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輕毒石灰事件專題報導:六輕毒石灰的流竄地圖

六輕毒石灰事件專題報導:六輕毒石灰的流竄地圖
■吳松霖

(2013.3.22《新國際》)

查台塑公司石油焦高溫氧化裝置(CFB)每個月產出約2萬1千公噸的飛灰、及約8千4百公噸的底灰,目前合計於六輕廠內已堆置約148萬公噸之總量,去年六輕廠區副產石灰外運約44萬公噸,外運地點遍及台中、彰化、雲林、台南及高雄等地。

一、東勢台西交界處,大片農地受威脅

去年10月,有居民檢舉位於雲林縣東勢鄉與台西鄉交界處的廢棄磚窯廠,每天被人填入大量六輕灰渣,業者聲稱此地將重新搭建磚窯廠,名為國薪窯業,目前由永盛昌科技公司進行整建,而向六輕購買灰渣則是為了鋪打地基,然而,現場的灰渣四處亂倒,放眼望去滿目瘡痍,鋪打地基的說法如何能信?

當地居民表示,此地買主為某位雲林縣議員,居民為求心安想入廠一探究竟,卻始終被檔在門外,現場守衛森嚴,令人納悶:區區一個磚窯廠整建,為何需要如此隱密?目前已有檢方介入調查,但為數驚人的灰渣仍堆置原地,任其隨風飛散危及居民呼吸系統,滲入地底亦將危害四周農地。

二、林內水源地,影響雲林彰化民生用水

此處位於雲林縣林內鄉台3線大同路原天元莊舊址處,林內是重要的民生水源地,主要供應雲林、彰化等各個市鄉鎮,影響廣泛。這些毒石灰於去年10月,經居民抗議後已全數清除。

調查此案的檢察官表示,堆置業者是富仕得環保公司,名義上承攬處理化工科技公司等事業廢棄物,卻在承包六輕灰渣後,並偷倒掩埋在彰化、雲林等各處農地,而公司背後實際負責人是雲林縣議員李建志。該議員目前已因涉嫌囤積、偷倒廢棄物,恐嚇地主不得聲張,甚至阻撓稽查而遭檢調單位拘提起訴,其每月之不法所得可能高達6百萬(僅花1成成本,賺取9成暴利),同時還有多位雲林高階官員也涉入其中,案情正在持續調查偵辦中。

三、台西魚塭,危及養殖專業區

去年11月於雲林縣台西鄉新行政區後方被人發現六輕毒石灰,附近上百公頃土地,長久以來即是重要文蛤、虱目魚養殖專業區,現場被挖開一個深6公尺、佔地兩百坪的大洞,且傾倒處接近地下水層。原魚塭地主在不知情下將土地售出,業者聲稱傾倒灰渣是為了改良土質,準備興建廠房,而六輕管理部表示該地已被預定為丁種工業用地,因此沒有違反禁止傾倒農地魚塭之規定,然而,此處明明是養殖專業區,地目為何能變更則無人知道。

四、田中北斗水源地,污染物臭翻天

此處位於彰化北斗、田中交界的國軍第22號砲陣地旁,超過1千坪,現堆置約3、4層樓高的副產石灰,周邊不僅有農田,此處也是北斗自來水公司的地下水源。附近居民表示,只要石灰被攪動,令人作嘔的惡臭就四處飄散,其中夾雜化學藥劑的味道,站在下風處半個小時就令人頭痛欲裂。

五、口湖農地污染,業者避不見面

去年10月,口湖鄉埔南村一處空地遭人傾倒30輛大卡車六輕毒石灰,現場開挖一個籃球場大小的空地,在下雨後變成水池。民眾要求業者清理,但兩個月來業者避不見面,張姓負責人聲稱,購地是為了興建廠房,六輕灰渣則是用來回填整平部分窪地。但廠區緊鄰農地,居民擔心污染起而抗議,負責的帝龍生物科技公司當天不見人影。

六、 混入台南兩處土資場,毒石灰魚目混珠後售出

今年1月,經台南社區大學環境小組檢舉,發現在麻豆區「官輝土石方資源堆置場」及左鎮區「宏昇土石方資源堆置場」分別都被堆置2萬噸的六輕毒石灰。台南環保局表示,土石方資源堆置場僅能收受剩餘土石方,但業者收受六輕副產石灰,明顯不符合規定,目前已依違反空污法,分別對業者裁處10至100萬罰款。

台南地檢署表示,台塑和清運公司簽訂每噸2元買賣契約,然後再補助每噸650元處理費,這明顯是在規避廢棄物清理法的責任,水化石灰被四處棄置,儼然成為雲嘉南縣市的毒瘤。

經環保署人員採樣檢測,發現酸鹼值分別為12.77及12.9,超過有害事業廢棄物標準,已涉嫌違反廢棄物清理法,官輝土資場負責人陳燕輝遭檢察官諭令10萬元交保候傳。此外,檢方同時發現這兩件毒石灰交易案,都有雲林縣議員的秘書或助理涉案其中,目前已在調查中。

七、真理大學旁魚塭,地主受罰

今年1月,同樣經台南社區大學環境小組檢舉,真理大學附近魚塭被堆置有長約100公尺、寬5公尺、高3公尺的台塑副產石灰,現場有怪手、推土機配合作業,石灰完成傾倒推平後,再做表層覆土以掩蓋真相。

南市環保局技正林健三表示,魚塭地主未遵守「農地農用」原則,已違反區域計畫法,將處6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罰鍰,並要求地主改善及清理非法堆置物,必要時也會請物主台塑「把石灰搬回去」;市府還將抽樣化驗,若證實有毒或造成污染,另依違反廢棄物清理法等法規,可處1年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

八、營建工程混凝土,公共安全受威脅

六輕毒石灰除了四處傾倒以外,還被混入水泥當建材。預拌混凝土工業同業公會憤慨地表示,這會造成建築物膨脹而崩解,並會對眼睛及皮膚造成傷害,混凝土是百年大業,不該被混入水泥卻被不肖業者混入六輕副產石灰,危及公共安全,台南2年前有某段柏油路出現莫名凹洞,正是因為台塑副產石灰被混入柏油材料所導致!

九、程海村和安府,疑似為毒石灰廟

這間位於東勢鄉程海村的廟宇,是由六輕資助興建,但蓋到一半就停工,廟前才剛鋪好的的水泥地滿是凹洞,施工品質極差,四周幾乎寸草不生,居民高度懷疑建材被混入了六輕毒石灰,附近小孩常到空地上玩耍,安全令人擔心。

十、斗六工業區和西螺廢豆皮工廠,偷埋行為地主不知情

今年2月,在斗六施瓜寮工業區有塊土地遭人偷埋廢土,疑似為六輕毒石灰,因地主平時不住那邊,被偷埋多時卻完全不知情,檢方調查時發現,土地已被開挖12尺深,填入廢土後再覆蓋上工程級配,意圖掩飾,目前檢方正在追查廢土來源。

此外,西螺的廢豆皮工廠以及雲林多處農地,也紛紛傳出被人傾倒毒石灰之消息,有農民表示,曾有人以一卡車2千元的交換價格,說服人提供土地以填入不明土方,也有人說這些石灰可以改良土壤,甚至有位卸任村長,曾將一卡車的六輕石灰倒入自家庭院,目的是為了替毒石灰背書。實在令人不敢想像,毒石灰的流竄範圍究竟有多廣?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