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15

世界社會論壇與另類全球化運動

世界社會論壇與另類全球化運動
◎林深靖

 

「目前世界上有兩大超強﹐一個是美國總統布希﹐另外一個是另類全球化運動。」這是紐約一家報紙上的說法。美國總統布希由於主導了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已經成為新世紀單一霸權的代名詞;那麼,什麼是「另類全球化運動」?

Read more

為什麼要生態革命?

為什麼要生態革命?
文■John Bellamy Foster 譯■杜繼平

 

佛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係著名的美國左翼刊物《每月評論》主編,美國奧瑞岡大學教授,自20世紀90年代便致力於結合馬克思主義與生態學,強調工人階級與地球生態都受到資本主義體系的重大戕害,唯有社會革命與生態革命同時並舉,才能擺脫人類生存的危機。主要著作有:《脆弱的地球:環境的經濟簡史》(The Vulnerable Planet: A Short Economic History of the Environment, 1994,1999);《馬克思的生態學:唯物主義與自然》(Marx’s Ecology: Materialism and Nature, 2000)〔有中譯本〕;《反資本主義的生態學》(Ecology Against Capitalism, 2002)〔中譯本名為《生態危機與資本主義》〕;《赤裸裸的帝國主義:美國力求全球控制》(Naked Imperialism : the U.S. pursuit of global dominance,2006);《生態革命:與地球和平共存》(The ecological revolution : making peace with the planet,2009);《金融大危機:原因與結果》(The great financial crisis : causes and consequences﹐2009﹐與Fred Magdoff合著)。越南「胡志明政治與公共行政研究院」於2009年12月16日在河內舉辦了「當今世界馬克思主義的理論與實踐」研討會,本文係提交該會的論文。文中以政治經濟學、生態學的理論,結合豐富的實證材料,批判資本主義的統治階級為了維護既得利益,漠視迫在眉睫的人類生存危機,企圖以緩不濟急的手法,欺矇世人,以拒斥可以根本解決危機的生態與社會革命。作者力言即刻同時進行生態與社會革命的必要,並提出了可行的策略。全文深入淺出、鞭辟入裏,值得關切人類與地球生存危機者細讀──譯者

Read more

翻譯阿席斯.南地的因與緣

翻譯阿席斯.南地的因與緣──《貼身的損友》書序( 2011.5.20《新國際》)
■丘延亮

( 2011.5.20《新國際》編按)阿席斯.南地(Ashis Nandy),1937年生於印度,在政治心理學領域有相當崇隆的聲譽,曾任新德里「發展中社會研究中心」主任,目前仍是資深榮譽研究員,常被邀請到聯合國大學授課。南地關於殖民地社會心理的著作,於今已成為後殖民研究的經典。2007年,南地獲頒「福岡亞洲文化獎」,《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則於2008年將他列入全球百位頂尖公共知識分子的名單。

本期《新國際》有兩篇談論南地的重要文稿,一篇是南地在台灣的老友丘延亮迻譯其著作之後的感言,另外一篇則是南地到上海演講之後,中國社科院研究員賀照田對其論述的回應

Read more

西天不是西方

西天不是西方──回應阿席斯.南地( 2011.5.20《新國際》)
■賀照田

作者按:2010年上海雙年展不同往年的特別亮點,是在展覽期間推出「從西天到中土:印中社會思想對話」系列活動。

由於此次活動的規模,主講者的聲譽,回應人的代表性,和中國、印度在世界迅速上升的地位,這次系列活動不僅在中國產生重大影響,被認為是上世紀20年代泰戈爾來華後最具意義的中印思想交流,也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其中一場活動是由1980年代便揚名國際,被很多人認為是印度二戰後最重要思想家的阿席斯.南地(Ashis Nandy)演講。演講的題目是《現代性,後殖民的創造力,以及哀悼的不可見性》,核心討論——為什麼「做為南部世界的現代主義以及進步的觀念,很少具創造性」這一問題。

本文是我在上海美術館對南迪極富靈感且非常重要演講的回應。請注意,南地演講中使用的「南部世界」一詞,是相對於發達國家聚集的北部而言的,其含義類近「第三世界」。

Read more

「打工鬼」的故事

「打工鬼」的故事──「同心女工合作社」的流離傳奇(2012.1.13《新國際》)
■張雅涵

 

在北京皮村的「工友之家」,我主要工作的項目是協助位於學校內的「同心女工合作社」。在台灣,我們對於合作社的概念大概來自學校裡下課常去光顧的合作社,入學的時候交個一百塊加入合作社變成小股東,就可以買到便宜的飲料餅乾。但是,這裡的合作社並不是小賣部,而是一個由社區媽媽所組成的婦女工坊,合作社提供給社區婦女一個經濟獨立的機會,大家依照自己所長互相幫忙合作,所創造的利潤70%作為參與合作社婦女的收入,30%儲存為合作社公基金、發展基金與年紅利,用於舉辦講座、培訓等文化活動,或者當哪個家庭經濟有困難時,可以依照合作社內決定給予幫助。

 

Read more

我在北京當小學老師

我在北京當小學老師──「同心實驗學校」的一天(2012.1.13《新國際》)
■關晨引

 

初抵北京之時,天天計算著抵京的天數。怕遺漏,更怕過於精確的計算促使處於異地的現實感包覆了自己。於是,夾帶著空間轉移伴生的陌生與新鮮,在沒有時差的空間裡抓緊時間重新排列生活秩序。40多天後,日用品一件一樣地填滿住所,生活這才剛起步。

Read more

香港的前世今生

香港的前世今生──在金融經貿中心突圍的有機農墟(2012.1.13《新國際》)
■嚴曉輝

 

香港是一個高度發達的資本主義城市,經濟結構和政治體制高度現代化,城市化率100%,是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和貿易中心之一。但是這樣一個高速發展的現代化城市,卻出現越來越多的發展困境:資源短缺、物價高漲、就業困難,公共開支居高不下,居民生存壓力巨大;近年來,人們對現代化質疑的聲音越來越多,對資本主義的發展模式逐漸產生懷疑,於是,一小批人開始了新的返鄉運動,他們回歸土地,宣導簡樸的生活方式,他們想遠離都市。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