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19

【左翼聯盟 講座】 X 【新國際 重新思考民主論壇】熊建劬專題演講

【左翼聯盟 講座】 X 【新國際 重新思考民主論壇】

台北場 | 主題:

從「冷戰」到「涼和平」── 從中美關係看台灣問題

 

主講:熊建劬 (熊三)

主持:黃德北

時間:2019年10月6日(週日),13h30-16h30

地點:

左翼聯誼中心 (台北市文山區景興路206號4樓之1),近景美捷運站2號出口。

 

高雄場 | 主題:

大國角力,小島博奕 ── 我看兩岸關係的發展

 

主講:熊建劬 (熊三)

主持:林深靖

時間:2019年10月8日(週二),18h30-20h00

地點:

高雄市苓雅區建軍路2號,建軍跨域藝術村二樓,愛思左人文基地 (捷運衛武營站5號出口)

 

熊建劬,生物物理學家,業餘致力於歷史哲學、國際關係、兩岸議題等方面的研究與撰述,以「熊三」之筆名聞名於知識界。

1967年台大化學系畢業,,1977年獲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生物物理學博士。後進入明尼蘇達雙子城的醫療器械業,先後服務於美敦力及波科 (Guidant)等主要公司,是Guidant 第一個自動植入性除顫器研發團隊的核心成員。

1971年投入保衛釣魚台運動,是「台灣民主運動支援會」的主要成員。在美國退休後,2010年到上海,擔任「微創醫療器械公司」工程顧問,為促生國產植入性醫療器械產業而努力。

 

主辦:左翼聯盟、新國際

協辦:愛思左人文基地

 

 

發佈日期:2019/09/29

朝解放之歌邁進的聽覺筆記——聽新工人樂團和《從頭越》

朝解放之歌邁進的聽覺筆記

——聽新工人樂團和《從頭越》[1]

◎劉雅芳

 

【編按】關切中國大陸打工者、新工人的勞動生存處境,以及民眾文化運動的朋友們,應都熟知新工人樂團,以及北京皮村與工友之家。其文化實踐的主旨是要和廣大的新工人/打工群體、農民移民共建「自己的文化」、「自己的聲音」,也就是「我們的文化」與「我們的聲音」。新工人樂團於今年夏天正配唱全新專輯《從頭越》,作者在拜訪的過程中,敘述了音樂如何「作為表達形式、精神、情感與現實的載體」,創造共感,共感是「基於歷史、地理(地域)、現實、主體的姿態」,也統稱為「時代感」,當中含納了新工人詩歌、「事件」,還包括了他們想連結的——三十多年以來,三億打工者,及其子孫後代的存在歷史」。

本文原刊於《熱風學術網刊》2019年秋季號總14期,作者劉雅芳目前為上海大學文學院文化研究系博士後研究員。感謝作者與《熱風學術網刊》授權轉載。

 

資料來源:作者。

 

Read more

張翠容:歷史觀

歷史觀

◎張翠容

 

【編按】17日包括像是黃之鋒、何韻詩等出席美國國會審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聽證會,或許「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次香港的運動因著中美貿易的熱度而有部分人舉出了星條旗,有些人則希望利用美國的力量介入來達成訴求。然而,不得不注意的是,美國所謂的人權法案,從國際政治的歷史來看,往往是以所謂的人權與民主為名,服務美國的國際政治利益,往往對當地帶來了暴力與災難,不可不慎,也需要更多對於深受美國所害之地有著同理與共感。本文作者是知名國際記者,遍及中東非洲與第三世界國家,對於部分訴諸美國作出了提醒。本文轉載自作者臉書,感謝作者授權。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條紋和戶外

來源:作者臉書。

 

Read more

物質與後物質

物質與後物質

◎張翠容

 

【編按】早前有香港學者提出「後物質主義」來企圖解釋香港青年的抗爭,亦即青年不再停留在物質層次的追求,而是追求如民主、自由、尊嚴、公義等價值,並將之認為是青年參與抗爭的主要因素。然而,從整個全球風起雲湧的青年抗爭風潮來看,本文指出也認為,特別是在近年的資本主義矛盾加劇與兩極分化下,抗爭不完全能用「後物質」的因素來解釋,並以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與後茉莉花時期為例,指出後物質和物質主義價值觀不一定有清楚的區分,亦不是互相排斥。

