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突尼西亞婦女運動:平等之戰,硝煙依舊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專文】
突尼西亞婦女運動:平等之戰,硝煙依舊
Women in Tunisia: The Struggle for Equality is Not Over
 
梅沙悟德荷穆達尼
翻譯:季錦書**

 

2014年8月13日對突尼西亞的婦女們別具意義,這是「個人身分法」(Personal Status Code,縮寫為PSC)頒布58周年紀念日,該法案改變了突尼西亞的婚姻和家庭生活,使婦女們取得幾個世紀以來未曾擁有的基本權利,好比自主選擇丈夫與離婚的權利、多妻制的禁止與締結婚姻關係的年齡下限等。

「個人身分法」的推動源於好些改革者橫跨數代的解放計畫,其曲折的歷史在阿拉伯世界中堪稱獨一無二:從卡樂迪尼(khaireddine)和依比‧阿鼻德熙夫(Ibn Abidhief)首倡於19世紀,直到20世紀中由塔哈勒‧哈德(Tahar Hadded)和布爾吉巴(Bourguiba)總統頒行。

然而,這條爭取權利的漫漫長路,似仍未見終點。突尼西亞婦女與民主派人士面臨雙重挑戰:一方面,要從那些企圖限縮婦女基本權利的伊斯蘭政治勢力及其週邊組織手中,保護透過個人身分法得到的戰果,另一方面,則要繼續爭取性別平等的全面落實。

來源:morocco world news

 

對於2012年引起公民社會廣泛議論的憲法第28條草案,各位想必仍記憶猶新。當年的情況如此危急:在全國制憲會議中占多數的伊斯蘭主義政黨,受到保守派文學與父權信念的驅使,打算破壞性別平等的原則,將「家庭中男女雙方的互補性」作為新憲法的內容。幸好,女性主義組織與民主派的公民社會的廣泛動員讓他們打消了這個念頭,而且最終成功地在憲法本文中明訂了性別平等與保障女權的條款。

話雖如此,我們仍不能因此滿足。沒錯,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性別平等似乎有顯著的進步。舉例而言,新憲法第40條明文規定:「所有公民無論男女皆享有工作權,國家有義務採取必要措施,以確保工作場域的運作是基於個人能力與公平原則。」另外,感謝教育的普及化,女性的公共生活參與率也顯著提升:在行政機關的管理階層、藥劑師、醫護人員與大學教授中,女性分別佔據了49%、72%、42%與40%的從業人口。

然而,真正的平等依舊遙遙無期:女性的失業率是男性的兩倍(21.5%:11.5%),農村婦女往往徘徊於失業邊緣,並遭受惡劣的勞動條件所苦:73%的農業勞動者未簽署雇傭合約……。

此外,婦女還生活在各類暴力的陰影下,「包含言語、經濟、性和心理的暴力。」突尼西亞的婦女與家庭國務秘書尼拉‧賈班(Neila Chaabane)女士引用研究指出,2013年,在18到65歲的年齡區間中,竟有47.6%的婦女面臨暴力的威脅(馬格里布地區,2014年5月22日)。

但在突尼西亞,婦女還面臨著其他類型的暴力威脅,如那些充斥著貶低女性言論的政治演說。「個人身分法」頒布58周年的紀念活動就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拉希德‧加努希(Rached Ghannouchi,伊斯蘭主義政黨伊斯蘭復興黨(Ennahda)主席)那種試圖混宗教與政治為一談的政客,可以如常扮演宗教上的牧者,與政治上的領頭羊。他不久前才這麼說過:「布爾吉巴的現代化政策不過是對於西方的盲目崇拜。」(引自2011年「世俗化與公民社會調查報告」(Approches du sécularisme et de la société civile))當他令所有人都相當驚訝地對「個人身分法」的政策表示全然贊成的同時,又以極富個人風格的口吻,呼籲年輕人們效法先知,娶「離異的老年婦女」為妻。

單身女性中「獨身主義者」的比例增高,是伊斯蘭主義者談話裡反覆出現的母題,他們緊抱著家庭應有的傳統形象,認為這種社會文化現象是受到全世界越來越反常的觀念與道德風俗所影響。

另一個理論與現實的差距,在於選舉上的平等議題。「實現革命目標高等委員會」(High Commission for the Realization of the Objectives of the Revolution)在2011年訂立的35號法令,明確規定了候選人的性別均等原則,但這與現實之間仍存在著可望而不可及的距離:

  • 該是那些端坐在會議室裡的女性代言人們誠實面對民眾的時候了。她們大都是伊斯蘭復興黨成員,有系統地採取黨的立場,她們團結一致彷彿……「一個」男人似的。我們必須指出,她們保衛有違平等原則的「男女互補原則」的立場與行為,嚴重妨礙著《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的推進工作。
  • 此外,各政黨選舉名單裡有限的婦女提名,也象徵性地表現出言行之間巨大的落差,即使那些「推崇現代化與性別平等的倡導者」,不久前才宣示自己將在各方面堅守平等原則。

總歸來說,毫無疑問諸如「個人身份法」等各種法律保障,有助於提高婦女的地位,並促使她們更加參與公共生活,儘管受到當權的伊斯蘭主義者的抵制,平等原則也必須載入新憲法。

但父權制的消亡並非朝夕之功。隨著所謂「阿拉伯之春」而來的混亂,帶給這些過時的思想捲土重來的機會,試圖再一次將婦女限縮於生育及性角色中,這也是為什麼這場性別平等的戰鬥尚未結束,但我們可以保證的是:我們將永遠與其他民間力量與公民社會一起,挺立在追求平等的道路上。

 

梅沙悟德‧荷穆達尼為突尼西亞尊重自由與人權委員會(The Committee for the Respect of Liberties and Human Rights in Tunisia成員。

Alternativ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2014/09/01, http://www.alterinter.org/spip.php?article4241.

** 國立台灣大學中文所。

 

 

 


活動宣傳:

 

諾貝爾和平獎國際論壇: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

Nobel Peace Prize International Forum: Tunisian National Dialogue Quartet

 

高雄場/沒有社會正義的民主,可能嗎?

時間:2017年12月19日(週二), 14:00-16:30

地點:中山大學社科院一樓小劇場

活動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478729698906780/

 

台南場/突尼西亞青年:希望與挑戰

時間:2017年12月20日(週三),18:30-21:30(18:00開放入場)

地點:成功大學 成杏校區成杏廳

活動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nckunobel2017

 

台北場/和平的力量  尊嚴的追尋

時間:2017年12月23日(週六),14:00-17:00

地點:台北創新中心(CIT)大廳(台北市玉門街一號,捷運圓山站1號出口)

活動網址:https://goo.gl/9ncv1f

發佈日期:2017/12/15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