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新國際

劇場、社區共同體與變身

劇場、社區共同體與變身

◎鍾喬

 

【編按】劇場長期具有面向公眾開放、承擔教育公眾的功能,而並不囿於展現高雅藝術或者娛樂大眾。如何發揮戲劇所具有的政治潛能,是許多的劇作家所思考的問題,因而劇場也成了先鋒藝術和激進政治的實驗室。鍾喬老師以9.21大地震後成立的「石岡媽媽劇團」實踐及關於逃跑移工的「尋找露西亞」劇目為例,談論劇場如何突破戲劇傳統所框定的「表演」,實現民眾在舞台上「表現」自己的身體,恢復「藝術與生活勞動的物質關係」,提出更多的政治議題,使民眾學會「自己思考」,進而開啟改變現實的可能性。本文轉載自2019年7月7日保馬,感謝鍾喬老師授權。

 

Read more

政治成熟的可能:以「工業黨」和「小粉紅」的話語行動為例

政治成熟的可能:以「工業黨」和「小粉紅」的話語行動為例

◎吳靖、盧南峰

 

【編按】當代中國活躍的網絡政治生態催生了「公知」、「自乾五」、「小粉紅」等諸多邊界模糊的網絡群體及話語體系。近年在軍事論壇、知乎、觀察者網等言論平台,以及涉及科技和產業的自媒體公眾號中,甚至在某些影像作品的文化表徵裡,比如《戰狼2》、《紅海行動》、《流浪地球》等,能識別出一支將工科和工程實踐領域的知識方法、生產力和技術至上理念、國家主義和民族主義立場相結合的網絡話語力量,已經有越來越多的研究者和觀察者將這樣一個崛起的話語群體稱為「工業黨」。

「工業黨」是誰?是「知情的民族主義者」,還是偏好集權的「新右翼」?本文指出,「工業黨」多數為理工科背景,借助其專業知識,生產出屬於自己階層的意識形態,並有意識地參與實踐與觀念鬥爭,自覺地將自己納入到宏大的政治與歷史敘事裡,從而在特定的社會結構中,對現代世界的生成邏輯及自身的歷史使命提出獨特見解。「工業黨」主動區分出「西方化」與「中國化」兩種國家發展模式,並積極尋求一套可以替代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現代化方案。因而,「工業黨」一方面調用的歷史資源——對毛澤東時代工業化方案的認同——給它帶來「極左派」的帽子,另一方面它對國家主義經驗的認同又讓它被攻訐為「新右翼」乃至法西斯主義,這也是「工業黨」在中國大陸左右政治光譜上面目模糊、形象矛盾的原因之一。

原文載於《東方學刊》2019年夏季刊(總第4期)「工業黨的文化自覺」專題欄目,並公開於公眾號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本文版本轉載自2019年7月4日保馬

 

電影《流浪地球》行星發動機側面結構圖。

 

Read more

【活動訊息】豐美大地‧魔幻政治:拉丁美洲攝影展-工作坊暨重新思考民主論壇

豐美大地‧魔幻政治:拉丁美洲攝影展

閉幕工作坊暨重新思考民主論壇

 

「豐美大地.魔幻政治」拉丁美洲攝影展活動將於7月12日結束!廣邀藝術家、攝影家與社會活動家相聚一堂,分享相關主題,開放市民、青年、學生參與,歡迎對拉丁美洲藝術、社會、政治等領域有興趣的朋友報名!

!!報名請點!!

 

時間:2019年7月12日(五)10:00-17:30

地點:成大總圖書館(成功大學成功校區)一樓多功能閱覽區

主辦:成功大學台文系 /

協辦:新國際、南藝大音像資料保存與展示中心

聯絡人:鍾秀梅教授研究室 鍾恬安 0919-776892

 


時間表▼

09:30-10:00  報到

10:00-10:30  拉丁美洲攝影展導覽

10:40-11:30

何謂魔幻寫實?拉丁美洲的文學與美學
主持:李亞橋(成大台文系博士生)
主講:鍾秀梅(成大台文系教授)