許多對於社會矛盾或相應運動性質的分析,往往集中在這究竟是經濟問題還是政治問題,或將其一問題認為是優先主要的問題,即將經濟問題皆歸因於政治問題,或將政治問題視為是始於經濟問題,然而從一個長時與國際的框架來理解,本文提出了一個值得思考的方向,即現實政治狀態下,經濟問題與政治問題是以一種複雜的狀態形成扣連與連結,並有著某種相互變化的關係。原文刊於作者臉書,感謝作者授權轉載。

 

突尼斯的反抗運動,來源:張翠容臉書

Read more

【活動宣傳】 左翼聯盟「另類反思香港」系列論壇之二&三

【活動宣傳】

左翼聯盟「另類反思香港」系列論壇之二&三

論壇地點:左翼聯誼中心(台北市文山區景興路206號4樓之1),近景美捷運站2號出口。

敬邀參加

 

|香港的後/殖民內戰|

主講:游靜(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中心客席教授)
回應:鍾秀梅(成功大學台文系教授)
時間:9/19(四)18:00-20:00 #有直播

摘要:
借前年在中國很火的電視劇《人民的名義》及近來網上流傳相關的視頻為引子,相互觀照,也許有助於闡述歷史上中國與香港錯綜複雜的,政經情勢轉變,與愛恨關係,並進一步討論這次運動的歷史必然性及隨機性,包括後六七暴動港英管治策略上的變化、港左的(被)破產、中美貿易戰時機及林鄭的殖民性等。企圖釐清一些脈絡,及各方的持份與誤判,才瞥見想像未來的可能。

 

|香港身份政治與景觀式社運的危與機|

主講:蕭朗宜(社區運動參與者、影行者成員)、
李維怡(社區運動參與者、文字工作者、影行者成員)
時間:9/26(四)19:00-21:00

文/李維怡&Lorin

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我們陸續被台灣的左翼前輩問候,問我們左翼是否失語?我們對這個問題本身很失語,我們反而會問:香港左翼曾經很大聲嗎?
那麼大家覺得,什麼是左翼?劃這條線到底意味著什麼?

『左翼身份認同』有何意義?在一個普遍左右都分不清是什麼的社會中,談『左翼身份』是什麼意思?如果有意義,那麼是什麼意義?

又何謂『失語』?左翼一向最不缺做論述的人,只是這個論述比起資本面向的『繁榮安定』或者國族面向的『民族認同』,複雜太多,且要大家躬身自省,左翼一向都不容易在香港這個『資本楷模城市』中贏出,如此,大家對『左翼有語』的想像又是什麼?

勞工、性/別、土地、綠色、解殖/後殖等,這些自1960年代以來發展出的社會運動/思潮,在面臨如今世界性的右翼復辟/國族主義橫流,甚至『左右合流』的洪流之中,如何自處?從1967至2019,資本全球化的過程中,香港主流社會運動的模式如何流動著?

如果每個主流社會都會生產出與之相對的主流社會運動模式,那麼,現時的『兄弟爬山 各自修行』、『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願榮光歸香港』可能反映著一個怎樣的主流社會?

對於大型好看刺激的抗爭影像,大家各自感覺到/投射到什麼?至於這些鏡頭以外的事情,大家認為還有什麼?

對於這一切,我們只是有很多觀察,結合目前香港本身的政治經濟環境、地緣政治的背景及歷史的思考,轉而得出許多疑問,可以與大家分享,自問仍未有什麼總結,歡迎大家來一起參詳。

 

發佈日期:2019/09/17

西原借款與北洋政府的國家社會主義

西原借款與北洋政府的國家社會主義

◎梁明德

 

(本文原載於2019/09/12東方歷史評論,感謝作者授權轉載。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系博士生,本文獲得西原龜三之孫西原忠昌先生協助,在此致謝。)

