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輕毒石灰事件專題報導:誰讓台灣成為廢棄物之島?

六輕毒石灰事件專題報導:誰讓台灣成為廢棄物之島?

(2013.3.22《新國際》)

【新國際編按】:一群熱血青年,長期在雲林縣蹲點,無懼艱困條件,透過縝密的田野調查,建構其發言權。他們創辦網路報紙《自從六輕來了》,成為在地工作者重要的發聲管道,同時也在地方電台主持節目,面向廣大群眾。他們創新社運,發展另類媒體,本期《新國際》的專題,就是他們努力的成果。

■吳松霖

這陣子六輕毒石灰事件應被當成一個警鐘,這不該被看成只是個別地區居民的受害新聞,我們應該警覺台塑正在讓台灣變成廢棄物之島。

汞污泥事件的教訓

為求節省成本,而將事業廢棄物四處傾倒的作法,對台塑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飯,最有名的兩個案例分別是柬普寨汞污泥和屏東赤山巖汞污泥事件。

民國87年台塑的汞污泥被棄置在柬普寨的西亞努市,當時負責清掃該運輸船隻的工人在不到24小時內四肢發黑而後死亡,當地居民在不知情的狀況下不慎接觸,陸續有人生病、死亡,最後引發大批居民撤離家園,此事讓台灣在國際上享譽臭名。當時,原本有2,799公噸的汞污泥被運往柬國,最後卻連同當地被二次污染的土壤和處理人員的衣服都被運送回台,變成4千多公噸。

民國85年,屏東鯉魚山的赤山巖也被人發現大量來自台塑的有害事業廢棄物,其中包括3萬8千公噸的重金屬污泥與8,238公噸的汞污泥,然而,台塑身為污染的源頭,卻始終不願認帳,最後總計花費超過1.5億的處理費用究竟由誰支付?政府始終解釋不清,極有可能是由全民買單。此外,這批污染物的固化處理工程自民國93年開始招標,至今10多年來,已歷經9次流標,沒有任何業者願意承接這塊燙手山芋,8千餘噸的汞污泥至今仍被棄置在赤山巖上,任憑貨櫃管線鏽蝕破裂,無人管理。

王永慶一生享有「經營之神」美名,但事實上,這個企業真正的經營之道是為求獲利不擇手段,而這陣子的毒石灰事件,其實只是汞污泥的翻版。

毒石灰的大量產生與四處濫倒,皆因台塑六輕為求節省成本所致。因為六輕不願使用更好的發電燃料(註1),而燃燒使用劣質油渣「石油焦」,才產生這麼多廢棄物「毒石灰」。

石油焦本身是石油底層的廢油凝結焦物,其含硫量高達一般煤炭的3.6倍,燃燒時排放的二氧化硫及重金屬會使人致癌,並造成酸雨危害農漁作物。

六輕精打細算,直接拿煉油後的廢棄油渣來當燃料,每年燃燒的石油焦高達70萬噸,省下了大筆的燃料費,卻害慘了周遭居民。

垃圾變黃金,構築利益共同體?

其次,六輕在製造大量的毒石灰之後,卻又不願花錢妥善處理。照理來說,毒石灰應該列管為事業廢棄物,甚至其pH值高達12.5,已經符合腐蝕性有害事業廢棄物的認定標準(註2),然而,六輕卻憑藉著其龐大的政經勢力,將毒石灰申請登記成可以自由販售的「產品」,從民國91年開始,竟然在未經任何處理的情況下,以各種形式被運出廠外。

目前,毒石灰被登記為「副產石灰」以每公噸2元的售價賣出,但六輕另外支付「收購者」650元作為清運費用,因此這筆生意六輕一噸倒賠648元,但六輕為何要做虧本生意?答案在於一般廢棄物掩埋場的處理行情價是每公噸4千到5千元,而有害事業廢棄物則是每公噸8千元,六輕每個月生產的飛灰加底灰合計有29,400公噸,從而省下的廢棄物處理費用,每年有10到20億,但代價卻是台灣四處成了六輕的垃圾場。

不過,這一切的壞事,若單靠六輕的單方意志也無法得逞。根據檢察官調查其中一位涉案的雲林縣議員李建志時表示,他從中獲得的不法利益每月可能高達6百萬,案情不排除向上發展。據了解,有不少雲林縣的民意代表和高階官員都是幕後黑手,但這原本是六輕的垃圾,為何能有如此龐大的利益?

