

二二八爆發時,中國內戰正打得火熱,這是一場代表大地主階級、買辦階級和國際資產階級利益的國民黨,與代表工農群眾利益的共產黨的鬥爭。

得知「二二八」事件發生,當時在延安的中共中央通過機關報《解放日報》稱其為台灣人民反抗國民黨統治的起義,後來又認為這是中國人民革命鬥爭的一部分。不過此時中共台灣工委會建立剛一年多,黨員不過百多人,在暴動中雖宣傳群眾並建立了少量武裝隊,發揮的影響卻有限。儘管如此,台灣民眾以反專制、反獨裁、爭民主為宗旨的起義,還是同當時大陸的人民解放鬥爭有著共同性,並相互配合,這才是真相的歷史事實。

在楊渡先生的《二二八事件的六個最基本史實》裡提供了更多的證據。比如王添燈周圍的共產黨人(正如《悲情城市》里為參議員林老師做事的寬榮);比如台中謝雪紅領導的起義;比如嘉義地區:

 

「雲嘉南一帶,在二二八之前,中共台灣省工委的武裝部長張志忠,就與日據時代農民組合的領導人簡吉在這里活動。簡吉品格高潔,一心為農民做事,在農民中,有非常高的聲望。等到二二八發生,他們迅速組織起來,與陳纂地成立『嘉南縱隊』(從這個名字就可以想見它的「紅色性質」了)」。

 

與一般的印象相反,彼時的台灣人民並無台灣獨立的意識,而是懷抱改造祖國的心情,所以二二八後,才產生了對國民黨的「白色祖國」感到失望,轉而認同共產黨的「紅色祖國」的一代人。

但是,從謝雪紅在台中起義中被排擠的經歷和共產黨人只是在王添燈的周圍進行活動的情況來看,共產黨的力量還是比較有限的。假如處委會裡不是塞滿了那些最多只是希望改良的士紳,而真正是有一個共產黨人的堅強核心的話,二二八起義不會那麼快就被蔣幫鎮壓下去,二二八起義也不會出現錯誤的「打阿山」的傾向。

我們可以說二二八起義裡有一層濃厚的紅色,但卻很難說共產黨掌握了二二八起義的領導權。

 

台獨莫要消費二二八

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要先造成輿論。輿論領域的鬥爭,主要又是爭奪話語權,島內各派政治力量幾十年來圍繞「二二八」事件的不同解讀也是如此。

近30年來,經過台獨勢力操弄,台獨思潮、族群衝突、去中國化等幾乎都能從「二二八」事件中找到源頭。「二二八」事件儼然是民進黨等政治力量掌控島內話語權的製高點,成了予取予求的「萬金油」。

當年的蔣介石政權因不願承認是自己的惡政激起民變,長期將台灣民眾的反抗稱為「共黨陰謀」。一些到日本鼓吹「台獨」的人,則胡說此事是「台灣人反抗中國統治」。後來解密的美國檔案證明,美駐台領事館充當了很不光彩的角色,佔領日本的美軍又包庇「台獨」分子。如「台獨」最早的頭目廖文毅就在「二二八」後赴日,長年在東京一家旅館裡設立「台灣共和國政府」並自封「大統領」,這恰恰是白宮看到國民黨在大陸形勢不妙而開始醞釀分裂中國的圖謀露頭。

蔣家政權統治時,「二二八」事件在台灣一直是禁忌的話題。李登輝當政時,宣佈為此事件平反,卻別有用心地以此挑起省籍矛盾,並把蔣家政權與「中國」等同,藉此煽動要抵制「外來統治」。馬英九當政時,一再就「二二八」事件向台灣民眾鞠躬道歉,對其定性為「官逼民反」。此說還比較合乎實際。當時確實是舊中國政府為官之惡,激起中國台灣省民眾造反。這本是國內官民矛盾激化的結果,民眾只反官而非想脫離國家,如此而已,豈有他哉!

在二二八事件70週年的2017年2月28日,蔡英文首度以台灣地區領導人的身份,到「林宅血案」發生地、義光教會禮拜。不過,教會門外舉著抗議標語的民眾卻在對街高喊,「拒絕消費二二八,放下仇恨、和解共生」。

而蔡當局恰恰在2017年完成了「勞動基準法」的修法。此舉一出,當即在台灣社會引發軒然大波,在素有「過勞之島」之稱的台灣,此次修法是對台灣的勞工又一沉重打擊。全台工會、勞團紛紛走上街頭抗議此次修法,儼然像是致敬」真正的」二二八事件。

 

社會主義道路

島內外一些政治勢力、特別是民進黨把「二二八」事件說成是「台獨」的歷史根源,事實恰恰相反,「二二八」事件中包括島內精英在內的廣大民眾是心向「紅色中國」的。

陳明忠先生在《二二八:被扭曲的歷史集體記憶》一書中指出:

 

「社會主義在民國三十六年後光復的台灣,卻是相當興盛的思想,倡導社會主義的書籍在台灣也非常流通,並無接觸者即是『共匪』的概念」,「在『二二八事件』後,對國民黨政府失望、憎恨的台灣人民,尤其是知識青年、大專學生,因此自然而然轉向靠攏共產黨,形成由認同『白色祖國(指國民黨政府)』轉為認同『紅色祖國(指共產黨政府)』的現象。」

 

毛澤東時代紀念二二八、認為二二八是台灣民眾正義的反壓迫起義。這樣的路線使台灣底層也認同二二八,台灣會跟中國大陸有親近感。而現在大陸不提這個說法之後,台獨人士就把二二八和台獨捆綁在一起,讓底層感覺台獨就是為他們底層爭取利益。這就等於一個先進武器被你扔了,被敵人撿起來。

毛澤東的對台政策是,以共產革命理論吸引台灣普通老百姓,用台灣普通老百姓壓國民黨上層跟祖國大陸統一。當時毛澤東的輸出革命理論等於讓各國和地區普通老百姓分上層統治者的財富,當然受到很多國家普通百姓的支持,比如我們的理論使歐美日、香港等地群眾跟著上街,東南亞各國大都有支持我國的游擊隊。

但中國大陸的政策變了。上世紀80年代以來,大陸方面改善台灣關係的舉措主要是發展兩岸經貿往來,鼓勵台商來大陸投資,對台統戰的主要對像是國民黨當局和台灣資產階級,扶植起以富士康為代表的一大批台資血汗工廠和少數暴富台商,嚴重忽視了台灣底層民眾,造成兩岸民眾的離心離德,給民進黨為首的台獨勢力的壯大創造了客觀條件。另一方面,因為新自由主義改革在大陸迅速造成嚴重的兩極分化,官僚主義和腐敗現象叢生,大陸對台灣底層民眾的道義號召力也在不斷下降。

總之,要想真正認清楚二二八事件,還是再提社會主義路線和毛澤東的主張。只有真正有利於多數人的對台政策才能實現社會主義的統一。

 

發佈日期:2019/03/03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