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新國際

郭沫若1945年對蘇聯的觀察與思考(上)

郭沫若1945年對蘇聯的觀察與思考(上)
◎李斌

 

【編按】今年是郭沫若先生逝世40週年。郭先生為親蘇親共立場的革命家和民主戰士,在1945年抗戰勝利前夕,正值中國政治社會變革的重要節點,民主人士廣泛認為國民黨式的治國理念無法繼續,並尋求探索一種新的國家和政權組織形式。此時郭先生來到被中國左翼知識分子視為精神家園的蘇聯,進行視察並與蘇聯當局對話,並將此行記載《蘇聯紀行》一書中。本文透過閱讀《蘇聯紀行》,描繪了郭先生的國際主義情懷,以及郭先生力圖扭轉國民政府打造的蘇聯負面印象,證明蘇聯共產黨作為一種民主國家的出路,同時本文也從該書的細節中點出,蘇聯社會的繁榮是建立在犧牲人民的個性化表達基礎上,並且隱藏著社會經濟落後的危機、整個國家沙文主義情結高漲等問題,以及當時蘇聯對現代中國的陌生。本文從郭沫若的觀點,提供了我們思考社會主義與民主、國家、國際共產主義的重要參考。本文原刊於《文藝理論與批評》2018年第4期,轉載自2018-09-02保馬。本文分為(上)、(下)刊登,本文為上篇。

 

Read more

戴錦華:本尼迪克特‧安德森自傳‧序言

戴錦華:本尼迪克特‧安德森自傳‧序言
◎戴錦華

 

【編按】2009年本尼迪克特‧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應日本友人之邀寫作自傳《椰殼碗外的人生》(《ヤシガラ椀の外へ》,英文譯為A Life Beyond Boundaries)在日本出版。簡體中文版由世紀文景 / 上海人民出版社於2018年8月出版,並由戴錦華老師為本書撰寫前言,該序言指出這本自傳《椰殼碗外的人生》呼應了《想像的共同體》對於區域研究的反思,其意義在於藉由重返安德森的生命故事,重回了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現代歷史暴力的折斷與重組過程。透過這本自傳,位在冷戰前沿的我們,也比較能夠深刻理解安德森的思想複雜性與現代民族國家的問題。本文轉載自2018/08/23海螺社區

Read more

「小農生產」特色與中國道路探索

「小農生產」特色與中國道路探索
◎薩米爾‧阿明
東方木雅 譯

 

【編按】「中國是資本主義還是社會主義」的激辯帶有著「中國未來向何處走」的焦慮,而這個問題對於台灣的左翼與社會主義運動而言,意味著如何從中國實踐社會主義的經驗尋求參照的資源與運動的連帶。本文作者薩米爾阿明認為,籠統而抽象地為當今中國定性,無形中損害並削弱了中國革命與建設中歷史細節的鮮活性。他嘗試從中國小農生產的歷程(1950年到2013年),說明毛時代的思想資源與社會主義實踐如何在中國建立自主的現代生產體系發揮作用。文章原題為China 2013,原載於美國《每月評論》雜誌2013年第3期,由《觀察者網》特約作者東方木雅翻譯。本文轉載自保馬2018-08-26

 

Read more

【影評】未竟的課題:《花瓣》電影觀後感

【影評】未竟的課題:《花瓣》電影觀後感
◎郭航江

 

【編按】相對去年南韓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以及今年《1987》,本文認為1996年韓國張善宇導演的《花瓣》深刻地描繪了韓國光州事件後社會所呈現出的一種疏離景況。透過解析該電影,分享了工人如何在冷戰反共的敵我隔絕下只能埋頭工作、無從過問的狀態,以及在光州事件意外存活下來卻發瘋的貞蓮如何暴露了無法言說的壓制暴力。本文作者為南部工人文學讀書會成員,感謝作者供稿。

 

花瓣( 1996 )

Read more

冷戰風雲下的客家人運動

冷戰風雲下的客家人運動
鍾喬

 

【編按】今年是「台灣客家運動30年」。回想1988年,解嚴後一年,以「還我母語」為訴求的客家社會運動,如何經由語言權益的爭取,轉入1950年代白色恐怖的現場,又如何連結於1989年台灣第一場罷工——遠化罷工的現場。當年,在陳映真先生的帶領下,鍾喬於《人間雜誌》擔任主編時,呈現了上述兩個事件於「台灣客家」的主軸上,這又將如何與今年「差事劇團」即將呈現的一齣戲:【范天寒與他的弟兄們】產生關聯?客家記憶共同體中,那些農民革命者的幽靈,是如何如水流般的歷史圖像,逐一拚連於當下社會中?最引人深思的將是,1950年代的農民革命者,如何遇上1980年代末期的工運人士?客家現身,在工農運動的歷史中。又如何以半虛構的戲劇表現,在當下顯影呢?冷戰風雲下的客家人運動,從報導現場延伸為戲劇表現,跨越30年時間……。激越的革命與抗爭歷史,如何從壓抑的地底,重新出土而再次現身!感謝作者供稿。

