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15

聯合國與世界和平任務

聯合國與世界和平任務
■紀耳伯.阿胥喀(Gilbert Achcar)

(2009.9.25《新國際》)

 

【編按】聯合國第64屆大會9月24日揭開序幕。聯合國的最高宗旨是締造世界和平,然則,上個世紀人類經歷了三次真正世界規模的戰爭。前兩次是所謂的世界大戰,第三次是冷戰,不僅是世界性的,其規模甚至更為龐大。冷戰於上個世紀末進入尾聲,然則,冷戰真的結束了嗎?全球性的衝突真的不再爆發嗎?隨著新世紀的到來,聯合國是否足以承擔全球安全體系的重新組建的協調者角色?我們拭目以待。

整個20世紀,人們付出極大的努力來消除世界衝突對人類的永久威脅。每一次世界大戰都帶來了浩劫,讓世界大國的領袖決心創立共同安全體系,避免災難再次發生。1914年至1918年的戰爭,促使1919年第一個國際政府間組織的誕生——國際聯盟(the League of Nations),該組織由時任美國總統的伍德魯.威爾遜(Woodrow Wilson)發起,其基本原則是保障共同安全。然而,國聯無法完成其使命:首先是由於美國國會的「孤立主義」,美國國會拒絕加入這個新組織,失敗的另外一個原因是國聯組織結構的癱瘓。其實,聯盟失敗的首要原因是因為必須遵守《凡爾賽和平條約》(the Versailles Peace Treaty)的規定。作為戰敗國的德國所承受的政治屈辱和沉重的經濟壓力,使德國在戰後處於大蕭條,並直接導致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

Read more

保釣歷史及對兩岸的意義

保釣歷史及對兩岸的意義
■林孝信

(2011.4.8《新國際》)

 

「保釣運動的歷史要從1970年的暑假說起。台灣的漁民長年在釣魚台的海域捕魚的地方,當時忽然受到日本軍艦的驅離。漁民回來申訴,引起台灣媒體的注意與報導。最早報導的是《中國時報》。他們特別派出記者出海到釣魚台實地採訪,然後做出報導。余紀忠先生當時敢於派遣記者實地專門採訪,是要擔當相當的風險。」

Read more

1968 越戰與保釣運動

1968 越戰與保釣運動──兼談台灣的60年代
◎鄭鴻生

(2008.4.25《新國際》)

 

1968年,當巴黎爆發學生與工人運動,北美洲的黑人民權與反越戰運動也掀起又一波高潮,而成就了如今被譽為60年代全球青年造反運動的代表年份時,台灣在社會議題上依然繼續著50年代威壓後的寂靜無聲,而且大家似乎才開始享受到新起的經濟發展的樂觀氣氛,城鄉板塊正在大規模重組。

台灣的文藝復興年代

1968那年,李敖已經封筆,他用以衝撞文化體制的《文星》雜誌早已停刊,殷海光也早被全面封鎖,整個60年代以自由主義為號召來反抗戒嚴體制的努力,到此看似告一段落。而在1963年曾受到國族精神感召的「中國青年自覺運動」影響的知識青年,大半也都畢業或出國了。那一年歐美世界遍地烽火,台灣社會卻似乎寂靜無聲。然而表面的平靜也只是在為台灣戰後新生代積蓄動能,而且就像世界上其他很多新生事物的引進那樣,台灣在世界潮流上總是會慢上半步。台灣的60年代也要慢上幾年才真正來臨。

Read more

水資源危機 社會生產關係不平等的體現

【陳秀賢的社運筆記】之五
水資源危機 社會生產關係不平等的體現
◎陳秀賢

(2009.5.21 《新國際》)

 

在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進程中,對於大自然資源的採擷與加工,構成了人類物質生活的主要來源。在此一歷史進程中,生產技術與生產力的提高,加深了對自然資源的掠奪與破壞,惡化了生態環境,形成了所謂「大自然的反撲」。

資本積累與利潤追求成為鐵律

時至今日,環境與生態危機,已經超越國境與意識形態的界線,成為全球性關注的議題,在各種各樣的國際會談中,也屢屢被提出討論,並付諸決議與執行──按理說,一個如此受到重視的問題,在全球性的協力溝通與合作下,應該能獲得改善才是,但事實卻相反,不僅談不上改善,甚且日益惡化。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Read more

法律,究竟是什麼?

