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15

【活動消息】噍吧哖事件百週年論壇

舊恨酸心去不遙,此間憑弔淚難消
── 噍吧哖事件百週年(2015台灣社會研究學會年會B4場次)

 

時間:2015年10月4日(周日),上午十至十二時。
地點:國立政治大學綜合院館(社會科學院)北棟402室
(2015台灣社會研究學會年會B4場次)

 

「舊恨酸心去不遙,此間憑弔淚難消。天寒夜半陰風慘,知有冤魂尚未招。」這是陳逢源詩《舊恨》中的文句,該詩副題為「感噍吧哖事件」。

1915年爆發的「噍吧哖事件」(或稱「西來庵事件」、「余清芳事件」)距今整整一百週年,這是日據時代最重大,犧牲最慘烈的革命抗日事件,日軍清鄉屠村,死難者難以估算。一直到2014年3月,台南新化出土三千枯骨,地方人士依然認定是噍吧哖事件受難者遺骸。「殺人埔」與「萬人堆」的民間傳聞一再得到驗證。

就帝國殖民的大歷史來看,噍吧哖的抗爭肯定是世界史上血淚斑斑的巨頁。然則,從1915到2015,整整一百年間,台灣史從來沒有給過「噍吧哖事件」一個完整的面貌。一百年前的「噍吧哖事件」,讓我們看到帝國殖民主義的原型,不幸的是,這一百年來,由於對事件的漠視,讓我們失去了深入認識帝國主義的機會,也讓我們的被殖民經驗淹沒於菁英買辦的偏誤敘述。

「噍吧哖事件」百週年,要重新認識台灣史,從這裡開始!

主持人:鍾秀梅 (國立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系主任)

引言人:

1.丘延亮(台灣家園韌力協會監事、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從噍吧哖屠殺百年祭看(被)殖民學術的集體失智」

2.郭譽孚(歷史虔誠研究者)

      「一位偉大的『巡查補』?探余清芳事件深刻而沉痛的歷史背景」

3.黃文源(台南市漚汪國小教師、國立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生)

      「從蕭壟事件到噍吧哖事件:台灣武裝抗日的空間屠殺」

4.林深靖(新國際社會理論與實踐中心成員)

      「暴力總是在謊言背後運行: 噍吧哖事件的法農觀點」

5. 林正修(海西諮詢)

      「去殖話術的政治佈署」

去掉關鍵的「關鍵報導」

去掉關鍵的「關鍵報導」——談一種為沙特海灣諸國「辯誣」的報導
◎趙平復

 

這篇報導(編按:見〈拒收容敘利亞難民?沙特、阿聯酋反駁指控〉,關鍵評論網,2015/9/14)沒有說清楚的關鍵是:已經長期旅居沙特和海灣諸國的敘利亞「僑民」,和需要收容救濟的「難民」,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更不要說,現在逗留在那些國家或獲得那些國家提供居留權的敘利亞公民,也有可能不是「僑民」和「難民」,而是「御用人」。

Read more

“No pasarán!”

“No pasarán!”
◎張承志

(轉載自「北方的河」)

 

西班牙內戰——這個話題在中國不僅太陌生,而且早就被遺忘、甚至被一些知識分子有意否定和迴避。

但曾經從世界的各個角落奔赴西班牙戰場、並因1939年弗朗哥法西斯政權的獲勝而遭遇了人生悲劇的人,卻自豪地認為——西班牙內戰造就了整整一代人、甚至他們就是當代世界左翼的起源。

當年他們展開臂膀攔住法西斯,高喊的口號是:“No Pasarán!”

Read more

中國馬克思主義與西方毛澤東主義

中國馬克思主義與西方毛澤東主義
■ 林深靖

(2013.3.8《新國際》)

 
巴迪烏(Alain Badiou)是法國當代最主要的哲學家之一,他近年來對於共產主義理念的捍衛和詮釋,在歐美學界激發相當大的爭議。新世代學者法比恩.塔碧(Fabien Tarby)寫了一篇介紹巴迪烏哲學的專文,開頭第一句話就是:「誰是巴迪烏?一位過時的毛澤東主義者?一位危險左傾的智識恐怖分子?」(註1)

Read more

良知探熱針

良知探熱針
◎張翠容

 

為甚麼一張鈙利亞小難民伏屍海邊的照片,可以如此震撼人心?除了我們不得不直視孩子成為戰火最大受害者這個現實,而所引發的同情心外,我想還有一個理由,就是隱藏在心靈深處的內疚感。作為成年人,是有責任保護孩子的,但我們無奈未能做到,眼巴巴看著他任由潮水沖來沖去。正如小難民的姑姑說,全世界都有責任。

Read more

還他們的生存權

還他們的生存權
◎張翠容

 

湧現在地中海的一波難民潮,當歐洲各國互相推卸之際,突然來了一張圖片:一名年僅三歲的鈙利亞小難民阿蘭,伏屍土耳其一海灘上,全球給攫住了,好像由於這張圖片才知道這些難民的悲哀。問題是,如果同情心只停留於消費性的,它能維持多久?月前我們對緬甸羅興亞族難民關注了兩星期,今次呢?

Read more

關於「敘利亞難民潮」的兩點觀察

關於「敘利亞難民潮」的兩點觀察
◎趙平復

 

一、「敘利亞難民」有多少?

敘利亞國內有近半人口——約700萬人——流離失所。400餘萬人亡命國外,其中近200萬人在土耳其,逾100萬人在黎巴嫩。黎巴嫩當局大幅削減對難民的資助,是促發這次的赴歐逃亡潮的一個重要因素。

在西方帝國主義的指導之下,投入了數以百億計美元,直接組織了神權反動武裝、發動了敘利亞內戰,對敘利亞實行慘無人道的經濟封鎖,苟合了所謂「敘利亞革命政府」的沙特阿拉伯與及海灣諸國,它們收容的敘利亞難民人數是:零。

Read more

談歐洲的難民問題與自食苦果

談歐洲的難民問題與自食苦果
◎俞力工

【編按:難民問題近日在歐洲成為最重大的議題,就政治、經濟、人道而言,都是對民主生活,對全球化世局的一大考驗。針對難民問題,哲學家齊澤克在《倫敦書評》雜誌指出:「那些呼籲開放邊界的人是偽君子。他們非常清楚這絕不會發生,因為這將立即在歐洲觸發民粹主義的反抗。而反移民的民粹主義者也很清楚,如果對難民不管不顧,那些非洲與中東的人根本無法解決本國的問題,改變所在的社會。」他近一步分析道:西歐會阻止他們去那樣做。歐洲的干涉讓利比亞陷入混亂,美國對伊拉克的進攻為伊斯蘭國的崛起創造了條件,目前中非共和國的內戰並非由於種族仇恨,而是由於在該國北部發現了石油,法國等國正透過他們的代理人為了這些資源的控制權爭鬥不休。全球對礦產的渴求,唆使剛果民主共和國的軍閥們在1990年代到2000年代之初相互混戰。

旅居維也納的評論家俞力工賜稿《新國際》,對於難民問題有其獨到的觀察與分析。我們在此與《新國際》的讀者分享。】

難民,就一般情況,主要分政治難民與經濟難民。國際上 對待兩種難民的態度不一,絕大多數傾向於排斥經濟難民,對政治難民則較寬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