11:40-12:30

影像與政治──從台灣影視生態談起
主持:鄭亘良(嶺南大學博士,《新國際》執編)
主講:黃志翔(資深導演、編劇,列夫特文化製作公司負責人

12:30-13:30  午餐自理
13:40-14:40

讓影像記憶回流─《人間現場》的臺灣身影
主持:李建誠(愛思左人文基地負責人)
主講:蔡明德(資深紀實攝影家,出版《人間現場》80年代紀實攝影集)

14:50-15:20

拉丁美洲:向左轉?向右轉?
主持:邱靜慧(美濃愛鄉協進會總幹事)
主講:林深靖(新國際)

15:30-17:00

抗爭現場與幕後映像
主持:顏坤泉(左翼聯盟召集人)
主講:吳永毅(南藝大總務長)、陳致曉(台科大光電工程研究所教授)

17:00-17:30

圓桌論壇:文藝與戰線
主持:龍煒璿(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南部辦公室主任)

 


展覽時間:2019年5月23日 17:30 ~ 2019年7月12日

展覽地點:成功大學圖書館一樓大廳

主辦單位:國立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

協辦單位: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音像資料保存與展示中心、新國際、苦勞網。

※最新活動資訊,參見臉書活動頁面

克勞迪奧‧卡茨訪談:拉丁美洲今日的左翼、右翼與帝國主義

克勞迪奧卡茨訪談:拉丁美洲今日的左翼、右翼與帝國主義
◎克勞迪奧卡茨
杰弗裡韋伯 採訪,李丹

 

【編按】日前金曲獎特別貢獻獎頒獎給「黑名單工作室」,上台領獎時他們拉開抗議的標語「我在亞洲,我反美帝」。一些人將這個標語簡化為「反美帝=不反中帝=統派」,也有一些人肯定他們過去的貢獻,但認為他們「反美帝」已過時。然而,「美帝」的問題從未消失與過時,現行新自由主義經濟的問題、川普的單邊主義、對於進步知識的話語壟斷(尤其體現在高教的評鑑體制),到具體美國長期放任以色列的暴行(近來川普將耶路撒冷視為是以色列首都)、沖繩美軍基地、在南韓與菲律賓的駐軍,台灣則要花費不貲向美國購買武器,政治人物都要先到美國被摸頭,「美帝」仍是現在進行式。更別提的是,美國長期對中東、拉美的政治、經濟及軍事干預,帶來許多災難。在美帝的影響下,拉美近期的左派政治狀態如何呢?對於台灣來說,台灣嚴重缺乏左派話語與力量,同時右翼又挾著進步的話語(例如「庶民」、各種基於身分認同的政治正確)而崛起下,拉美的經驗能提供什麼參考呢?阿根廷經濟學家的克勞迪奧卡茨在本篇訪談中,梳理了拉美各國的左右翼,嘗試解釋今日拉美政府衰落的根本原因和時機。結合拉美進步週期的結束、僵化的新自由主義與國際地緣政治,卡茨指出拉美政府正在展開的「保守復辟」的脆弱性以及拉美未來的不確定性。最後卡茨也表示,過去十年拉美知識分子針對拉美的爆炸性語境撰寫了非常有趣和原創性的東西,加之拉美較高的民眾動員水平與即將到來的阿根廷選舉,我們還是要對所做的事情持樂觀態度。本文原載於Viewpoint Magazine,中文首登於《澎湃思想市場》,本文轉載自2019-06-23保馬

「豐美大地‧魔幻政治:拉丁美洲攝影展」正於成功大學圖書館1樓大廳展出至7月12日,述說著台灣多數人不熟悉的拉丁美洲,以及它從以前至今被切開血管的傷痛、鬥爭、與自我的反思。請還未前來觀展的朋友,把握時間!

 

阿根廷經學家克勞迪奧‧卡茨

Read more

曹征路:你想多了嗎?