【陳秀賢的社運筆記】之四
法律,究竟是什麼?
◎陳秀賢

(2009.5.21 《新國際》)

交通部長簡又新批准核發長榮營業許可証,為喧騰已久的長榮案掀起另一波高潮。支持、反對、批評、贊許的意見,交織成撲朔迷離的台灣政治版「羅生門」。

Read more

從垃圾問題看階級壓迫

【陳秀賢的社運筆記】之三
從垃圾問題看階級壓迫
◎陳秀賢

(2009.5.21 《新國際》)

數年來,台灣各地普遍掀起「垃圾戰爭」,戰火不斷。這個現象突出了若干值得深思的問題。

 

Read more

揭開農業的「國家委託」本質

【陳秀賢的社運筆記】之二
揭開農業的「國家委託」本質
◎陳秀賢

(2009.5.21 《新國際》)

編按:1991年7月15日在倫敦舉辦的七國高峰會議中,農產品貿易問題是討論主軸之一。當時,日本首相海部俊樹正準備以開放日本國內稻米市場,作為減輕美國壓力的擋箭牌。為此,「全日本農民組合連合會」(全日農)於同年7月2日在日本東京日比谷公園召開「總鬥爭大會」,有包括農民、勞工、消費者等組織的近5萬群眾參加。當時,陳秀賢擔任「台灣農民聯盟」秘書長,全日農特邀請陳秀賢與會,並代表台灣農民發表演說。本文即是陳秀賢在大會中發表的演說稿。

近幾年來,包括來自國際與國內的壓力,正廣泛地衝擊著第三世界國家的農業部門。

Read more

農民為什麼要追討「歷史性債務」﹖

【陳秀賢的社運筆記】之一
農民為什麼要追討「歷史性債務」?
◎陳秀賢

(2009.5.21 《新國際》)

「台灣農民聯盟」與各地漁權會聯合工作小組於6月4日發表共同緊急聲明,認為農委會針對旱災所提的「紓困貸款」對農漁民並無實惠。他們進一步要求實施「以國家為負擔主體的天災救助金發放」措施。

以農民血肉身軀的枯竭為代價

對於一般非農非漁的民眾而言,可能較難理解農漁民團體發出此一要求的歷史因緣;要求救助金,也因此極易被誤解為一種「乞討」的行為。事實上,我們應將農漁民的此一行動置於戰後台灣社會的政治經濟發展脈絡中來看,才可能得出一個清晰的觀點。

Read more

現代俠客陳秀賢

現代俠客陳秀賢
(2009.5.21 《新國際》)

我們難忘陳秀賢,不為他寂寞身後事或生前事惋惜,所惋惜的,毋寧是台灣不予理解、不予理會,致使台灣錯失一次自我更新的歷史性契機。

Read more

「現代化」也是一個趨向失控的歷史過程

「現代化」也是一個趨向失控的歷史過程──訪王曉明教授

來源:亞際書院

時間:2013年5月30日晚

人物:王曉明(上海大學文化研究系教授/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紫江講座教授)
邱雪松(西南大學新詩研究所教師)

1

邱雪松(以下簡稱邱):您這次是來重慶大學主持「文化視野中的鄉土社會與鄉村建設」工作坊,我個人印象,大致從2004年《L縣記聞》發表以來,「三農」問題中的文化方面成為了您做文化研究的關注點之一。我們知道,歐美文化研究的物件主要是現代都市及中產階級生活,是什麼原因促成了您對歐美範式的「偏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