《人間雜誌》台灣客家專輯(人間雜誌提供)。

Read more

【論壇重溫】陳界仁:藝術與「人民」

【論壇重溫】
左翼夏日學苑 X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
陳界仁:藝術與「人民」

 

影像重溫(來源:苦勞網)

陳界仁:藝術與「人民」

本次論壇邀請陳界仁老師以「藝術與『人民』」為題,從文化與藝術的層面作為探討「人民」意義的開端,從五個「人民」的問題切入:一、代表性與主體的問題:「人民的藝術」很容易被誤解為藝術家自以為可以代表人民。二、「人民」的複雜指稱:現在所謂的「人民」包含各種立場,包括持最反動邏輯的人民,「人民」已很難統稱如此複雜的現狀。三、「人民」意義被收編挪用:今天的統治階級完全懂得如何操弄各種左翼與自由派的各種詞彙,「人民」也成為統治階級最常用的詞彙之一。四、「後網絡時代」下的「人民」:人民已完全被分眾化、零碎化、同溫層化。五、該怎麼辦?無論社運團體或藝術家都很難再以過往的方式面對上述現實,該如何發展新的運動形式與面對後網絡時代的種種難題。陳界仁的作品受到國內外各大美術展覽的肯定,是現今國際藝壇最受矚目的台灣藝術家之一,其創作探討殖民、全球化和資本主義等歷史的和當代的論題。主辦 | 苦勞網、新國際 如果喜歡我們舉辦的活動,懇請給予我們實際的支持!➡ 定期定額捐款 | https://reurl.cc/z8DRe➡ 單筆捐款 | https://reurl.cc/qdvAD

Posted by 苦勞網 on Saturday, 18 August 2018

 

相關連結:

關於陳界仁

地點:

華圓文創MCA創新研發中心

(台北市中正區忠孝東路一段76號7樓,捷運善導寺站3號出口出來右轉隔壁大樓7樓)

主講:陳界仁

回應:

郭力昕(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教授)、陳柏謙(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研究員)

主持:林深靖(新國際主持人)

主辦:新國際、苦勞網  協辦:左翼聯盟

 

重新思考社會主義論壇從1223城市游擊、工運政治化、中國革命的經驗等,皆觸及了左翼運動的根本問題是如何在現實中把握群眾的狀態。可是,如何把握群眾與進行群眾組織的難題在於,究竟群眾指的是哪些人民或民眾?他們的聲音與主體在哪裡?左翼運動與文化論述談到人民時,又能夠代表他們嗎?上世紀七十年代,「人民」或「民眾」的用詞有一定的正當性與準確性,但是隨著現今世界各地右翼的民粹運動崛起,他們也聲稱自己代表了人民,而網路時代人人皆稱他們自己無法「被代表」,那左翼運動所思考的「人民」,又該如何面對這些意義下的「人民」呢?左翼運動在理解群眾問題的時候如何又不落入反動呢?

本次論壇特別邀請陳界仁老師以「藝術與『人民』」為題,從文化與藝術的層面作為探討「人民」意義的開端。他將從五個「人民」的問題切入:

一,代表性與主體的問題:「人民的藝術」很容易被誤解為藝術家自以為可以代表人民。

二,「人民」的複雜指稱:現在所謂的「人民」包含各種立場,包括持最反動邏輯的人民,「人民」已很難統稱如此複雜的現狀。

三,「人民」意義被收編挪用:今天的統治階級完全懂得如何操弄各種左翼與自由派的各種詞彙,「人民」也成為統治階級最常用的詞彙之一。

四:「後網絡時代」下的「人民」:人民已完全被分眾化、零碎化、同溫層化。

五,該怎麼辦?無論社運團體或藝術家都很難再以過往的方式面對上述現實,該如何發展新的運動形式與面對後網絡時代的種種難題。

陳界仁的作品受到國內外各大美術展覽的肯定,是現今國際藝壇最受矚目的台灣藝術家之一,其創作探討殖民、全球化和資本主義等歷史的和當代的論題。本次論壇將從他長期以來的藝術創作思考出發,歡迎參與。

 

發佈日期:2018/08/30

【紀念阿明】「馬克思主義者」超越「馬克思學」

【紀念阿明】「馬克思主義者」超越「馬克思學」
薩米爾阿明
王立秋

 