曹征路:你想多了嗎?
◎曹征路

 

【編按】如何理解中美貿易戰、G20美中暫時停火下的角力,中朝美之間的會面等等?本文作者曹征路老師為知名作家,曾撰寫關於文革時期的《民主課》。本文提到,在這些國際角力中,社會主義的國家體制,包括以國營企業為主體的競爭優勢,還有毛澤東時代留下工業製造體系及其政治遺產,是對抗與回應中美貿易競爭的關鍵。本文轉載自 2019-06-22《烏有之鄉》 

 

影像來源:達志影像

 

Read more

委內瑞拉:玻利瓦爾革命的失敗或經濟制裁的惡果?

委內瑞拉:玻利瓦爾革命的失敗或經濟制裁的惡果?
◎陳韋綸(苦勞網特約編輯)

 

【編按】委內瑞拉在主流西方媒體的敘事中,不外乎是一個石油蘊藏豐富,近年卻為惡性通貨膨脹、飢餓與食物短缺所苦的拉美國家。在這套敘事中,一切的問題根源得歸咎於現任總統馬杜羅,因為他是個「社會主義獨裁者」。然而,本文作者指出,今年四月美國智庫「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CEPR)的報告直指「美國制裁刻意瞄準破壞委內瑞拉的經濟,希望藉此導致政權顛覆」,並稱制裁已對「委國人民造成嚴重傷害」。雖然美國的經濟制裁違反了《海牙公約》與《日內瓦第四公約》對於「集體懲罰」的禁令,但是聯合國安理會至今卻未對此召開審判,國際社會對此大多置若罔聞。作者批評,美國以「解救人民」或「打擊貧窮」之名所遂行的人道干預,只服膺美國軍事與政治顛覆的特定政治目的,往往帶給當地人民的是悲劇。

「豐美大地‧魔幻政治:拉丁美洲攝影展」正於成功大學圖書館1樓大廳展出,述說著台灣多數人不熟悉的拉丁美洲,以及它從以前至今被切開血管的傷痛、鬥爭、與自我的反思。請還未前來觀展的朋友,把握時間!

 

2019年1月,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與支持者握手。來源:維基百科。

Read more

《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全球化首部曲

《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全球化首部曲
◎楊渡

 

【編按】本文為楊渡老師新書《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第七章,楊老師將於6月26日上午9:30於臺南市下營區老人福利協進會舉辦新書講座,顏思齊後人、左翼聯盟顏坤泉也將參與與談。感謝楊渡老師供《新國際》轉載,讓我們先賭為快。

 


再悠長的歷史,總要回到當代的書寫。

再遙遠的記憶,總要找回人間的溫情。

從台灣安靜的海濱媽祖廟開始,我試著在台灣的農村,在廈門青礁村的顏家宗祠,在福建龍海的古月港海邊,在平和的古窯址,在長崎、平戶的古寺裡,追尋一個傳說中的名字──顏思齊。從一個人的生命開始,卻看見一個時代,一段深遠的歷史,一個遼闊的文明。

從16世紀到17世紀大航海時代,中國有過三次重大機遇。如果中國作出政策回應,歷史不會是今天這樣。可惜明朝和清朝都錯過了。

 

Read more

《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從魍港出發

《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從魍港出發
◎楊渡

 

【編按】本文為楊渡老師新書《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第一章,楊老師將於6月26日上午9:30於臺南市下營區老人福利協進會舉辦新書講座,顏思齊後人、左翼聯盟顏坤泉也將參與與談。感謝楊渡老師供《新國際》轉載,讓我們先賭為快。

 


1624年,當荷蘭來到台灣的時侯,台灣已不是一個蓁莾未開,草萊未闢的島嶼,而是有不少福建商人、外商、漁民、海盜、小生意人齊聚的地方。李旦、顏思齊已經有自己的艦隊勢力。顏思齊所面對的1624年,是一個歐洲諸國強權來臨的複雜局勢。

那是大航海時代伊始,一切海洋秩序尚未建立,海洋世界還沒有國際公法,沒有規則、沒有領海觀念的戰國時代。

那時,沒有一個中國人會想到,大歷史的改變,會從邊彊海隅開始。

 

Read more

【活動宣傳】開台英豪顏思齊與改變世界的契機:楊渡簽書會

【活動宣傳】
開台英豪顏思齊與改變世界的契機:楊渡簽書會

 

時間:2019年6月26日(三)早上9:30-11:30

地點:臺南市下營區老人福利協進會(台南市下營區中山路二段122巷9號)