今年是五四運動一百週年。教科書上一般指出,北洋政府的腐敗無能,在愛國、民主青年當中,激起了作為一種反體制思潮的社會主義運動。當時學生受到俄國革命影響,思想紛紛左傾。而陳獨秀、李大釗等五四領導者在1921年成立中國共產黨,與由孫中山領導、實行民生主義的國民黨合作。中國從此走上社會主義革命和發展主義的道路。

然而,在五四以前,東亞已經有近三十年的社會主義傳播史。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是德國的國家社會主義(State Socialism,不是納粹主義National Socialism)。國家社會主義其實是一種原始的發展主義。在近代東亞,以國家社會主義為代名詞的「發展主義」不但沒有被革命的社會主義所取代,更成為了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

 

「Alexander Hamilton」的圖片搜尋結果

Alexander Hamilton

Read more

戴錦華: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擁有未來嗎?

戴錦華: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擁有未來嗎?

◎阿改(藝術媒體編輯)採訪、戴錦華(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北京大學電影與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受訪

 

【編按】中小學已經開學,多數大學也於本週開學。青年學子一直是熱題,而政治總想抓著「青年」,因為「青年」被象徵了某種純粹、新、進步;相應之,也有認為青年衝動、缺乏思考。然而這些評論往往訴諸主觀的認識,更為關鍵的問題之一是,如何理解標誌特定世代的物質條件轉變?「當我們談論下一代的時候,恐怕我們得先談談我們自己」,戴錦華教授在這篇訪談中,點出如何教育與理解下一代的未來,恐怕還是在於自己怎麼適切理解當今的世界變化,尤其數位科技發展的影響、相應而來的教育與知識學習方式的轉變、科技發展與人類未來等等問題。文章原載於自公眾號《騰雲》71期「下一代學什麼?」,由陶然編輯,轉載自海螺社區

 

畢加索晚年自畫像。這位藝術巨匠曾說:「我花了四年就畫得跟拉斐爾一樣好,但卻用了一輩子才學會像孩子那樣畫畫。」這句名言隱含的問題是:我們要怎麼「教」孩子?還是相反——其實是孩子在「教」我們?

 

Read more

《現代世界體系》中文版序言

《現代世界體系》中文版序言

◎伊曼紐爾.沃勒斯坦

羅榮渠譯

 

【編按】2019年8月31日,伊曼紐爾.沃勒斯坦先生離世。沃勒斯坦等學者提出的「世界體系」理論是馬克思主義歷史科學傳統的重要當代發展,該理論從「依附關係」、世界勞動分工和階級衝突等方面分析16世紀以來「現代世界體系」擴張並覆蓋全球的歷史。《現代世界體系》系列中文版曾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了前三卷,後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重新出版新譯本,並出版了第四卷。原版曾由作者本人撰寫《中文版序言》,有其特殊價值,再次批判資本主義的問題,尤其是如何強化國家的結構與不平等的結構。本文轉載自保馬

 

Read more

世界體系下的後美國時代

世界體系下的後美國時代

◎伊曼紐爾.沃勒斯坦

 

【編按】2019年8月31日,伊曼紐爾.沃勒斯坦先生離世。沃勒斯坦等學者提出的「世界體系」理論是馬克思主義歷史科學傳統的重要當代發展,該理論從「依附關係」、世界勞動分工和階級衝突等方面分析16世紀以來「現代世界體系」擴張並覆蓋全球的歷史。沃勒斯坦那些卷帙浩繁,具有驚人深度廣度的著作,使我們看到《共產黨宣言》以後人們對現代資本主義世界的新理解圖景:全球一體化表面下日益加深的經濟不平等,以「普世」價值為招牌對多元民族文化的欺壓霸凌。本文為沃勒斯坦2007年訪問上海大學時所做的演講。文中集中講述了二戰後美國如何引領世界二十五年,又在1970年代後如何採取經濟和軍事措施以掩其頹勢,直到2000年,新保守主義登場,企圖通過單邊主義外交和強硬軍事手段「重新偉大」,事實上這只能加快其霸權的衰落。當今美國總統川普政府的「美國優先」其來有自,中美貿易戰只是美國為應對美元崩盤、霸權衰落、世界多極化的形勢而做出的張狂進攻,應該說,1945年之後,美帝國主義國策一貫如此。本文轉載自2019/09/02保馬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