【編按】著名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社會活動家薩米爾阿明(Samir Amin)先生於2018812日逝世。時值今年馬克思誕辰200週年之際,阿明寫了《馬克思誕辰兩百年周年紀念》(Le bicentenaire de Marx, Delga 2018)一書以表紀念,本文為該書的總結。在這篇文章中,阿明重申了馬克思關於資本主義是一個不平衡發展的世界體系的論點。資本主義的全球擴張必然引起世界範圍內的兩極分化,這種分化使被征服的「邊陲」地區不可能在資本主義核心規律的基礎上趕上「中心」地區。但資本主義體係不平衡發展的特點同時也使革命轉變有可能始於系統的「邊陲」,社會主義過渡將「在一國」發生,並且這個國家將會在世界帝國主義的反擊中遭到致命的「孤立」:一個已經上演的事實。阿明同時相信馬克思的另一個觀點,即資本主義是「歷史上的一個短期支架」,它能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創造出要求我們超越它、邁向文明更高階段的條件。在簡要分析資本主義正在經歷著的系統危機之後,阿明又著重指出,只有成功地聯合農民多數,革命的進步才是可能的。本文原載於保馬2018年5月16日

 

Read more

【紀念阿明】大膽、再大膽──構想替代資本主義的激進方案(重刊)

【紀念阿明】大膽、再大膽──構想替代資本主義的激進方案(重刊)
薩米爾阿明(Samir Amin)
世界社會主義研究中心 

 

【編按】著名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社會活動家薩米爾‧阿明(Samir Amin)先生於2018年8月12日逝世。本文是薩米爾‧阿明(Samir Amin)的近作,於晚期資本主義逐漸糜爛之際,是迄今少有地具體提出了替代資本主義的方案。阿明指出:「資本主義唯一的合法性在於為過渡到社會主義這一更高文明階段創造條件。資本主義體系已經過時,繼續下去只會導致野蠻,而不可能有其他的資本主義。」

阿明對殖民地或第三世界國家「前資本主義發展模式」的歷史有相當深刻的研究,尤其是非洲和中國,始終是他深情關注、考察的對象。法國經濟學家阿弗烈‧索維(Alfred Sauvy)對他的評語是:「洞見世局的人物,我們在歷史上時常發現,但很少像這一位這麼令人驚心。」阿明晚年積極投入從「反全球化」到「另類全球化」的國際串聯。從Anti 到Alter,他偕同國際上無數的非政府組織、工會、知識份子,共同探尋「另一個可能的世界」。他擔任「第三世界論壇」(Third World Forum)理事長暨「另類時見世界論壇」(World Forum for Alternatives)主席。自2001年「世界社會論壇」(World Social Forum)在巴西愉港(Porto Alegre)開辦以來,阿明幾乎每年與會,並發表重要的演說或文字。2008年8月,沙米爾‧阿明曾應「浩然基金會」之邀請,前來台灣進行訪問,除了分別於台北和台南發表演說,並安排與台灣學界和NGO工作者對話。

  

160923

Samir Amin 及其夫人Isabelle 在台灣日月潭合影(照片提供:林深靖)

 

Read more

【紀念阿明】一個獨立的馬克思主義者:薩米爾.阿明

【紀念阿明】一個獨立的馬克思主義者:薩米爾.阿明
◎鍾秀梅

 

【編按】著名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社會活動家薩米爾阿明(Samir Amin)先生於2018年8月12日逝世。作者鍾秀梅為成功大學台文系副教授,憶及阿明先生透過浩然基金會訪台時風趣、平易近人的相處經驗,進而描述了他的社會主義實踐不教條並具有深刻反省力,能穿透人類歷史發展經驗的每個階段的限制,在與左右勢力共處下隨時將當中的力量轉化為革命的動力。本文原載於《思想》2009年1月,感謝作者授權轉載。

 

阿明與新國際主持人林深靖

Read more

【紀念阿明】誰是薩米爾‧阿明?

【紀念阿明】誰是薩米爾阿明?
保馬2018-08-17 22:49:24
◎登巴穆薩登貝萊
王立秋

 

【編按】著名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社會活動家薩米爾阿明(Samir Amin)先生於2018年8月12日逝世。本文介紹了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社會活動家薩米爾阿明的家庭情況、求學生涯、社會活動經歷以及主要思想。這個文本最初以Notesbibliographiques為題,發表在DembaMousa Dembélè編輯的《薩米爾阿明:致力於解放南方的有機知識分子》(Samir Amin, Intellectuel organique auservice de l’Emancipation du Sud, Dakar: Codesria, 2011)。這裡的英文版是Charlène Cabot(法國賽特)翻譯的,並經過了Mike Headon, ColwynBay(英國威爾士)的潤色和編輯。關於薩米爾阿明的更多信息,包括他的播客和主要著作書封選可見:http://www.afes-press-books.de/html/SpringerBriefs_PSP_Amin.htm。感謝保馬2018-08-17授權轉載。

  Read more