主辦:台南市下營顏氏宗親會;協辦:左翼聯盟、新國際

主講:楊渡(《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作者)

主持:馮玉麟(下營國中前校長、老人福利協進會會長)

回應:

顏坤泉(顏思齊後人、工運領袖、左翼聯盟召集人)

林深靖(文化評論家、《新國際》主編)

盧思岳(台灣社區重建協會理事長)

聯絡人:顏文賀 0929-927783

 

 

 

《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

1624年,鄭成功在日本平戶出生、顏思齊帶領眾家兄弟赴台灣、荷蘭從彭湖撤退到台灣建造堡壘……大航海時代的風暴彷彿把英雄豪傑齊聚到台灣,目光投向廣闊的海域,把台灣、日本、中國等亞洲國家,捲入暴風圈之中。

顏思齊,作為個福建漳州青礁的子弟,因殺官宦之僕,逃到日本平戶。1624年因結合志士,反抗慕府壓迫,流亡台灣,於魍港上岸,建十寨,成開台基地。那是大航海時代伊始,一切海洋秩序尚未建立,海洋世界還沒有國際公法,沒有規則,沒有海觀念的時代,他如何在這個海洋爭霸的時代生存?

1624年,荷蘭在紐約建立一個貿易站,開啟了如今世界第一大都會紐約的歷史。

這一年,世界的版圖已經改變。台灣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這是一個人,一群兄弟,一個大時代,兩種文明衝擊的故事。

 

「1624,顏思齊與大航海時代」的圖片搜尋結果

 

本書特色

◆1624是台灣的轉捩點,是英雄與海盜、東西文明交會的瞬間,台灣的全球化命運,自此開啟
◆繼《有溫度的台灣史》之後,另一部書寫台灣起始之作
◆特別收錄1670年荷版《第二、第三次荷蘭東印度公司使節出訪大清帝國紀聞》珍貴彩圖

 

作者簡介:楊渡

詩人、作家。喜歡旅行、閱讀、電影和足球。最喜歡的地方,是新疆和阿爾卑斯山。大山大水,以及無盡的沙漠。最喜歡的電影是《直到世界的盡頭》。

生於台中農村家庭,寫過詩、散文,編過雜誌,曾任《中國時報》副總主筆、《中時晚報》總主筆、輔仁大學講師、中華文化總會秘書長,主持過專題報導電視節目「台灣思想起」、「與世界共舞」等。

著有詩集《南方》、《刺客的歌:楊渡長詩選》、《下一個世紀的星辰》;散文集《三兩個朋友》、《飄流萬里》;報導文學《民間的力量》、《強控制解體》、《世紀末透視中國》、《激動一九四五》、《紅雲:嚴秀峰傳》、《簡吉:台灣農民運動史詩》、《帶著小提琴的革命家—簡吉和台灣農民運動》;長篇紀實文學《水田裡的媽媽》;短篇小說集《九天九夜》;戲劇研究《日據時期台灣新劇運動》以及歷史紀實《有溫度的台灣史》等十餘種。

 

序曲

1624年1月3日,居住在日本平戶的泉州大商人李旦,趁著東北季風,發出了一艘商船,開往台灣。這是他取得御朱印狀特許,可以進行海外貿易,要到台灣和荷蘭、福建的商船,進行中轉貿易。

2月,當福建的媽祖廟還繚繞傳統春節的祝福香火,歡歡喜喜過新年的時候,幾十艘的福建水師已經悄悄出發,攻占了澎湖邊緣的小島,準備逐步包圍占據澎湖一年多的荷蘭人,將他們驅逐趕到大員。

春天的時候,在平戶開裁縫店兼布莊十二年的漳州人顏思齊和幾十個福建來的船商結拜兄弟,他們奉他為老大,因為不滿日本人對中國船商的諸多限制,正在著手計畫起事,攻占平戶港,變成日本的一股武裝勢力,準備「奪人之國」。