首先,由於這些灰渣已經是政府核可販售的產品,而非事業廢棄物,因此承包的業者無須具備事業廢棄物的處理設備及能力,只需找到堆置地點,以及負擔運費,每公噸便能賺取648元。目前,六輕廠內已囤積堆置150萬公噸的灰渣,換算下來有9億7千萬元,這是一塊可觀的大餅。

日前,台南有兩家土石方資源場都被人發現分別堆置了兩萬噸的毒石灰,以每噸648元換算,收購者至少向六輕收取了1,296萬元,同時,檢察官亦查獲另外兩位雲林縣議員的助理和秘書,分別是這兩件案子的經手人,不禁令人懷疑,這些廢棄物是否成為六輕用來構築地方政治利益共同體的可口大餅?

其次,當毒石灰被魚目混珠的拌入台南的這兩處土石方資源場裡,然後將受污染的土方變賣出去,業者再次從中牟取暴利。而位於台南真理大學旁的魚塭,則被發現回填了至少百噸的毒石灰,厚度高達6米,地主最後再覆蓋一般土石,不知情者可能因此被騙,而將土地買走或租用。

還有位於台西牛厝村一處廢棄磚窯廠,目前被填入的毒石灰粗估至少有數百輛大貨車,據聞幕後黑手是另一位雲林縣議員,當地居民表示,每天看著一車又一車乾淨又價好的土方被載運出去,然後家園的土地卻被回填毒石灰,心裡的感受有如刀割。

第三,六輕號稱這些灰渣能當混凝土或道路級配的材料,可增加建材硬度,然而,混凝土工業同業公會卻表示,六輕副產石灰將造成建築物膨脹崩解,而傷害人體的皮膚及眼睛,同時影響公共安全,台南2年前有某段柏油路出現莫名凹洞,其實就是副產石灰混入柏油材料所導致!

以日前台南的台江大道道路工程為例,承包商一邊用每噸5元的價格向煉鋼廠購買電弧爐渣,另一邊卻向公路總局申報每噸345元的土方,藉此價差賺取鉅額暴利,卻讓台江大道沿線都被檢測出重金屬超標,且路段凹凸不平,被人稱為波浪路,而六輕毒石灰是否也被用來偷工減料?目前不得而知。

第四、這些灰渣也被做成石膏製品,或是消波塊、空心磚,甚至是土壤改良劑,然而這些未經任何處理的毒石灰被製成各式產品後,難保不會變成下一個黑心商品。

毒石灰事件應該讓我們警覺:台塑的經營之道,始終都是為求利潤而不管他人死活,過去,已被台塑污染的土地難以估量,現在,六輕用同樣的模式為所欲為,未來,六輕繼續燃燒石油焦,毒石灰仍源源不絕,只要台塑的經營邏輯不變,台灣終將只是台塑的垃圾場。然而,六輕不可能主動地良心發現,我們更不該只是被動寄望政府會有積極作為,倘若身為社會公民的我們,不共同做點什麼來逼使六輕改善,台塑巨獸只會更加肆無忌憚。


 

●註1:至少煤碳的含硫量少於石油焦,而天然氣則是較為昂貴但污染更少的燃料。不過目前歐美開始採用一種改良牧草「巨皇草」,5公噸的巨皇草能取代3公噸的煤炭,其生長過程所吸附的二氧化碳剛好可以抵銷燃燒時的排碳量,被稱作是零排碳的環保燃料。

●註2:依照《廢棄物清理法》,廢棄物被區分為一般廢棄物(例如家用垃圾)和事業廢棄物(例如工廠垃圾),而事業廢棄物又區分為一般事業廢棄物和有害事業廢棄物。

Print Friend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