3月4日,李旦到了台灣,卻聽到福建軍方扣押手下許心素的兒子,要求他出面協調,去說服荷蘭人撤退到大員。他只得來回穿梭。

6月間,澎湖的荷蘭人發現逐步被福建軍隊包圍,只剩下主要基地馬公,感到大事不妙,向東印度公司巴達維亞總部求援,請示是否撤退。

8月18日,巴達維亞總部開會,決定撤退到台灣。他們開始拆除澎湖的堡壘,將所有軍事基礎設施轉移。船隊忙碌的在澎湖大員之間穿梭。

8月27日,鄭芝龍的日本妻子田川氏在海邊撿貝殼的時候,腹中突然陣痛。懷胎十月的母親,扶海邊的一塊大石,生下了一個兒子。鄭芝龍高興的幫他取名鄭森。過了幾天,顏思齊來看他,他正抱著小嬰兒在榻榻米上逗著。顏思齊要他通知所有兄弟,準備幾天後起事。不料,事情敗露。他的丈人來報訊:官兵要抓人了,趕快跑。他立即趕去通知顏思齊和眾兄弟,幾百人從各處趕來上船,火速駛出外海。在茫茫大海中,有人提議回舟山群島,但有人建議:回到那裡人都散了,不如到台灣去。大隊人馬轉進台灣,建設十個寨子,做長駐經營的打算。

11月,剛到台灣的荷蘭人向李旦和顏思齊租船去澎湖,想取回轉到那裡的信。12月,荷蘭就向顏思齊發出正式邀約,一起入夥,出海打劫馬尼拉到月港之間的商船。荷蘭人要澈底破壞西班牙人和中國的貿易。因為,荷蘭為了獨立和西班牙展開數十年的戰爭。顏思齊派出部下,展開他的海盜生涯,其中,年輕英勇的鄭芝龍成為這一群海盜的領航人。

1624年,彷彿所有天下英雄豪傑都齊聚到了台灣。他們的目光投向廣闊的海域。那是西班牙、葡萄牙、英國都同時來臨,群雄爭霸的海域。

1624年,大航海時代的風暴從歐洲吹動起來,越過大西洋、印度洋、太平洋,把台灣、日本、中國、亞洲國家,一起捲到暴風圈之中。

這一年,繼多次發布天主教禁教令之後,日本幕府開始禁止西班牙人登陸。

這一年,荷蘭在紐約建立一個貿易站,開啟如今世界第一大都會紐約的歷史。

這一年世界的版圖已經改變。而台灣的命運故事,才剛剛開始。

在暴風圈中,一個漳州青礁村出身的孩子──顏思齊和他的兄弟,是如何走出來,迎向風暴,迎戰海洋文明的衝擊?

這是一個人,一群兄弟,一個大時代,兩種文明衝擊的故事。

 

發佈日期:2019/06/22

意志上的悲觀主義,智識上的樂觀主義

意志上的悲觀主義,智識上的樂觀主義
◎勞倫斯•格勞斯伯格(Lawrence Grossberg)
郝玉滿 譯 羅小茗 校

 

【編按】台灣社會正捲入新一波的選舉潮,近來更是許多人關注香港。在如此騷動的氛圍下,左翼運動與思想更希望找到自己批判的位置。這篇文章,雖然是特別針對文化研究這個因應新自由主義出現的批判與當代的介入位置所寫,但其內容也點出:智性工作的重要性在於把握現實的複雜性與大眾情感狀態,以及務實不放棄持續思考的鬥爭。這除了批判越來越專業化、個人化、資本主義化的高等教育,或許也在反省思考的重要,尤其當現今社會落入一種行動優先,或者某種政治正確與所謂保守民粹兩極化對立的處境,而未能思考如何脫離既有問題的框架。Lawrence Grossberg為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校區傳播與文化研究系的莫里斯•戴維斯傑出教授。2018 年8月,國際文化研究學會(ACS)第12屆雙年會在上海大學舉行,大會將斯圖亞特•霍爾獎(Stuart Hall Award)授予他,本文為他的獲獎演講,刊登於《熱風學術網刊》2019年夏季號。郝玉滿為上海大學文化研究系博士生。羅小茗為上海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感謝《熱風學術網刊》授權轉載。

 

來源:Stuart Hall Founda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